安倍以軍國主義慘痛教訓忠告習近平不要重蹈覆轍    

陳維健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日前,日本前相安倍晉三以「新時代台日關係」為題發表視訊演說。表示,日本無法容許發生台灣遭武力侵犯,「台灣有事」等同日本有事,也可以說是等同「日美同盟」有事,請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絕對不能誤判;因為採取軍事冒險行動「等同於走向經濟自殺的道路」。安倍的講話事實上是日本政壇的共識,所不同的是這一次安倍是直接向習近平喊話。

安倍的講話自然觸怒了中共,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以「胡言亂語譴責安倍的講話,並表示:」任何人「膽敢重走軍國主義老路,挑戰中國人民的底線,必將碰得頭破血流」。而事實上在走軍國主義老路的是當今的中國而不是日本。

30年來,中國軍費增長42倍,二戰前的日本軍費增長,36年為10.32億日元約合2.58億美元,37年是32.7億日元約合8億美元,到了39年升至19億美元,是同時期美國的兩倍多。中國在軍費迅猛增長的同時,將其戰略擴張到南海,四處造島建立軍事基地,將國際海域成為他的內海。同時將手伸到南太平洋諸國,在這些國家建立港口,以作軍事用途,並把美國設為敵人作軍事演練。在拿下國際城市香港後又對台灣頻頻以軍機、軍艦武力威逼拿下台灣,台海成為一觸即發的軍事衝突地區。

世界各國都認識到,以中共目前的發展勢態,不要幾年整個亞太地區就是中共的天下了。而這一條路線正是當年日本所走的同一路線,其覆蓋的範圍與日本的「大東亞共榮圈」幾乎相當,所不同的是中共的野心更大,還推出「人類命運共同體」,將中共統治方式推及全球。作為軍國主義過來的日本,對中共的路徑十分熟悉。

軍國主義首先是國家主義,中共在宣傳上也與日本相同。當年日本在擴軍的同時進行國家主義教育,控制國民的思想,忠君愛國,國家至上,反對西方思想與生活方式,從而培養起一代喊打喊殺的憤青。憤青在愛國主義的旗幟下暗殺了濱口、犬養、高橋三位反戰首相,稱他們為日奸。而暗殺者都以愛國的名義被宣判無罪。中國的憤青雖然並無此行動,是因為一黨專政下,沒有產生不同政治主張的官員,但他們對那些反對國家主義的公知一樣視作漢奸,在社交媒體上喊打喊殺。他們也一樣的仇美仇西方,認為西方遏制中國發展,亡我之心不死。當時日本有思想轉向警察,如同中國的洗腦教育。講「國情」,以天皇制度反對西方的民主。中共也以國情為由,拒絕西方的民主。日本在街道成立「鄰組」以監督街道鄰裡有無不愛國的表現,有無西方生活方式。中國的「朝陽大媽」監督居民與「鄰組」有著驚人的相似。一句話日本的軍國主義,國家主義在中國復活了。

如果說日本軍國主義,國家主義憤青還有「日俄戰爭」的勝利作為精神基礎的話,那麼中國的軍國主義,國家主義只能依靠影視作品通過演義來獲得精神資源,中國近年來的抗日神劇,到最近的抗美神劇「長冿湖」,都是他們的精神產品。被軍國主義餵養大的日本憤青,到二戰都成了軍事將領,他們對日本的經濟力量與軍事力量產生了嚴重的錯覺,以為可以與美國一戰高低,於是發動襲擊珍珠港,進行中途島海戰,結果碰得頭破血流,導致全面失敗而投降。中國的憤青包括已成為軍事將領的憤青也是同樣,他們注釋中美雙贏是中國贏二次。以為中國經濟與軍事力量已經超過美國,可以教訓美國,美國航母可以當活靶打,可以用核彈將美國打個稀巴爛,從而由中國一統天下。中國最大的「憤青」就是習近平,因此安倍有的放矢,警告習近平不要作出錯誤的判斷。

日本因二戰侵華對中國的負罪感,歷屆政府對中國發生的事總是看一眼閉一眼,但中國的軍國主義,國家主義發展已到了日本不能再保持沉默的程度,如果再不嚴肅地向中國指出,不明確地警告中共,中國將重蹈日本軍國主義的覆轍,將國家拖入戰爭,人民拖入災難。安倍說等同經濟自殺。這是客氣的說法,實際上是國家的自殺。日本以自己血的教訓對中共發出忠告。這個忠告也是日本侵略中國的最大懺悔。當然忠言逆耳。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的反駁,已以表明了中共不會接受忠告,一定要自己被碰得頭破血流,以失敗告終。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北京之春/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