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和聰:中共「數據石油」之戰 正在拉開帷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在中國總人口下降、傳統人口紅利消褪之時,互聯網用戶人口紅利才剛剛開始,2021年上半年中國互聯網用戶達到10億人,是網絡紅利的重要拐點,然而,在這一刻,北京政府揮動鐵拳打掉了互聯網大佬的夢想。

11月14日,《數據安全條例(徵求意見版)》頒布,互聯網公司「無感」採集及使用個人信息宣告結束,「無感」就是指消費者不知情的狀況下,被APP蒐集個人信息。

11月20日,國務院副總理劉鶴在「工業互聯網」大會上稱,數據正在成為關鍵生產要素,將構建政府監管與行業自律相結合的新模式。

中共正式宣布,數據等同於土地、石油,不允許平台公司「圈地為王」。

有一個時間點要注意,《數據安全條例》目前為「徵求意見版」,而在數日之後,也就是12月13日,將會去掉「徵求意見版」,成為正式執行條例。

就在這個時間段,與《數據安全條例》同時成立的還有「反壟斷局」,目標明確就是要對互聯網公司的數據問題予以核查。

這時,中國互聯網平台騰訊、阿里、字節跳動等萬億市值的公司,無不戰戰兢兢,他們已經失去了「命運之錨」,開始在惶恐不安中等待著更為動盪的明天——裁員的信息已經遍及所有的互聯網巨頭,無論是騰訊,還是阿里、字節,都有整個建制部門被裁撤。

對數據安全最為激烈的一個動作是,中共網信辦建議滴滴打車從美國退市,回到香港掛牌。

消息傳出之後,滴滴股價掉22%,而自6月底上市以來市值總計下跌了52%,約蒸發掉420億美元的市值。

其實,在11月14日,《數據安全條例(徵求意見版)》出台,與截至12月13日停止徵求意見,推出正式版的《數據安全條例》,是一個留給科技公司作出反應、自行調整的緩衝期。

與滴滴打車從美國退市不相上下的消息是,工信部「點名」騰訊:停更所有APP。

這幾乎相當於互聯網企業的八級地震,來自中國大陸的媒體報道稱,「沒有誰能大而不倒! 騰訊被工信部點名, 所有APP全部停更」。

騰訊方面回應表示,他們正在積極配合監管部門進行正常的合規檢測。

《華爾街日報》11月25日援引知情人士的話說,中國移動、中國建設銀行和中石油等至少9家國營企業,以安全為由限制其員工使用騰訊旗下的微信工作群組。

報導指,此舉是因為中共政府加強了對互聯網巨頭的審查,包括騰訊以及騰訊的數據收集做法。

也就是說,在12月13日,《數據安全條例》停止「徵求意見」的一天,也是各大互聯網公司開始真正戴上「數據鐐銬」的一天。

中共一邊揮舞大棒,一邊徵求意見,又有哪個互聯網公司會提出意見呢?

「誰控制了數據,誰就掌握了主動權」

這樣的變化,早在八年前就有了伏筆。

據《華爾街日報》6月12日的報導,習近平在2012年上任後不久就首次訪問了騰訊公司。在參觀騰訊應急協調指揮中心時,馬化騰和陳一丹介紹騰訊分析網民使用習慣和網絡信息傳播規律,以及如何應對各種突發事件,習近平旋即提問說:「互聯網在社會管理方面,我們怎麼去適應它?」

「我看到你們做的工作都是很重要的,比如在這樣的海量信息中,你們是占有了最充分的數據,然後你們可以做出最客觀、精準的分析。」習近平說。「這個說明廣大人民群眾的一種趨態。這方面提供對政府的建議是很有價值的。」

八年後,《華爾街日報》報導說,根據中共官方文件和對參與政策制定者的採訪,中共政府現在要求騰訊、阿里巴巴集團和TikTok所有者字節跳動有限公司等大型科技公司開放他們從社交媒體、電子商務和其它業務中收集的數據。

參與中共政策制定的人士告訴《華爾街日報》,這些舉措背後是領導人越來越意識到,應將私營部門積累的數據視為國家資產,然後根據國家的需要進行挖掘或限制。

所謂國家需求可以包括,管理金融風險、追蹤病毒爆發、支持國家經濟優先事項或對罪犯和政治對手進行監視。

八年前,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看到科技公司的潛力;八年後,中共已經明確要求這些科技公司必須交出數據寶庫。

《華爾街日報》稱,習近平越來越傾向於主張加強數字控制。他將大數據列為中國經濟的另一個基本要素,與土地、勞動力和資本並列。

據熟悉內部討論的人士稱,習近平在私會上說:「誰控制了數據,誰就掌握了主動權」。

跨國公司數據的本地化

所以,並不是在今年的《數字安全法》《個人數據信息保護法》,以及《數據安全條例》出台之時,北京政府才對數字開始掌控。而是早在2012年之後,就對於國際跨國公司,開始了數據的攔截與控制:

2014年,微軟公有雲落地中國,由國內企業世紀互聯運營,數據本地化,與海外數據切割。

此後,亞馬遜雲數據同樣中國本地化,由中國企業光環新網運營。

2017年,蘋果公司在貴州建立數據中心,由中國企業「雲上貴州」運營。

今年10月下旬,特斯拉宣布已經完成了中國數據中心的建設,並承諾數據本地化,但是特斯拉還沒有同意把數據交給中國第三方公司完成,因為自動汽車與其他數據不同,是一個即時運算工程,其他第三方很難完成這樣的運算。

值得關注的一個時間點:2022年的3月1日

除了12月13日正式完成《數據安全條例》的出台,另一個值得注意的時間點是2022年的3月1日,據中國大陸《每日經濟新聞》11月29日報導,「明年3月1日起,微信、支付寶個人收款碼不能用於經營收款」近日衝上熱搜,在各大社交平台刷屏。

一家支付公司負責人說,「看從事的是否是商業活動,比如做一個煎餅攤,把收款碼貼在旁邊去收款,這樣的商業活動就不能用個人收款碼去收款。類似具有頻繁交易特徵的商業活動,都需要在支付寶、微信等支付機構申請商戶碼,用商戶碼去進行收款。」

與此同時,大型國有銀行正在悄然推廣數字人民幣。據路透社報導,國有銀行為消費者提供支付寶和微信支付之外的支付方式。「人們會意識到數字人民幣支付非常方便,再也不用依賴支付寶或微信支付了。」一位參與此次上海數字人民幣應用試點的銀行管理人士稱。

在3月1日之前,最大的事兒是2月4日,在中國舉辦的冬奧會。

看一看在冬奧會,中共準備了什麼「新科技」:

北京賽區:數字人民幣北京冬奧試點場景建設已進入衝刺階段,實現了交通出行、餐飲住宿、購物消費、旅遊觀光、醫療衛生、通信服務、票務娛樂等七大類場景全覆蓋。

張家口賽區:冬奧安保紅線內支付場景也已基本全覆蓋。其中,已建成場館的5 個支付場景100%落地;未建成場館的14 個支付場景已100%簽約,其餘30 多個在建場景已完成商戶100%對接。

與此同時,數字人民幣的實際行動,已經在一些地區落地。

海南省政府網站11月23 日公布,海南金融業「十四五」規劃:全島全域開展數字人民幣試點。到2025 年初步建立與高水平自由貿易港相適應的金融體系。

11 月22 日,深圳市前海管理局發布關於印發《深圳前海深港現代服務業合作區支持金融業發展專項資金管理暫行辦法》。前海將每年1000萬支持數字人民幣應用和推廣,對運營機構需要信息化系統改造且在前海合作區率先成功試點跨境應用場景的,給予運營機構50 萬元獎勵。對運營機構在前海合作區拓展數字人民幣消費場景,為前海合作區商戶、門店開通數字人民幣支付功能的,每開通並激活一家商戶、門店的,給予1000元獎勵。

中共開始大撒幣,大舉推動「數字貨幣」的運用,曾經在初期靠補貼,燒熱錢吸引消費者的微信、支付寶,對於中共用同樣的辦法,用補貼、燒錢導流民眾開始使用「數字人民幣」,也只有「敢怒不敢言」的份兒了。

「數字人民幣」只是數據壟斷的一環

2021年以來,中共接連出台《數字安全法》《個人數據信息保護法》,以及《數據安全條例》,在掀起對於互聯網公司的連番打擊之後,開始暴露出對於主導「數據」霸權的野心。

前重慶市長,在中國經濟會議非常活躍的黃奇帆曾經表示,「人民銀行對於DCEP的研究已經有五六年,已趨於成熟。中國人民銀行很可能是全球第一個推出數字貨幣的央行。」

我們在以前《希望之聲》的報導中曾經講過,中共數字貨幣利用「區塊鏈」技術,我們再簡單地回顧一下:

分析一下中共數字貨幣的特點,就會發現,它並不是基於真正的區塊鏈技術,而是借區塊鏈概念,兜售中共獨裁理念的私貨。

首先,它違背了區塊鏈的「去中心化」特徵,2019年8月,央行支付結算司副司長穆長春談到,儘管加密貨幣的自然屬性是「去中心化」,但中共數字貨幣將堅持「中心化」的管理模式,也就是要保證央行(中共)對貨幣的控制。這就是說中共的數字貨幣無論在發行方面還是監管方面,中共都將堅持「中心化」。

其次,它違背了數字貨幣交易雙方是「匿名」的特徵。中共數字貨幣為了堅持「中心化」的管理模式,必須確保能追溯查詢到每一筆交易的交易雙方、交易對價、交易時間等信息,這些交易要素至少對中共都是絕對可見的、實名的;另外,它違背比特幣「總量恆定「的特徵,中共數字貨幣目的是替代現有的貨幣體系架構,一旦運行起來,勢必像一台停不下來的造幣機器,中共的目標並不僅僅是在國內推行,而是想取代美元結算體系進而推廣至全球、全世界。

所以中共區塊鏈戰略的背後居心,是借用「去中心化」的區塊鏈技術概念,加強對區塊鏈應用的金融及貨幣領域、對物流及電子認證領域,對普通民眾,對流通信息,乃至對全社會各節點的嚴密控制。而所有的社會節點,都與貨幣結算有著密切的關聯,經濟社會、貨幣交易,聯繫著社會的方方面面,中共搶占數字貨幣背後,是在搶占互聯網時代的「數字石油」資源。

中共運用國家資本,採用巨額補貼,發行區塊鏈數字貨幣,覬覦國際金融秩序,是值得國際社會警惕的動向。

美國排名第一的科技智庫,信息技術與創新基金會(ITIF)表示,中國是全球對數據跨境流動限制最多的國家,而政府正在利用這類限制進行信息控制和政治壓迫。

智庫信息技術與創新基金會(ITIF)週一(7月19日)公布發出的一份報告說,中國有29項數據本地化政策,是對跨境數據流動限制最多的國家。「數據本地化通過將信息置於政府控制之下,使政府能夠識別和威脅個人,從而影響隱私、數據保護和言論自由,從而實現政治壓迫。」

報告中寫道。「數字專制政府認為,對數據中心的實際訪問是監視和政治控制的一個重要手段。」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原文鏈接:中共「數據石油」之戰 正在拉開帷幕

(轉自希望之聲/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