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紅樓」圈養性奴 政法書記讓罪犯快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2月07日訊】近日,上海「紅樓」圈養性奴案更多內幕浮出水面。該案主犯趙富強被抓捕前一天,時任楊浦區委政法委書記盧焱在辦公室約見他,要他快跑。

上海政法官員成紅樓「保護傘」

上海「紅樓」是位於上海市楊浦區許昌路632號的一棟七層小樓,因外牆是紅色瓷磚,坊間稱其為「紅樓」。趙富強2014年買下紅樓,在樓裡圈養了數十名女性,暴力強迫她們賣淫,與本地官員進行權色交易。

2019年初,一名女受害人實名舉報趙富強及一些涉案官員。2020年9月,趙富強因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強姦、組織賣淫、行賄等10宗罪被判處死刑,緩期兩年執行。

趙富強背後有當地政法系官員做「保護傘」,該案牽扯出至少13名政府和國企官員,原楊浦區委常委、政法委書記盧焱,原楊浦區法院院長任湧飛等人均被判刑。

該案公開的判決書顯示,2019年5月16日,在趙富強被抓捕前一天,時任楊浦區委政法委書記的盧焱聽到風聲,在辦公室約見趙富強,要他快逃跑。

當晚,趙富強等人逃離上海。次日下午,警方在江蘇泰興市將趙富強等人拘捕歸案。

2020年9月,盧焱因受賄罪,貪污罪,包庇、縱容黑社會性質組織罪被判囚17年;任湧飛則因受賄罪、縱容黑社會性質組織罪獲刑7年半。

上海市紀委監委通報稱,盧焱「利令智昏,私底下與黑社會性質組織成員沆瀣一氣,為其打聽案情、通風報信,甘當黑惡勢力的保護傘。」

任湧飛則被指違規干預插手有關案件,淪為黑惡勢力的保護傘。

除了上述兩人,楊浦分局殷行路派出所所長胡程浩、長白新村派出所副所長孫震東,也成為趙富強的「保護傘」。兩人犯包庇、縱容黑社會性質組織罪,分別被判囚4年及一年半。

趙富強從一個鄉間小裁縫,到在上海擁有一個以商業租賃為主要業務,獲利達9.7億余元的大型公司。判決書稱,資本和人脈的積累,使得趙富強日漸膨脹,號稱「楊浦沒有搞不定的」。

上海「紅樓」是冰山一角

該案一位受害女子的母親張蕾曾告訴財新網,紅樓外表看似破舊,裡面的裝飾卻華麗奢靡,瓷磚縫隙都填滿了金粉。

趙富強邀請當地官員、名流在紅樓消費,樓內暗藏了許多監控攝像頭,許多官員被拍片。趙富強以此控制要挾這些女子。

據外媒此前報導,2019年上半年,中央「除惡打黑」巡視督查組,在上海查獲了紅樓內部監控錄像視頻。習近平的親信、中共政治局委員李強,在調閱審看監控錄像之後驚得目瞪口呆。

美國加州的亞歷克斯(Alex,受訪者英文名)告訴自由亞洲電台,中共政法系統牽涉權錢交易並不鮮見,10年前他在廣州當公安的時候,就有這種現象。但在上海發生這樣的事件,仍令他感到震驚,沒想到政法系統已經爛到可以一手遮天的地步。

「由此可見10年以來,中國(共)政法系統墮落的速度。」亞歷克斯說。

一位匿名的前上海公安局警員透露,趙富強是通過錢色交易等方式,打通政府機關內部的通道。「就是花錢,這個很容易的,這麼長時間的積累,這麼長時間的感情籠絡,人都是感情動物,一來一去十幾年的培養,很容易就搞定了,然後越來越穩固,各種關係扯在一起」。

他認為,趙富強出事可能是因為受害人死磕,告對了地方,趙富強屬於運氣不好。這個體制就是這樣,沒有辦法。

上海本地居民張汝儁也表示,上海紅樓事件只不過是揭發出來的冰山一角,這種事情在上海長期存在。

上海紅樓案牽涉的官員不僅包括派出所,法院,政法委,還有工商局等政府機關的人。

上海前警員表示,「僅搞定公安局肯定是不夠的,政法口的其它單位也要搞定,法院、檢察院等等。你把公安局搞定了,公安局肯定也會告訴你,其它部門也要搞定。」

(記者羅婷婷綜合報導/責任編輯:祝馨睿)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