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受性侵女子遭重判 上海小紅樓案再惹議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2月08日訊】日前,上海「小紅樓」案件重上熱搜。案件主犯趙富強早年在楊浦區鬧市區買下一座小樓,用暴力手段強迫女性為中共官員提供性服務。案發後,趙富強背後的多名政法系官員落馬,但受害女性也被重判,引起網民詬病。

「小紅樓」涉黑案件的主審法官——上海市松江區法院院長、黨組書記張錚在11月落馬。12月初,小紅樓案再次衝上微博熱搜話題,但很快被撤下。

記者查詢發現,只有中國經營報等幾家媒體報導了小紅樓案。

據報道,趙富強原是一名裁縫,2014年,在楊浦區鬧市區買下一座小紅樓,用暴力手段強迫女性為官員提供性服務。20年間獲利近10億元人民幣。直到2019年案發,為他提供庇護的13名公檢法等官員被抓。去年12月案件終審,有人只判了一年多。趙富強判處死緩。

但是,被趙富強逼迫賣淫的多名女性,卻被判刑8年半至20年不等,而且她們的親友也被判刑。

12月7号,在大陸微博上仍可看到不少網友留言:「上海小紅樓事件氣得我眼淚都出來了。」;「6億流覽量,說不見就不見了,希望解決這件事情······而不是就這樣不明不白的結束了。」「今日我若冷眼旁觀,他日禍臨己身,則無人為我搖旗吶喊!」

還有網友質問:「想當初李文迪嫖娼微博熱搜連挂三天,······怎麼到了小紅樓這種禍國殃民的事件,全國媒體和話題博主都開始選擇性失明了呢?」

12月3號,在知乎問答平台上,有關「上海紅樓案一案兩判為哪般?」的話題也遭刪除。問答中網友質疑判案的公正性:一個被迫成為趙富強幫凶、參與組織陪侍的女子,被判14年6個月,超過了幾名涉案官員的總刑期。

大陸前公安董廣平指出,「小紅樓」案只是中共治下官商勾兌的一個縮影。案犯趙富強能夠在鬧市區從事這麼多年的賣淫活動,背後應該還有更大的後台。

大陸前公安董廣平:「趙福強只是一個傀儡,只是一個檯面人物,他指揮不了警察,他後台的那個人,才能指揮警察。姓趙的搞了那麼長時間,賺的錢哪去了,他要收買警察,收買當官的,為他的後台去謀取好處。」

董廣平說,在中國,每個城市都有給官員們提供色情服務的私人會所。

董廣平:「很多的商人官商勾結,都辦了這種私人會所提供性服務。它其實辦案的時候,辦的是賣淫嫖娼,按著刑事案子辦,實際上比那個惡劣陰險的多。它以各種名義招一些漂亮的女孩來這裡提供性服務。有個別的女孩,最後忍受不了了,就出來報案了。」

「小紅樓」一案中提到。當年趙富強接手上海法治天地頻道《平安上海》的欄目,對外招聘節目女助理。一名女留學生應聘進入「小紅樓」後,幾次逃出去報警,都被警方直接送到趙富強手裡。

而且這麼多年以來,還有無數的受害女性,去找警察都被送回小紅樓,警察甚至對這些受害女性說,「你搞不過他的」。

董廣平指出,這顯示出這種官用色情場所背後都有公檢法人員撐腰。

董廣平:「沒有這個公檢法撐腰,它很多事情它就它就會出問題。必須有公檢法撐腰。中共的官員跟官員之間它都是互相勾結的,互相交換利益的。它一個電話,互相之間都幫忙解決的。所以說中共這個組織裡面非常的黑。」

董廣平說,這種事件能夠揭露出來的冰山一角都不到,只能說冰山的一根毫毛。

加拿大華籍作家盛雪:「中共官員在性領域的這種胡作非為是從頭到尾貫穿始終的。哪怕是被稱為是三年自然災害。中國餓死了幾千萬人的年代,中共高層的鶯歌燕舞,他們的淫穢生活從來就沒有受到過影響。」

加拿大華籍作家盛雪說,小紅樓案13名充當保護傘的官員已經落馬。現在這事又被熱炒,可能涉及到中共權鬥,案件背後可能還有更大的官逍遙法外。習近平要不要深究此案還需要觀察。

採訪/ 編輯/李韵 後製/李沛灵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