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中共最高級別和尚釋學誠淪為「色魔」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2018年8月1日,中共佛教界的最高領導人——中共佛教協會會長釋學誠,性侵多名出家女弟子的醜聞,在互聯網上廣傳,成為當時轟海內外的重大新聞。

當天,曾任北京龍泉寺都監的釋賢佳釋賢啟,實名發布一份長達95頁的《重大情況匯報》,舉報釋學誠性侵多名出家女弟子,利用多種手段,對這些女弟子實施「精神控制」,搞所謂「男女雙修」,以及寺廟違建、巨額資金去向不明等問題。

釋賢佳釋賢啟,是畢業於清華大學的工程學博士。他們發布的《重大情況匯報》,很像一本博士論文,有目錄,有附件,有事實陳述,有重要證據,邏輯縝密,條例清晰。因其有根有據,被海內外讀者廣傳。

釋學誠好色

《重大情況匯報》披露,釋學誠給一些出家女弟子發送了大量內容極其下流、骯髒、無恥的性騷擾短信。

為了弄清楚這些短信是否真實,釋賢佳、釋賢啟通過律師諮詢了公安部、最高檢察院的技術偵查部和移動通訊的技術主管,得到的專家們的一致回復是:「目前不存在盜號和偽機站入侵的可能,入侵服務器並更改記錄更是天方夜譚,司法系統以服務器記錄的信息為有效法律證據。」

然後,他們通過法律程序,從中國電信後台打印出釋學誠手機的短信記錄。打印出來的短信,把他們驚得目瞪口呆。僅在2018年1月、2月,短短兩個月的短信記錄中,釋學誠同時對6名女弟子進行了密集的淫穢短信騷擾,甚至讓一位女弟子發800字的做愛過程。

通過分析這些短信,他們確認,「4 位女弟子或順從、或經歷猶疑掙扎,終究答應了釋學誠的性需求;另外 2 位女弟子的警惕和防禦相對強一些,但面對不息不饒的短信,她們的立場也開始產生動搖。」

其中一位女弟子釋賢丙(化名)在短信中談到,釋學誠利用她把女弟子釋賢乙(化名)帶到他的床上後,「不讓我回極樂寺,一時沒有利用價值了就放到一邊去,甚至還想殺人滅口」。

釋賢丙向釋賢佳等五位龍泉寺執事法師舉報了自己遭釋學誠性侵的事實,並揭發釋學誠同時性侵另一位女弟子的過程。之後,釋賢丙在釋賢啟等四位法師陪同下,到北京市海淀區案發地派出所報案:「釋學誠性侵多位比丘尼」。

還有一位女弟子釋賢甲(化名),在釋學誠性騷擾短信的狂轟爛炸下,心理承受能力達到極限。她寫道:「戒律是出家人的生命,而師父為何一而再、再而三地拿違戒之事突破我的底線,以此考驗我是否依師。此時我感到痛苦之至,覺得自己好像離死不遠了,乃至於產生了這樣的念頭:師父是不是想把我整死……這時,我的信仰體系幾近崩潰」。

2018年2月5日,釋賢甲立下《遺囑》。其中寫道:「我擔心自己會有性命危險」,「若我命有難,請幫助安撫、照顧我父母」。

釋學誠斂財

《重大情況匯報》談到,2015 年 4 月,釋學誠當選中共佛教協會會長。7 月,龍泉寺某法師受釋學誠之命,向信眾緊急募集 1200 萬元,說是龍泉寺三慧堂塑佛像所需。不久,分別有五名信眾各捐款200萬,200萬,400萬,200萬,200萬。

2015 年 11 月,1200萬元資金到位後,並沒有用於三慧堂塑佛像,所有捐款人都不清楚這1200萬元被轉到哪裡去了。

2018 年 3 月,北京龍泉寺分院——福建泉州市永春普濟寺財務組發現:2015 年 11 月至 2016 年 1 月,有總計 1000 萬元的匯款,分四次由北京龍泉寺匯入永春普濟寺,又馬上被轉到個人帳戶上,而此事,龍泉寺的負責人(釋賢啟)毫不知情,帳本上也沒有記錄。

《重大情況匯報》附錄了1000萬元被轉入個人帳戶的銀行記錄。

2016 年,龍泉寺比丘賢某帶一批沙彌集體外出受戒,所得的錢約 20 多萬元,被存入一個私人帳戶。而這個私人帳戶是一位去極樂寺出家的女信眾「供養」給釋學誠的存摺帳戶。

釋學誠違建

《重大情況匯報》談到:「2005 年 4 月 11 日,北京龍泉寺作為合法的宗教活動場所重新開放,釋學誠任住持,然後開始引導僧俗二眾弟子夜以繼日地為他搭建舞台。」

「從這時開始直到現在,龍泉寺建造的所有建築(包括德塵居、 居士樓、見行堂、北配樓、東配樓、新教學樓、新北樓、三慧堂等),全部屬於違章建築。」

「所有建築未經設計院正式審核;現場施工未聘請足夠資質的監理。」「僅龍泉寺的約數萬平米建築,估計使用人民幣數億元。」

2015年年底,一位工人在三慧堂工地因事故致死,寺院賠償數十萬元私下了結。

釋學誠何許人也?

釋學誠被舉報時,任中共佛教協會會長,中國佛學院院長,《法音》雜誌主編,福建省佛教協會會長,福建佛學院院長,陝西省佛教協會名譽會長,陝西法門寺佛學院院長,福建廣化寺方丈,陝西法門寺方丈,北京龍泉寺方丈等。2008年,「當選」中共全國政協常委;2018年,任全國政協民族和宗教委員會副主任。

提攜釋學誠的「伯樂」是誰呢?就是前中共獨裁者江澤民的大紅人、已經死去的中共佛教協會原會長趙朴初。

1983年,釋學誠在福建佛學院預科班學習時,就得到時任中共佛教協會會長、中國佛學院院長趙朴初的賞識。1988年,福建廣化寺方丈隱退,趙朴初「力排眾議」,舉薦當時還在中國佛學院讀研究生的釋學誠擔任住持。1989年1月,23歲的釋學誠,成為中國佛教寺院中最年輕的方丈。

趙朴初在一個講話中說:「到了莆田以後,我參訪了廣化寺……廣化寺搞得很出色……現在的方丈學誠是中國佛學院的研究生,剛當方丈時僅23歲,有些人認為他太年輕,我說,這有什麼關係……學誠主持廣化寺工作,著重在道行」。

1993年,時任中共佛教協會會長趙朴初,提拔重用釋為誠為中共佛教協會副祕書長。

釋學誠49歲時,「當選」中共佛教協會會長,成為「中共國」級別最高的大和尚。

釋學誠為何淪為「色魔」?

第一,上梁不正下梁歪。

釋學誠成為廣化寺住持的這一年,江澤民踏著「六四」學生的鮮血,登上中共權力的最高位。釋學誠步步高升時,正值江澤民當政和當「太上皇」時期。

作為當時的中共黨政軍最高領導人,江澤民帶頭好色淫亂,江澤民提拔重用的黨政軍高官,如原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原中共政治局委員、中央軍委副主席徐才厚、郭伯雄,原中共政治局委員、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等,個個都是好色淫亂之徒,導致好色淫亂之風,像野火一樣,從最高層蔓延到最底層。直到2021年,江澤民提拔重用的、已經75歲的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張高麗,還被舉報性侵比他小40歲的網球運動員彭帥。

這股好色淫亂之風也蔓延到宗教界。釋學誠雖身入「佛門」,卻心繫「紅塵」,耳濡目染中共高官大搞權色交易,也心旌搖動,以致隨波逐流。

第二,釋學誠是中共培養的「官」。

釋學誠最初上的是福建佛學院預科班,後來到北京就讀於中國佛學院,再後來,在中國佛學院讀碩士研究生。無論福建佛學院,還是中國佛學院,都姓「黨」的,其培養「人才」的第一條標準,就是聽黨的話。

釋學誠後來官至中共佛教協會委員、常委、會長,全國政協委員、常委、全國政協民族和宗教委員會副主任,沒有中共認可,根本不可能。

因此,釋學誠實際上是一個黨官。黨官多好色之徒。釋學誠近墨則黑,以致慾火中燒,色心膨脹。

第三,無神論、唯物主義的毒害。

自古以來,凡正統宗教,都是信神的,都是戒色的。

佛教中有五戒,其中之一是「戒淫邪」。佛經中講,犯色戒者,罪大惡極,「墮落三惡道,亦云斷頭」。

虔誠信神的佛教徒都相信,其一思一念、一言一行,神都看得一清二楚。誰要動了淫邪之念,行了淫邪之事,一旦惡報臨身,可能墮入十八層地獄。

中共宣揚無神論,讓人不相信神的存在,不相信前生來世,不相信因果報應,不相信天堂地獄,天不怕,地不怕,什麼喪天害理的事都敢幹。中共還宣揚唯物主義,只有看得見、摸得著的現實利益,才是實實在在的。唯物主義在當今中國的突出表現是:物慾橫流,人慾橫流;反正沒有前生來世,這輩子盡情享樂,足矣。

作為中共黨官,釋學誠實際上也是不信神的,也是個唯物主義者,他手下有漂亮的女弟子,豈能放過?

第四,中共把宗教當統治工具。

「不信神」的中共,不可能讓中國人民去信奉「信神的宗教」。

中共對待宗教的做法,是把宗教中共化,即抽去宗教最本質的內涵,變成「信中共」的團體,把中共認可的宗教團體,變成中共統治信眾的工具。作為中共佛教協會會長的釋學誠,「悟性」極高,對此自然是心領神會。

2017年10月中共十九大後,釋學誠成為推動中共佛教協會學習十九大報告精神的主要倡導者。其副手、中共佛教協會副會長印順在一個培訓班上公開講:「中國共產黨就是現世的佛菩薩,十九大報告就是當代的佛經」。佛教徒要「做到知黨愛黨、與黨同心同德、聽黨話跟黨走」。釋學誠們信的「佛菩薩」,實際就是中共。

中共把宗教異化為玩於股掌間的工具。不聽「信奉無神論」的中共的話,就沒有官當。不要說當中共佛教界的最高領導了,就連廣化寺的方丈可能都當不上。

釋學誠在中共官場混了這麼多年,怎麼可能信神?怎麼可能恪守佛教的戒律?

第五,中共打擊正信的必然結果。

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發動對法輪功的瘋狂大迫害。

法輪功,又稱法輪大法,法輪佛法,其核心理念是「真、善、忍」,因其袪病健身、淨化身心的奇效,至今已洪傳亞、歐、美、澳、非五大洲的110多個國家和地區。

但是,江澤民卻誣衊法輪功是「X教」,並於2000年11月成立中共反邪教協會,釋學誠任該協會理事。2001年,釋學誠在福建佛學院校刊發表專文,誣衊法輪功。同年3月,在北京舉行座談會,釋學誠再次誣衊法輪功。

釋學誠曾被「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列入追查名單。

積極追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釋學誠,淪為喪心病狂折磨女弟子的「色魔」表明:中共打擊正信,必然滋養、助長、放縱邪惡。

釋學誠僅被免職

釋學誠性侵問題被公開前,受害人等曾向幾十家中共部門寄過舉報信。

據控告釋學誠的受害人代理律師盧偉華講:「但看學誠案件的舉報材料,我內心的氣憤和朋友的信賴,還是讓我戰勝了內心的恐懼。我還是決心免費代理此案。案件公開並不是我和當事人的想法,我們先後向國內幾十家部門寄出舉報信,只想案件能夠在有限的範圍內解決,不要影響太大。」但是,所有舉報都沒有得到正面回應。

2018月8月1日,釋賢佳、釋賢啟的實名舉報在網上發表後,龍泉寺立即發表聲明稱,舉報是「基於偽造的證據」,是「惡意構陷」,「將提請上級政府相關主管部門組成調查組,對此事給予調查,以正視聽」。

但是,釋賢佳、釋賢啟有根有據的舉報,在海外引發強烈反響,即便有人想掩蓋也掩蓋不住了。

2018年8月2日,中共國家宗教事務管理局表示,已注意到互聯網上舉報釋學誠有關問題的反映,已收到舉報材料,並已開始調查核實。

同年8月15日,釋學誠辭去中共佛教協會會長職務。8月23日,國家宗教事務局官網發布《關於對舉報學誠和北京龍泉寺有關問題的調查核實情況》,稱釋學誠發送騷擾信息問題、龍泉寺違章建築問題、大額資金去向問題均屬實,性侵問題正在調查中。

8月24日,釋學誠被免去龍泉寺方丈職務。同一天,被免去陝西省佛教協會名譽會長、法門寺佛學院院長、法門寺方丈三個職務。8月23日,被免去福建省佛教協會會長職務。

11月29日,中共全國政協常委會決定,免去釋學誠全國政協民族和宗教委員會副主任職務,接受其請辭第十三屆全國政協常委、委員。

釋賢佳、釋賢啟的舉報書發表至今,3年多過去了,中共公安機關對釋學誠性侵案的調查沒有任何結果,釋學誠沒有因此受到任何法律制裁。

結語

中共佛教協會會長釋學誠,淪為一個極其下流、骯髒、無恥的「色魔」,是中共敗壞正統宗教的典型案例之一。

物極必反。中共將正統宗教都敗壞了,也到了中共快完蛋的時候了。畢竟,人在做,天在看;人不治,天必治。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