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告:中共持續打壓新聞自由 恐成世界訊息黑洞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2月09日訊】國際新聞工作者組織「無國界記者」(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日前發布一份調查報告,指中共近年持續打壓媒體和新聞自由,現已成為「世界上逮捕記者最多的國家」,而中共當局正越來越多地利用侵犯性技術來擴大其壓制言論自由的範圍,恐成為「訊息黑洞」,對全世界構成威脅。

週二(12月7日),無國界記者發布了一份題為《中國新聞業大躍退》(The Great Leap Backwards of Journalism in China)的調查報告,整理並陳述了中共政府在最近幾年如何在中國國內加大對新聞業與知情權的打壓,以及如何將其打壓方式運用到香港,甚至將其壓制新聞自由的活動擴展到全世界。

報告在第一部分指出,中國目前是世界上逮捕記者最多的國家,至少有127名記者被中共當局拘留。報告表示,中共政府在近幾年加大了控制媒體記者的力度,不少記者因調查禁忌話題或刊登被禁的資訊而遭判刑,甚至有人在被關押期間遭受虐待而死亡。

報告中提到了一位名叫貢卻津巴的西藏男子,這位導遊因向外媒提供關於西藏的訊息而遭重判21年。他服刑近8年時,傳出了他在獄中遭受虐待的消息,期後該男子於今年2月6日死亡。

中共近年來常用「間諜」、「顛覆國家政權」或「尋釁滋事」等罪名來指控媒體記者或新聞自由捍衛者。根據無國界記者的統計,目前至少有10名新聞自由捍衛者因無法獲釋而面臨著死於獄中的風險,其中包括因報導2020武漢封城期間疫情而遭判刑4年的公民記者張展。

報告指出,在中國,敏感、禁忌的話題數量不斷在上升,不僅西藏、新疆、台灣被視為敏感話題,而且關於「腐敗」的消息、自然災害、米兔運動(#MeToo)、疫情等內容也會受到審查。

負責撰寫這份報告的無國界記者東亞辦事處執行長艾瑋昂 (Cédric Alviani),在接受德國之聲採訪時表示,在中國,記者發表的報導內容如果被政府視為敏感議題,就有可能直接被判刑入獄,或是導致其服務的媒體及其社交媒體帳號被關閉。官方往往不會提前對記者發出警告,而是直接採取處罰行動。

艾瑋昂表示,「懲罰多嚴重,基本上取決於故事可能產生的影響,我們已經看到不少非職業記者的中國公民,僅僅因為對新聞發表評論而被判處極其嚴厲的判決。」

無國界記者發布的這份報告,還談到了香港的新聞自由度不斷惡化的現狀。

報告指出,香港過去曾擁護新聞自由,但在中共政府的持續影響下,香港在世界新聞自由指數排行榜上的位置,已經從2002年的第18名,滑落至2021年的第80名。

報告提到,自從今年3月李百全上任香港廣播處處長後,香港電台至少有12部新作品在短時間內被撤下,超過200個存檔節目被下令從Youtube頻道刪除。

在討論中共的審查機制部分,報告還指出,中共政府透過發展前所未見的審查技術和監視工具,建立起一整套新的社會模型,讓中國人獲取資訊的權利變成了犯罪行為。

報告中提到, 2013年一個官方消息來源稱,中國互聯網審查機構約有200萬個雇員。報告寫到, 「在打擊犯罪的藉口下,中國政府近年來開發了越來越多的侵犯性技術,如2015年啟動的『銳眼 』計劃,旨在為整個中國領土配備面部識別攝像頭,接替天網的視頻監控計劃。」

艾瑋昂對德國之聲表示,中共政府一直想消減香港的自由,「剛開始他們還以較為隱蔽的方式來執行,但到現在他們已不再隱蔽」。

艾瑋昂認為,在中共嚴格執行審查機制的情況下,國際社會獲取中國內部訊息的渠道越來越少,而這個現象對中國人民與整個世界來說都是威脅。

「我們看到,在新冠疫情爆發的整個過程中,審查制度讓中國當局的反應推遲了3個星期」,他舉例說,「如果中國的吹哨人在疫情初時能與記者溝通,整個疫情可能不會擴大成現在這個規模。」

他強調,當今的世界是一個全球化的世界,中國作為其中一個大國,在中國發生的事情就不只是關乎中國人民的問題,而是可能對全世界產生影響。

艾瑋昂說:「中國有可能成為一個新的『信息黑洞』,沒有關於中國的最新信息對整個世界來說是個威脅。」

(記者竺穎綜合報導/責任編輯:胡龍)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