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為彭帥、法輪功學員等抵制冬奧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Roger L. Simon撰文/溫芳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2月09日訊】作為一名網球運動愛好者和球迷,我對中國網球運動員彭帥的關注可能超過多數美國人,甚至超過了很多媒體。

2014年的美網公開賽,我在電視機前看著她在半決賽的時候因為抽筋,不得不被醫護人員用輪椅推出賽場,把決賽的機會拱手讓給對手卡羅琳‧沃茲尼亞奇(Caroline Wozniacki)。

那時我就很同情彭帥,但是不像最近的事件,她被一個獨裁政權控制而被迫消失。這次我更加同情她。

《紐約時報》這樣報導她消失的原因:「11月2日,前溫布爾登雙打冠軍彭帥指稱遭到中國前副總理張高麗性侵。她在社交媒體微博上發文說『即便是以卵擊石,飛蛾撲火、自取滅亡的我也要說出和你的事實。』之後她就消失了。」

她所說的「事實」指的是張高麗對她性侵的行為,而且是在其妻在家的情況下——難以想像吧,這是只有在男尊女卑的社會才可能發生的事情!

張高麗和彭帥的關係斷斷續續地維持了一段時間,彭帥對此感到後悔和自責。她明確地想結束這段關係,也認為他們已經不再有瓜葛,但是張高麗卻明顯(甚至暴力地)不同意。

這是首例指稱中共高層官員性侵行為的事件。就在不久前,張高麗還是中共政治局委員。

任何公開討論彭帥事件、以及她現在下落的言論都被中共的網絡審查制度刪除、封鎖。

網球明星塞雷娜‧威廉姆斯(Serena Williams,小威廉姆斯)和諾瓦克‧德約科維奇(Novak Djokovic),以及體育界其他同行都表達了對彭帥的擔心,並對她給予支持。

不僅如此,與多數美國體育組織(比如美國NBA)不同的是,由史蒂夫‧西蒙(Steve Simon,不是我的親戚)領導的國際女子網球協會(WTA)採取行動叫板中共——該協會宣布,在彭帥安全露面之前,暫停所有在中國舉辦的賽事。

最好他們一直暫停賽事直到中共停止迫害法輪功、維吾爾人和其他弱勢群體。這些群體在中國總人數多達幾百萬。

記者巴里‧維斯(Bari Weiss)在Substack平台上發表她的評論文章,題為「女子網協真勇敢,《華爾街日報》呢?」

維斯批評了對沖基金老闆雷‧達里奧(Ray Dalio)面對中共臭名昭著的人權暴行卻視而不見,包括對維吾爾穆斯林的種族殺戮、新冠疫情出現時多名醫生、科學家「吹哨人」被神祕失蹤等各種行徑。

她寫道:「人們都以為他是個聰明人,才把高達1,500億美元的資金交給他的公司Bridgewater來管理。但是,昨天在CNBC問他對中國人權記錄的看法、以及在這方面投資的想法時,他表現出一副漠不關心的樣子。」

「『我不是這方面的專家』,他對記者安德魯‧羅斯(Andrew Ross)說,『我真的不知道。』接著他把中國政府比作一位嚴格的家長,還把美國政府拿來做道德類比,說美國政府也做過壞事。就這樣一個人,還寫過一本名為『原則』(Principles)的書。」

很噁心吧?

可悲的是,在我們當今社會,很多高層人士都選擇附和中共,不再講究道德

這就讓我們想到了奧運會。在一位著名運動員被政府「消失」的情況下,去參加在中國舉辦的體育賽事,有什麼道德可言?我知道,「道德」是一個多麼過時的字眼!

顯然不道德。從某種意義上說,2月即將在北京舉行的冬奧會和1936年在柏林舉行的奧運會有些相似之處。只是這一次,沒有像傑西·歐文斯(Jesse Owens)這樣的美國英雄去反抗中共黨魁的跟隨者。

更不要指望美國會抵制奧運會了。即使他們有這樣的願望(可能是幻想),也不知道我們的領導人有沒有這樣的能力。

這背後的原因《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12月2日發表的社論講得很清楚了:「抱歉,亨特‧拜登(Hunter Biden)的暴利很重要,即使其它的媒體忽略了這一點。」

社論寫道:「多數媒體繼續忽略拜登,就像小孩子用手指堵住耳朵不聽一樣。他的筆記本電腦『未經確認』、『未經證實』、『這沒關係』。」

「未經確認」、「未經證實」的說法著實荒唐,在這兩個託詞被揭穿後,社論繼續寫道:「那就剩下『這沒關係』的說法了,自由派媒體根本沒興趣知道亨特如何出售父親的影響力。在與中方的交易上,作者米蘭達‧迪瓦恩(Miranda Devine)揭示,他們說『無跡象顯示』喬·拜登曾收到過一封郵件裡面承諾的、『給那個大人物的10%分成』。」

「但是請思考這些問題:我們從亨特的信件中得知,與中共政府相關的能源企業華信能源(CEFC)的老闆承諾連續三年、每年給他1,000萬美元,作為『介紹費』。他把企業高管介紹給了哪些政客?喬‧拜登幫助促成了哪些會議?這些會議上又做出了什麼承諾?」

到此為止吧。顯然《郵報》的文章裡面有更多信息,有的郵件表明,亨特用兩人共有的信用卡支付了其父親的帳單,其中一張信用卡還支付了據稱是在中國招妓的費用。

這可不是隨便亂說的,這些說法都有證據,來自亨特的一個硬盤。

因此,喬‧拜登領導下的美國會抵制北京奧運會嗎?別開玩笑了。如果說他們家族還會從中分一杯羹,我都不奇怪。

不管怎樣,我們百姓可以自己抵制北京奧運會。我們可以不看電視上的北京政治宣傳,讓NBC收視率創新低。他們活該。

奧運會的時候找點兒別的事情做吧。給自己選區的國會議員寫寫信,很多事情可以寫呢;或者看看莎士比亞文學,說不定以後學校要禁止學這些了。

至於說彭帥,我為她祈禱,同時也為維吾爾人、法輪功,所有被中共政權嚴重迫害的人們祈禱吧。

作者簡介:

羅傑‧ L ‧西蒙(Roger L. Simon)是一位獲獎小說家、奧斯卡提名編劇、PJMedia的聯合創始人,現在是《大紀元時報》的自由編輯。他的新書包括小說《史上最偉大網球運動員》(The GOAT,註:The GOAT是the Greatest Of All Time的縮寫)和非小說《我最了解:道德自戀如何摧毀我們的共和國,如果它還未被摧毀的話》(I Know Best: How Moral Narcissism Is Destroying Our Republic, If It Hasn’t Already)。他在Parler的用戶名是@rogerlsimon。

原文:In Honor of Peng Shuai’s Disappearance, the Persecution of Falun Gong, Uyghurs and So Many Others, Boycott the Beijing Olympics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所表達的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