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紅樓性奴案詭異降溫 背後藏更大內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2月09日訊】上海「小紅樓」案近日再度引發輿論熱議,但突遭微博詭異降溫,6億點閱量被消失,而且上海媒體對該案也集體噤聲。有分析認為,「小紅樓」案背後藏有更大內幕,更高級別的幕後人物尚未曝光。

上海「小紅樓」案6億點閱量詭異消失

自12月2日開始,駭人聽聞的上海「小紅樓」案突然衝上微博熱搜榜,短短几天閱讀量就增至6億,但隨後遭審查迅速「降溫」。

引发网友强烈不满:「想当初李云迪嫖娼微博热搜连挂三天,到了小红楼问题就开始秒删。」

上海「小紅樓」案是因為當年主審該案的審判長張錚落馬,再度引起輿論關注。

隨著當局對中共政法系統的大清洗,張錚於11月初被調查。被查前他剛剛履新上海市松江區法院院長、黨組書記才兩個多月。

張錚是全國掃黑辦掛牌督辦的「小紅樓」案的審判長,2020年12月30日,該案主犯趙富強等38人被判刑,趙被判處死緩。

該案也引發上海楊浦區政法系統大地震,13名「保護傘」落馬。包括楊浦區原政法委原書記盧焱,楊浦區法院原院長任湧飛,楊浦公安分局殷行路派出所所長胡程浩,以及楊浦分局江浦工商所副所長馮伯平等人。

不過,上述落馬官員級別最高的是正處級,其他全部為科級。時事評論人士陳思敏在大紀元撰文指出,「20年來,應該不只13名官員去過紅樓享受過服務,不只這13名官員充當保護傘。上海官場心照不宣,還有更大的官沒有爆出來。」

趙富強經營「小紅樓」20年 背後有靠山

「小紅樓」案發生在2000年至2019年間,農村裁縫趙富強在上海靠經營從事賣淫業務的理髮店起家,2014年在上海市中心、楊浦區政府旁購買一棟樓,圈養了數十名女性,為當地官員提供24小時的性服務。

趙富強不僅從事賣淫業務,還經營房屋租賃業務,遍布上海市9個區,地址涉及1300餘處。2017年,在上海市政法系統有靠山的趙富強,接手了上海法治天地頻道《平安上海》欄目。

根據官媒報導,該欄目是時任上海市委書記韓正的一項「政績」。2016年7月,《平安上海》電視欄目正式播出。2017年2月,韓正出席當年度「平安上海」建設推進大會,細數相關「成績」。

也就是在這一年,趙富強接手了《平安上海》欄目。他利用該欄目招聘節目女助理,一位從美國留學歸來的女留學生應聘後進入「小紅樓」,被趙富強毆打、強姦、囚禁,逼迫她淪為性奴

據大陸媒體此前報導,2017年,這名受害女留學生第一次逃跑報警,但警方直接把她送回小紅樓。後來她再度逃跑報警,趙富強直接到派出所把她帶走。

趙富強依靠政法系統的關係,在上海為非作歹20多年,殘害眾多女性,有受害女子稱他是魔鬼。直到2019年5月,中央「掃黑除惡」督導組「坐鎮」上海,一名受害女子實名舉報趙富強及涉足「小紅樓」的多名上海官員,該案才曝光。

不過,多名受害女性因被迫成為趙富強的幫凶,也被打入大牢。有的被判14年6個月,超過了幾個官員的總刑期。輿論質疑判案的公正性。

大陸前公安董廣平對新唐人說,「小紅樓」案能夠揭露出來的冰山一角都不到,只能說冰山的一根毫毛。

「趙福強只是一個傀儡,只是一個檯面人物,他指揮不了警察,他後台的那個人,才能指揮警察。姓趙的搞了那麼長時間,賺的錢哪去了,他要收買警察,收買當官的,為他的後台去謀取好處。」董廣平說。

他表示,在中國大陸,每個城市都有給官員們提供色情服務的私人會所。這些官用色情場所背後都有公檢法人員撐腰。「沒有這個公檢法撐腰,它很多事情就會出問題。必須有公檢法撐腰」。

上海市是江澤民派系的老巢,近期,當局對政法系統大清洗,上海多名政法高官落馬,包括上海市副市長、市公安局局長龔道安。不排除未來還會有更多高官被查。

(記者羅婷婷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文慧)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