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主義真面目】大陸移民張譽锠:在大陸公開向黨組織要求退黨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2月09日訊】大陸移民張譽錩,上學時為了考上空軍飛行員,被學校火速入黨,後來因為不認同中共的做法,公開要求退黨。他曾在大陸發文、舉牌聲援香港反送中,遭警方傳喚,行蹤受到監控。來聽他講述來到海外,投奔自由的經歷。

大陸移民張譽錩:「我想做的就是我想告訴有香港的同胞們,大陸的人並不是都是愚昧的,也並不都是像共產黨所描述的那樣,像充滿著階級對立的。」

張譽錩曾經在國外留學五年多,認識很多香港、台灣的朋友。香港返送中運動的時候,他對中共喉舌的報導產生懷疑,就翻牆看真相。

「但我所看到的聲音大陸講的完全不一樣。大陸管他們稱作什麼呢,稱作暴徒,但我從來沒有見過暴徒有六十多歲的、五十多歲的,我也沒有見過說百萬遊行,說暴徒會抱著自己家的孩子,去一起參加民主的這種示威遊行。」

「我發現共產黨的確是非常邪惡,因為它告訴別人的只是他想讓你知道的那個方向,並不是真實的方向。」

2020年6月4號,張譽錩在網絡平台發文,聲援香港返送中運動、舉牌反對港版國安法。不到一週,警察就找上門來。

「如果是放在當年文革,你的這個就是反革命罪,有可能判死刑。這是他親口跟我說的。」

警方折騰他一宿,最後開出一萬元保釋金,另外索要五萬塊錢賄賂才放人。回來後,張譽錩受到監控。

「我發現我只要進北京的時候,我的身份證只要一刷,我就必須要去下車,到旁邊的那個警察的屋裡頭去做登記,跟別人不一樣,我不是良民了。」

張譽錩說,他上高三的時候,想考空軍飛行員,校長為了掙業績,安排他火速入團入黨。那時候,他根本不了解共產黨是什麼。

「拿出別人的這個入黨申請書,照著抄,我得照著抄,抄完了之後寫你的名,然後你就入黨了。然後等過一段時間之後,大家去宣誓的時候,你們五個人就一起,一起去跟著人宣誓。當我去宣誓的時候,因為你對一個初中的孩子、高中的孩子,你根本不懂得宣誓的是什麼。」

隨著年齡和閱歷的增長,張譽錩看到,中共剝奪了人民的一切自由,人與人之間關係緊張,整個社會道德敗壞。2020年5月,張譽錩找到社區黨支部,想要正式退黨。

「我就跟他說,寫了一份我不認同中國共產黨的所有的這些,我不認同中國共產黨所有的這些,所有這些東西我都不認同,我也無法做到。請你批准,然後我退黨。」

「我說我是我要退黨,我不想跟這個組織有任何瓜葛,不想跟這個組織有任何的關聯。」

隨後,張譽錩接連三次去找黨支部,要退黨回覆。最後雖然得到批准,但沒有書面證明。後來,張譽錩在朋友的推薦下。翻牆找到大紀元網站。

「他們告訴我了這個途徑,在大紀元上可以退,說是這個不光是黨團啊,還有這個少先隊全都可以退,所以我當時我覺得,而且還是可以能證明你,去退了這些東西,它是有一個回執的,所以當時我就選擇了這種方法,去把中國共產黨,團和少先隊全退掉。」

張譽錩呼籲大陸人民,不要再被中共欺騙,受它的愚弄,儘早退出中共的一切組織,去尋求做人的權利。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