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山:捲入上海紅樓性奴案的高官名單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曾主審上海「小紅樓」涉黑案的上海市松江區法院院長張錚上月落馬,讓「小紅樓」圈養性奴內幕再次受關注。

江蘇泰興人趙富強,1990年代來到上海楊浦區做裁縫,2000年前後開起了美發店,做的卻是組織賣淫的勾當,幾年間就暴富。他從多家國有企業低價獲取大量出租房源轉租牟利,曾控制店面多達1300餘處。2014年,趙富強租下區政府旁邊的一棟七層樓,就是坊間所稱的「小紅樓」。

趙富強在「紅樓」用謊言和暴力強迫女子們賣淫,受害者成為一大批主要是江蘇籍的官員的性奴。樓內還暗藏了諸多監控攝像頭,被拍下淫亂醜態的官員充當了趙的保護傘。趙富強20年狂賺10億元人民幣。

2019年5月案發,2020年9月趙富強被判死緩。案件牽出的13名官員如今已經下獄,但最大的官只不過是楊浦區委常委、政法委書記盧焱,更大的官可能被放過。

官商勾結、官官相護的體制牢籠

目前媒體挖掘出來的案情細節已足以令人震驚。

最令人震驚不是趙富強的邪淫,也不是參與的黨官的無恥,也不是受害女子的慘狀,而是受害人的求救動作全部被自動彈回的恐怖。

媒體曝光,2017年一名受害女第一次逃跑報警,結果警方把她原封不動的送回趙富強手中。後來受害女二度逃跑時,被趙富強趕到派出所直接帶走。多年來有無數受害女子經歷過類似情況,警方甚至表示,「你搞不過他的」。

更為諷刺的是,「小紅樓」建築距離楊浦區政府、楊浦區婦女聯合會僅約200米。婦女聯合會是中共號稱「捍衛婦女權益」的機構。

這使整個楊浦區,乃至上海,儼然是一個官商勾結,官官相護的邪惡體制牢籠。

小紅樓案發事涉高層權鬥?

上海歷來是中共江澤民派系的政治地盤,當前由習近平親信李強主政。「小紅樓」最終案發,表面看是因為受害人兩封舉報信,加上所謂「中央掃黑除惡督導組」剛好到了上海,事實上可能涉及中共權鬥。

習近平曾在敏感時間親自到了上海楊浦區,為親信李強站台撐腰。可能事關重大,涉及高層。

從官方報導看,2019年10月21日晚,上海市楊浦法院院長任湧飛被調查。10月23日晚,上海市公安局楊浦分局副局長岑宏權被調查。10月28日,中共上海市楊浦區委前常委、區委政法委書記盧焱被「雙開」並移送司法。

而習近平11月2日就到了上海市考察調研。當天下午就去到楊浦區濱江公共空間楊樹浦水廠濱江段。習的兩名駐在上海的親信李強和應勇全程陪同。

當時習近平剛開完四中全會就緊急趕到上海,未必只為稍後舉行的進博會開幕走過場,還可能涉及隱祕事項。

上海楊浦小紅樓內幕其實2019年已在海外爆出。當時的消息指,楊浦區存在類似當年福建廈門賴昌星式紅樓的私人高級會所,中央巡視組在上海起獲內部監控錄像視頻,習近平親信、上海市委書記李強也被當中的淫亂下流驚得目瞪口呆。

至於巡視組和李強掌握的淫亂名單,可能遠不止被查的13名較低級別的官員。

「小紅樓」案話題近日在微博發酵,但上海幾乎沒有一家媒體,甚至自媒體報導此事。按照中共官場潛規則,如果不是事涉更多未被公開的官員,或者牽涉更高層,不會如此視為禁忌。

傳涉案高官長名單

江蘇揚州是江澤民老家。江雖以上海為老巢,但上海人卻認為他應該被稱為江蘇幫幫主。由於江的勢力,上海官商界近三十年來遍布江蘇人,趙富強就是其中一個。

此次被判刑的最高級別官員盧焱,是江蘇金壇人,長期在上海楊浦工作。他本是上海市東海中醫醫院一名檢驗員,從楊浦區衛生局辦公室祕書起步,2009年起歷任楊浦區府辦主任、區外事辦主任、區政府研究室主任、楊浦區委辦主任、區委機要局局長、區委督察室主任、區委機要局局長,落馬前是楊浦區委常委、政法委書記。

如果按官方說盧焱是趙富強的最大保護傘,那誰是盧焱的靠山就相當重要。

美國海外電視網2019年曾披露更為敏感的內容,指該案還涉及到同為江蘇籍的中共上海市委組織部的某些主要領導,以及早年曾在楊浦區任職的上海高官。報導列出,時任中共上海市委常委、市府常務副市長陳寅(已調離),中共上海市委常委、市委祕書長、市機關黨工委書記諸葛宇傑,上海市政協副主席金興明等高官早先均出道於楊浦區。

問題還涉及到前任楊浦區委書記陳安傑和前任楊浦區委書記李躍旗(現任浙江台州市委書記),現任楊浦區委書記謝堅鋼,還包括前後兩任的上海市公安局楊浦分局原局長與曾經出入過該高級私人會所的其他各級領導人物。

從履歷資料看,諸葛宇傑、金興明和陳寅,都曾是盧焱的上級。

金興明是江蘇蘇州人,2009年12月至2013年1月任楊浦區委副書記,副區長、區長。2013年2月任上海市政府副祕書長。

諸葛宇傑,上海人,2013年4月任中共楊浦區委副書記、代區長、區長,2015年1月任中共楊浦區委書記。2016年7月,任中共上海市委副祕書長、辦公廳主任。

今年10月31日,上海市委常委、常務副市長陳寅,接替萬敏擔任香港中旅董事長。其在上海領導層即將換屆之際,被調離實權職務,原因引人猜測。

陳寅是江蘇江寧人,2010年4月任中共楊浦區委書記,一直到2014年12月調任上海市政府副祕書長。

盧焱進入楊浦區政府是2009年,而趙富強拿下楊浦區政府旁邊的小紅樓,是2014年。那些盧焱的主管領導會牽涉進來。

江澤民侄子吳志明和韓正的角色

江澤民的侄子、前上海政協主席吳志明2002年至2012年曾掌上海政法委長達10年,號稱上海「政法王」。以吳志明為首,當年官商界勾連的江蘇幫仗「刀把子」橫行上海,上海政法界各級官員無不攀附。這次上海官場地震,會不會震到幕後「政法王」吳志明?

另外,陸媒報導,2017年,注資上海萬際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的趙富強接手了上海法治天地頻道《平安上海》欄目運營權。趙富強以招聘節目助理的名義將一名留美女學生騙到公司工作,通過毆打、強姦、囚禁等手段逼迫她成為「小紅樓」性奴的一員。

《平安上海》欄目與現任政治局常委韓正當年在上海的「政績項目」——「平安上海」相關。

2013年3月,上任上海市委書記不久的韓正親自出席「平安上海」建設推進大會,時任市長楊雄主持會議。2017年2月,韓正再度出席年度「平安上海」建設推進大會。也是在這一年,趙富強接手了《平安上海》欄目。

韓正歷來被視為江澤民的官場代表人物,在這樁楊浦紅樓性奴案中至少難脫「領導責任」。

後話:「小紅樓」是中共紅朝縮影

儘管前述上海紅樓案曝光可能涉及高層權鬥,但如果真有更多高官集體捲入紅樓醜聞,很可能在中共倒台之前也不會公開。最終只是在黨內黑箱操作,作為高層搞政治交易時討價還價之用。

這如同最近成為熱點的彭帥事件,即便曝光了前江派常委張高麗的性侵醜聞,但中共拚命以各種方式維穩,拒絕正面回應國際社會。因為中共是以保政權穩定為第一重要。

有意思的是,上海黃浦區有中共一大的會址,這是官方極其看重的所謂紅色紀念地。而江蘇商人趙富強用來圈養數十名女子的淫亂「小紅樓」,所在的楊浦區,與之相距並不太遠。在許昌路632號的這棟七層小樓,部分外牆貼有紅色瓷磚,恰好與中共紅朝同一色系。

如此看來,「小紅樓」性奴醜聞,無非是中共紅朝縮影。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