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曝光中共殘酷與荒謬的最佳時刻

(大紀元專欄作家Benedict Rogers撰文/曲志卓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2月10日訊】上週,中國共產黨(CCP)開始談論民主了。事實上,其國務院發表了一篇論文,宣稱自己是「全過程民主國家」。

有沒有搞錯?這個說法在道德上是冷酷的,且帶有侮辱性,在智力上是荒謬的。

如果不是我的朋友在香港的監獄裡或在新疆的集中營裡受苦受難,如果不是中國基督教牧師因信仰而入獄,法輪功學員被折磨和強摘器官,藏傳佛教徒被解體和鎮壓,或者公民社會活動家和公民記者因揭露中共政權的失敗和腐敗真相而被追捕,我會大笑,因為這就像一個笑話。

但是,想到世界上最冷酷、最殘忍、最虛偽、最邪惡、最具壓制性的極權主義政權之一的政策所帶來的後果,我沒法兒笑。因為這個笑話是病態的。

首先,讓我們審視北京關於民主的荒謬說法,並回答一些問題。

中國是否有自由、公平、多黨競爭的選舉?沒有。

是否有真實、獨立的民意調查?沒有。

人們是否能夠自由表達意見,而不必擔心被捕、酷刑和失蹤?不能。

是否存在一個獨立的司法機構,假定疑犯在被證明有罪之前是無罪的,然後公平審判,沒有人凌駕於法律之上?不存在。

是否有獨立的媒體,可以不經受審查而自由報導和表達意見?沒有。

有沒有一個自由的公民社會,在其中活動家可以追究政府的責任?沒有。

是否存在廣泛、系統化的和殘酷的酷刑?存在。

有沒有奴隸勞動,性暴力和可怕的古拉格式的監獄營地?存在。

宗教禮拜場所是否被國家大規模摧毀或褻瀆?是的。

人們是否僅僅因為表達意見,或透露一些政權感到不舒服的事實或指控,而失蹤或最終入獄?是的。

只要看看中國網球明星彭帥的案例就很清楚了。在指控一位位高權重的中共領導人對她進行性虐待後,彭帥失蹤了。彭女士沒有能追究施虐者的責任,而是被迫撤回指控,並被迫在安排好的視頻中公開露面——與她的教練共進晚餐,在球場上與國際奧委會(IOC)主席托馬斯‧巴赫(Thomas Bach)會面。

每個人都很清楚,這些表演既不自由也不自然。不幸的是,正如彼得‧達林(Peter Dahlin)正確描述的那樣,巴赫是犯罪的幫凶,不管其有意或無意。這些安排好了的表演並不能說明彭帥是自由的。我們決不能停止發問「彭帥在哪裡」和要求「釋放彭帥」。

彭帥和張高麗的資料照。(Paul Crock and Alexander Zemlianichenko/AFP via Getty Images)

再看看香港,它的自由眼睜睜地被撕裂了。該市現在面臨12月19日舉行的一場新的所謂選舉。這次選舉侮辱了「選舉」這個詞,應該改為「選擇」,選擇其傀儡、殭屍、橡皮圖章立法機構。

自1997年主權移交以來,北京在香港部分民主的立法機構中一直擁有固有的多數席位。但兩年前,親民主陣營在區議會選舉中的勝利嚇壞了習近平,以至於親北京的立法會議員去年決定取消和驅逐整個民主派議員陣營的資格,並引入了新的選舉制度,將香港的立法會變成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的地方性分支。

換句話說,這個系統完全被操控了,以至於真正的投票一錢不值。12月19日的選舉結果已經預先確定。唯一未知的結果是中共及其黨羽獲得90%、95%,還是99.9%的多數票。

更糟糕的是,有跡象表明,根據北京於2020年7月1日實施的荒謬、模糊而又嚴厲的《國家安全法》,投空白票可能被視為犯罪。因此,香港人不能投票給反對派候選人,如果他們破壞選票,將面臨入獄的風險。

我通常不會告訴人們遠離投票箱,但這次我同意我的朋友羅冠聰(Nathan Law)的觀點,他敦促香港人待在家裡。他是對的。為什麼要冒險使一個沒有任何可信度的過程合法化。如果你以錯誤的方式投票,你甚至可能入獄。有時間去投票,還不如去看一場電影得了。

本週晚些時候,一個由起訴斯洛博丹‧米洛舍維奇(Slobodan Milosevic)的英國大律師傑弗里‧尼斯爵士(Sir Geoffrey Nice QC)擔任主席的獨立法庭(independent tribunal)將判決中共對維吾爾人犯下的暴行是否構成種族滅絕。這是一項我們都熱切期待的判決,因為它將是第一個準司法意見。

來自世界各地的立法議員,包括加拿大、荷蘭、比利時、捷克共和國、英國和美國,前任和現任國務卿邁克‧蓬佩奧(Mike Pompeo)和安東尼‧布林肯(Anthony Blinken),都已經宣布這是種族滅絕。但對一些人來說,爭論的焦點是沒有法院這樣宣布。問題在於,在現行制度下,任何國際法院都不能這樣做,因此需要一個獨立的人民法庭。

讓我們拭目以待他們會做出什麼樣的結論。由精通國際法且起訴過米洛舍維奇的檢察官所主導的審理,這樣的智慧應該得到認真對待。

2018年12月8日,獨立中國法庭庭長傑弗里‧尼斯爵士在倫敦舉行的中共強行摘取器官一案的公開聽證會的第一天。(Justin Palmer/大紀元)

最後,還有北京冬奧會的問題。還有不到兩個月的時間,冬奧會就要開幕了。

就我個人看來,國際奧委會允許奧運會讓中共舉辦是可恥的。過去兩年來香港民主的瓦解,幾年來活摘器官的報導,對維吾爾人進行種族滅絕的指控日益增多,對西藏數十年的鎮壓,對基督徒的持續和加劇的迫害,對媒體、律師、持不同政見者和公民社會的鎮壓,以及公眾人物的失蹤,都應該促使奧委會決定將奧運會轉移給另一個主辦方。律師高智晟的失蹤、中國出生的瑞典國民桂民海在泰國被綁架、女演員趙薇和億萬富翁馬雲等等,本應讓國際社會停下來思考。

在國際奧委會沒有在最後一刻爆發勇氣的情況下,很明顯,自由民主世界的任何代表都不應該以任何形式參加奧運會,政府代表、王室成員(無論多麼年輕)、外交官(無論職位多麼低微)統統不應該參加。

但沒有政府代表參加只是最低限度的抵制。任何消費者、任何觀眾都不應該參與這些種族滅絕遊戲。粉絲應該抵制企業贊助商。媒體應該藉此機會談論主辦奧運會的中國政權的罪行,而不是,至少不僅僅是,談論體育本身。我們必須確保我們屏幕上的畫面不被雪上運動所粉飾,而是展現被東道主政權的暴行製造的血腥污點。

在今後幾個月裡,我們還有很多工作要做。如果我們相信自由和人權,那麼我們就不能把北京的宣傳和謊言、香港的虛假選舉或荒謬的冬季奧運會視為既成事實。事實上,這場戰鬥才剛剛開始。

向世界揭露中共殘酷和荒謬的真相,此其時也(carpe diem time)。

作者簡介:

本尼迪克特‧羅傑斯(Benedict Rogers)是一位人權活動家和作家。他是香港觀察(Hong Kong Watch)的聯合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國際人權組織CSW的東亞高級分析師,英國保守黨人權委員會(Conservative Party Human Rights Commission)的聯合創始人和副主席。他還擔任議會間聯盟(Inter-Parliamentary Alliance on China),結束中國移植虐待國際聯盟(the International Coalition to End Transplant Abuse in China),和制止維吾爾族種族滅絕運動(the Stop Uyghur Genocide Campaign)等組織的的諮詢小組成員。

原文 Let’s Expose the Cruelty and Absurdity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立場。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