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河觀點】美參議院通過拒絕私企疫苗令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2月10日訊】 觀眾朋友們好,我是橫河,歡迎大家來到《橫河觀點》頻道,今天是12月9日,星期四。

今天焦點:美參議院通過拒絕私企疫苗令,紐約高院暫阻市長疫苗令,三個聯邦疫苗令的法庭現狀;多國跟進美外交制裁北京冬奧,誰還在觀望。

美參院通過拒絕私企疫苗令,紐約最高法院暫阻白思豪疫苗令,多個疫苗令在立法、法庭和州層面受阻;新民調美國人如何看待疫苗宗教豁免;FDA需要75年才能處理完疫苗數據;多國加入外交抵制北京冬奧,法國總統馬克龍的奧運去政治化和外交抵制無用論是怎麼回事?

美參院法案阻私企疫苗令 多個疫苗令在巡迴上訴法庭受阻
昨天,參議院以52:48拒絕了拜登對私企的疫苗強制令,兩名民主黨參議員加入了共和黨的行列。這是根據一個叫做「國會審查法案」,有助於參議院少數黨通過法律反對某個行政令。

不過和任何法案一樣,還需要眾議院的通過,而眾院非常不可能通過,這就給了拜登否決的權力。實際上,拜登已經表示將會否決。這個方案也許無法阻止強制令,但顯示美國社會仍然有強大的力量試圖在疫情的特定情況下維護個人自由。

正如來自猶他州的參議員Mike Lee所說,強制令是違憲、非法和道德上站不住腳的。同時,強制疫苗繼續在多個法院受阻:紐約最高法院的一名法官暫時阻止了白思豪的疫苗強制令,等待定於12月14日的聽證。

這是針對10月份白思豪行政令的訴訟,那項行政令要求所有市政府雇員強制接種,違者將停薪。那項行政令遇到了極大的阻力,警察和消防員工會警告說會造成人手短缺而完不成任務。

不過本週一,白思豪又發布了一個行政令,要求紐約市所有私營企業員工都強制接種疫苗,生效日期是12月27日。估計也會遭到法律挑戰。

聯邦層面,三個疫苗強制令,有兩個在全國範圍被法庭擱置,一個在三個州的範圍被擱置。

我把這方面情況歸納介紹一下:1)美國職業安全和健康管理局關於100人以上大企業緊急臨時標準(ETS)的強制接種和定期測試令,這個現在在第六巡迴上訴法庭,接種令在全國範圍被暫時禁止執行,巡迴法庭很可能在12月10日以後,及原定的接種令截止日期,才會裁決這個案子;2)聯邦衛生健康工作人員接種令,目前在全國範圍被禁止執行;3)聯邦政府承包商接種令,目前在3個州被禁止執行。

前景:如果第一個接種令,即百人以上企業接種令被法庭否決,職業安全和健康管理局不太可能繼續發出類似的命令,但這個裁決也不會影響到另兩個行政令。

這裡我們看到一個現象,就是多個法庭在強制疫苗令上相當一致!我個人覺得這是個個人自由和權利的問題。權力屬誰?

第三個抵抗來自各州立法和行政令,禁止在本州實行強制接種令。領先的是佛州和德州。

新民調:1/10美國人以宗教理由拒疫苗 過半支持宗教豁免
拒絕疫苗的理由各有不同,比例最大的可能是宗教信仰。據今天發布的民調結果,十分之一的美國人說他們的宗教信仰不允許他們接種疫苗。這個比例比我預計的要高,這裡有些區別,從宗教角度拒絕的人,多數認為違反了他們個人的宗教信仰而不是宗教教義。

不過重要的是,同一個調查表明,有58%的美國人認為,就COVID-19疫苗而言,應該有宗教豁免。有意思的是,幾乎同樣比例的美國人(59%)認為太多的人利用宗教豁免了,而60%受調查者認為並沒有充分的宗教理由拒絕COVID-19疫苗。

FDA要求75年處理108天就批准的疫苗數據

我個人的觀點,COVID-19疫苗有沒有效果,從現在看來應該是有的,尤其是針對原始病毒,因為就是針對那個設計的,但有幾個問題:

1)隨著病毒的變異,疫苗的針對性有效性也在下降,如對德爾塔變種效果就差,對Omicron很可能就更差,而對應措施就是不斷增加加強針;

2)突破性感染顯然比以往的各種其它疫苗都要高很多,這在各種不同的設計原理的疫苗都是一樣的,很可能是由病毒的特點造成的,這使得強制接種缺少令人信服的理由;

3)這次疫苗的開發時間太短,用的又是全新的mRNA疫苗技術,都使得副作用沒有得到足夠的評估,FDA批准只是在法律上劃了一條線,在科學上是沒有這條線的,FDA應該是在科學基礎上做決定,FDA的決定本身不是科學證據。

最後,哈佛對68國的研究表明,沒有證據證明疫情的流行和疫苗接種的相關性。

疫苗的疑惑:來自南非的初步臨床數據顯示,輝瑞對Omicron保護低41倍。BioNTech宣布三針疫苗可以防Omicron,而輝瑞首席執行官則表示,人們需要接種第四針COVID-19疫苗的時間可能比預期更早。

現在疫苗的概念似乎完全改變了,如果需要第三針第四針地繼續打下去,還算是疫苗嗎?現在的問題是疫苗效果,甚至抗疫情的政策都完全由疫苗製造商說了算。這很成問題。

另一個非常不合理的事情是,法庭要求FDA提供輝瑞和莫納德疫苗的數據,FDA要求75年後,比原來的55年又增加了20年,說是按照每天處理500頁的速度。這不合常理,如果FDA沒有足夠的時間處理數據,怎麼會在1百天就批准使用了?

如果需要75年處理,那就應該75年以後把數據都處理完了才批准。以前疫苗需要十年時間批准也許還是有道理的。

外交抵制跟進,法國反對,體育政治化和全面抵制
關於外交抵制北京冬奧,前天節目做完後到今天,有了不少進展,一方面是多個國家,包括英、澳、加、新,立陶宛,加上科索沃,一共7國,即五眼聯盟加立陶宛、科索沃,都宣布了不同程度的抵制或不參加,歐洲其它國家還在觀望,但預計多少會有抵制的實際行動,無論用什麼藉口。

法國比較特殊,昨天法國教育與體育部長接受採訪時明確說法國不會外交抵制北京冬奧,但法國外交部長勒德里昂今天表示,此問題必須在歐洲聯盟統一立場層面最後決定。而今天總統馬克龍則說,外交抵製作用不大,要抵制就全面抵制。同時提到不要將奧運政治化。

我不認為他的全面抵制是真的。法國不跟進也許有自己的理由,畢竟五眼聯盟中的三個澳美英剛搞了個核潛艇協議,廢了和法國的合同,而且法國是2024年夏季奧運的主辦國,不希望自己舉辦時被抵制,立場有點微妙。這可能有點像我上次講的1980年西方抵制莫斯科奧運後,1984年社會主義陣營抵制洛杉磯奧運。

我現在想談馬克龍提到的兩個問題,一個是體育政治化的問題,教育部長布朗蓋接受訪問時說:「必須謹慎處理體育和政治之間的關係。」並說應該保護體育免受政治干預。

反對體育政治化也是中共的理由,其實對中共,利用國際賽事如奧運,各國政要出席開幕式,形成萬國來朝的景象,從來都是強化其統治合法性的政治行為,實際上,各國領導人如果不是體育迷,大可不必參加任何奧運開幕式,對任何舉辦國,邀請外國政要多少都有點政治化的味道,其實讓運動員自己去比賽就行了。

當然一般國家沒有那麼嚴重,但在中國,絕對是政治,而且是重中之重的政治。所以說,外交抵制反而是奧運去政治化的行為。

另一個是外交抵制還是全面抵制。這裡有個可行性的問題,實際上外交抵制可行性最高,而且具有很強烈的象徵意義,對別的國家可能不那麼重要,但對中共非常重要,形象面子。

全面抵制,至少在目前幾乎不可行。而對全面抵制,我覺得比較可行的是改變比賽地點,即從北京改變到其它國家。當然國際奧委會不會做出這個決定,但那確實是個對運動員傷害最小的方案。我個人並沒有在這個問題上的偏向性。只是比較客觀地分析各種可能性和可行性。

今天談了兩件事。全面介紹目前美國疫苗強制接種的行政命令和面臨的抵制,抵制來自三個層面:立法、各級法庭和各州政府。另一個是外交抵制北京冬奧的現況和前景。

如果喜歡我的節目,請別忘記點贊、訂閱和轉發。關於現在正在召開的民主峰會,我做了一個專題節目,還是正常在週六晚上美東時間9點油管播出,播完後放到優樂客會員網站上,會員網站上除了我的節目,還有很多其它的節目,歡迎大家去看看,也感謝訂閱了會員頻道和長期支持的觀眾朋友。好,感謝大家收看,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橫河觀點》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