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美國國會不應插手信用卡政策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Stephen Moore撰文/曲志卓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2月11日訊】如果國會拿走你的信用卡,或阻止你參加信用卡獎勵計劃,你什麼感覺?

不要笑。華盛頓的左翼團體宣稱,你錢包裡的塑料卡是需要被控制的財政惡棍。

波士頓聯邦儲備銀行(Federal Reserve Bank of Boston)研究人員的一項新研究發現,信用卡獎勵計劃是不公平的,因為很多低收入人群用現金或借記卡買東西,而信用卡獎勵計劃用一種「隱性轉帳」的方式,把錢從低收入人群轉給了富人。

該研究推斷,使用信用卡買東西並獲得獎勵積分的消費者每年將獲得756美元的「補貼」,而用現金支付的貧困人口則多支付23美元。讓我說什麼好呢,這不過就是一張電影票的價錢。

左翼煽動者要求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Federal Reserve Board)和消費者金融保護局(Consumer Financial Protection Bureau)對這些不平等現象採取行動。所以,如果憎恨信用卡公司的國會議員,比如伊利諾伊州參議員迪克‧德賓(Dick Durbin),呼籲制定法規或取消獎勵計劃,請不要感到驚訝。

這些團體為這種所謂的不公正發明了一個巧妙的新名詞:「反向羅賓漢」效應。(註:即劫貧濟富。)

但獎勵計劃是最終雙贏的營銷策略。首先,它們很受消費者的歡迎,數百萬人都在努力積累積分,以便他們可以贏得免費假期、家用電器、航空公司航班的頭等艙升級和其它免費贈品。它們是舊的S&H綠色郵票計劃的現代版本。綠色郵票計劃在購物者中盛行了近100年,直到1980年代後期才消失。你購買的東西越多,獲得的綠色郵票就越多,而這些郵票可以用來兌換其它物品。(註:S&H 綠色郵票是1896年至1980年代後期Sperry & Hutchinson公司的獎勵計劃的一部分。)

商家喜歡這些計劃,因為它們鼓勵人們在他們的商店購買更多的商品和服務,而信用卡公司可以收取更多的費用。

那麼,問題究竟出在哪裡呢?

如今,信用卡無處不在。商家和零售商在美國市場上發放了大約3.55億張獎勵卡,因為接受它們的好處超過了成本。這3.55億張卡並不全都在最富有的1%的人手中。

限制甚至取締這些獎勵計劃只會令很多家庭無法使用信用卡,只有更富裕的人才能使用信用卡。這只會讓窮人的境況變得更糟。信用卡很受歡迎,因為它很方便,因為我們每天都在接近無現金的數字社會。當一個家庭暫時缺錢並需要緊急購買時,就更是如此。

許多獎勵卡不收年費,唯一的限制是一個人是否有良好的信用評分。數以百萬計的高收入者信用評分較差,而數百萬中產階級人士得分很高。

國際法律與經濟中心(International Center for Law & Economics)的一項研究駁斥了「反向羅賓漢」效應的說法。其報告說,「86%的信用卡持卡人擁有活躍的獎勵卡,其中包括77%的家庭收入低於5萬美元的持卡人。一個人必須有錢才能擁有獎勵信用卡的說法是完全錯誤的。」

國會中的自由派可能會抓住「反向羅賓漢」的說法,對信用卡費用進行價格控制。他們以前已經嘗試過,而那些控制措施並沒有為任何人降低商品價格。

作為《多德-弗蘭克法案》(Dodd-Frank Act)的一部分,伊利諾伊州參議員德賓成功地附加了一項修正案,對借記卡交易實行了價格控制。當時,包括德賓和商家在內的許多人認為,價格上限將導致零售商降低價格。

不出所料,德賓錯了。里士满聯邦儲備銀行(Federal Reserve Bank of Richmond)發現,77%的商家保持價格不變,22%的商家在價格控制生效後實際上增加了成本。

其它研究表明,這些規定導致消費者無法獲得免費支票帳戶,沒有銀行帳戶的人數增加了約100萬。根據波士頓大學的一項研究,失去免費支票帳戶每年給每位低收入客戶造成的損失約為160美元。

國會的政策目標應該是讓每個想參加的人,無論貧富,更容易獲得信用卡和獎勵卡。

這種對錢包中塑料卡的新攻擊將達到相反的結果。這將產生一個真正的反向羅賓漢效應。

作者簡介:

斯蒂芬‧摩爾Stephen Moore是一位經濟記者、作家和專欄作家。他與人合著的許多書中的最新一本是《川普經濟學:振興經濟的「美國第一」計劃》(Trumponomics: Inside the America First Plan to Revive Our Economy)。目前,摩爾還是經濟自由與機會研究所(Institute for Economic Freedom and Opportunity)的首席經濟學家。

本文僅表達作者的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原文「Will Congress Take Away Your Credit Card?」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