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平:習連喊「穩」 透明年經濟八大混亂信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中共經濟工作會議12月8日-10日在京舉行,此次會議為明年經濟工作定下大調,成為外界解讀中共明年經濟政策的重大風向標。

習近平、李克強做了重要講話,仍舊沿襲中共自我吹噓的論調,將2021年定義為「里程碑」「新征程」「高質量發展」的一年。

此前,新華網連續數天發表系列歌功2021年中共經濟成就的文章,標題、用詞和語調,極度吹捧,《奮楫篤行啟新局——2021年中國經濟高質量發展述評》《看!2021中國經濟新氣象》等文章,讓人感覺,黨媒除了溜須拍馬,吹喇叭抬轎子,什麼都不會做了,什麼也都不敢做了。

習近平在此次經濟工作會議上,高調喊穩,強調「六穩六保」,透露出中共經濟形勢的嚴峻態勢與混亂現狀,結合明年20大換屆大事,保政權穩定和保黨不倒,是2022年整體經濟工作的主要目標。

說到底,這個「亂」是誰折騰出來的?還不是中共自己嗎,因而中共才不得不吵吵著喊「穩」,亂中喊穩,邊穩邊亂,中共的這個穩,包含著過程和結果兩個概念。中共的政策,向來是「以結果為導向」,這個過程呢,就是一個 「維穩」概念,結果是越維越亂。

每年一度的中共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基本就是制定經濟維穩的大政方針,2022年經濟工作,釋放出八大不尋常信號,透露出明年的經濟工作仍將在黨的領導下呈現出政策性紊亂。

信號一:三座大山壓頂

會議指出:「在充分肯定成績的同時,必須看到我國經濟發展面臨需求收縮、供給衝擊、預期轉弱三重壓力。」

這個成績就是新華網上和12月6日政治局會議上的那些吹噓,基本調子是「形勢一片大好」「欣欣向榮」,但畢竟GDP三個季度斷崖式陡跌,不說說也過不去。

中共用詞很謹慎,說是「三重壓力」,實際就是「三座大山」。2021年,中共整體經濟形勢每況愈下,第三季度增速破五,從18.3%、7.9%到4.9%,內需嚴重不足,年輕人躺平,房產業的疲軟導致中國人家庭財富縮水,但居民槓槓仍在那,房貸還要還的,工資又不漲,拿什麼消費呢?

前三季度,全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6,265元,較2019、2020兩年平均名義增長7.1%,但物價漲幅今年屢創新高,今年11月蔬菜價格同比上漲30.6%。據中國農業農村部監測數據,11月26日至12月3日,全國286家產銷地批發市場中,19種蔬菜平均價格為5.32元/公斤,同比上升46.9%,例如,菠菜由去年11月的3.73元/公斤,漲到如今7.25元/公斤,在一年內漲價9成多。老百姓快要吃草過日子了。

疫情加上能源緊張,是對供給最大的衝擊。三四季度CPI與PPI剪刀差持續高位,經濟呈滯漲狀態。煤荒電荒造成企業生產成本加大,企業為去庫存,保供給,促銷路,不得不自我消化價格壓力。即便是這樣,11月CPI整體較去年上漲2.3%,創15個月的新高,說明PPI仍就無法遏制地向CPI傳導。

不僅國內經濟坍塌,三駕馬車瘸了兩駕。淨出口也好景不長,商務部數據,2021 年11 月中國以美元計價的出口同比回落到22.0%,進口同比升至31.7%,進出口總量上去了,但貿易順差下降至717.2 億美元,淨出口下降。

中共央行12月9日宣布,決定從12月15日起為加強金融機構外匯流動性管理,上調金融機構外匯存款準備金率2個百分點,即外匯存款準備金率由現行的7%提高到9%,其實就是為了緩解人民幣虛升的壓力,想持續維持出口景氣,這就有點操縱匯率的味道了。

另外,中共以政逼商、商業強權的做法越來越讓西方不待見。美國正在構建不依賴於中共生產鏈的印太經濟框架。中共用海關封鎖來打擊立陶宛挺台,用政治威脅市場,因此歐盟正在考慮反中共脅迫工具法案,應對中共經濟霸凌。全球生產鏈正在加速從大陸移出。

上述需求、供給以及外部環境持續惡化的局面,明年根本不會得到減緩,只會有更多的灰犀牛爆發。

信號二:「積極的財政政策」,未提房地產

此次會議提到宏觀政策要實施積極的財政政策,「要提升效能,更加注重精準、可持續。要保證財政支出強度,加快支出進度。」「實施新的減稅降費政策」。

怎樣才能「積極財政政策」?必須錢袋子裡有錢才行,還得把錢花在刀刃上,還得花的是時候。本身經濟增速大幅下滑,地方政府隱形債務占到GDP快一半了,積極財政的源動力和支撐在哪裡?「減稅降費」是不是成了空頭支票?中共號稱前三個季度新增減稅降費9000億,GDP1%不到,再通過貨幣放水加倍倒吸回去,中共只會玩花活。發錢讓你達到脫貧指標,達標後就不發了,窮不窮跟黨無關,反正黨從一個勝利走向了另一個勝利。

中共提出明年要「加快支付進度」,為什麼支付進度跟不上?原因有多種,清華大學御用經濟專家李稻葵說,資本觀望,市場迷茫找不到方向。這會帶動財政配套支出遲緩。另外,中共為防止腐敗風險,各類國有支出項目立項、過程監管、結項等審查、稽核程序冗長,再加上各級官員躺平,怕犯錯誤,紅燈太多,為保烏紗帽,官員上下級互相推諉,「一慢二看三通過」,進度人為減慢。

關於備受關注的房地產業,會議提出:「要堅持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定位」,「租購併舉,加快發展長租房市場」,「因城施策」等宏觀方向。但未提徵收房地產稅試點工作一事。

房地產經濟已經深度捆綁了中共政局,恆大引發債務爆雷,危及金融業,廣州市委書記張碩輔、市長溫國輝12月3日雙雙被撤,海外媒體披露和廣州市委與恆大政商關係不清,從而引發高層震怒有關。

長租房就能解決問題了嗎?首先就存在基建腐敗風險;其次,誰將獲得長租房居住的許可證,是地方官員說了算,老百姓能享受到實惠嗎?中共曾經搞的經濟適用房政策,最後房子建成後,都是公務員們自己給低價切分了。

中共近年一直高喊征房地產稅,2021年下半年宣布試點政策,高舉輕放,既沒有宣布哪些城市試點,也沒有宣布具體政策。華爾街日報曝光習近平的房地產稅政策遭到韓正為代表的黨內權貴派強烈反對。日前的這個經濟會議不提房地產稅試點一事,擔心引發20大前政局紊亂,只好暫且擱置。

信號三:為資本設置紅綠燈——資本家靠邊站,資本跟黨走

經濟敗象基本拜賜中共黨管經濟、黨管市場的「政治站位」, 2020年年末,中共經濟工作會議定調遏制資本無序擴張,防止資本野蠻生長,2021年我們看到了互聯網、教培、房地產等行業的一路慘狀。

中共的套路很明顯:讓資本家滾到一邊,讓資本跟黨走。據海外學者袁紅冰的爆料,六中全會前,習近平為達到和毛澤東平起平坐的既定目標,計劃在第三份歷史決議中否定前朝江澤民腐敗治國、允許資本家入黨的錯誤路線,但遭到張高麗帶頭反對。

此次經濟會議提出,「要為資本設置『紅綠燈』,依法加強對資本的有效監管,防止資本野蠻生長。」中共明年將會繼續高舉打擊資本大棒,但不知誰家的腦袋將要開花。沿著江習內鬥這條線來看,習近平是想把江澤民、曾慶紅、孟建柱等人的經濟命脈全線斬斷。

信號四:公務員要過苦日子,「共同富裕」利劍長懸

經濟工作會議明確提出:「黨政機關要堅持過緊日子。」大陸社交媒體近期頻頻傳出公務員減薪消息。這回做實了這個消息,而且是執政方針了。

近期,網易一篇報道稱,廣東省部分非珠江三角洲地區體制內只保障基本工資發放了,公務員補貼緩發兩個月,老師緩發一個月;而深圳落戶本科有1.5萬補貼,碩士2.5萬,現在都取消了。並稱江蘇、浙江、廣東、福建,以及上海等地區可能受到第一波衝擊。

明年將是公務員降薪的全面景觀年,但公務員要過苦日子,仍然是兩級分化,實權派仍然會吃喝嫖賭樣樣來。

上海小紅樓的趙富強為官員拉皮條,20年狂賺10個億,這10個億的錢可都是官員們給弄來的。連雲港女輔警許豔與灌雲縣公安局副局長、派出所所長等至少9名中共官員有染,獲資372.6萬元,原連雲港市公安局海州分局副局長劉向兵向許支付108萬元。

經濟工作會議在談到共同富裕時說,「首先要通過全國人民共同奮鬥把『蛋糕』做大做好」「支持有意願有能力的企業和社會群體積極參與公益慈善事業」「這是一個長期的歷史過程」。

這些黨話,聽起來很冠冕堂皇。熟悉中共體制運作的人都明白,那就是「共同富裕」這把大刀,來年還會接著飛舞,全國人民要準備被割韭菜,有能力的人需要主動向党進貢,以示忠誠。而且共同富裕大戲年年都要唱。

信號五:黨管人民幣

黨管人民,更要管人民幣。

經濟工作會議單列一段文字,強調防範金融風險,指出要「精準拆彈」「壓實企業自救主體責任」「加強金融監管幹部隊伍建設」「化解風險要有充足資源」。

顯然,上述文字是有所指向的,針對恆大等房企巨頭所說。「精準拆彈」「壓實企業自救主體責任」言外之意,就是要爭取爆破的主動權,摸排債務爆破風險點,提前著手準備,所謂「自救主體責任」就是誰家的孩子誰抱。

習近平非常清楚,每一個資本巨頭的背後都有其真正的金主,許家印、馬雲、曾寶寶幾乎都是江派背景,近期,恆大2.8億股票遭強制出售,習近平就是為了防止中共金融爆雷危機。

中共央行在朱鎔基和周小川時代獲得了部分的貨幣獨立自主權,王岐山接盤後繼續擴大金融對宏觀經濟的控制調節能力,使得經濟運轉更接近於和市場接軌。習政權打右燈向左轉,在金融領域的收權動作越來越明顯。

近期,中紀委駐軍25家包括央行在內的國有金融機構。並傳出嚴厲言辭,「北京不會容忍任何有關央行獨立性的言論」。央行緊接著12月6日宣布,從12月15日起下調金融機構存款準備金率0.5個百分點,對金融系統釋放約1.2萬億元資金。此前央行曾放風年內不會二次降准。

央行奉旨降准,突顯習近平對金融領域研判宏觀經濟的不信任,和對經濟不景氣的強烈擔憂。今後,黨管人民幣將是常態,數字人民幣將會進一步強化數字金融極權統治。

值得注意的是,上調金融機構外匯存款準備金率2個百分點和下調金融機構存款準備金率0.5個百分點是同一天發布的,實施日期也為同一天,這是一根雙節棍,突顯黨對人民幣的絕對控制權,黨要刺激國內市場復甦,向外輸出通脹壓力。

信號六:電網、鐵路等國企恐成內鬥新焦點

2021年習近平拿下政敵的資本白手套,攻克了金融領域;2022年,經濟領域內的內鬥大招將向國家電網和鐵路等資源壟斷巨頭髮力。

經濟工作會議指出:「完成國企改革三年行動任務,穩步推進電網、鐵路等自然壟斷行業改革。」中共電力能源長期掌握在李鵬家族手中。據英國《金融時報》報道,李鵬之子李小鵬,原是華能集團的老總,其女李小琳,也曾身為中國電力集團副總經理、中國電力國際發展公司董事長,而且還掌握著中國電力的上游命脈——煤炭。

紐約時報記者傅才德披露,李小琳曾說,「父親把半個電力部」都交給了他們。三峽工程更是巨大黑洞,江澤民和李鵬1992年強行通過三峽上馬決議,800億移民費,113萬移民,中共許諾每人7萬,發到手中每人就1萬多,還有五六百億的資金哪去了?

中國鐵道運能腐敗和煤炭業息息相關,2014年,前山西省政協委員、以煤炭運輸起家的山西晉城女企業家丁書苗,勾結前鐵道部長劉志軍牟取暴利案,呼和浩特市鐵路局原副局長馬俊飛受賄1個億等案件,都是鐵路運能與煤炭動能交織的腐敗巨案。

經濟工作會議指出要動電網和鐵路兩塊大蛋糕,不知是否和今年的煤電荒有關,倒逼習近平加快對政敵在國民經濟布局內的排雷步伐。

信號七:子宮國有化時代逆襲

中共經濟工作會議提到:「推動新的生育政策落地見效,積極應對人口老齡化。」

少子化和人口中度老年化已經引發了中共執政危機,按照旅美人口學者易富賢的數據,中國實際人口目前只有12.8億。據第一財經報道,中共有149個地級以上城市深度老齡化,全國超老齡化城市有11個。

中共為讓年輕人生育已經急紅了眼了。最近出了一個大笑話。

《中國報道》網11月23日在「黨建先鋒」欄目發表一篇文章題為《落實三孩政策 黨員幹部應見行動》,文中多次援引政府文件《中共中央 國務院關於優化生育政策促進人口長期均衡發展的決定》,闡述中共面臨中度人口危機,要求「每一名黨員幹部不能因為這樣那樣的主客觀原因,不結婚、不生育,也不能因為這樣那樣的原因只生育一個或兩個孩子。」

12月9日,該文被鳳凰網、騰訊、新浪等多家媒體轉載,引發民眾冷嘲熱諷。

網民議論:「他們搞三胎,還真不是替富人著急,而是怕窮人不生」 「當年強制一胎,現在又盼著多生,一群垃圾真以為廣大群眾那麼聽話了。」

因短時間內遭太多負面評論,被迫下架。但中共不會甘心失敗,說不定會頒布什麼強制性生育的法規法條。

信號八:三個「敬畏」,突顯亡黨恐懼

此次會議,中共更加強調要服從黨的領導,並罕見提出「敬畏歷史、敬畏文化、敬畏生態」的說法,讓人啼笑皆非。

中共向來掩蓋歷史真相,搞運動摧毀中華傳統文化,與天地人斗其樂無窮,何談敬畏?估計是近年來,天災人禍一直不斷,經濟敗象頻現,政權岌岌可危,擔心朝不保夕的亡黨時刻說不定哪一天就來臨了,冥冥之下,恐懼倒計時沙漏盡頭,情不自禁的貪生怕死的表白罷了。

結語:保黨是絕路

中共得益於20年的全球化窗口期的外資注入和中國人口增長紅利,才能走到今天,江澤民將腐敗經濟深深嵌入中共經濟體制,這也是黨的最根本的特色與成長方式,中共起家就是打砸搶,只不過今天有了法制的外衣,對應的就是腐敗的內裡。習近平要保黨,要把中共這顆惡貫滿盈的歪脖子樹弄「正」,可是這顆樹從根上都是歪的,怎麼能斧正呢?

只有連根拔了它,你不拔,上天很快就要拔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