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朋友一片至誠 吳狀元品行高潔

文/劉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2月13日訊】明朝的狀元中有一位叫吳寬的人,他字原博,號匏庵,直隸長洲縣(今江蘇蘇州市)人。少壯時好學,於書無所不讀,涉獵廣泛,尤喜《左傳》、《漢書》以及唐宋大家的散文,最喜愛蘇軾的文章。他還工於書法,擅長模仿蘇軾的「端莊淳樸,凝重厚實」的書風。

明憲宗成化八年(1472年),才學出眾的吳寬在會試、廷試中均獲第一,成為明朝蘇州籍的第二位狀元。他曾做過明孝宗、武宗兩代帝師,後官至禮部尚書。弘治十七年(1504年),吳寬以七十歲高齡卒於任上。孝宗聞訊後,派官治喪,追贈太子太保,諡號「文定」。

《明史》評價吳寬品行高潔,不受外界的評價所干擾,對自身要求十分嚴格。他的家境豐裕,父親想讓他坐馬車去離家較遠的私學,但他每每拒絕,始終徒步往返。早在未中狀元前,他的文才就已經遠近聞名了,並得到了達官貴人的推崇。但對於他們會面的邀請,吳寬大多推辭。

吳寬有幾頃田,曾用以救濟親友中的貧困者;他對朋友的一片至誠之心,亦在歷史的長河中留下了美談。

吳寬中狀元後,做了京官。他的同鄉友人賀其榮,是鄉試中的解元,但幾次參加會試都沒有中第。他因此長居京師,連家也不回了。

一天,賀其榮突然得了癆病,情況十分嚴重。吳寬聽說後,將賀其榮接到自己的私邸,為其單獨準備湯藥、床褥等,每天都去床前探視,儘可能讓他舒服些。

吳寬還寫了一首《謹疾箴(為賀其榮作)》,勸賀其榮要愛惜自己的身體,因為此身是「父母之所遺」,「妻子之所仰」。吳寬告誡他要遠離男女情慾、口腹之慾;要學會養氣,由於「多言則傷氣」,所以「欲養氣者言不費」;要少思,因為「多思則損血」。此外,不要將憂慮積於胸中,不要過度行樂,身體不可太勞累,少用精氣神。

吳寬畫像,圖為明代呂紀、呂文英合繪《竹園壽集圖》卷局部。(公有領域)

箴文中最後提到孔子謹防疾病的辦法,就是把其看作打仗。「匪疾是謹,惟德之崇。謹疾之術,謹德之功」,即不是謹防疾病,是崇尚道德;謹防疾病的辦法,就是在謹慎提高自己的品德上下功夫。

吳寬為朋友痊癒考慮到了方方面面。然而,賀其榮還是因病去世了,吳寬遂自己出資為其購買棺槨、按制購買喪服,主辦喪儀。每當有弔唁的客人到來,他都親自答謝。在停靈期間,吳寬早晚出入必到靈前行禮,並為他服喪達一個月之久。

在此期間,吳寬還將賀其榮的遺物整理並封好,等到喪事辦完,自己扶棺、帶著遺物一同返回家鄉。

吳寬待朋友之至誠不只體現在這一件事上。史籍上還記載了另外一個故事。

曾與吳寬同遊的先輩何耕,在海南樂會縣做知縣時被罷官,因為拮据無法返鄉,只能漂泊在海南一帶。此時他不知道的是,在蘇州的弟弟、侄子為了幫助他,欠了官府很多錢。巡撫牟俸發檄文譴責何耕。

待何耕歷經驚濤駭浪和蠻荒之地,輾轉數千里回到老家後,就被抓進牢獄,關了起來。

吳寬回家後,聽說了這件事,遂向官府求情,希望可以免除其鞭杖之刑,並盡出囊中錢財,又募集了一些錢,將欠款代何耕交給官府,何耕得以被釋放。何耕見到吳寬後,感激涕零。聽說他還要去海南接妻子和孩子,吳寬又慷慨解囊。

「原博於友義如此。」的確,擁有吳寬這樣的朋友,何其幸也!

參考資料:

《明史》
《寓圃雜記》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