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解之謎】史上最大騙局-進化論!揭穿「人類祖先」的真實身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大家好,我是扶搖。我們之前的節目中曾經多次講到過關於進化論的話題,比如二十億年前的核反應堆,兩億年前的人類腳印,恐龍時代人類生活過的痕跡等等。今天我們就專門來講一講進化論,看看被現代科學奉為「真理」的進化論,背後到底有哪些不為人知的祕密,為何很多重量級人物都稱其為謬論。

里根的反進化論立場

美國歷史上最偉大的總統之一,羅納德‧里根就曾經公開反對進化論。1980年8月,當時還是總統候選人的里根,就在達拉斯的一個競選活動中表示:「進化是一個理論,只是一個科學理論,直到現在依然在科學界中受到挑戰,並且尚未被科學界認為絕對正確。」「而近年來的發現,指出了進化論重大的破綻。」他對進化論中肯的態度引起了很多美國人的共鳴。後來里根以美國總統選舉史上罕見的壓倒性勝利贏得了這場選舉,成為美國第40屆總統,開創了輝煌的「里根時代」。

那麽被里根總統和當時大多數美國民眾所不齒的進化論有哪些重大的破綻呢?

按需設計的胚胎重演律

首先,當初進化論剛剛被提出來的時候,只是一個假説而已。而且達爾文自己也明顯的底氣不足。在他最重要的著作《物種起源》這本書裡,共有1100多次這樣的措詞:我們可以如此想像、假如、假設、如果……在第六章中,他甚至還這樣說:「我坦白地承認,認為眼睛是通過自然選擇而形成的假說似乎是荒謬可笑的。」

然而進化論的出現卻很合一些無神論科學家的胃口。只要找到足夠的證據,假説就可以成為事實,那麽傳説中創造人類的神和上帝們就可以靠邊站了。然而重要證據遲遲未能出現。怎麽辦呢?沒有證據可以創造證據嘛。於是海克爾胚胎,這個生物學歷史上最大的騙局之一就出現了。

19世紀德國生物學家恩斯特‧海克爾(Ernst Haeckel)繪製的胚胎重演圖曾經被認為是達爾文進化論的最佳證據。在這張圖中,形態各異的各種生物在胚胎時期卻相差無幾,早期的胚胎幾乎一模一樣。多麼神奇的現像啊。人類胚胎在發育過程中甚至都出現了鰓裂,這不就是進化論的最佳佐證嗎?人類要不是從水生動物演化而來,哪來的鰓啊?

海克爾卓越的畫功讓這些胚胎圖看上去是如此的逼真,以至於沒人懷疑其中有什麼貓膩。於是「生物重演律」橫空出世了,大家開始相信生物在胚胎期會出現返祖現象,而這十分相似的胚胎圖似乎就證明了所有生物或許都來自於同一個祖先。然而,事實果真如此嗎?

1997年,英國胚胎學家理查森(Michael K. Richardson)站出來了。他研究了一輩子胚胎,卻從未見過人類胚胎什麼時候像過魚。他覺得海克爾可能是在說謊,於是組織了十來個科學家一起調查。結果正如他所料。於是1997年8月,理查森在《解剖與胚胎學學報》(Anatomy & Embryology)上發表重磅論文,揭露了海克爾的騙局。我們一起來看看海克爾都做了哪些手腳。

首先,海克爾刻意選擇了本身就相近的一些胚胎。然而就是這樣,這些胚胎還是有很大的差異。怎麼辦呢,那就得加點人工修飾了。比如說, 人類胚胎的心臟、肝臟等大部分內臟,手、腳的胚芽都被海克爾「挖掉」了。他還加長了脊椎,畫出了尾巴一樣的結構。這樣一來,他筆下的「人胚胎」就和魚胚胎相似了。其它動物的胚胎圖也無一倖免,都被海克爾動了手腳。

這份報告一出,震動整個科學界。大家紛紛議論,「所謂的重要證據都是假的,誰知道進化論是不是也在造假。」鐵證如山!生物重演律很快就被推翻了。甚至連一向崇尚進化論的中國,也在2000年把海克爾胚胎重演圖從教材中剔除了。

「人類祖先」的迷思

然而,海克爾胚胎並不是進化論中唯一的假證據。教科書中曾經被列為「人類祖先」化石的「皮爾當人」(Piltdown Man)是另一個著名的假證。教材中形容「皮爾當人」「頭蓋骨的頭頂骨已經是人型,而下顎骨幾乎是屬於猿型,除了臼齒之外,都是猿形態的。屬於半人半猿的猿人。」

1953年,大英博物館員工發起了對「皮爾當人」的鑒定活動。結果發現,皮爾當人的下顎骨是猿的,頭顱骨是人的,兩個是拼接在一起的。頭顱骨曾經被含鉻鹽藥品塗抹過,使其看起來更古老;牙齒被銼刀銼削過;兩者被拼湊起來再經過修飾,使其看起來更像「猿人」。於是乎,皮爾當人從此被列入20世紀著名化石偽造事件的名單。

被稱為人類共同祖先的猿人「露西」(Lucy)就更是個笑話了。「露西」是美國古人類學家唐納德‧喬漢森(Donald Carl Johanson)1970年在東非大裂谷發現的化石。化石本身倒並沒有造假,但是她的身分可沒那麼特殊。「露西」曾被認為是人和猿的共同祖先,而現在科學家已經鑑定它為一種絕種的猿,屬於「南方古猿」。2015年,在《自然》雜誌的一次訪問中,喬漢森承認說,南方古猿露西不是人與猿之間的「缺失環節」。

恐龍進化成鳥?

進入21世紀,「遼寧古盜鳥」事件更是讓進化論擁躉們汗顔。1999年11月,美國《國家地理》雜誌發表了一篇文章,題目是「暴龍長羽毛了嗎?」介紹一塊可以證明恐龍進化為鳥的化石標本,來自中國的「遼寧古盜鳥」。作者史隆(ristopher Sloan)宣稱:「現在我們可以說鳥是恐龍,正如我們有十足把握地說,人是哺乳動物一樣。」然而,中國古生物學家們很快就發現這隻古盜鳥是嫁接出來的,是將一條恐龍尾巴的化石和一隻早期鳥類的身體拼湊而成。2001年一月《國家地理》正式發表聲明進行更正。

這則造假事件隨即被各大媒體大肆報導,弄得《國家地理》很沒面子。他們其實也挺委屈的。因為文章發表之前,他們曾諮詢過多位專家,並對標本做過多種分析,化石上拼接的痕跡很明顯,很多人,包括後來發現造假的古生物學家徐星都注意到了,但沒人提出做進一步檢查,都認為是正常的修補造成的。一直以來在科學界,只要有誰對進化論提出異議,就會有人拎著大棒子出來教訓你,久而久之,大家有疑問也不敢多説了。這不能不説是科學界的悲哀。

那些進化論無法解釋的事

講完進化論中多如牛毛的假證據,咱們再來講講那些那些進化論無法解釋的事。

比如説,斑馬身上的花紋。斑馬是怎麽「進化」出黑白分明的條紋的,在生物界一直是個謎。有人説是保護色,然而斑馬卻生活在開闊的草原上,黑白條紋只能讓自己更為醒目,招來天敵們。

還有長頸鹿,按照進化論推演,它長出長脖子的原因是因為當初低處的東西都被吃光了,為了吃更高地方的葉子,脖子就越長越長了。然而,低處如果沒有可以吃的葉子和草的話,那同時代的牛、羊,還有其它的鹿怎麼沒有滅絕?

還有鳥類中秉承「一生一世一雙人」的大雁。大雁的一生只有一個配偶,從少年到白頭,都只有那一個它陪伴。一旦失去配偶,終生不再成雙。所以古人認為大雁是「禽中之冠」。男女婚嫁的時候,男方要送一隻大雁作為聘禮,表示對婚姻的忠誠。按照進化論「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的原則,動物們都得講究優生,到了繁殖季找年輕強壯的配偶,這樣才能生育出強壯的後代,延續種族。這小小鳥怎麽能無視「優勝劣汰」的鐵律呢?

同樣讓人覺得不可思議的是每年洄游的鮭魚。鮭魚洄游現像一直是生物界的未解之謎。如果説動物遷徙,北雁南歸是為了食物,那麽鮭魚的回歸簡直沒有任何道理可言。因為它們老家的那條小溪流清澈見底,幾乎沒什麽可吃的東西。

事實上,鮭魚在大海深處把自己養大養肥了以後就著急往老家趕。一進河口就不吃不喝,專心趕路。這時河岸上的人們就開始奔走相告:「肥美的鮭魚回來啦。」大家趕緊出去捕撈。好容易逃過人類,熊熊們就出現了。熊熊們抓魚只需在水流湍急的地方找個地方扎穩馬步,張大嘴就行了,魚兒自己會跳上來。這就叫做「飯來張口」。擺脫了熊之後,家鄉也就不遠了。然而對於鮭魚來講,那條清澈的小溪流,是家鄉也是墓地。魚兒們在產卵後會很快死去。身體被鳥類啄食,飽餐一頓。吃不完的腐爛後化為營養,給孵化出來的小魚們當食物。

所以鮭魚這一生就兩個目標,把自己養肥和給別人當食物。是不是很傻?生物界中要論奉獻精神,鮭魚要説第二,沒人敢説第一。可是這符合進化論的規則嗎?這千萬年中它們為什麽就沒能進化出不用洄游給人當食物,在海中自由生活的品種呢?

所謂進化就是向有利於自己生存的方向發展,所以進化論認為所有生物天生利己,也就是自私。鮭魚這種無私奉獻的行為是在什麽條件下能「進化」得出來的,沒人能解釋。或許人家根本就不是進化而來的。總得有人做犧牲,扮演食物鏈中最底層的角色,所以神指定了鮭魚。就像草原上的兔子永遠跑不過獅子,大海中的磷蝦永遠吃不完,鮭魚每年的洄游也是風雨無阻。因為神就是這樣定的。沒有別的原因。您覺得這個解釋合理嗎?

而在鮭魚洄游的目的地之一,加拿大卑詩省北面的大熊雨林還有一種更為神奇的動物,比大熊貓還稀少,這就是被當地原住民奉為神獸的白靈熊。這種熊通體雪白,不過它們不是北極熊的親戚,也沒患白化病。它們就是當地黑熊族群中的一員。白熊媽媽可以生出黑寶寶,黑熊媽媽也可以生出白寶寶。

科學家們認為是由一種隱性基因控制的。然而這沒法解釋為什麽每十隻黑熊中就會有一隻白熊,而且只要出了這個雨林,黑熊們就再也生不出白寶寶了。當地原住民說,他們的創世神在一萬年前的冰河紀末期創造了他們的世界。為了紀念創世之初那個白茫茫一片很乾淨的世界,他讓每十隻黑熊裡有一隻白熊。這種解説,是不是很神奇?

好了關於進化論的迷思就講到這裡。未解之謎,我是扶搖,我們下期再見!

歡迎訂閱Youmaker頻道:https://www.youmaker.com/c/UnsolvedMystery
訂閱頻道YouTube頻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zvQZ1p_-AXgAWiyHhE7CxQ
訂閱未解之謎Telegram群組:https://t.me/wjzmchannel

【未解之謎】節目組製作

(責任編輯:王曉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