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漣:拜登民主峰會淪沒為「扮傻遊戲」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關於拜登民主峰會,世界各大媒體已說過了千言萬語,基本認定是對抗中俄的集結號;因為沒邀請中俄參加而邀請了台灣,中國官媒聲討文也發表過萬語千言。等到12月9日拜登的致辭與其搭檔哈里斯女士推銷美國新投票法案(為人民法案的變種)之後,各大媒體發現自己原來熱情押注的猜想全成空,只好匆匆轉述拜登致辭的口水話,報道熱情如大海退潮。

本次民主峰會其實是對世界各國左派政府與媒體智商情商的一次大檢測。

民主峰會的主旨是推銷「2020後美式民主」

拜登民主峰會的當天,我看過拜登-哈里斯聯袂登場的兩場講話後,在推特上發了一條推文:

拜登民主峰會的目標,世界都以為是對付中俄,原來猜偏了。

從首日會議重點來看,原來拜登是為自己竊選洗白。根據是兩點:

1. 拜登在致詞中強調要花錢推廣以選舉誠信、科技在選舉中的應用(實則是Dominion選舉機器的普遍使用)及反腐敗為核心內容的民主黨經驗;

2. 哈里斯在會上呼籲要促成美國通過H.R.1為藍本的新投票法。

在發表這條推文之後,我遍查美國中英文媒體,注意到一個有趣的現象:美國左媒無論中英文,主要強調這次民主峰會的反腐敗主題,對推廣2020後美式民主的報導如蜻蜓點水,甚至不提哈里斯的發言主題——要求美國國會通過反選民壓制包裝下的新選舉法案。

拜登發言的真正主題是他在致詞時表示,將推動總統民主復興倡議(Presidential Initiative for Democratic Renewal),在未來1年擬投放4.24億美元(約33億港元),用於5個領域,將集中應用在5個領域,包括支持自由和獨立的傳媒、打擊貪污、支持民主改革者、為民主推進科技,及捍衛自由和公平的選舉與政治程序。在捍衛自由和公平的選舉與政治程序上,拜登則提倡加強選舉誠信、嘗試和推廣捍衛民主選舉的創新方法等。最重要的是,在這為大會定調的致詞中,拜登還強調美國要以身作則,言下之意是:美國仍是世界真正的領導者,還請各國繼續追隨。

我經歷過2020選舉,看到無數竊選的事實,左媒更以捍衛民主的名義自我炫耀竊選成就,比如《時代》週刊今年2月6日那篇《影子競選祕史》。也因此,聽到從拜登口中吐出「選舉誠信」這個詞,頓生滑稽之感。拜登拍檔哈里斯女士在視頻講話中,更是毫不掩飾地利用民主峰會這個臨時搭建的國際政治平台譴責共和黨州以查驗選民ID為重點的州級立法是「壓制選民」,呼籲美國國會必須通過民主黨的投票權法——以2019-H·R·1法案為藍本的《為人民法案》。這個法案以破壞美國一人一票的選舉傳統為目標,主要內容是廢除查驗投票者ID、16歲以上可以投票、提前投票與大規模郵寄選票、恢復重罪犯的投票權等多項新規定。這個法案不僅被美國共和黨與一些媒體(CNN、《紐約時報》之外)反覆批評為顛覆美國憲政、目標是讓民主黨永久執政,還被本黨資深參議員曼欽今年6月在《查爾斯頓憲郵報》(Charleston Gazette-Mail)上撰文批評為黨派投票立法,曼欽明確表態:「我相信黨派投票立法將摧毀我們已經越來越弱的民主,因此,我將投票反對《為人民法案》。」

國內議題國際翻唱為哪般?

為什麼這兩位美國正副掌門人要在民主峰會推銷民主黨那點私貨?這還是師當年藉助盟友批評川普渲染其不適宜做美國總統的故智。今年白宮執政成績太差:社會治安迅速惡化、通脹達到30年來最高水平、民主黨治理的各大城市如舊金山、紐約、洛杉磯、芝加哥等二十多個主要城市成了零元購高發之地,感恩節期間,這些城市的商家難免被零元購者光顧。美國人對他們的不滿正在迅速上升。

這種不滿還表現為質疑竊選。在拉斯穆森報告10月11日的民調中,56%的受訪者表示,「作弊很可能影響了2020年總統大選的結果。」與4月份相比有了顯著增長,當時51%的人表示「拜登的選舉受到了作弊的影響」。這段時期,正是民主黨試圖強行通過「自由選舉改革」並關閉共和黨州要求查驗身分證件的投票改革之時。

與此同時,民主黨還有12位資深眾議員宣布不再競選連任。從維吉尼亞州民主黨因袒護性別漂移者在該州石橋中學女洗手間強姦女生的事發之後,引發不少原本支持民主黨的中學生家長為自家孩子學校安全擔心並紛紛倒戈,最終導致維吉尼亞州長選舉敗給共和黨人之後,先後有12位民主黨眾議員宣布明年不再競選連任。其中特別以已在眾議院任職超過30年的眾議員普萊斯(David Price,北卡羅萊納州)、多伊爾(Mike Doyle,賓州)不再參選的決定最受矚目。

這種情況下,如果共和黨州實行查驗選民身分的州法,民主黨肯定在2022年國會中期選舉中敗北。情急之下,拜登-哈里斯決定利用民主峰會推銷他們反對選民壓制(查驗身分)的「誠信選舉」改革,希望得到「民主陣營」的支持,然後再倒逼美國國會通過這個擴大民主黨選票的選舉改革法案。這就是這次民主峰會上拜登-哈里斯聯袂演講的真實目的。

當今世界政壇中沒有傻瓜,只有裝傻者

迄今為止,美國左派如此作踐美國,但如此大的家業,還夠幾年折騰的,因此,美國仍然是世界上當之無愧的老大。也因此,對於2020年美國大選舞弊之事,各國政府守外交準則,不置一詞,祝賀如儀。但在民主峰會上卻將查驗ID批為壓制選民,鼓吹將自家以郵寄選票、16歲以上青少年投票、不查驗投票者ID的欺詐行為鼓吹為誠信選舉並要推廣,卻有點太侮辱與會國領袖的智商了。

且看歐盟領袖、法國馬克龍在12月10日的講話,只要不裝傻,就能聽出話中帶的一兩根刺:

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每個民主國家都是獨一無二的,但這一切都歸結為能夠說出你的想法。用一張選票來改變事情,它是由公民賦予和剝奪的權力,由制衡機制構成。

歐洲理事會主席米歇爾:「沒有兩個民主國家是相同的,……今天,我們的民主政體和我們公民的生活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多地被數字化轉型所定義。這種轉型不僅給我們的民主國家帶來了巨大的機遇,也帶來了風險。」

法國總統馬克龍:「如果通向民主有多種途徑,……我認為我們有責任幫助我們的夥伴加強他們自己的模式,實現更多的民主。不是通過給他們上課,不是通過認為有一個單一的模式,而是通過促進民主的出現,……發明了『一人一票』理念的法國和歐洲,將參與到這個(民主)『行動年』的倡議中。」

印度總理莫迪在發言中說,「世界不同地區走的是不同的民主發展之路。我們可以從對方那裡學到很多東西。我們都需要不斷改進我們的民主實踐和制度」。

在法廣12月10日那篇《首屆「民主峰會」 歐法印領導人相繼發言》的引文中,看不到這些領導人表示要學習美式2020後民主,也看不到對拜登-哈里斯講話主旨的呼應,強調「獨一無二」與「不同」、「我們都需要不斷改進」用在此會的發言中,表明的就是不追隨美國「2020後民主」了。米歇爾談數字化轉型的風險,顯然指Google、Twitter等高科技公司與網絡社交媒體使用科技手段干預美國大選之事。法國馬克龍談「一人一票」,顯然是指真實的選民,而不是指未經過ID查驗的虛擬、郵寄選票選民。順便要提的是:拜登政府對北京冬奧宣布將實行外交抵制之後,馬克龍宣布法國尚無抵制計劃,德國新首相宣布要慎重考慮是否實施外交抵制。

英國政府採取的一系列行動,說明該國對美國2020大選有看法。早在2020年12月15日,英國政府發布了醞釀已久的《在線安全立法》(Online harms law)計劃,對包括谷歌、Facebook、YouTube、WhatsApp和推特等網絡高科技媒體平台提出了新的責任、義務和要求。2021年5月11日,英國女王在國會開幕大典上,宣讀了政府將引進《選舉誠信法案》(Electoral Integrity Bill),投票者必須出示有照片的ID。

從1970年代後期開始,美國曾有無與倫比的軟實力,這軟實力就建立在國家信用之上。擁有良好國家信用的美國也因此成為世界民主燈塔,成功在世界範圍內推動了第三波民主化。從小布什政府開始,美國的軟實力日漸衰減,經過2020年大選與拜登執政,已經被嚴重破壞。世界畢竟不是《紐約時報》與CNN這類民主黨喉舌在短時期內可以成功洗腦的,在破壞了一人一票的選舉制後,拜登政府還想將這套破壞選舉誠信的HR1方案藉選舉改革之名,利用民主峰會推向世界,其結果可想而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