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是怎麼為自己塗脂抹粉的(8)

整理:千百度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當年,中共跟國民黨爭天下時,曾不厭其煩的聲稱,它不但反對國民黨的一黨專政,也不打算建立自己的一黨專政。如毛澤東在在陝甘寧邊區參議會上曾公開承諾,「共產黨員只有對黨外人士實行民主合作的義務,而無排斥別人、壟斷一切的權利。共產黨是為民族、為人民謀利益的政黨,它本身決無私利可圖。它應該受人民的監督,而決不應該違背人民的意旨。它的黨員應該站在民眾之中,而決不應該站在民眾之上。各位代表先生們,各位同志們,共產黨的這個同黨外人士實行民主合作的原則,是固定不移的,是永遠不變的。」(見1941年11月22日《解放日報》)毛澤東當年還曾對著名民主人士黃炎培說過,「在共產黨裡,只想消滅別的黨,簡直和在別的黨裡,只想消滅共產黨,一樣的錯誤。這就是宗派主義的毒。我才是正宗,我以外都要不得。(1945年7月4日毛澤東與黃炎培等的談話,載黃炎培《延安歸來》)

對這個問題劉少奇的態度同樣也很明確。他說,「有人說:共產黨要奪取政權,要建立共產黨的『一黨專政』,這是一種惡意的造謠與誣衊。共產黨反對國民黨的『一黨專政』,但並不要建立共產黨的『一黨專政』」。(《劉少奇選集》上卷第172—177頁)但讓眾人大跌眼鏡的是,沒想到共產黨當政後,實行的恰恰就是一黨專政。

從1949年奪得天下一直到今天,中共壟斷了大陸的一切權力和資源,凌駕於全體人民之上,以黨領政,以黨代政,黨政不分,黨的意志無所不在地干預、侵擾著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人們對它只能服從,不能質疑,更不能違逆。這正是共產黨專制獨裁的根本標誌。如今,半個多世紀過去了,共產黨的許多政策都發生了變化,但一黨專政這一點卻始終未曾有絲毫改變。不但沒有改變,而且共產黨一直都在「加強黨的領導」。

當然,共產黨是決不會承認自己搞一黨專政的,按照它冠冕堂皇的說法,它實行的是「共產黨領導下的多黨合作制」,而不是一黨專政。

那麼「共產黨領導下的多黨合作」究竟是怎麼回事?它與一黨專政又是什麼關係?

政黨政治是人類迄今為止比較完善的一種政治形式,而政黨政治的先進性則是由它的多黨制來體現的,但這種多黨制絕不是中共的「共產黨領導下的多黨合作制」。在一個真正的民主國家之中,政黨與政黨之間不存在也不可能存在「領導」與「被領導」的關係。因為如果一個政黨需要被另外一個政黨「領導」著,那麼,它實際上已經沒有存在的理由了:既然你願意接受他黨的領導,追隨他黨的綱領,你就是它的一部分而不再是一個獨立的政黨了。而在共產黨統治的大陸,中共允許存在的八個「民主黨派」既不是反對黨、也不是在野黨,甚至都不能算是獨立的政治團體,而只是名義上的「參政」團體,服從於中共一黨領導,始終是它們最基本的政治使命,也是它們唯一的政治選擇。半個多世紀來,每當共產黨作決定、下指示時,各「民主黨派」總是眾口一辭、同表忠心,上演一台台「肝膽相照、榮辱與共」的現實喜劇。無論中共跨過鴨綠江、抗美援越、支援波爾布特,還是「陽謀」反右、10年文革和「6.4」血案,以及暗幫薩達姆、聲援米洛索維奇和打壓台灣、封殺民主黨、法論功、中發聯等,八大「民主黨派」從未敢說一個「不」,反而不遺餘力地始終維護著一個共產黨「一貫是正確」、「一貫代表人民」的政治神話。

更荒謬的是,大陸各級民主黨派的領導人選、經費支出、開會時間和議程,包括發展黨員的數量等等,都是由中共統戰部門決定的,它們「參政」的方式和程度也完全由中共決定,其成員若有機會擔任政治、行政職務,也非其所屬之「黨派」委派,而是被中共「選拔」,以其個人身分參政。為了達到確實控制民主黨派的目的,中共還派黨員打入其中,或吸收民主黨派的成員加入中共,這樣的「跨黨分子」既有公開的、也有祕密的。據中共中央的內部規定,加入「民主黨派」的中共黨員應占「民主黨派」全體成員的35至40%,而在「民主黨派」中央和省一級核心層中則應達到45至50%。民主黨派的著名人士中,許多人都有中共的「地下黨員」身分,往往直到他們死後,其中共黨員的身分才在訃告中曝光。

可見,所謂「共產黨領導下的多黨合作制」,其實是中共用來掩蓋一黨專政的一塊遮羞布!八大民主黨派,不過是用來裝點中共「一黨天下」門面的八個政治花瓶,襯托中共一花獨豔的八片綠葉。明明是一黨專政,卻硬說是「在共產黨領導下的多黨合作制」,既得了一黨專政之實,又得了多黨制之名,共產黨掩耳盜鈴的本事真夠絕的。

借用中共《新華日報》1945年1月28日《是不是代用品呢? 》一文中的話來說,「一切騙子中最大的騙子是法西斯。要知道法西斯,不只是善於說空話來騙人,而且是善於製造代用品來騙人的!法西斯國家中也有新衣服,但新衣服是用木屑樹皮做的——是代用品!法西斯國家中也有國會,有輿論,但國會和輿論都在法西斯的統治包辦之下 ——是代用品!中國人民為爭取民主而努力,所要的自然是真貨,不是代用品。把一黨專政化一下妝,當做民主的代用品,方法雖然巧妙,然而和人民的願望相去十萬八千里。中國的人民都在睜著眼看:不要拿民主的代用品來欺騙我們啊!」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