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管也能辦大事

作者: 郭軍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2月14日訊】2005年,畢熙東的青年體育報關張了,我這個在這裡「試崗」5年半的編輯、校對、記者,又回到了中國青年報人事處等待分配工作。畢熙東用公款包養情婦羅雪,雇佣侄子畢成城和女朋友搞發行,把報社的錢賠了2000多萬元,造成黨中央機關的財產大量流失。我以為報社撤掉了他的職務,就會給我平反,但是報社繼續迫害我,繼續讓我待崗。

2006年,報社看我實在太窮了,快吃不上飯了,就給我找了一個臨時性的工作。每月2000元獎金。但是沒有在崗人員的所有待遇和補助。這個工作就是代表報社參加報社所在的北京市東城區北新橋街道辦事處海運倉居委會,進行新一屆東城區人大代表選舉工作。我這個記者就這樣和幾個街道幹部和幾個借調來的在職人員成了同事。這樣的工作進行了4個月,大概。那年十月一之後不久就解散了,我回到報社,繼續當待崗職工。

在這些街道幹部中,有一個30多歲不到40歲的女人,叫姚紅艷,大家有時候開玩笑叫她「窯姐」。諧音姚姐。她也不生氣。應該說人還是不錯的。但是我有一點不明白,她的牙齒特別黑。

相處的時間長了,我就明白了牙齒黑的原因。原來她抽菸,而且菸癮很大。開始她覺得女人抽菸我們這幾個男人卻不抽菸,有點放不開。後來實在憋不住,當著我們的面也抽菸了。

街道幹部是有工資的,但是窯姐不算正式的,工資就少。比如別人1000多元,她是800元。大概。因為她沒跟我講得很具體。只是說她還不是正式的。為什麼能來這裡幹這個工作呢?原來她的老公是東城區北新橋街道辦事處城管隊的隊員。託了關係。

窯姐工資不高,卻是抽很高級的香菸,比如幾十元一盒的菸。我就不明白了錢是哪裡來的。她說:香菸都是不花錢的。都是人們託她老公辦事,送的菸。家裡的菸堆得到處都是,沒地方放了。沒辦法她就學會了抽菸。愚公移山,窯姐移家裡的香菸山,夫妻兩個人抽菸,好歹也能減少一點,不至於把家裡的所有空間都堵死。多麼偉大善良的女性啊!為了減輕家裡的「負擔」,死都不怕了。

其實,我不是第一次近距離接觸城管了。2003年年底,中國青年報和北大青鳥公司合辦的中青傳媒公司又進了一批人,需要更多的辦公室。本來,青年體育報在建達大廈租了寫字樓,這樣大夥就能痛痛快快地叫畢熙東「畢大爺」,享受一下黑社會的快樂;但是報社因為青年體育報老賠錢,再花錢租寫字樓,報社就更虧了,就把青年體育報弄回了報社。本來畢熙東還雇了一個反革命當編輯部主任,就是張抒。張抒一看還要去中國青年報上班,這裡的領導都知道他的事兒,就不再來了。這是2002年韓日世界盃之後的事情。畢熙東就又讓董路當了執行副主編。這個董路就是大陸很多球迷都知道的足球評論員。現在自己開著油管,自媒體,養著一個兒童足球隊。但是沒在任何一家體育報當差。還開著一個滷菜館。與比他小12歲的電影學院畢業生離了婚,又找了一個更美的。他錢多房多啊。其實很多都是中國青年報和畢熙東送給他的錢,這事兒現在要是讓習近平知道了,非把鼻子氣歪了不可!

2003年年底,報社又讓畢熙東帶著自己的人去外面租房。當然給他的房租是很少的,寫字樓就甭想了。畢熙東就在東城區東四六條街道辦事處租了房。還跟我們吹牛呢:「我在東城區區政府租了一層樓。去那裡辦報紙比在報社編輯部大樓強多了。」

去了之後我們才知道是街道辦事處,不是區政府。很多海外自媒體不知道街道辦事處是怎麼回事。前些日子共產黨說把執法權下放給街道辦事處。海外自媒體就大做文章,說「這就是文革回來了,又讓街道居委會的老太太們執法了」。這就錯了。北京市的街道辦事處是正處級。如果解放軍的團長,上校,轉業,安排在街道辦事處,級別一點也沒吃虧。東四六條辦事處有幾座樓,一座專門出租,吃房租。辦事處主任也是正處級,跟畢熙東是一個級別,但是現在人家是房東,就牛逼多了。辦事處下面有派出所,直接領導警察;也有城管。工商稅務,啥都有。中國的機構都是一樣,縣裡面也有街道辦事處,是科級,相當於部隊的營級,可以安排轉業的少校營長。

因為畢熙東給的房租少,我們的辦公條件就差多了。我們是一樓,陰面兒,不朝陽。但是畢熙東還是給自己弄了一間朝陽的。還買了電視機,好跟情婦羅雪一起在上班時間摽著膀子看電視連續劇。也不是一層樓,是一部分。同一層的還有一家婚姻介紹所,一個打字門市部。我們的後窗戶外面是居民的一個鴿子籠。養著很多鴿子。鴿子一回來,一扇翅膀降落,鴿子羽毛和鴿子糞便就進了我們的辦公室。連畢熙東的親信,馬上去雅典奧運會採訪的特派記者辛明都發牢騷:「辦公條件是越來越差了」。我最慘,辦公桌挨著門口,門外就是公共廁所。一樓的公共廁所最髒,誰都上,利用率特別高。又臊又臭,熏死我。我當年也是跟著劉奇葆姜大明(後來的副國級和國土部部長)去廣東蹲點的團中央工作團成員呢。在報社群工部當記者,為老百姓打官司的時候,經常訓縣委書記。現在卻淪落到這個份上。

沒事的時候,我就去院子裡散步,在屋裡坐著就是多聞聞騷味。我發現一輛小卡車,車廂裡老是有蔬菜水果。顯然是貨底子,人家不要的。天天如此。這個院子也沒有飯館和很大的食堂啊。是誰老是這樣糟踐東西?

後來我才知道街道辦事處的城管也在這裡辦公。每天白天他們出去巡邏,查抄了小販的蔬菜水果,就拉回來。好的大家就分了,不好的扔掉。沒扔完,或者是沒來得及扔,懶得扔,就放在了車上。於是就有了我看見的場景。

文革結束後,全國各地的城市都有自由市場,也都有在街上擺攤的小販。但是江澤民和胡錦濤就成立了城管,不讓賣。特別是北京,2008年奧運會就要來了,要建成世界聞名的大都市。國際大都市。必須絕對豪華,絕對漂亮。小商販多現眼。沒面子。都取締。見一回罰一回。不讓沒收,城管就會給警察打電話,都是一個街道辦事處領導,警察當然站在城管一邊,而且會拘留小商販。最後,現在,小商販就完全沒有了。老百姓只能去超市買蔬菜水果針頭線腦,那多貴呀,而且,很多小商品利潤太小,超市也不經營,所以這些小商品也就沒有了。比如一件衣服很好,但是掉了一個釦子,或者破了一點,沒處買針頭線腦和釦子,這件衣服就只能扔了。老百姓就更窮了。特別是現在收入大大下降以後。

最近大陸又傳出了城管隊員搶劫賣甘蔗老大爺的新聞。我就知道,那些城管又順便品嚐了甜甜的甘蔗。老大爺只能是嚥下苦澀的淚水。

城管可是江澤民和胡錦濤的發明,習近平只是坐享其成。拜登總統宣布外交抵制北京冬季奧運會之後,有的自媒體還大誇胡錦濤辦的2008年夏季奧運會多麼輝煌。但是我作為北京市民,作為1999年就成了待崗職工的底層老百姓深知:胡錦濤及其手下,藉著這屆奧運會把北京的老百姓整得多麼慘。市容高大上了,漂亮豪華,但是人們的生活越來越不方便,開支越來越大。所以胡錦濤也不是好東西!

2015年我去越南河內旅遊,那裡的街道很破舊,一個派出所只有一輛0.9升排量的微型卡車。老百姓隨便擺攤,一壺茶水幾個茶碗,一包菸就可以在街邊做買賣,香菸是一根一根地賣。超市很少。這樣老百姓的小商店就能活下去。都是共產黨,怎麼差距就那麼大呢?可見中國共產黨是太王八蛋了。是共產黨裡面最壞的。不可救藥,只能推翻!

別以為城管隊員沒什麼了不起,但是從「窯姐」家裡那麼多的香菸就可以看出,城管隊員也能辦大事。所以就有人送禮行賄。城管隊的人很多都是轉業軍人呢。雖然不是公務員,但是也是一個魚肉百姓的好差事。

我現在還有窯姐的手機號碼,但是自從2006年分別之後也沒有再聯繫過。她的音容笑貌還能很清楚地記得,不知道她的牙齒是不是更黑了。

(轉自看中國/責任編輯:李曉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