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線王愉賀:小紅樓涉多名高官 神祕師爺外逃 上海大紅樓隱現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2月15日訊】日前,上海「小紅樓」案件重上熱搜。案件中,女性被使用暴力手段強迫為中共官員提供性服務。日前,有知情人披露更多內幕,顯示案件本身遠未了結,有更大的官沒爆出來。我們連線記者王愉賀,請她介紹。

上海小紅樓涉黑案,又稱趙富強案。在2019年5月案發,2020年9月底宣判,2020年底上海高院終審維持原判。

上海小紅樓在今年12月初重上熱搜,是因為當年主審的法官剛剛在11月落馬。但案件上微博熱搜話題,但很快被撤下。

法院在判決書中認定,趙富強欺騙、利誘、強姦女性,先後對5名女性共計實施13次姦淫,逼迫陪侍官員,甚至有兩人取卵過度喪失生育能力,在通過當眾侮辱、肆意毆打、限制自由等手法控制女性下,多人精神被害得不正常。

但是,被趙富強逼迫賣淫的多名女性,也被判刑8年半至20年不等,連她們的親友也被判刑。

此前大陸微博上網友留言表示:「上海小紅樓事件氣得我眼淚都出來了。」「今日我若冷眼旁觀,他日禍臨己身,則無人為我搖旗吶喊!」

「小紅樓」一案中還提到,一名女留學生應聘進入「小紅樓」後,幾次逃出去報警,都被警方直接送到趙富強手裡。

大陸前公安董廣平:「沒有這個公檢法撐腰,它很多事情就會出問題。必須有公檢法撐腰。中共的官員跟官員之間它都是互相勾結的,互相交換利益的。」

趙富強案被揭發,是源自兩封舉報信,其中一封來自被趙富強綁架在法律意義上的「妻子」許安,和她母親張蕾。

「小紅樓」案發後,有37人名中共黨政機關和國企官員被捕,引發上海楊浦區政法系統「地震」。

大陸前公安董廣平:「趙富強只是一個傀儡,只是一個檯面人物,他指揮不了警察,他後台的那個人,才能指揮警察。姓趙的搞了那麼長時間,賺的錢哪去了,他要收買警察,收買當官的,為他的後台去謀取好處。」

日前有上海知情人向《大紀元時報》披露更多內幕,有更大的官沒爆出來。

據財新網,趙富強控制了楊浦多家國有企業出租房源,大多數來自上海楊浦商貿(集團)有限公司。趙富強的性賄賂名單中,已經被判刑的梁超是楊浦商貿原來的總經理,朱建平和李斌是副總。知情人對大紀元表示,原來的董事長劉蔚楊,是案件關鍵人物。他目前還逍遙法外。

劉蔚楊最後只是中共黨內處理,被「雙開」(開除黨籍和公職),原因是搞錢權交易、錢色交易。但知情人說,劉蔚楊到現在在楊浦還是很有勢力,他們是沒有被清理掉的黑勢力。

趙富強案報導中還有一位神祕「師爺」,幫趙富強攫財,逐步獲取國企房源和動遷清場項目的關鍵人物。知情人透露,他是楊浦商貿的一個法務顧問,「叫李尹衣(音),趙富強是李尹衣律師引進(給楊浦商貿)的,在趙富強被捕的第二天,李就逃到海外去了」。

這名李姓律師,在財新網報導中成了未曝光姓名的「李某」,還曾獲楊浦區優秀律師、上海市司法行政系統先進個人等表彰。現在,所有的大陸媒體報導都沒有提及這位李姓律師的真實姓名和去向。

趙富強小紅樓能在上海存在數年,害人無數,引起巨大震動。但知情人士表示,趙富強這種「小紅樓」在上海很多,還有很多是「大紅樓」。

有網民痛心表示,趙富強小紅樓在上海官面中只屬於小蝦米級別,違法生意要想做大做強,就一定要尋求保護傘,趙富強出事,無非就是他的保護傘不夠硬而已。

新唐人記者王愉賀、宇薇綜合報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