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反擊中共虛假宣傳的絕佳方式

(大紀元專欄作家Stu Cvrk撰文/曲志卓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2月15日訊】中國共產黨的宣傳活動資金充足,協調性強。現在,國際社會應該從意想不到的方面進行一些有協調性的反擊。

越來越多的美國人和其他人開始意識到,中共正在對美國和世界發動高度協調的宣傳運動。

這場運動是多管齊下的,包括中共領導人的聲明,中國「戰狼」外交官在世界各國首都的言論,以及中共官方媒體無休止的老調重彈。後者經常玩的一個把戲是引用不知名的西方人,包括學者、記者、左翼智庫成員、前親華政府官員、政客,甚至北京的工資單上的人,從而強化中共媒體的虛假宣傳,並令其在表面上看起來更可信。

中共正在進行的宣傳活動的例子包括:

• 中共不是SARS-CoV-2病毒的來源。
• 中共嚴格的封鎖措施擊敗了病毒——這是世界的典範。
• 中共的領導層是仁慈的——用中共的話來說,他們在打造一個「共同的未來」。
• 美國是一個失敗的國家(在各個方面)。
• 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
• 中美在道德上是等同的。
• 中共代表未來;美國代表過去。

中共的宣傳機器是一個資金充足的巨型機器,在散播這些言論方面不遺餘力。它從來不會跑題。顯然,它相信阿道夫‧希特勒的宣傳部長約瑟夫‧戈培爾(Josef Goebbels)的格言:

「當你撒的謊足夠大,並且不斷重複,人民最終會相信。只有當政權可以讓人民不必面對謊言所帶來的政治、經濟以及或軍事後果(譯註:危險、風險、困苦)時,這個謊言才能維繫。由此,政權傾其權力壓制異見就變得極其重要,因為真相是謊言的死敵,進一步而言,真相便是這個政府的最大敵人。」

2019年6月21日,北京一家中文報紙的頭版。(Wang Zhao/AFP via Getty Images)

如何反擊中共的謊言 用真相壓倒中共的宣傳?

對於世界上的民主國家來說,這是一個困難的任務,因為民主國家的本質就是容忍不同意見(甚至是大膽的謊言),其整個政治光譜中眾多不同的聲音。要使各個政府做出協調一致的反應,幾乎不可能,何況各政治階層爭論不休,特別一些政府本來就親中共。

當美國作為「自由世界的領袖」(冷戰時期的老話),其政府的一些成員被指勾結中共時,這更是加倍的困難。

這似乎是一項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但有一種方法可以驅散中共製造的迷霧,那就是利用文化偶像來傳達真相。眾所周知,西方文化由左翼主導:好萊塢、學術界、音樂界、體育名人到傳統媒體都是如此。這些人主導著社交媒體和常規媒體的討論,他們擁有數百萬粉絲,特別是在年輕一代中,由此對各文化議題影響巨大。

也就是說,在昔日中間偏左的文化偶像中,越來越多的人正在打破中共和左翼的論調,在個人良知(以及其它顯而易見的事情)問題上發聲。

像所有共產黨分子和形形色色的左派一樣,中國共產黨人對以各種形式披露的真相非常敏感。這包括幽默、戲仿、嘲諷、反語,以及直接揭露該政權公然的虛偽。最近幾週,一些名人和體育界人士展示了他們是如何做到這一點的。以下是一些例子。

關於COVID-19疫情防控,中共向世界傳遞的訊息是封鎖加疫苗政策,但是對於使用各種可用且廉價的抗病毒藥物進行早期治療的有效性,中共卻一字不提。一年八個月來,西方媒體和政治精英一直附和中共這種宣傳。

喬‧羅根(Joe Rogan)

喬‧羅根是老牌演員、喜劇明星、付費觀看的終極格鬥冠軍賽(Ultimate Fighting Championship,即UFC數字賽)評論員,還是在Instagram等社交媒體擁有數百萬粉絲的播客(podcaster)。羅根未接種COVID-19疫苗或加強劑,儘管他早在8月份就感染了病毒。

在9月份康復後的第一期播客節目中,他宣布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我們在第一時間啟動了各種療法:各種藥物。單克隆抗體(Monoclonal antibodies)、伊維菌素(ivermectin)、阿奇黴素(Z-pak)、潑尼松(prednisone)——所有的療法。」

而羅根沒有止步於此,他一直在對抗美國主流媒體,這些媒體譴責他服用「馬用驅蟲藥」,與他們和中共的說法背道而馳。

福克斯新聞報導說,「羅根在『喬•羅根體驗』(The Joe Rogan Experience)節目中,就CNN對伊維菌素的報導盤問了CNN首席醫學記者桑傑•古普塔(Sanjay Gupta),迫使古普塔承認他的同事不應該做出那樣的報導。」

隨著羅根在伊維菌素上打破了媒體封鎖,也許他的許多追隨者後來都了解到媒體的「馬藥軟膏」說法純粹是無稽之談,因為自1987年以來,世界各地已經施用了超過37億劑人劑量的伊維菌素,發生的不良反應寥寥無幾。

羅根是早期治療COVID感染者有效性的又一個例子。

亞倫•羅傑斯(Aaron Rodgers)

亞倫•羅傑斯(Aaron Rodgers)是綠灣包裝工隊(Green Bay Packers)橄欖球隊的四分衛,前聯盟最有價值球員(MVP),超級碗MVP,可以說是美國國家橄欖球聯盟(NFL)中最好的四分衛之一。他是NFL的一名大牌球員,NFL經常借他的名氣吸引更多的球迷。

NFL對所有球隊都有嚴格的疫苗規則,這與北京的COVID-19的態度完全一致。

但是,羅傑斯不僅沒有接種疫苗,而且還選擇用包括伊維菌素在內的治療藥物治療輕度COVID-19感染,甚至與喬•羅根討論過這樣做。這讓像邁克•弗洛里奧(Mike Florio)這樣的體育評論員感到恐懼。

埃內斯•坎特•弗雷德姆(Enes Kanter Freedom)

三十年來,美國國家籃球協會(NBA)一直在向中共卑躬屈膝,以便在中國擴大NBA的影響(當然,在這個過程中,NBA通過涉及媒體版權、流媒體、商品銷售等的數十億美元的合作夥伴關係,賺了一大筆錢)。

中共不喜歡批評。2019年,休斯頓火箭隊(Houston Rockets)總經理達里爾•莫雷(Daryl Morey)表達了對香港民主抗議者的支持,中共大為光火。後來,火箭隊球星詹姆斯•哈登(James Harden)為此向中共公開道歉。

2021年10月,波士頓凱爾特人隊(Boston Celtics)的明星中鋒埃內斯•坎特(Enes Kanter)批評中共對中國少數民族的不當對待,特別是在東突厥斯坦(新疆)。他還批評製鞋商耐克(Nike)一直「對中國的不公正現象保持沉默」,並穿著印有「現代奴隸製造」和「不再有藉口」字樣的特製球鞋,以示抗議。

坎特來自土耳其,於11月29日成為美國公民,同時將他的姓氏改為「自由」(Freedom)。他能被複製幾千個出來嗎?

名人反對取消文化

中共公開宣揚「多樣性」。華東新聞社(East China News Service)聲稱,多樣性是世界的內在特徵,同時私下資助和支持美國的「黑人命也是命」(BLM)運動,以破壞美國社會和整個國家。

創立BLM的三位左翼活動家——艾麗西亞•加爾薩(Alicia Garza)、帕特里斯•庫勒斯(Patrisse Cullors)和奧帕爾•托梅蒂(Opal Tometi)——「都為『自由之路社會主義』組織的前線團體工作……(該組織)是受中國獨裁者毛澤東啟發的新共產主義運動的徒子徒孫。」智庫資本研究中心(Capital Research Center)稱。這不是巧合,因為該組織也與中國進步協會(Chinese Progressive Association)有聯繫,而這個協會與北京有密切的聯繫。

一些名人正在大聲疾呼,反對BLM推廣的「多樣性」和相關的取消文化。其中一位是搖滾樂隊皇后樂隊(Queen)的首席吉他手布萊恩•梅(Brian May)。據《千禧年後》(the Post Millennial)報導,梅宣稱「在如今深受『覺醒』文化影響的世界裡,不可能產生皇后樂隊」。

其他反對取消文化的名人包括亞歷克•鮑德溫(Alec Baldwin)、約翰尼•德普(Johnny Depp)、JK羅琳(JK Rowling)、吉納•卡拉諾(Gina Carano)、羅斯•麥高恩(Rose McGowan)和馬修•麥康納(Matthew McConaughey)。

也許這些名人和其他人正在影響民意調查的結果,這些民調顯示,正如《紐約郵報》(the New York Post)所指出的那樣,過去一年裡,公眾對BLM和取消文化的支持率顯著下降。

2016年10月16日,中國選手彭帥在天津網球公開賽上與美國選手艾莉森•里斯克(Alison Riske)的單打決賽獲勝後,與獎盃留念。(STR/AFP via Getty Images)

最後,通過中國文化偶像來反擊中共的宣傳也有奇效。上個月,中國網球冠軍彭帥指控遭到前副總理、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張高麗性侵犯。從那以後,中共刪除了所有提及彭帥的文章,並審查了任何關於她指控的討論。

彭帥事件引起了世界各地對中共政權的憤怒。女子網球協會(the Women’s Tennis Association, WTA)和其他人正在向中共施加壓力。由於北京對待這位網球明星的方式,WTA上週宣布暫停中國大陸和香港的所有比賽。

通過彭帥事件,中共的審查制度、迫害和個人自由的缺乏正在暴露在全世界面前。

結論

對抗中共龐大的宣傳機器是困難的,但不是不可能的。西方文化偶像正日益成為突破共產主義謊言的領導者。反宣傳是威懾中共的一個因素,因為反擊中共的謊言會讓人們了解真相,並賦予西方領導人採取外交和具體行動來阻止中共侵略的能力。

西方名人擁有數以百萬計的粉絲和追隨者,他們增強了對中共行為的批評,並有助於打破中共的虛假宣傳。我們需要更多這樣的言行!

作者簡介:

斯圖•克夫克(Stu Cvrk)在美國海軍服役30年後退休,擔任過各種現役和預備役,在中東和西太平洋擁有豐富的作戰經驗。通過作為海洋學家和系統分析員的教育和經驗,Stu畢業於美國海軍學院,在那裡他接受了經典的自由教育,這是他政治評論的關鍵基礎。

原文 Countering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Propaganda 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立場。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