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點擊】Axios-lpsos民意調查:疫苗授權的危險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2月16日訊】【今日點擊】(4265-1)

提要
Axios-lpsos民意調查疫苗授權的危險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全世界發達國家目前陷入恐慌的狀態,恐慌不是老百姓,根本不是老百姓,是這一些當官的,和這些主導,就是各個國家抗擊疫情的這些個官場,叫醫生中的官,應該叫醫生中的官。好醫生真正好醫生沒有當官的,絕不會當官,為什麼?真正的好醫生他對生命會有認識的,而他對官場的本身,大多數人是唾棄的。

政治是相當邪惡的東西,所以黨派就是唯利是圖的團體,邪惡與唯利是圖的團體,原因是因為他在與人的肉身等同的層面,他要去實現他的夢想對吧,實現他的思想跟想法。要去想實現想法的時候,他一定跟其他人有著中間的縫隙,就是中間是有距離的,夫妻兩個人之間,那很多事情看法都不同的,這個時候就該展示權力了。所以當一旦權力展示出來的,幹嘛?要實現我的目的,不擇手段達到自己目的的,你的利益、你的金錢、你的所有,你認為你應該拿走的東西。

今天是12月15日,一年前12月14日美國開始打疫苗,一年後,昨天12月14日,輝瑞說了我的藥片的功效高達90%,它的功效遠遠超過了默克,而藥片的本身做出這是最後的結果,它正好是一年,同樣是輝瑞。輝瑞的老闆是猶太人,以色列是最早接種疫苗的,用的只用輝瑞的。你不用說人家是一夥的,我覺得都不用這麼說,這是一個人類社會在演繹著,2000年來生命的故事。有人說什麼叫2000年生命的故事?耶穌死了以後,耶穌死了以後,那我們知道這不是2000年嗎,在這樣的故事的運作中,猶太人在其中起著極其重要的作用。到200年前馬克思出生,馬克思出生之後,恩格斯、達爾文、愛因斯坦、佛洛伊德、畢加索,你就講了演繹著當今的科學,在演繹著科學的本身全是猶太人。

大疫情走到今天幹了三下,武漢病毒、印度變種病毒,現在的非洲南非,其實現在的習氏變種病毒,三下到位了。到了第三下它不死人,它唯一的作用,摧毀所有疫苗。我一直跟大家解釋,這個人感染一次病毒,他就一下,你要打針打三下,這東西是陰陽對等的。一針對它的量,應該對著跟病毒一樣的對不對,你要比病毒弱的話它幹不下去是不是,這東西得門當戶對。它幹不動,它得幹你三下,第四針他不敢打了,他要能打他早打了。

你們家吃毒藥,那個吸毒過量而死的到處是吧,類似。用醫生嗎?你安眠藥你能多吃嗎?多吃不就死了嗎,是因為藥量大了嗎,不就一個道理嗎,還用什麼科學解釋嗎,你喝水喝多了都能撐死你,尿不出來不就撐死了嗎,最簡單的道理。但是我們幾個月前,半年前就說了,最後疫苗是載體。今天的英國、美國、德國、法國、加拿大,疫苗是載體,所有染病的都是打兩針的,它都不找打一針的。

加拿大安大略省,昨天確診的比例6.6%,為什麼?它的打兩針的比例89%。打兩針的咳嗽了,他出事了,他去檢查了,那比例不就高了嗎。他現在再也不說了,加拿大的媒體開始改了,上多倫多市中心查,說你麼看現在疫情啊,你看那個遊客就說了,這頭都怎麼搞的,他們不是說沒事嗎,那現在怎麼都這樣啦,那媒體那臉,就比四川那個變臉變得他扛不住了。它公布的也不公布說,沒打針的占多少,就是沒打針的比例在多倫多大概只剩9%了,多倫多的比例更高,只剩9%了,說染病的比例占多少,它不再這麼說了,它知道出事了,為什麼?推卸責任。

所以我跟大家解釋說,今天頭面的人,就是被人們稱為菁英的人,蛆蟲不如,一個承擔的對吧,一路這麼走過來,你逼著民眾給打針了,給逼成這樣。而今天的民眾呢,大多數唯利是圖,因為對自己的生命沒有尊嚴,所以就跟著打了,打出事了,真的現在是打出事了。

Axios-lpsos民意調查疫苗授權的危險

跟大家分享幾篇內容,這是美國的比較有名的媒體,強制疫苗所帶來的危險。它做了一個統計,這是昨天晚上出來的,它做了一個統計,它集中在美國社會,美國社會中一半的美國人,對今天強制的一切,採取極其反抗的心態。美國人很遵守法律,所以你看不到街頭上如何。但是當你跟他去談到,他內在的想法的時候,他認為現在政府,現在所謂的比如說福奇,福奇是官不是醫生,打著醫生的名義去做著官的事情,這一切,所以他的講法就是說,那這樣的做法帶來的危險。

這家媒體是左派的,那左派的意思就是我做了統計,你今天左派的政府以這樣的方式做了,老百姓不幹。左派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它會不擇手段,欺詐是手段之一,欺詐是手段之一。有人說你瞎掰,在加拿大的疫情的平台,它叫做signs table,相當邪惡的。原來不是,原來都是市、省、國家首席衛生官。現在衛生官講話嗎?講,但是他能退就退了。對有些政策的規定,你看到都叫signs table,你上哪兒找signs,你說誰是科學。

馬斯克是不是科學,馬斯克被評為2021年封面人物,時代週刊評的,為什麼?他上天了,他上天了。你說他科學嗎?他說他是火星人,你為什麼不罵他是迷信呢?因為他有錢對吧。他有錢,他成功了,他的股票賠了幾十億,賺了幾十億,就像喝杯水似的,急死了所有的人。他在推特上推一個字,可以讓這全世界的股市,漲它幾千億上萬億,再弄個數他可以弄下來幾千億上萬億,他說我就是火星人,我的夢想就想回火星。有誰罵他是神經病啊,有誰罵他是神經病?沒有吧對不對,所以幾乎所有跟隨他的人都是神經病。

他告訴你是真實的,他具備著一個使命,他的出現跟他的陳述,打開人們唯利是圖的心態。但人不,所以我剛才說現在人太蛆蟲了。你要換個人對吧,我說我是火星人,石濤沒吃藥了,真的真的沒吃藥,今天早上肯定沒吃藥,要不然打針了,打第4針了。同樣一個人就可以兩種表述,為什麼?我沒掙錢對不對,那我要能夠呼風喚雨的話,哎呀,那濤哥我跟你說。所以不是當事人的問題,是普世太多人蛆蟲。那它講述的其實是民間的反抗,它陳述了今天所有在市面,在這個場面上你看到的主流的聲音,絕對大多數有著滅絕人性的嫌疑,真的。

那好這期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