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快評】黨內激鬥公開 習近平受挫?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2月16日訊】朋友們好,今天是12月15日(星期三),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

今天焦點:黨內激鬥升級,王滬寧中紀委公開參戰;習近平經濟會議受挫報復李克強?痛批當代「文藝黑線」,習近平另有目的?

在上次節目中,我們討論了習近平需要立威的話題,也提到了《人民日報》盛讚鄧小平卻隻字不提習近平的文章。當時由於時間關係,沒能細說,結果相關事態持續發酵,習派人馬立即也在《人民日報》和《求是》雜誌還以顏色,刊文反擊。一時間你來我往,打得火星四濺異常激烈。

今天我們就先來聊聊這波黨內激鬥,順便看看其未來走向如何。至少,從剛剛結束不久的全國經濟工作會議來看,習近平這次是貨真價實遇到了一點挫折。

12月9日,中央黨史和文獻研究院院長曲青山在《人民日報》第9版理論版發表了題為「改革開放是中國共產黨的一次偉大覺醒」的文章,全文近四千字,盛讚改革開放路線,9次提到鄧小平,江胡二人也各提一次,偏偏就對習近平隻字不提。

這篇文章迅速引發海內外普遍關注,大家的解讀也都差不多,普遍認為這是支持鄧小平路線的黨內勢力明顯在抬鄧壓習,其打擊的要害,當然就是大陸當前經濟的急速惡化,這被歸罪於習近平偏離了改革開放路線,放棄了以經濟建設為中心。

【習近平受攻 王滬寧親信反擊】

這麼明顯的叫板,習近平當然不可能視而不見。就在前天(12月13日),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江金權立馬發文反擊,同樣也刊登在《人民日報》,標題叫做「堅持黨的全面領導(深入學習貫徹黨的十九屆六中全會精神)」。

先不談文章內容,我們只需要看看作者的身分和這個標題,就知道習近平這邊是以非常嚴肅、甚至是嚴重的態度在應對這波攻擊。

眾所周知,中央政策研究室是中共最高智囊機構,也是中共最高決策層的實際辦事機構。號稱三朝「國師」的王滬寧,在這裡任職長達20年,其中擔任主任一職有15年。2017年,王滬寧出人意料進入政治局常委,接替者就是這個給他當了4年副手的江金權。

所以,作為王滬寧心腹的江金權出面與曲青山打對台,雖然明面上大家級別一樣,都是正部級,但要論黨內實權和影響力,江金權首先就壓倒了對方不止一頭。這顯示習近平在這場爭鬥之中並不敢輕敵。

至於這個標題想要表達的意思,明眼人一看就知道,等於在發出警告:提鄧不提習,實質上就是要違背六中全會精神,要否定習近平的領導地位,所以必須堅持習的領導,習就是黨,黨就是習,二者一回事。

為什麼我們這裡很肯定地說江金權這是在和曲青山打對台呢?原因很簡單,這篇文章也寫了四千多字,其中6次提到習近平,2次提到毛澤東,而對鄧小平和江澤民胡錦濤3個人,同樣也是隻字不提。

不但不提,在文中還特別強調了兩點,一點是:在改革開放條件下,在反思黨的一元化領導出現的某些問題過程中,在黨的領導的內容和方式上也曾一度出現偏差,其影響直到黨的十八大以後才真正消除。

第二點是:改革開放以後,出現了「七個有之」問題嚴重衝擊黨的全面領導。這裡的「七個有之」,出自習近平過去的講話,他羅列了搞尾大不掉、妄議中央的有之,搞團團伙伙、拉幫結派的有之等7種對黨中央不利的現象,簡稱「七個有之」。

所以,江金權在這裡的潛台詞很清楚,指責是鄧小平路線出現了偏差,才導致了江澤民垂簾聽政以及周永康薄熙來等人謀劃政變等亂局發生,而這些亂局都與改革開放的負面作用密切相關。

【中紀委參戰 不提鄧小平】

到了昨天,黨刊《求是》雜誌也轉載了中紀委官方媒體《中國紀檢監察報》的一篇文章,標題和江金權的差不多,叫「旗幟鮮明堅持黨的領導」。

這篇文章更長,洋洋灑灑寫了五千二百多字,同樣盛讚習近平,提到了13次,毛澤東提到了3次,而鄧江胡三人,同樣還是隻字不提。

可能不少朋友會覺得好笑,說這幫身居黨國最高層的人鬥起來怎麼像小孩賭氣似的。其實這就是中共內鬥的常態,看起來滑稽可笑,但實際上殘酷無情。

你不提我,我也不提你,說明雙方暫時還維持了鬥而不破的局面,屬於「文攻」性質,多少還留點餘地。要是等到點著名進行批判的時候,那基本上就是「武衛」階段了,屬於白刀子進紅刀子出,肯定有人要血濺當場了。

比如中紀委這篇文章,其內容基本呼應了江金權文章那些觀點,唯一不同的,就是文章在最後特別強調說,紀檢監察機關的重大使命,就是要「一刻不停推進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鬥爭」。

這就是明晃晃地威脅了對吧,因為中紀委就是專門針對黨內進行整肅的刀把子。凡是做官做到有資格捲入內鬥的人,無論哪個派系,基本上就沒有乾淨的,誰都經不起查。

我們簡單歸納一下,可以看到現在雙方激鬥的焦點,其實就在「改革開放」這四個字上。反習派選擇的打擊點,是改革開放從毛澤東路線中挽救了黨,造就了經濟奇蹟,而習近平不但沒出力,反而正在摧毀這個果實,是在危害黨。

習近平派系選擇的打擊點,是強調改革開放雖然理論上正確,但路線執行過程中出了偏差,導致各種奪權謀反等亂象叢生,差點讓江山變了顏色,是習近平再次挽救了黨。

【習近平經濟會議遇挫】

那麼這西風和東風之間,究竟是誰壓倒了誰呢?就我個人的觀察,在這個回合的較量中,掌控了文宣大權的習派在面子上是占了上風,但在裡子上遭遇了挫折。《遠見快評

為什麼這麼說呢?這個答案就在中共剛結束不久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中。

大家可能已經看到新聞了,說中共在12月8日至10日舉行了經濟工作會議,會後發表了近五千字的新聞通稿,強調明年經濟工作的重心就是「穩字當頭、穩中求進」這8個字。而據統計,通稿中一共出現了25次「穩」字,可見當前的經濟形勢惡化、不穩的程度,遠超一般大眾的認知,已經讓最高層集體坐不住了。

經濟為什麼惡化了?在金融貿易層面、疫情影響層面以及孤立的外交環境層面,哪個專家都能找出一堆原因。但最根本的原因,似乎黨內目前是歸結到了一點,就是:當局偏離了「以經濟建設為中心」這條鄧小平定下的基本路線。

所以,這次的經濟工作會議,真正的重點,並不完全在於那二十幾個穩,那都是技術層面的問題。真正的重點,在於新聞通稿再次提到了「以經濟建設為中心」。

這句話是這麼說的:「必須堅持高質量發展,堅持以經濟建設為中心是黨的基本路線的要求,全黨都要聚精會神貫徹執行。」

在以前的節目中,我們就和朋友們討論分析過,說習近平近期一系列的舉動,包括這次的歷史決議,已經在事實上否定了鄧小平「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的路線,轉向了「以黨的建設為中心」,或者說,轉向了「以偉大鬥爭」為中心。

這個轉變,是習近平拋棄了韜光養晦,要公開與美國爭奪世界頭把交椅、重建國際新秩序所決定的。無論是對內削平黨內山頭達成終身執政,對外武力攻台、吞併南海,包括聯俄抗美甚至聯歐抗美,與美國平分天下,所有這些雄圖霸略的籌劃,全都裝在了「偉大鬥爭」這個筐裡面。

而當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突然重提「以經濟建設為中心」是基本路線的時候,我們就知道,習近平的「偉大鬥爭」得暫時先放一放了。

之所以說是重提,是因為很多人都沒有注意到,自2014年以來每年一次的中共經濟工作會議中,只有2014年和2018年有提到了「堅持以經濟建設為中心」這個固定表述,其它年份全都沒提。

所以,在當前這麼一個習近平全力謀求連任,但經濟又出了問題的節骨眼上,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突然重提鄧小平的「一個中心」,只能說明習近平在實在難看的經濟現實面前被迫做了讓步。

當前的經濟現實有多難看,我們從波及字節跳動、快手等各大新興巨頭的大範圍裁員潮,以及江浙等最富裕地區的減薪潮,已經可以管中窺豹,這方面很多媒體都有大量報導,而牆內的朋友們更是有無數直觀的體驗,我這裡就不囉嗦了。

【李克強降格 習近平報復?】

重提鄧小平的「一個中心」,必然隨之帶來一個關鍵問題,什麼問題?我們都知道,鄧小平當年提出的「一個中心」只是前半句,後半句還有「兩個基本點」,合起來才是完整的鄧小平路線。本次經濟工作會議既然重提了前半句,為什麼不連後半句一起重提呢?

在我看來,這就是這一輪內鬥的焦點所在了。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兩個基本點」是指一個要堅持四項基本原則,另一個要堅持改革開放。對於前者,我想無論習派鄧派還是毛派,都不會有什麼異議,因為這就是說要確保紅色江山不變色。

而對於後者,我們看到恰恰就是從歷史決議出台以來,雙方反覆爭奪的制高點。從「十個堅持」不提改革開放,到曲青山把改革開放放在大標題,再到習派人馬反駁改革開放造成的種種亂象,全都在圍繞這點做文章。

所以,經濟工作會議重提了「一個中心」,卻沒提「兩個基本點」,這說明習近平只是後退了半步,只是暫時的妥協而已。這個會議10日結束,曲青山9日發文大聲疾呼改革開放,其實就是想以在場外吆喝的方式彌補場內力量的不足。

還有一個值得注意的細節,就是對比一下今年和去年的經濟工作會議官方通稿,可以看到:在去年,李克強是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總理」的頭銜,列在習近平之後、其餘5個常委之前,習李二人明顯是與其他5常委做了區分的。

但在今年,李克強僅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的頭銜出現,總理頭銜沒了,與其他5常委沒有了任何區分,一併排在習近平之後。

李克強的「泯然眾常委」,說明了什麼呢?只能說明政治局常委會中依然是一尊獨大的格局,習近平的權力和地位並未受到實質性影響。

前天晚上,《南華早報》刊發報導說,習近平在本次經濟會議強調了五個「重大理論和實踐問題」,當頭第一個就是要求全國為能源、穀物和礦物等關鍵初級商品建立「戰略基線」。

用他的原話說,就是:「加強國家戰略物資儲備體系,以確保關鍵時刻的最低需求。」

所以,看清楚了這系列信號,我們基本上可以得出幾點結論了:

1. 習近平的權位依然牢固,未來不太可能出現很多人預判的李克強重掌經濟大權甚至習近平連任失敗等情況。

2. 習近平迫於當前經濟形勢,可能會適當減速,減輕部分「七傷拳」式的折騰力度,但僅限於調整範疇,他不會剎車,總的加速趨勢不會變,只是油門放鬆一點而已。

3. 整個中國將繼續在沿著「自力更生、艱苦奮鬥」,「備戰備荒為人民」的軌道開進,但凡還有一點想法要跳車逃生的朋友,在大陸徹底進入內循環之前,可能只有最後的窗口期了。一旦習近平連任成功,政治局人事換血完成,將無人可以阻止他做任何事。

【習近平劃紅線:文藝必須姓黨】

 

好的,最後的時間,我們簡單說說最新的有關大陸時局的動向,就是習近平在中國文學藝術界聯合會第十一次全國代表大會、中國作家協會第十次全國代表大會開幕式上的講話。

這個講話,用黨媒最喜歡的語句調式來概括,就是習近平為下一個百年大夢的紅色文藝、文化路線指明了方向。

什麼方向呢,簡單點說,就是為文藝工作者劃下了紅線,無論文學還是藝術一概都要姓黨。

在2016年,習近平也出席過文聯和作協上一屆的大會並有講話。那一次講話,習近平的重點是在要求文藝界要拿出「文化自信」去爭奪國際上文化領域的話語權,甚至還提到了要「堅持百花齊放、百家爭鳴」。

對比之下,這一次的講話基調明顯不同。這一次習近平反覆批駁了文藝界的種種不良傾向,諸如低俗、光怪陸離、沾染銅臭氣、當市場的奴隸、對人民進行調侃和醜化等等。

不僅如此,還有無底線的放縱、博眼球的娛樂、不知止的慾望,以及拜金主義、享樂主義、個人主義盛行等等,都被一一點名批判。

這就是屬於「破」了,至於如何「立」呢,習近平提出了5點希望,要求摒棄畸形審美,要眼納千江水,胸起百萬兵,為人民服務,為第二個百年的中國夢提供價值引導力和精神推動力。

對中共黨史稍有了解的人聽起來可能會感到有點熟悉,因為這個基調與毛澤東在1942年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基本上是對接的。毛澤東當年也是重點批判了文藝界的「小資產階級情調和自由主義」,要求文藝要為工農大眾服務。

二者的差別,只是習近平沒有把他痛批的這一系列不良現象,用一個「資產階級腐朽情調」的名詞來進行概括而已。

毛澤東當年對文藝整風,實際上是為政治上的延安整風服務,同時也拉開了為毛澤東造神的序幕。現在習近平照貓畫虎對文藝整風,同樣脫離不了以文藝整風之名,行路線鬥爭之實的模式,這是中共獨家特色,習近平不可能例外的。

所以,在我看來,這一系列光怪陸離、放縱低俗和畸形審美等破壞根紅苗正紅色文藝的罪責,這筆帳,大概率是要被算到「改革開放以來」,價值引導出了問題的頭上。換句話說,要被算到鄧江胡路線出了「偏差」的頭上。

也就是說,這一場激鬥的戰場,還在繼續擴大之中。如果未來出現了很有分量的文藝界大腕被作為「劣跡藝人」拋出來遊街示眾,大家不要覺得驚訝。開個玩笑,如果用文革的語言講,這是打擊「鄧江胡文藝黑線」所必須的武器。

好的,今天我們就聊到這裡了,謝謝各位的觀看和收聽,我們下次再見。

《遠見快評》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