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領袖】報導屠殺 大紀元記者尼日利亞被捕

(英文大紀元資深記者Jan Jekielek採訪報導/原泉翻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2月16日訊】「很長一段時間以來,他(盧卡•賓尼亞特)一直在報導大屠殺的真相。沒有人(因大屠殺)被起訴。」道格拉斯‧伯頓說。

道格拉斯‧伯頓談到《大紀元時報》記者盧卡•賓尼亞特被捕和尼日利亞基督教徒被大規模殺戮。

一週前,《大紀元時報》記者盧卡•賓尼亞特(Luka Binniyat)在尼日利亞被捕,此前,他報導了一起38人被屠殺的事件。根據《網絡犯罪法》,他被指控犯有網絡跟蹤罪,專家稱,這一法規常被用來壓制言論自由

伯頓說,「他們在一個無權給予他現金保釋的法庭上起訴賓尼亞特,所以現在他被關在卡杜納的監獄,那是個非常可怕的地方。」

今天,我們採訪了《大紀元時報》非洲分部的編輯道格拉斯•伯頓(Douglas Burton),以了解尼日利亞當地發生的事情。

「因為太多人被殺,那裡看上去像一片墳場。你如果退後一步來全面看整個事件,這是一場針對基督徒的戰爭。」

楊傑凱:這裡是《美國思想領袖》節目,我是楊傑凱(Jan Jakielek)。

觀看完整影片及文稿請至:https://www.youlucky.biz/atl
—————————–

楊傑凱:道格•伯頓,歡迎來到《美國思想領袖》節目。

伯頓:我很高興能來,楊。

《大紀元時報》記者尼日利亞被捕

楊傑凱:道格,我們現在有一個相當困難的情況,一名《大紀元時報》記者在尼日利亞被捕入獄,他的名字是盧卡·賓尼亞特,我想確認一下沒說錯他的名字。

伯頓:對,沒錯。

楊傑凱:你能給我們描述一下發生了什麼嗎?我們一會兒再深入討論各種細節。

伯頓:好的,楊。盧卡•賓尼亞特是尼日利亞中部的五位記者之一,我曾指導過他們。我今年2月開始做《大紀元時報》的記者,我告訴我的編輯,我與當地的一些記者有合作,他們給我提供目擊者的證詞,並為我聯繫目擊者。

他是一個很樂於助人的編輯,是我在共事過的對我幫助最大的編輯——斯蒂芬‧格雷戈里(Steven Gregory)。他說,「當然,我們幹吧。」從那時起,我一直幫助這些記者,其中一些人是公民記者,但盧卡•賓尼亞特是一名職業記者。他在知名報社做了超過25年的正規記者。

大概是在今年5月或6月,我開始與盧卡合作,他52歲左右,有家人,孩子已成年,他來自卡杜納( Kaduna)州東南部,那裡是戰場、殺戮區,盧卡是艾緹雅普人(Atyap),艾緹雅普是個很大的部族,還有所謂的牧民,主要是富拉尼(Fulani)人,艾緹雅普和富拉尼兩個部族之間衝突不斷。

盧卡一直在做最前沿的報導,真實報導卡杜納大屠殺中發生的事情,這是他吸引我的原因。因為他說實話,而且說了太多的實話,這導致他進了監獄。

報導發生在尼日利亞中部的屠殺

楊傑凱:那麽我們就從這裡開始談,好嗎?作為我們媒體的非洲編輯部編輯,現在和你一起工作的這群記者在做哪方面的報導呢?

伯頓:他們報導發生在尼日利亞中部地帶的對手無寸鐵的人進行的屠殺,屠殺主要發生在兩個州,卡杜納州,這是尼日利亞第三大州,還有鄰近的高原州。自2015年以來,這兩個州的屠殺事件不斷升級,在尼日利亞大約12個州,都有激進的穆斯林發動的襲擊事件。

楊傑凱:那麽,讓我們從更大的角度來理解這個我們稱之為衝突,你稱為大屠殺的事件。到底發生了什麼?證據告訴我們什麼?

伯頓:情況很複雜,因為尼日利亞是一個非常大的國家,人口超過2.18億,是非洲最大、最富裕的國家,也是西非的主要國家。很多人都聽說那裡有戰爭,或者有一個叫做博科聖地(Boko Haram)的叛亂組織,(「博科聖地」的)意思是禁止西方教育。

博科聖地很早就試圖與(恐怖組織)「伊斯蘭國」(ISIS)結盟,我想是在2014年、2015年,自那時起,博科聖地已被吸收到一個名為「伊斯蘭國西非省」(Islamic State of West Africa)的新興伊斯蘭組織中。關於這場衝突有很好地報導。

政府一直在打仗,並取得了很大進展,將「伊斯蘭國西非省」逼到尼日利亞東北部的一個角落,但關於另一個叛亂的報導則少得多,該衝突涉及與富拉尼族有關的遊牧民族或半遊牧民族。

自2010年以來,特別是自2015年以來,對鄉村的襲擊越來越多,有時會有30、40、50或100人在這些襲擊中遇害,其中包括將村莊夷為平地。這些襲擊者是武裝民兵,或者可以說是僱傭兵發動的夜襲。

這是我的小組報導最多的話題,這些掠奪性的襲擊,顯然是為了清除該地區的農民,並占領他們的土地,給那些遊牧民族的牛群放牧。

美國人需要關注其它國家的恐怖主義

楊傑凱:作為一個從事過國際人權問題的人,你可能會對我問的這個問題感到驚訝,但我認為這很重要,比如,美國人為什麼要關注發生在尼日利亞的大屠殺?

伯頓:這是個好問題。事實上,美國人必須關注其它國家的恐怖主義,因為他們會來到美國。尼日利亞國際委員會的斯蒂芬•埃納達(Stephen Enada)曾數十次表示,尼日利亞發生的事情不會停留在那裡,將會來到美國。你還記得十年前的「鞋子炸彈襲擊者」嗎?鞋子炸彈襲擊者是個尼日利亞人,他想在鞋子裡放炸藥炸毀一架飛機。

有許多恐怖分子來自中東,他們在美國發動或者策劃了襲擊。美國發生了數次恐怖襲擊,恐怖分子來自中東,對吧?因此如果我們允許「伊斯蘭國西非省」蓬勃發展,成為一個哈里發國家,這是可能的,那麼它將成為一個資助恐怖主義的國家,恐怖主義將遍及全世界,伊斯蘭國在敘利亞北部和伊拉克就是這樣發展壯大的。

所以,恐怖主義可以來到美國。我們必須關注的另一個原因是,尼日利亞是西非的主導國家,那裡發生的事情很容易影響周邊國家。

如果穆罕默杜·布哈里的政府變成了一個獨裁的伊斯蘭國家,或者一個伊斯蘭主義國家,而不是美國的盟友,紙面上是盟友,但如果它成為一個對美國懷有敵意的國家,它的政府和文化將影響周圍的共和國——如尼日爾共和國、貝寧共和國、馬里共和國和乍得共和國,那麼有10個國家可能會效仿。

這是一個值得關注的原因。另一個原因是美國人本質上是一個有道德感的民族,他們的國家傳統是關注侵犯人權的行為,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

觀看完整影片及文稿請至:https://www.youlucky.biz/atl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