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雲:新浪微博被罰 中共網信辦避談細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12月14日,中共網信辦發布了對新浪微博的處罰結果,稱「近期新浪微博及其帳號屢次出現法律、法規禁止發布或者傳輸的信息,情節嚴重」。北京市網信辦還對微博運營主體北京微夢創科網絡技術有限公司處以300萬元罰款。可是,網信辦未提違法違規的具體內容,連一個例子也沒有,讓人有點摸不著頭腦。

法廣分析指,今年11月2日網球運動員彭帥在微博曝光其與張高麗的情人關係,該事件引發海內外強烈反響,很可能招來了此次處罰。

事實上,彭帥的帖子發出20分鐘後就被新浪微博刪除,同時,彭帥微博評論區全部關閉;用關鍵詞彭帥、張高麗在微博搜索均無法顯示相關消息。可見微博十分努力地刪掉了對黨不利的信息。但是,20分鐘的信息存留在冬奧會前讓中共形象大跌。估計「情節嚴重」即在於此。

據陸媒報導,新浪微博方面回應記者表示:誠懇接受主管部門批評,成立整改落實工作小組,將推進軟色情整治專項治理,對軟色情信息進行有效識別與攔截等。

微博所提「軟色情」與張高麗的醜聞似乎對得上號。有人調侃,彭帥一條微博就值300萬。

微博自問世以來,刪帖和封號即一路相隨。一位大陸網友說:「微博不是中國的創新,但刪帖是;搜索不是中國的創新,但過濾和競價排名是。」

即使如此,當局對微博並不滿意。今年1月至11月,新浪微博被處罰44次,總計被罰款1,430萬元。

中共治下,各個行業都如履薄冰。到處都是禁區和紅線。黨說你「違規」,就是「違規」。

最近中共加強監管網絡平台,騰訊、豆瓣、小紅書、抖音等都是約談及(或)罰款對象。這說明中共極為懼怕信息流通。今日,各類社媒串連起數億網民,大陸與海外交流起來並不困難,中共想要無死角監控,幾乎不可能。所以,它只能依靠行政令與罰款作為緊箍咒。

網信辦稱,「將堅持依法管網治網……保障人民群眾合法權益,維護網絡空間天朗氣清。」

此言冠冕堂皇。公眾要問,如果彭帥所言是真,誰來保護她的權益?一個道德墮落的官員難道不應被處治??單單封殺一方的聲音,是不公平的。

2019年4月18日,大陸《南方週末》發表了《濟南:崛起的互聯網審核之都》一文,指濟南成為天津之後的「審查之都」。在那裡,數以千計的審核編輯全天候24小時不間斷地對時政新聞進行過濾,越來越多的文字、圖片、視頻、直播被送到濟南等待審核,之後再向全國播放。這篇報導後來很快在大陸網站被刪除,肯定是「違規」了。

新浪微博受罰,折射出中共管治下的畸形網絡生態。中共制定的法律和法規不是以普世價值為基礎,而是以黨文化為指導,以維護黨的統治為前提。中共的網絡審查屏蔽真相,扼殺言論自由,還涉及侵犯人權的罪行。

一個典型例子是四川人權活動者黃琦的遭遇。黃琦創辦了關注中國人權狀況的「六四天網」,此網站在上世紀末率先公開發布法輪功學員人權遭侵犯的報導,率先公開了關於六四死難者的案例,還披露了其它大量人權案件。黃琦積極參與汶川救災活動,在網上揭露「豆腐渣」工程。因此,他三次被捕,三次被判刑,2019年7月29日,黃琦被判處有期徒刑12年。

2015年6月,廣東知名博主「華夏正道」(鄭景賢)因為在新浪微博發表評論時政而被抓捕,2016年12月被非法判刑三年半。鄭景賢說:「當一個人說真話而變成罪犯的時候,這不是我的恥辱,而是整個文明社會的恥辱。因言獲罪,文字獄,侵害信仰自由是違反人類普世價值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此案完全不成立……」

這番話值得所有人深思。中共宣揚無神論,摧毀傳統價值觀,崇尚暴力,連續不斷地製造謊言。這樣的政黨根本沒有資格審查信息,憑什麼談「天朗氣清」?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