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鵬直播】美打響反鴉片戰爭 中國「藥王」遭通緝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2月17日訊】 大家好,現在是美東時間12月16日(星期四),北京時間12月17日(星期五)。歡迎收看時事天天聊。我是Sydney(王愉賀);我是秦鵬。(秦鵬直播)

今天焦點:美國掀起「合成鴉片反擊戰爭」?中國「武漢藥王」遭全球通緝;作家方方和胡錫進同期「下課」,習近平要求文藝工作者「不要做市場的奴隸」。

秦鵬:今天(12月16日),美國商務部將中國等國37家公司列入「實體清單」,對中共新一輪打擊開始。同時,美國總統拜登簽署行政令,打擊國際販毒機構和個人,被全球通緝的中國「武漢藥王」再度進入人們視野。

Sydney:中共文聯和作協聯合大會召開,習近平以及彭麗媛出席引起外界關注。人們注意到作家方方和張抗抗被移出主席團名單。同期,中共民族主義小報《環球時報》換將,胡錫進下課,也引發熱議。中共媒體和文藝,接下去將有什麼大動作?

習文藝會議 彭麗媛參會 方方和胡錫進同期「下課」

Sydney:最近幾日,中國文藝界有幾件大事頗受外界關注,其中之一,是被外界簡稱為「中國文聯」的「中國文學藝術界聯合會」第十一次全國代表大會,以及「中國作家協會」第十次全國代表大會,14日上午在北京人民大會堂開幕,中共總書記習近平與夫人彭麗媛一同出席,讓外界高度關注。

秦鵬:為什麼外界這樣關注呢?主要有兩個原因,第一,中共奪取政權和維持統治,一向強調筆桿子和槍桿子,對於宣傳的作用一直看得非常重要,而且毛澤東當年還有著名的《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強調文藝為政治服務,所以習近平高調參加,或者意味著中共的文藝發展方面將有更多大的動作。

第二則是,著名歌唱家、中共解放軍藝術學院院長彭麗媛參會,很讓人聯想起毛澤東的妻子江青,也曾經介入中共最高政治,不僅在文革時期推出了著名的「八億人民八個戲」,通過篡改歷史和紅彤彤殺氣沖天的情節,奠定了中共樣板戲的基礎,而且還參與了中共最高政治。所以,有人就在猜測,是不是習近平要模仿毛澤東,從「共同富裕」走向「共同執政」?

Sydney:特別是前幾天,剛剛發生過一起地方官員發起學習彭麗媛精神的事,當時就引起了諸多議論。習近平夫人彭麗媛在10月底,向天津與紐約合開的「天津茱莉亞學院」發賀信後,天津官方跟進,在11月上旬,一連兩天分別召開「學習彭麗媛教授賀信精神」研討會和座談會,稱賀信為新形勢下開展對美國的人文交流指明方向,顯示中國正加大施展第一夫人外交力度。

但很多人也因此感覺天津官方以此製造話題,可能有「低級紅、高級黑」的負面效果。有人反應「用兩天時間學習彭麗媛精神,實在是有點不應該」。而天津官方在微信公眾號發布的相關消息,目前已被禁止轉發,也一定程度透露出中共最高當局可能感受到了中國網民的不滿。

真實報導武漢疫情的女作家方方被除名

秦鵬:另外一件引發外界關注的大事,是12月14日,中國作家協會第十次全國代表大會主席團名單正式公布,曾經在武漢新冠疫情期間,真實報導疫情的女作家方方的名字,未出現在名單中。曾力挺方方的女作家張抗抗,疑似也遭剔除,張抗抗是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按理說本來應該出現在主席團中。

Sydney:作家方方是武漢人,曾經擔任湖北省作家協會主席,在上次中國作協全國代表大會上,曾經是主席台成員。在2020年1月25日至3月25日武漢封城期間,她寫下了一篇篇封城日記,記錄了被封禁在武漢的人們的絕望、痛苦和日常生活,引發中國網民關注。當時連官媒「中國新聞社」也專訪方方,讚揚《方方日記》「以平實生動的語言、敢言直言的風格感染著每一位讀者,被網民爭睹為快」。

但是,隨著中共開始對外鼓吹中國模式,外界準備把《方方日記》在海外出版的時候,眾多五毛、小粉紅甚至部分官方媒體,都對方方開展了大範圍的批鬥。更有甚者,把方方打成了「國家敵人」,扣上「漢奸」、「反革命」與「賣國賊」的帽子。這讓很多人驚歎,文革式批鬥再次來臨。

秦鵬:當時,中共黨媒《人民日報》旗下的《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也加入了這種文革式批鬥,和方方在微博上進行了長時間的筆伐和反擊戰。胡錫進把風向完全定調成「方方自私圖謀」、給西方遞刀子,這樣一來帶動大量自稱90、00後的網友加入撻伐方方,也導致方方在現實生活中面臨死亡威脅。

我們都知道,胡錫進非常擅長站在維護黨的立場上,揣摩上意,所以經常代表中共官方說一些中共官方或者正規媒體想說而不方便說的話,所以他加入對方方的批鬥,以及對方方的打擊定性,都顯示中共在關於瘟疫的來源和悲慘狀況,中共希望清除那些和官方、對黨喪事喜辦歌功頌德的版本不同的敘事,同時也在消除那些有獨立見解的人物。

所以,就不難理解方方和張抗抗這一次被從中共作協主席團名單中剔除了。

胡錫進退休 總編職位被80後替代

Sydney:嗯,說到胡錫進,他的退休,被一個80後的《人民日報》筆桿子替代,也是這幾天引發外界最大關注的新聞之一了。就在今天(12月16日),胡錫進在微博和推特上,正式宣布了自己的退休,新浪微博的簡介上,也從「環球時報總編」改成了「環球時報特約評論員」。

他說:「老胡轉過年就62歲了,到了退休的時候。我已辦理退休手續,不再擔任《環球時報》總編輯職務。今後我將以《環球時報》特約評論員身分,繼續為《環球時報》事業發展貢獻力量,繼續為黨的新聞輿論工作竭盡所能。」

秦鵬,胡錫進自己這段話給人的感覺是,是到了年齡退休,可是也有很多人認為他是被下課,因為就在今年,胡錫進還被《環球時報》的一名下屬實名舉報說他有2個私生子,你認為他是正常到站下車嗎?

秦鵬:整體來說,胡錫進應該是到年齡下崗,因為他是廳局級幹部,一般到60歲退休。但是他的這種醜事,肯定也不會空穴來風,從內容看,真實性極高,所以,內部調查後,他也肯定會被批評。

但是,就像彭帥和中共常委張高麗的醜聞一樣,中共肯定會保護這些黨的官員,而犧牲那些舉報者,所以公開信息不會提他的這些醜事。

Sydney:胡錫進給人的印象還是很深的,他最大的一個特點,就是擅長給中共洗地,發明出一堆複雜中國理論,把中共幹的坏事說成是不得已、是黨為了人民所做,等等,所以很多網友都用獵犬叼盤子作為他的形象指代胡錫進。

大陸網民曾將胡錫進與孔慶東、吳法天、司馬南並列為中國「四大五毛」,胡排在第一。2012年,胡錫進入圍「2012年中國十大噁心人物」,還入選「中國百名人渣」排行榜。

秦鵬:是。他還叫囂打核戰爭,要中國製造1,000枚核導彈,也一次次在台灣問題上給美國和台灣劃「紅線」,然後一次次後退,所以,今天就有媒體調侃說,他是劃紅線累了,所以要退休了。

不過,Sydney,你注意到,美國國防部11月3日的一份報告指出,中共到2030年可以將其核武庫中的核彈頭數量增加到1,000枚,這比之前美國軍方預估的多了很多。這顯示,胡錫進的很多說法,看似狂言,其實往往都是有來源的。

Sydney:是,胡錫進就是中共真實想法的代言人。外界也透過胡錫進的微博和英文推特,看到了中共的邪惡,所以,很多人還半開玩笑地說,應該讓胡錫進留任,這樣能夠加速中共在國際上被世界圍堵的步伐。

今天,胡錫進在推特上,說他將作為特約評論員出現,還說別看西方不喜歡他,他可是中國的公眾意見領袖之一呢。他還提醒說,外界應該同時聆聽兩方面的意見。這段話,看似頗有意味,你怎麼看胡錫進未來的作用?

秦鵬:胡錫進在中國國內網絡上,確實是一個超級大V,他的微博粉絲有2,400多萬,抖音粉絲也有1,200多萬,特別是有官方背書,所以有很大影響力。雖然有一批粉絲是去嘲笑他的,或者看熱鬧的,或者去看他時不時地透露一些外網和官方信息,但是也有一些涉世不深的年輕人受他毒害很深,變成了粉紅或者深紅、戰狼。

而且,他的民族主義、大國沙文主義等仇日仇美的主題和時不時說兩句真話倒退一下讓人感覺有一定可信性的叼盤風格,也深深影響了諸多黨媒,《環球時報》中英文也在中國五星級酒店和機場每期發放5萬~10萬份、還進了中共駐全球各地大使館,所以,胡錫進確實深刻影響了很多中共的官員、外交官、年輕人,甚至有人說,中共外交官的戰狼風格就是活著的、走動的《環球時報》。

而且,他的類似叫囂打核戰爭、把立陶宛和澳大利亞叫成蚊子肉、「鼻屎小國」等等,雖然有他一些個性,但是也是揣摩中共領導人的敢於鬥爭的指示,他的個人推特,也時不時代表中共官方對外傳遞戰狼意向。都是中共的需要,都代表了中共的真實想法。

所以中共現在封他這個特約評論員的身分,其實表明了,中共還是會利用他傳遞信息,但是以個人身分出現,這樣還是可以相對靈活地進退。

Sydney:嗯,今天美國之音,也刊文指出,即使胡錫進走人,《環球時報》的戰狼風格恐怕也難以改變了。那你認為,中共文藝大會和胡錫進之後,中共媒體還有什麼大的走向?

秦鵬:嗯,從中共國內來說,中共媒體也會繼續戰狼風格,甚至愈演愈烈,有人甚至說,也許過兩年,很多人會發現,胡錫進的話反而是相對溫和的了,還說不怕別的,就怕同行對比,意思是接手《環球時報》和其它黨媒的人將來可能更左。

我同意這種觀點,現在接任環球時報社長的80後范正偉,畢業於北大,曾經也有很多探討中國改革和批評社會不公的文章,但是隨著在中共體制內浸泡越久、官職越大,就越來越走向戰狼和民族主義了。所以,這是中共邪惡體制的問題,而不是類似胡錫進個人問題。

今天,我還看到,香港衛視綜合台副台長秦楓說,「胡錫進退休與否也不能挽回民族主義之燎原之勢了[笑cry] 燒的都差不多了。」這也是中共現行體制下的必然結果。

另外,我覺得中國媒體還有可能有幾個發展,就是:一、越來越不允許講真相,對歷史真相將進行更加嚴格的封殺,那些敢講真相的會被公開批鬥;二、不允許進行中國法治探討,15日晚上還有幾名中國政法大學法學教授就中演協不正當懲治藝人問題從法律層面開展討論,結果先後被B站和新浪微博切斷,最後新浪還把微博號禁言;三、黨媒姓黨,進一步向黨媒姓習發展;四、萬物皆「思政」,就是什麼都可能和政治聯繫起來,被上綱上線。西方進步的一切都面臨著被批鬥。

Sydney:就是說,從媒體、文藝和輿論控制角度看,中國環境,會越來越進入一種不是文革的新文革狀態。具體如何發展,我們拭目以待,也會繼續觀察和為大家分析。

美國制裁中企 「武漢藥王」被全球通緝500萬美金

Sydney:我們再來看到美國對中共祭出的一系列制裁,這一次被美國商務部列入實體清單的有37家公司,其中34家就位於中國境內。這是美國政府以行動證明,現在中共是最大威脅。

商務部在公告中表示,中共用生物技術支持軍事目的和侵犯人權的行為,給美國的國安和外交造成威脅。

這些公司除了被指出:協助中共政府對新疆維吾爾族人和其他少數民族人士進行監控並侵犯人權,還包括,支持中共軍隊現代化、企圖獲取美國物資/科技來支持中共軍方、以及提供或企圖提供原產於美國的物品,來支持伊朗的先進常規武器。

秦鵬:美聯社引用一位美國官員的話說,美國情報部門已經確定,北京在新疆各地建立了高科技面部識別監控系統,並收集了新疆部分地區所有12至65歲居民的DNA樣本,這是中共鎮壓維吾爾人系統的一部分,和這些公司也脫不了關係。

Sydney:美國商務部長吉娜‧雷蒙多(Gina Raimondo)在商務部發布的新聞稿中指出,「生物科技的科學探索和醫學發明可以拯救生命。但不幸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卻使用這些技術去控制人民或壓迫少數民族和宗教信仰族群。」

這一次被美國商務部列入實體清單的,包括「中共軍事醫學科學院」及其旗下的11家研究所。商務部提到,證據顯示,這些研究所的項目還包括所謂的「大腦控制武器」,也就是腦控。這讓中共政府鮮為人知的腦控研究再度浮上檯面,也間接獲得證實。

秦鵬:嗯,這也是這一次美國制裁的一個看點。近年來,確實有一些批露出來的案例,確實顯示中共在進行相關方面的研究。也有越來越多中國民眾實名披露自己是「腦控實驗」的受害人,每天24小時被「顱內傳音」等手段騷擾,身心遭受極大傷害。這方面,我們會在之後一期節目來專門談談。

Sydney:這一次美國一系列的制裁,揭露了很多中共政府的惡行。

我們今天想著重談談的,是美國加大打擊包括來自中國在內的跨國犯罪組織和販毒網絡,牽扯到了一個被全球通緝的武漢藥王。我們也想談談中共政府在其中的作用。

秦鵬:是。美國總統拜登週三(12月15日)簽署了兩項行政命令,根據最新的行政命令所授予的權威,美國財政部週三認定10名個人和15個實體,從事或企圖從事涉與國際非法藥物擴散或製造有關的活動或交易。被制裁的對象包括1位中國公民和4家中國公司

Sydney:被特別點名打擊的4家中國企業,是供應全球毒梟「芬太尼合成原料」的上游化工藥廠,分別是:武漢遠成共創科技有限公司、上海迅精化學有限公司、河北環浩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及河北艾豚商貿有限公司。

武漢商人葉全發被點名

被點名的這一位中國公民,是來自武漢的商人,叫做葉全發(Chuen Fat Yip),很多人難以相信,武漢竟然有一個被美國下令全球通緝的「毒梟藥商」,而且他還身帶500萬美金懸賞的「全球通緝令」。這一次美國的制裁,才讓很多人知道有這麼一號人物。

秦鵬:葉全發今年68歲,被美國司法部指控為「全球第一大的芬太尼類毒品製造商」,是目前全世界已知最大鴉片類毒品、即「芬太尼系毒品」的生產龍頭。他領導的這個集團,以武漢為中心,也助長了墨西哥、巴西毒梟集團的「產品轉型」,美國方面也稱他做「東方藥王」,認為他對疫情期間全美國飆升28%的藥物成癮致死負有責任。

Sydney:可見對美國人民帶來的危害相當大。這個說的是2020年4月~2021年4月,美國一年間就有超過10萬人因「藥物濫用」而死。超過60%以上的死者,都與成癮使用「芬太尼等類鴉片藥物」有關。也是因為這麼嚴重的死亡數字,美國政府才會出重手。

但是怎麼能確定就和這位葉全發有關呢?

秦鵬:剛剛說葉全發的毒品作業,助長了墨西哥、巴西毒梟集團「產品轉型」,也流入到美國。這個什麼意思呢?

《轉角國際》報導,例如像是被捕的墨西哥毒王「矮子古茲曼」的兒子,「老鼠」奧維迪奧(Ovidio Guzmán López),就是從像這位葉全發的集團等「中國藥王」手中取得大量的製藥原料與顧問技術,接著再配合上游供貨的銷售,以假藥、網絡售藥、或混入一般通路地下販售等方式,以極低的成本提供著大量成癮者的藥物需求。

等到一般人因芬太尼成癮後,美國在地毒梟集團則會有意無意地混入古柯鹼、或其它更高成癮性的毒品,用「以藥養藥」的方式,讓意外成癮者一步一步地墜入成本更高、傷害更致命的毒品深淵。

Sydney:《轉角國際》報導,這個葉全發,在被聯邦緝毒局(DEA)盯上之前,據說是曾經頻繁進出美國「推廣產品」。大量輸入高劑量的芬太尼類鴉片止痛藥。2019年中國政府應美國壓力開始管制芬太泥,葉全發又轉向生產中國政府故意不管制的芬太尼前體原料,配合網絡犯罪直銷,以及指導跨國毒梟進行下游加工合成最終的芬太尼藥物。

葉全發2018年被美國司法部控罪起訴後,低調了點,但以武漢與香港為主的輸出經營網卻越做越大。為了避免犯罪金流被美方追蹤,更把大量交易轉入虛擬貨幣。美國財政部與國務院說,葉全發集團的「製毒網絡」已是同領域犯罪者的全球第一人。

這邊我注意到,中共政府雖然2019年應美國壓力開始管制芬太泥,但故意不管制芬太尼前體原料。還有外界認為的,美國實際上表達了對「中國政府包庇類鴉片藥物濫用毒販」的不滿。所以中共政府在這其中的作用是什麼呢?

秦鵬:我們之前聊過,在2018年川普(特朗普)總統任內,美國政府就已針對另一組「中國芬太尼毒王」,以山東為大本營的鄭光華和鄭福景父子領導販毒集團,下達通緝令。但中共一方面以「中美兩國沒有引渡協議」不予理會,另一方面則對這些以中國為基地的新世代製毒外銷廠商持續消極默許。

大家可能猜不到中共方面的反應。今年8月,美國發出500萬美元懸賞「張氏販毒組織的頭目」張建的信息之後,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在例行記者會上,居然批評美國宣布針對這名中國公民展開懸賞緝捕行動。他說,相關藥品當時在中國屬未被列管的普通化學品,而美方迄今仍未提供相關人員違反中國法律的證據。

汪文斌還說,美方懸賞緝捕行為將嚴重破壞中美禁毒合作的基礎,為下一步雙方合作製造障礙,中方要求美方停止這一行動。

Sydney:等於是中共不但默許,還包庇傷害了這麼多人生命的大毒梟,為什麼中共要這麼做?

中共希望給美國製造麻煩

秦鵬:最重要原因,是中共希望這樣給美國製造麻煩。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USCC)在8月24日發布的一份報告中說,中國在遏止向美國販運阿片類藥物芬太尼方面的合作「軟弱無力」,阻礙美國打擊越來越複雜的芬太尼販運的努力。中共外交部在回應這份報告時,並不否認與美國的相關合作「軟弱無力」的說法,稱:美國不能在損害中國利益的同時,又期待中國無條件地合作。

表面上是因為中美對抗,中共就不管美國民眾的死活,坐看美國每年10萬人因此死亡。可是,實際上,更早的時候,2017年,習近平訪美的時候,美國就提出了要中共幫助打擊芬太尼,中共當時答應得很好,但實際上並沒有什麼行動。

所以,從根子上,這樣的行動,只能解釋為中共希望向世界推行毒品,達到禍害全球、給美國添亂的目標。

Sydney:嗯,就像今年引起外界廣泛關注的金燦榮2016年演講自曝那樣,他說中共對付美國有幾大邪招,其中最重要的是要同時給美國製造5個敵人,顯然,這種遭到全人類譴責的毒品也被中共視為給美國製造的麻煩之一。

秦鵬:今天,我還看到,英文大紀元的特約專欄作家、新加坡國立大學的學者Ryan Clarke分析,說阿富汗將成中共下個毒品基地。考慮到中共當年在陝北的時候,不僅僅不抗戰,還通過種植鴉片賣到國民黨統治區,獲取金錢享受和買武器打國民政府軍隊,我相信這個分析。

Sydney:嗯。他指出,中共的公開意圖是讓中國成為「世界藥房」,從藥品製造到個人防護裝備出口,在各個方面都處於領先地位。這一廣泛的中央規劃工作的一個副產品是開發合成麻醉品。這些麻醉品在具有相關規模經濟的醫藥級工廠生產,以保證其供應穩定,並且價格低廉。

秦鵬:這顯示,中共實際上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反人類犯罪集團。過去是,現在也沒有變過。

《秦鵬直播》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