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線王愉賀:中共「腦控技術」黑幕曝光 美制裁11家中國研究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2月17日訊】週四,美國商務部宣布,將34家參與迫害人權的中國生物技術和監控技術公司,列入實體制裁名單,其中包括中國軍事醫學科學院及其旗下的11家研究所,這些研究所被指出參與「大腦控制武器」項目,讓中共政府對人民進行鮮為人知的腦控研究,再度浮上檯面,多年來有許多受害者現身說法。我們連線記者王愉賀,請她介紹。

16日,被美國商務部列入實體清單的,包括中共軍事醫學科學院(AMMS)及其旗下的11家研究所。

商務部表示,中共利用生物技術支持軍事目的和侵犯人權的行為,證據顯示,其項目還包括所謂的「大腦控制武器」,違背了美國國家安全和外交政策利益。這讓中共整府顯為人知的腦控研究再度浮上檯面,也間接獲得證實。

據資料顯示,中共當局對「腦控」技術的研究最少長達二十多年,軍方、科研部門等單位都有參與。近年來,越來越多中國民眾實名披露自己是「腦控實驗」的受害人,每天24小時被「顱內傳音」等手段騷擾,身心遭受極大傷害。

早在2012年,中共軍事醫學科學院放射與輻射醫學研究所的論文「意識控制武器與行為學圖像數據庫的建立」中就詳細介紹了「意識控制武器」(又稱思想控制武器)。可以從視覺、聽覺、觸覺、味覺、嗅覺、情緒、潛意識、夢境等方面對人進行控制,使人產生憤怒、恐懼、羞恥、悔恨等情緒,最終可使受害者整日處於不良的精神狀態,甚至引導人自取性命。

文中還稱,意識控制首先要選定特定人群,然後通過行為學分析,建立起行為數據庫,以開展武器傷害和醫學防護研究。

2015年,「中國腦計劃」被列為「事關我國未來發展的重大科技項目」之一;2016年,「腦科學與類腦研究」被「十三五」規劃綱要確定為重大科技創新項目和工程之一;2017年初,「腦科學與類腦研究」被作為「科技創新2030重大項目」已啟動的試點之一,進入編制項目實施方案階段。

那人腦信息數據庫從何而來?中共科學技術部的官方報紙《科技日報》在2017年3月發文「等你上線,中國『腦計劃』」,文章採訪全國人大代表、復旦大學腦科學研究院院長馬蘭。馬蘭提到「中國人口眾多,腦疾病患者數量較大,為開展腦研究提供了豐富的資源」。

2018年6月,「中國軍網」再發「未來戰爭或將從『腦皮層』打響 腦控武器你了解嗎」一文。文章表示,專業技術人員可以利用電磁波等媒介向人體發射特定信號,腦控武器就可以悄無聲息地改變人類的情緒狀態,最終達到特定的軍事目的。

近年來,全國各地出現大量自稱是腦控受害者的民眾,其中不少人是從「顱內傳音」中被告知已被腦控。例如來自浙江省台州市的徐超2020年時就控訴,自己被腦控長達12年,不但無法工作,連正常生活都困難。

他向大紀元時報表示,「症狀」從2008年開始,2015年10月份左右,他突然聽到一個男性聲音用普通話說,「你被腦控了,我們要對你進行實驗。」接著他上網查閱大量資料,驚奇地發現,全國跟他一樣的受害者成千上萬,所經歷的東西都是差不多的。

第一,他們的腦中能接受到語音,24小時對他們進行羞辱、謾罵,或發送自殘等指令;

第二,被強制輸入悲傷、恐懼、絕望等情緒;

第三,會莫名地反覆回憶自己所做過的錯事,醜事;

第四,被迫陷入負面的「人工夢境」,且能明確區分其與普通夢境不同;

第五,肌肉莫名抽動,無法集中注意力,無方向感,常感到胸部悶、脹痛,聽到蟬鳴、電交流聲等噪音。

但由於中共對機密實驗的掩蓋,加上所有感受只發生在受害人身上,造成周圍的人無法理解,甚至誤認為他們精神出現問題,所以多數受害者孤立無助。

徐超告訴大紀元,腦控是「國家行為」,也就是中共政府主導的,受害者的遭遇非常悲慘。這一次美國的制裁,也讓中共政府對人民殘忍的腦控研究,正式被外界所認識。

新唐人記者王愉賀、尚靖綜合報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