飽受酷刑折磨 原外企質量總監講述受害經歷

人權日 三位旅澳中國精英控訴中共暴行(三)羅瓊、駱亞採訪報導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2月17日訊】六個警察拿六根電棍電擊俞平近一個小時,他的皮膚上布滿了水泡、血泡。他當時是北京清華大學的博士生。

在派出所,警察用帶稜角的方木棍不斷猛擊孟軍的小腿和膝蓋,使他的腿部嚴重受傷。北京清華大學助教孟軍當年因寄發郵件傳遞真相被判十年。

五個犯人把劉占勝的頭朝下倒拎起來,塞進水桶裡。他奮力把水桶弄翻,他們又弄來一桶水,再弄翻,再弄來一桶水,使他幾乎窒息。劉占勝畢業於上海東華大學。

當年,這三位中國高校的高材生,因為修煉法輪功被中共冤判,遭受慘烈的酷刑。他們現旅居澳洲,在國際人權日之際,接受大紀元採訪,講述自己的遭遇,並呼籲國際社會制止中共迫害。

劉占勝在大陸一家外企時的照片。(劉占勝提供)

現年47歲的劉占勝對記者說,1996年他在上海東華大學上學時修煉法輪功。修煉後,他的脾氣變好了,不再和同學發生矛盾。那時他每天早上五點鐘起床去外面煉功,練完功後回來,同寢室的人還在睡覺,他就給大家去準備開水,天天如此。

1999年中共迫害法輪功後,他到北京去上訪,被關進看守所。後因張貼法輪功真相資料,於2001年8月被關進上海的勞教所,非法勞教兩年,

出勞教所後,他被分在杭州一家企業工作。起初,同事們對他有偏見、戒備心,但漸漸轉變了對他的看法。他工作勤奮、技術水平高,擔任了質保工程師,和同事的關係融洽。

一次公司舉辦了知識競賽,有四個組參賽,每組包括一名大學生。當時有一個組缺少大學生,就讓他去頂。結果他把50%以上的題都答了,他所在的那個組獲得了第一名。

那以後,老闆對他的印象很好,大家都讓他輔導自己或親朋家孩子的學習。他在業餘時間裡輔導了三十多名學生。

2004年12月14日,他因發給一個路人一張法輪功真相光碟被綁架,關進了看守所。他絕食七天,抗議迫害。期間被國保人員17次提審,面對給自己羅列的罪名,堅持信仰自由,言論自由的他每次都沒有配合警方,也不簽字。

2005年6月18日,他被非法判刑3年6個月,一個月後,被劫入浙江省第四監獄,在那裡度過了地獄般的生活。

他說,「在所有的酷刑折磨中,最難受的是犯人們把我的頭一次次往水桶裡塞,我不能呼吸,極其難受。在這種情況下,他們還逼我簽字,放棄修煉。」

為了「轉化」(放棄修煉法輪功)他,獄警長期逼他看誣衊法輪功的電視。有一次,他實在不能忍受,就一頭撞在電視上,撞出了兩個大包。

因為他拒絕看電視,四個警察用四五根電棍電擊他的太陽穴、嘴唇等身體敏感部位,電得他滿嘴是泡。

獄警還故意長時間不許他喝水。一次他實在乾渴難熬,就喝了小便。

他被罰站,在太陽下一動不動地曝晒,胳膊、眼睛腫起來。到了第三天,眼睛腫得睜不開,要用手把眼睛掰開一條縫看路。連犯人都說「太沒人性了」。

被獄警唆使的犯人想方設法折磨他,往他身上倒水,往眼睛、嘴裡倒風油精,在他睡覺時用針扎他,不讓上廁所,野蠻灌食,二十多天不讓睡覺,逼他蹲步一個多小時……

問他怎麼能闖過一道道難關的,他說,憑著對法輪功「真、善、忍」的正信。

2016年,劉占勝出國到了澳洲。出國前他是美國一家在華獨資企業的質量總監,此前還擔任英國一家在華有限公司的質保工程師。

心聲

中共迫害法輪功持續至今已22年,但法輪功卻在海外洪傳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真、善、忍」的法理給人們帶來健康身體和道德昇華,因此受到各界政府褒獎和支持信函達數千份。當年慘遭中共迫害的三位中國精英,國際人權日之際,在澳大利亞發表如下感言。

劉占勝表示:「希望更多的中國人了解真相,不被假新聞蒙蔽,希望每個人都有一個美好的未來。」

俞平說:「隨著正義力量不斷地聚集,越来越多的人了解到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看到中共的邪惡。法輪功的千古奇冤一定會得到昭雪。」

孟軍說:「今天我生活在自由的社會裡,但是我仍然懷念故國和那裡的人們。希望那片土地上的人們都能了解法輪功的美好和被迫害的真相,拋棄中共,選擇美好的未來。」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