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松絮語:生命之初

作者:青松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2月17日訊】朋友分享一張圖片,引發我諸多思考。

下午放學時間,朋友接孩子到單位。她的辦公室分裡外兩間,她到裡面的房間忙工作,讓小家夥自己在外面的房間寫作業。忙完工作,她去外面房間找孩子,只看到孩子的外套工工整整疊好放在桌子上,孩子自己到走廊玩去了。

她凝神望著孩子的外套,拍下那張照片。孩子才八歲,對待生活中的細節居然如此認真。我們大人比孩子更會疊衣服,但是每到房間裡卻經常隨手把外套扔到沙發上,或掛到衣架上,很少像孩子那樣認真疊放。

孩子一定是受到學校老師的熏陶。老師們會教孩子打掃教室衛生,整齊擺放個人衣物。教室裡那麽多人,如果都隨手放東西,肯定亂成一團。孩子們養成了將外套疊好的習慣,即便離開教室到新的環境,也還會認真去做。

朋友感嘆說,在生命之初,我們都曾那樣認真地對待生活。

的確,孩子心思純淨,雜念少,所以能對疊衣服這樣的事上心。而大人考慮的事太多,對於疊外套這樣的小事實在不願費心。也許把外套脫下的那一刻,我們甚至沒有想到外套,只是機械地完成一個動作而已,我們的心在思考處理不完的雜事。

看著朋友的圖片,讀著她的感慨,我開始追索記憶中的最初。

我最早的記憶是這樣的畫面:有紅紅的落日,在旁邊勞作的父母,還有一個晶瑩剔透的水杯。每每想起那個畫面,都覺得安穩而祥和。同媽媽說起,她根據我描述的水杯,推斷說我那時還不滿兩歲。原來,那麽小的孩子對周邊的氛圍已經能夠深刻領會,所以才會存入記憶。

生命之初,我們的思想簡單卻不膚淺。我們認真而好奇地對待生活,會仰望天空,會審視身邊的每一個細節,去觀察,去體會。而如今忙忙碌碌的我們,已經有多久沒有純純粹粹只為看看天空而擡頭呢?回想生命之初的點滴,心隨而沈靜下來,因為那是我們原本應有的樣子……@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