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曉輝:習普視頻會晤對北京解困幫助多大?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12月15日,習近平與俄羅斯總統普京進行了視頻會晤。從會晤的時機和重視程度以及需要看,提出會晤的請求大概率來自北京,其主要目的是獲得俄羅斯的支持,助力北京擺脫所面臨的困境。

北京面臨的最新困境就是被西方國家排斥,尤其是西方國家對即將召開的北京冬奧會的抵制。目前,美國、英國、加拿大、澳大利亞、新西蘭、奧地利、立陶宛等國已正式宣布外交抵制冬奧會,很快將有更多國家加入抵制行列。大多數國家抵制的理由是鑒於中共的惡劣的人權。

儘管中共批評「任何以所謂『人權』『自由』為藉口企圖將體育政治化的行徑都有違奧林匹克憲章精神」,但事實卻是2018年,在全世界慶祝《世界人權宣言》發表70周年之際,國際奧委會就在其網站上發文稱「奧林匹克運動對保護人權的承諾被納入了《奧林匹克憲章》」,即《憲章》在要求參與奧林匹克運動的體育組織保持政治中立的同時,也將人權事業的促進放在了憲章的首要及核心位置。

而中共在新疆、西藏的殘忍行徑以及在中國大陸其他地區針對良善的迫害,無論中共怎麼否認,在無數鐵證面前,都是無濟於事的。因此西方國家抵制奧運有理有據。對冬奧會的抵制也再次證明北京在國際社會日漸孤立,正快速地走在孤家寡人之路上。這顯然重重打了一再宣傳中共指點天下的北京當局的臉,不僅在中共黨內丟了臉,而且在全中國人面前丟了臉。

為了挽回一點顏面,普京的出席至關重要。作為同樣被西方國家排斥在民主峰會之外的俄羅斯,不管是出自於對北京支持被抵制的索契冬奧會的回報,還是借北京之力與西方抗衡,並藉此與西方討價還價,亦或是從北京獲取更多利益,普京參加北京冬奧會都是贏家。但對北京而言,普京的出席只是讓自己稍稍擺脫了尷尬,卻依然無法擺脫民眾對西方國家抵制冬奧會的質疑,無法擺脫被世界孤立的現況。即便中共當局可以通過操控輿論,將罪責歸結到美國等國身上,但對有獨立判斷思考力的國人、對於知曉內情的中共黨內人士,他們或是暗中嗤笑,或是更加厭惡中共。因此,中共在這方面的困境只能是稍微緩解,效用有限。

北京面臨的另一大困境是台灣問題。對於北京一再釋放武力攻打台灣的信號,美歐和日本都回以強硬的姿態。美國從總統到國務卿都表示,美方將從外交和嚇阻的角度,竭盡所能確保中共無法武統台灣,其最新通過的《國防授權法案》包括為太平洋威懾倡議提供71億美元經費;日本前首相安倍演講中警告北京莫誤判,稱「中共軍事冒險會自取滅亡」;英國對外情報機構軍情六處總幹事摩爾亦警告北京莫要誤判國際形勢,等等。

除了來自國際社會的壓力外,中共內部反對攻台的聲音也不小。而中南海最高層如果真的決心攻台,獲得普京的支持和某種承諾是必不可少的,就像當年毛澤東出兵朝鮮是在得到斯大林的若干許諾後。

然而,從中共官媒釋放的信息看,習普在談及台灣問題時,普京的態度是「俄方將最堅定地支持中(共)國政府在涉台問題上的正當立場,堅決反對任何勢力借涉台問題損害中方利益,堅決反對在亞太地區組建任何形式的『小圈子』」。支持「立場」,反對「損害中方利益」,口頭上的外交辭令並不表明俄羅斯在可能出現的台海衝突中,願意成為北京堅強的後盾。

因為就在10月14日,普京在莫斯科「俄羅斯能源周」會議中接受美國媒體CNBC主播甘布爾採訪時,表示:「我認為中國(中共)不需要動用武力來實現統一台灣的目標。」他指出:「透過增強經濟潛力,中國有能力達成國家目標。我看不到任何威脅。」無疑,普京除了以習講話沒有釋放軍事威脅為由外,又以中共「強大的經濟實力」為由,來表達俄國反對武統台灣的看法。

這似乎在暗示,普京對北京武統台灣之舉並不支持,而其背後就是無意介入,與美歐等國對抗之意。結合普京之前所語,再看此次視頻會晤中的外交辭令,可以推測,在台灣問題上,普京並未給出實質性的承諾,這對北京是否攻台也是一個變量。

可以佐證俄羅斯真實態度的是有江派背景的多維網,在其《習近平普京視頻會晤 俄媒罕見批評中國外交政策》一文中,援引俄羅斯《觀點報》中的中國問題專家馬斯洛夫(Aleksey Maslov)的觀點,稱中俄合作的方式存在嚴重障礙,雙方都不確定合作夥伴是否準備好進行這種合作。他指出,北京對於俄羅斯正試圖發展與所有國家,甚至與那些相互衝突的國家的關係,讓北京有些緊張和不滿。

馬斯洛夫還稱,俄羅斯質疑中國是否準備好與美國進行負責任的聯合對抗。顯然,俄羅斯的外交格局更大,與北京的親密不代表與他國的疏遠,更不代表放棄與美國的溝通。當俄羅斯利益與中共的利益衝突時,普京一定會選擇前者。

除了上述兩大困境,北京還面臨著病毒追溯、黨內博弈未休等困境。前者,普京仍是官方辭令,中共官媒報導的是「加強抗疫合作,反對將疫情政治化」,但俄羅斯官媒對此則沒有報導。以俄羅斯強大的情報能力,又如何不知道病毒來自武漢實驗室內?一旦西方政府對此採取強硬態度,俄羅斯也絕不會真正站在北京一邊。

那麼,普京對習近平的友好和支持可以緩解其在黨內的壓力嗎?目前看來,中共十九屆六中全會雖然通過了所謂的歷史性決議,但從閉幕後迄今,中共高層博弈仍然未休止,更多江派人馬被拿下或遭到打擊,黨內出現不尋常聲音;尤其是近日,官媒和大陸門戶網站出現詭異現象。

12月9日,中央黨史和文獻研究院院長曲青山在《人民日報》發文,盛讚「改革開放」,其中9次提到鄧小平,對江胡每人各提一次,但是罕見的對習近平隻字不提。13日,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江金權亦在《人民日報》上撰文,文中連提習6次,對毛也提及2次,對鄧江胡隻字不提。

12月12日,網易「有態度」欄目下發文「腦子壞了,還能執掌江山嗎?」,以古諷今。14日,中紀委國家監委旗下的《中國紀檢監察報》發文連提習近平13次,毛3次,隻字不提鄧江胡三人。15日,中共《解放軍報》發文中提及鄧小平等多人,但隻字不提現任軍委主席。

這說明習近平面臨的來自中共黨內的挑戰並不小,普京此時送上的支持無疑對於他是一種助力,但助力有多大,不好評估。

有意思的是,中共官媒沒有提及普京的如下表述,那就是「俄中關係的特點是決心將共同邊界變成一條永久和平與睦鄰友好關係帶」,大概是害怕提到邊界,又引發網民們對中共出賣中國上百萬領土的黑色記憶。

習普會落幕了,北京收穫的助力或許遠沒有外人看的那般大,但付出的代價註定是不小的。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