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企研發「腦控武器」 被美制裁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2月18日訊】美國商務部日前宣布再對34 家在美上市的中國企業進行制裁,其中,中共軍方控制的企業及研究所被指控使用生物科技研發「腦控武器(brain-control weaponry)」,此舉不僅侵犯人權還對美國國家安全構成危害。

美商務部於12月 16 日宣布將 34 個中國企業及機構列入貿易「實體清單」(Entity List),禁止這些企業購買及使用美國技術。中共解放軍軍事醫學研究院(AMMS)及其 11 個附屬研究所,也在這次被美國制裁的黑名單上。

美商務部在聲明中表示,有證據顯示,AMMS及其管轄的11家研究機構,利用生物科技支持中共出於軍事用途的項目及侵犯人權,包括發展「腦控武器」。

聲明指出,中共通過發展及應用生物科技進行軍事現代化和侵犯人權的行為,已經對美國國家安全和外交構成持續威脅。因此,美國企業若未取得政府的許可,不得從美國輸出技術或產品給上述企業或機構。

美國商務部長吉娜‧雷蒙多(Gina Raimondo)在當天發表的一份聲明中表示,美國不能允許本國的醫學產品和生物技術創新產品、技術和軟件等,被用於危害美國安全。

他說:「生物科技和藥學發展可以挽救生命,但不幸地是,中國(中共)選擇用這些技術來監控並壓迫其少數民族與宗教群體。」

大紀元新聞網17 日的報導說,從公開資料中可發現多項與中共腦控武器計劃相關的資訊。

例如:解放軍軍事醫學研究院曾經在 2019 年為一項「基於腦電信號採集的虛擬現實交互方法及裝置」申請專利時聲稱,「該發明基於非侵入式腦電採集電極,採集操作人員(實驗對象)的腦電信號,並將對方的行為意圖編碼後輸出至主機,主機發出控制指令,控制虛擬現實設備與實驗對象進行交互。」

中共軍報《解放軍報》2018年也曾發表一篇題為《未來戰爭或將從「腦皮層」打響——腦控武器:亦真亦幻有點「玄」》的文章,宣稱未來戰爭或將從「腦皮層」打響。這篇文章中宣揚,「有些國家腦控武器的雛形已經出現,將來一旦技術發展成熟,或許會在未來戰爭中發揮不可估量的作用」。

而美國國防大學期刊PRISM  在2020年發表的一份研究報告稱,中共正通過研究認知科學和生物科技來增強軍事實力,而「制腦權」(mental/cognitive dominance)和「制智權」(intelligence dominance)是中共軍方的一大重要發展方向。

大紀元新聞網曾在2020年9月13日的一篇報導中指出,中共當局對「腦控」技術的研究起碼長達二十多年,軍方、科研部門和高校等單位均有參與,而近年來不斷有中國民眾實名披露自己是中共進行「腦控」實驗的受害人,一位名叫姚多傑的男子就是其中一位。

據報導,時年53歲的姚多傑是中國安徽省淮南市人,現居廣東深圳。他在採訪中告訴大紀元,自己從2007年11月起察覺自己被「腦控」。當時他正在深圳一家五星級酒店任保安部經理,並因工作需要長期住在酒店客房。

「一開始我在房間上網,聽到有人議論我,說:你看,他要泡茶喝了,要做什麼做什麼了。我就覺得是不是酒店在我房間安監控?我說不可能呀」,他說,「但是這種聲音越來越頻繁,甚至我想什麼都能講出來,我就有點恐懼了,到處找聲音來源找不到。」

姚多傑接收到的「顱內傳音」還帶有方向感,讓他誤以為聲音從隔壁房間或門外傳來,但當他鼓起勇氣把門打開,又聽到腳步聲跑開,外面卻一個人沒有,然後他查看監控,發現監控裡也沒有拍攝到人。

「我現在明白這是語音生物電波,向我大腦發射語音,但是我當時不知道,當時的錯覺就以為是真人在我面前的」,他說,「然後他們晚上講我壞話、罵我,我就開著窗戶、開著門罵他,好像他們就躲在牆外罵我一樣,我衝過去找他們卻找不到,來回這樣搞,簡直就像神經病。」

與此同時,他還受到影像干擾,眼睛一閉上,就看到各種逼真的影像,「像真人真事一樣」,但睜開眼睛就沒有了。

除了語音、影像騷擾,他還被不斷輸入興奮、悲傷、恐懼等情緒,導致他幾乎24小時都睡不著覺。

有一次,姚多傑聽到「顱內傳音」說,「欸,他還不知道他被腦控了。」 他立即就上網搜索,才發現原來中國已經有很多像他一樣的受害者, 「而且國家官方媒體也報導腦控武器的存在,我才明白,原來有人使用腦控武器」 。

他分析,這種腦控武器的試驗肯定是中共高層批准的,現在官方已經公開承認有腦控武器這種東西存在,只是不承認在拿老百姓做腦控武器試驗而已。

「這種試驗不是簡單的試驗,它是一種虐殺性的迫害性試驗,很殘忍的,就是給你慢慢地折磨死,折磨到你崩潰」,姚多傑說,「(這種)科技一旦公開應用的話,那民眾就是木偶,新型的奴隸就開始產生。」

【相關報導:中共研究腦控多年 民眾或成實驗對象

(記者黎明綜合報導 / 責任編輯:徐耕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