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課本只教給我們這兩樣

作者: 蘇天敏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2月21日訊】小時候所用的中共教科書教給我們的,只有鬥爭與仇恨,為什麼這麼說呢?理由很簡單。

王二小——讓我們仇恨日本

《歌唱二小放牛郎》

牛兒還在山坡吃草,放牛的卻不知道哪兒去了?不是他貪玩耍丟了牛,那放牛的孩子王二小。

九月十六那天早上,敵人向一條山溝掃蕩,山溝裡掩護著後方機關,掩護著幾千老鄉。

正在那十分危急的時候,敵人快要走到山口,昏頭昏腦地迷失了方向,抓住了二小要他帶路。

二小他順從地走在前面,把敵人帶進我們的埋伏圈,四下裡乒乓乒乓響起了槍炮,敵人才知道受了騙。

敵人把二小挑在槍尖,摔死在大石頭的上面,我們那十三歲的二小,可憐他死得這樣慘。

幹部和老鄉得到了安全,卻睡在冰冷的山間,他的臉上含著微笑,他的血染紅藍的天。

秋風吹遍了每個村莊,它把這個動人的故事傳揚,每一個村莊都含著眼淚,歌唱著二小放牛郎。

這首國人耳熟能詳的歌,影響了幾代人的成長。歌詞內容是為了讚揚八路軍抗日和兒童團員不怕犧牲的品格。那麼,就來簡單分析一下歌中隱含著什麼:敵人掃蕩,恰好遇上十二歲的放牛娃,於是勒令帶路,放牛娃把敵人帶進八路軍的包圍圈,以自己犧牲換來打擊敵人的目的。

疑點如下:

1、當時已經是抗日戰爭中期,日軍也已經佔領了當地較長的時間,對當地情況應該也很熟悉,日軍進山掃蕩,帶有很強的計畫性和目的性,為什麼會迷路?

2、王二小雖然是兒童團員,但是作為八路軍後方轉移路線以及設伏地點,作為如此重要的軍事機密,為什麼會讓王二小知道?

3、假設王二小真的知道設伏地點,那麼王二小肯定事先知道日軍要來,正常人會在這個時候出去放牛麼?

4、王二小是為了掩護鄉親,而帶日軍進入了埋伏圈。那麼這個埋伏圈,到底是不是日軍的必經之路?如果是的話,那麼需要王二小這樣大費周章地帶日軍進入埋伏圈麼?如果不是的話,那麼這個埋伏圈,是不是一開始就考慮到了王二小?

5、如果王二小是主動要為埋伏圈獻身,但一個正常的老百姓,即使要去就義,也不會帶著自家牲口吧?王二小在日軍的必經之路放牛,很明顯是為了讓日軍更加信以為真,一個13歲的孩子,能想出這樣的做法?

6、日軍作為訓練有素的職業軍人,受到突然攻擊應該會先隱蔽觀察形勢進行防衛反擊,怎麼會不顧攻擊去用刀砍殺王二小呢?

7、有人質在日軍手上時,八路軍應該不能發起進攻,即便發起進攻也應採取保護措施先清除王二小周圍的敵人,怎麼會讓王二小犧牲呢?

如果以上幾點分析是對的,王二小肯定是被大人指使,並非自己主動。這裡就出現另一個疑問,既然一開始就準備犧牲王二小,那麼大人們會不會據實告訴王二小他的結局?王二小如果不答應的話,那麼埋伏圈可能就會浪費了。而且一個敢於犧牲孩子的團隊,會有勇氣告訴孩子真相嗎?

還有此事件的真實性又有多少?王二小犧牲有多種版本,除了歌詞中的死法,還有先被槍打,後被刺刀殺害,又有一說是先刀砍,然後被刺刀殺害,有的說直接被刺刀挑下懸崖?如果是真實,為何會有那麼多版本呢?

就在這樣的重重疑點下,歌仍被無數人唱著,教育出無數被洗腦的人,知道的只有八路軍抗日、日軍凶殘殺害王二小。

劉胡蘭——讓我們仇恨國民黨反動派

劉胡蘭在1945年進中共婦女幹部訓練班,1946年被分配到雲周西村做婦女工作,成為中共預備黨員,還參與雲周西村當地的土改運動。1946年12月21日,劉胡蘭參與暗殺雲周西村村長石佩懷的行動。而中共黨員石璽玉因包庇地主段二寡婦受到劉胡蘭批評,而被開除黨籍,所以懷恨在心出賣劉胡蘭等人。因此在1947年1月12日被當時的山西省主席閻錫山派軍逮捕,後因劉胡蘭拒絕投降而被處死。死後才被中共晉綏分局追認為中共正式黨員。

對於劉胡蘭,很多人都會想到她「英勇就義」的那一幕:面對國軍的威脅,她說「怕死不當共產黨!」但她為什麼小小年紀被處死呢?很多人可能沒細想。

當時的情況是在1946年,國共內戰爆發,國軍隊進攻中共根據地,文水縣委決定只留少數武工隊鬥爭,大批幹部轉移上山。當時,劉胡蘭留下來秘密發動群眾,配合武工隊打擊國軍。而她配合中共武工隊處死的村長石佩懷,是因他為閻錫山的軍隊派糧派款,遞送情報。這看起來自然不過的工作,對信奉馬列主義的劉胡蘭視為敵人,所以就要殺死他。

如同中共塑造的許多英雄一樣,小小年紀就「英勇就義」的劉胡蘭被放大宣傳,其形象扎根在國內同胞的腦海中。只是中共的宣傳中有個漏洞:劉胡蘭也是個不折不扣的殺人犯。按照法律來講,欠債還錢,欠命還命,從這個意義上講,國軍殺死劉胡蘭是沒太大過錯的。錯的反而是那些讓她15歲就會殺人,殺的還是村中長者的中共黨員。

高玉寶——讓我們仇恨地主階級

說到高玉寶就會想到「半夜雞叫」這個故事。先說說高玉寶是誰,他是個文盲,申請入黨時只能以圖代字,以一句:「黨是媽媽我是娃,叫我幹啥就幹啥;不折不扣不講價,永遠聽我媽媽話。」而順利入黨。在憶苦思甜中,因為能有聲有色的將地主虛構造假以顯示「舊社會的苦大仇深」,使他一夕間由文盲成了大作家,「半夜雞叫」這個故事也隨之而生。

「半夜雞叫」中的惡劣地主周扒皮成了「舊社會剝削階級」的典型代表,成為號召人們仇恨「萬惡的舊社會」的典範。但只要稍用常識去推理,就會發現許多疑點,如周扒皮真的在半夜假裝雞叫、催促長工到地裡幹活,在漆黑的田裡,能幹什麼活?難道地主希望長工在黑夜中糟踐莊稼嗎?

雖說是虛構故事,卻有人信以為真。這位周扒皮原型的地主已死去多年。但他的後代在農村境遇非常淒慘,整天被人叫作『地主崽子』。有知情者就說:高家那小子,真是造孽,本來X姓人家(周扒皮原型)在村裡還呆得住,他那個書一出,X姓人家算是出了名,每次搞運動,上面都安排人鬥他一回。人硬是窩囊死的。現在他家的兒子孫子還動不動給人打,給人罵。

劉文學——讓我們警惕暗藏的壞人

又是一個被中共樹立的典型人物,被視為「黨的好孩子」,因與「壞人搏鬥」而被掐死,成了無數中小學生學習的「榜樣」。

在中共宣傳中,他是這樣「犧牲」的:1959年11月18日晚,劉文學幫助隊裡幹活回來,發現地主王榮學偷摘集體的海椒,他當即大叫一聲:「老地主偷海椒啦!」隨即,毫不猶豫地衝上前去阻止。王榮學見事情敗露,拿出一塊錢想收買劉文學。面對王榮學的收買和威脅,劉文學絲毫沒有動搖保護集體利益的決心,高聲叫道:「不要你的臭錢!」他不顧個人安危,與壞人展開了搏鬥,終因年幼力薄,被王榮學活活掐死。王榮學後來被發現,被判處了死刑。

但事實並非如此,當地人說劉文學其實一樣也是偷海椒的小偷。他見王榮學偷得比他多,妒忌之下,就打算到生產隊長那兒去告發王。王不服,於是兩人就發生了抓扯,劉就被王給掐死了。他死後,村民並不悲傷,也沒人把他當英雄,甚至有人為此感到高興。原因是劉文學生前有些野。比如,把別人地裡的南瓜挖個洞,往瓜裡填糞,或是把教他的老師推倒在土坎下,摔斷了手。但是在那樣的年代,地主的地位很卑微,因此被掐死的劉文學就被塑造成了「敢於同地主做鬥爭,保衛集體財產的英雄」。只是這樣的「英雄」有什麼值得學習呢?

除了王二小、劉胡蘭、高玉寶和劉文學,還有許多中共虛構出的「英雄」,這些人物被放入教科書中,不斷地向中國人灌輸著黨文化的鬥爭與仇恨,最後,毛澤東一揮手,無數人都成了紅衛兵!即使文革已結束多年,但在經過長期的折騰下,一個一個的洗腦成功,其餘毒在今日仍存在中國大地上。

(轉自看中國/責任編輯:李曉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