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威:美國連番制裁 中共無奈低調回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美國主辦民主峰會前後,中共黨媒和中共外交部曾十分亢奮,掀起了又一輪反美宣傳;但近日美國對中共祭出多輪制裁後,中共的反應卻忽然變得低調。美國再次動真格的,中共看上去被打懵了。

美國新一輪制裁動真格

12月16日,美國商務部將34家中國公司列入「實體清單」,禁止本國公司在未經許可的情況下向這些實體出售零部件,令清單上的中國企業達到了上百家。

商務部稱,「對生物技術和醫學創新方面的科學探索可以挽救生命。不幸的是,中國(中共)用這些技術來控制人民,並對少數民族和宗教群體進行鎮壓」。商務部長雷蒙多(Gina Raimondo)表示,美國不能允許本國的醫學產品和生物技術創新產品、技術和軟件等,被用於危害美國安全。

此次被制裁的包括中共軍事醫學科學院及其11個利用生物技術支持中共軍方的科研機構,其餘的是科技產品公司,被認為企圖獲取美國物資/科技來支持中共軍方。

同日,美國財政部把8家中國公司列入「中國軍工綜合企業」黑名單,包括無人機製造商大疆科技有限公司,被指涉嫌參與「監視維吾爾族穆斯林少數民族」。

12月17日的中共外交部記者會上,發言人汪文斌僅簡短回應了記者的問題,表示「強烈不滿、堅決反對」;並稱「將採取一切必要措施」。中共外交部應該沒有很快得到上層的指示,一時也不知道如何應對為好。

中共低調回應

12月18日,中共黨媒新華網報導,《商務部回應美國連出涉華經貿制裁措施:立即停止錯誤做法》。 中共遲到的回應,透露了美國「禁止涉疆産品進口等措施」,卻沒敢提及被制裁的大批公司支持中共軍方 、威脅美國安全,也沒敢擺出辱罵美國和針鋒相對的態度。

中共遭遇重擊,內部商量了一天後,只能降低調門,一方面應該試圖對內掩蓋真相,另一方面也不得不對美國放低姿態。

新華社隨後發出評論文章,《新華國際時評:放下傲慢與偏見 理性看待中國發展》。文章稱「中國的發展,從來都不是西方的『施捨』或『恩賜』」,並借用基辛格的話説,「美國要處理的首要問題不是阻止中國崛起」。文章實際扮演了弱者的角色,甚至開始叫屈,收起了極端式的反美宣傳。這樣的情形,相比民主峰會期間的中共宣傳,可謂大相徑庭。

一個星期前,新華社曾不斷拋出文章,如《新華社漫畫「細節拉滿」,戳破美國「民主峰會」本質》,《美國操辦的這次峰會,果然演變成了一場鬧劇!》、《起底「美式民主」第一集:「民主燈塔」淪為笑料!》 、《全球街採:「美式民主不過是謊言」》、《外交部:美國將民主公器私用是徹頭徹尾的反民主行徑》 ……

美國連番制裁後,新華社的調門忽然大變。這不禁令人想起一年前,2020年12月,前川普政府也曾連連制裁中共,令中共十分難受,一直不敢與川普政府針鋒相對。一年來,中共屢次嘗試施壓、挑釁拜登政府,結果換來了更大範圍的制裁,應該遠非中共高層所願。

美國國會同時發力

12月14日,美國國會眾議院一致通過了《防止強迫維吾爾人勞動法》。議長佩洛西聲明,「中國政府對維吾爾人和其他穆斯林少數民族持續進行中的種族滅絕是對全世界良知的挑戰,這需要國際社會採取有力且緊迫的行動」,「國會將在兩黨兩院的基礎上繼續譴責和對抗中國共產黨在新疆和該地區的侵犯人權行為,並追究其責任。」

法案將要求國土安全部擬定一項清單,列舉出與中國政府合作壓迫新疆維吾爾穆斯林少數民族的實體,並禁止所有透過強迫勞動生產的商品流入美國市場。法案規定,對新疆生產商品的進口禁令將在法案生效後180天後開始執行。

法案主要聯署人之一的共和黨聯邦眾議員史密斯(Chris Smith)說,「這部法案對結束或至少解決我們成為習近平種族滅絕行為的共犯問題,是至關重要且必要的」。在參議院大力推動《防止強迫維吾爾人勞動法》的參議員魯比奧(Marco Rubio)說:「美國如此依賴中國,以至於我們對為我們製造衣服、太陽能面板和其它產品的奴隸勞動視而不見」,「一切在今天發生改變」,「是時候結束我們對中國的經濟依賴了」。

白宮發言人莎琪(Jen Psaki)說,「我們同意國會的看法,我們可以且必須採取行動追究中華人民共和國對種族滅絕和侵犯人權行為的責任,並解決新疆的強迫勞動問題」。

12月15日的中共外交部記者會上,發言人趙立堅回應時未敢放狠話,繼續重複了大段套話後,僅稱「對此深表遺憾」,「必將作出堅決回應」。然而,中共對美國一系列動作的最終回應,顯然不得不降調了。

12月15日,美國參議院通過2022年國防授權法案,要求維持美軍阻止中共武力犯台的能力,並要求美國國防部長遞交台灣防衛能力評估報告,協助台灣發展不對稱防衛能力,與台灣進行實地訓練與軍事演習。中共對此尚無正式回應。

結語

美國的制裁引發了中概股在美國股市的全面下挫,再加上美國對中國公司最新確定的審計新規,中共顯然也感到了巨大壓力。日前,中共經濟工作會議主動唱衰中國經濟,內外危機下的中共高層,似乎也沒有了底氣。

無獨有偶,12月17日的中共外交部記者會上,有記者詢問:因擔心中歐領導人會晤在一些關鍵領域難以取得進展,原定今年舉行的會晤被推遲了。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不置可否,看來並非空穴來風。

2021年將近收尾,中共面臨的都是壞消息,應該確實被打懵了。2022年是否還要與美歐繼續「鬥下去」,中共高層大概要頗費思量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