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言:苛政猛於虎 中共稅賦五千年最高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在京津冀周邊司機中流傳著一句話:「寧繞地球一圈,不過霸州一邊。」針對霸州出現的大面積、大規模亂收費亂罰款亂攤派問題,國辦督查室派員進行了明察暗訪,12月17日發布通報。作為河北省十強縣之一的霸州市,運動式、地毯式執法,67天罰沒收入高達6,700萬元,而且大部分都是小微企業和個體戶。這比當年日本鬼子的「三光」政策還有過之而無不及。這表明中共地方政府已經無法靠賣地來維持日常周轉,只有不擇手段,像過去土匪一樣,公開搶劫老百姓的錢財來度過生存危機。

中共的「依法治國」是欺世彌天大謊

2021年9月份,霸州市政府辦公室印發文件,違規提出將非稅收入與徵收單位支出掛鉤,並將非稅收入完成情況納入鄉科級領導班子和領導幹部績效考核。10月份,為彌補財力緊張及不合理支出等產生的缺口,霸州市再次向下轄15個鄉鎮分解下達了3.04億元的非稅收入任務。11月份,霸州市委辦公室、市政府辦公室又一次違規下文,明確稅收收入和非稅收入考核得分權重。各鄉鎮、村街在市委、市政府紅頭文件的再三督辦下,便以安全生產執法檢查等多種名義,對中小微企業和個體工商戶進行集中罰款、攤派、收費。

從此次官方通報的情況看,涉事地方政府「沒有任何理由和手續就伸手向企業收費」「對企業集中開展逐利式亂檢查亂罰款」以及「盲目提出超高任務向村街企業亂攤派」等做法,明顯違背了中共自己制定的《預算法》《行政處罰法》《禁止向企業攤派暫行條例》等法律法規。

地方政府以權代法,以文代法,知法犯法執法犯法,視法規為兒戲,明目張膽,肆意妄為,踐踏法律法規。最終讓中共的所謂依法治國,建設法治國家、法治政府、法治社會現出醜陋的原形,成為一句「掛羊頭賣狗肉」「賊喊抓賊」的鬼話。記得中共外交部「戰狼」發言人在各國記者面前,就曾公然藐視法律地叫囂:「不要拿法律當擋箭牌!」

1. 中共的「減輕企業負擔」是水中月鏡中花

皇城腳下、京畿重鎮的霸州政府,竟然在舉國上下緊鑼密鼓、轟轟烈烈地貫徹中共十九屆六中全會精神之際,公開違抗中共減輕企業特別是中小企業負擔,堅持過緊日子,有序合理壓減非稅收入,堅決防止各種名目亂收費的命令。有令不行,有禁不止,我行我素,明知故犯,頂風違規。這說明「政令不出中南海」「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口是心非,陽奉陰違」。在地方財政捉襟見肘,入不敷出的情況下,不惜冒天下之大不韙,鋌而走險,孤注一擲,足見其膽大包天,性質之惡劣。令「堅定自覺地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動上同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的所謂四個意識成為空談,令「定於一尊」的權威喪失殆盡。

大家可能還記得,2001年8月,一本宣傳黨的政策和中央精神的《減輕農民負擔手冊》,在江西卻成了必須查封收繳的禁書。上饒農民甘讓春只因出售了64本《手冊》,他家深夜突然遭到派出所的非法搜查。與此同時,他在上饒縣機關當幹部的姐姐也莫名其妙地被停職一個星期。直到把所有的書收回,他姐姐才被恢復工作。農民曹政節買書後,對照裡面的規定,才得知鄉裡村裡收取的費用有很多是不合理的,便向鄉親推銷了36本。結果,竟被無理抓到派出所非法關押了15天。

2. 中共地方政府公開搶錢已徹底淪為黑社會

霸州當地黨委、政府違規將非稅收入與徵收單位支出掛鉤,並將非稅收入完成情況納入鄉科級領導班子和領導幹部績效考核。這種企圖依靠非稅收入特別是罰沒收入來彌補財政缺口的衝動,不僅是地方政績觀出現了偏差,也說明在房地產泡沫破滅,土地財政枯竭的大背景下,中共的地方政府不惜殺雞取卵、寅吃卯糧、飲鴆止渴,確實已經到了山窮水盡,頻臨破產關門的地步。當然,這些不顧企業和百姓死活,攔路搶劫的不恥行為,也讓中共政府成了地地道道,名符其實的邪惡勢力和黑社會。以致民怨沸騰,怨聲載道。

據統計,2020年中國交通罰款總額3,000億元左右。如按全國民用汽車保有量約2.81億輛計算,平均每車罰款逾千元。近日,武漢一名美團女性送外賣員工,因電動車被交警沒收,絕望之下跳江自殺,幸遇到武漢冬泳的市民相救,才得以死裡逃生。

今年中共以反壟斷和共同富裕為名,對互聯網、金融機構和民企大佬課以巨額罰款來彌補自己的財政缺口。12月20日,有「直播一姐」和「帶貨女王」之稱的網絡主播薇婭收到浙江稅務局13.41億天價罰單。比范冰冰的8.84億元罰款,還多出4.57億元。

3. 中共暴政稅費五千年最高全世界最重

增加財政收入,拓寬財政來源,開源的前提是簡政放權,放水養魚,改革人浮於事的臃腫機構,讓稅收主體做大做強,形成取之不盡的稅基和可供分配的「蛋糕」。中共治國無方,整人有術,與民爭利,擾民漁利,侵害企業合法權益,讓市場主體不堪重負。為了讓自己過上「好日子」,竟撕去「立黨為公,執政為民」的偽裝,去搶劫老百姓的「好日子」。充分證明苛政猛於虎,暴政勝於狼,中共邪黨已徹頭徹尾,淪為全心全意為人民幣服務的「吸血鬼」。

早在1998年,中共財政部部長助理劉長琨說:漢朝8,000人養一個官員,唐朝3,000人養一個官員,清朝1000人養一個官員,現在40個人養一個公務員。而最近網上的統計消息,現在紅朝18個人養一個公務員。另外,用於行政費用所占生產總值的比例:中國是25.6%,印度是6.3%,美國是3.4%,日本是2.8%。中國是印度的4.1倍,美國的7.5倍,日本的9.1倍。中共僅每年的維穩經費就已經是天文數字。

還有學者指出:「我們查到的實際數據,房產交易總共牽扯到了12項稅收、50項費,62項稅費占到了房價的30%-40%,再加上購買土地的出讓金,又占到了房價的20%-50%,兩者相加,房價的50%-90%統統被政府拿去了。誰是高房價的最大受益者?根本不是開發商,也不是炒房者,而是我們的政府!」「中國稅賦全世界最重,上下五千年最高!」

「運動嘍——運動嘍——」電影《芙蓉鎮》裡王秋赦的吶喊聲,至今仍在古老中華大地上陰魂不散,時常在人們的耳邊迴響。在此提醒大陸的韭菜們,一定要做好勒緊褲腰帶,過冬「吃草」的準備。因為「地主」家已無餘糧,新一輪的「打土豪、分田地」「搜刮民脂民膏」「共產共妻」的財富洗劫運動,已捲土重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