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河觀點】李田田被精神病 北美職冰抵制冬奧?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2月24日訊】觀眾朋友們好,我是橫河,歡迎大家來到《橫河觀點》頻道,今天是12月23日,星期四。明晚是聖誕夜,祝大家聖誕快樂!

今天焦點:李田田被精神病激公憤,當局重演彭帥公關;北美職業冰球聯盟不參加北京冬奧,不是抵制勝抵制;北京疫情「零容忍」給自己添亂。

聲援震旦宋庚一的湘西鄉村教師李田田被精神病,引發全網公憤,當局推出李母親和姐姐止損,和彭帥公關如出一轍,為何無人相信?北美職業冰聯是第一個宣布不參加北京冬奧的球隊,雖非抵制,但暴露北京冬奧面臨的困境,且主要由北京的疫情政策而非疫情本身導致。

上次節目講的最高法院大法官卡瓦諾要求白宮回應的事情有了進展,白宮還沒有回應,最高法院已經安排1月7日口頭辯論,即拜登政府的百人以上私企的強制接種令。

李田田被精神病犯眾怒 當局推出母親和姐姐公關

這週的優樂客會員節目談了中美兩國都發生了學生舉報的事情,重點講了美國普渡大學中國留學生。

節目做完後,美國的事情沒有什麼進展,但中國的舉報卻成為網絡熱點,而且主要並不是震旦職業學院教師宋庚一被開除,而是湘西鄉村教師李田田因聲援宋庚一而被關精神病院,已經在國內外引起公憤。

法廣文章題目是「全網憤怒 身孕四月的李田田老師因聲援宋庚一老師被官方扭送精神病院」收集了一些網上的聲援和抗議的言論。

這個爆發點,也是當局絕沒有想到也無法預防的。李田田曾經批評過教育怪象,被當地官員視為異類,一直想打擊報復,這次藉著她聲援宋庚一動手了。

全國和全世界對李田田的聲援就不多說了,這方面報導很多。

主要說一下當局的對應,這次是把李田田的母親和姐姐拿出來,尤其是那個自稱姐姐的,當然我們知道,中共有的是辦法讓親屬按照他們的調子講話,實在不聽話編也要編一個出來,或者寫好了以家屬的名義發出來,這都是家常便飯,好在現在要想讓人相信是做不到了。

消息是由湖南紅網微信公眾號「觀潮的螃蟹」發出來的,如果真是人家母親和姐姐發的,有你「觀潮君」什麼事?明擺著就是彭帥案當中胡錫進和那個叫做丁力的角色,就是當局的代言人,和李田田及其家人無關。

姐姐講的哪裡出錯了

現在來看看那個姐姐講的。她說,「18日,縣裡工作人員在和我妹妹溝通過程中,我妹妹情緒很激動,行為有些過激。」

18日是什麼日子?李田田是17日在社交網絡聲援宋庚一的,第二天縣裡工作人員就找她麻煩來了,這和抑鬱症有什麼關係?就是為網絡發聲來的嘛。所以說,整個事情就是因為聲援宋庚一而來的,否定了所有關於抑鬱症的說法。

至於情緒激動和行為過激,從李田田發出的求救信號,被逼到這個份上,不能保持冷靜是正常的。當然我也不相信有什麼過激行為。至於是否強制送精神病院,我是絕對相信的。

就這一條,就把抑鬱症給徹底否定了,再說,李田田並非默默無聞,網上有很多她的詩和文字、視頻,從中可以看出她是個思路清晰、性格開朗的人,這是有目共睹的,網民自己會做出判斷。

當然這種性格的人在中共統治下心情會壓抑,中國的精神病院,長期以來就是關押不同觀點的人的地方,對當局來說,這是個一舉兩得的容易事,一個不需要經過正規的司法程序,直接就把人抓了關了,而且還把受害者污名化了,而施害者卻可以輕而易舉地轉嫁給親屬,當局連責任都沒有。

大家看看在李田田這個案子裡是不是這樣?這是中共最卑鄙的地方。關於中共利用精神病院迫害人權,我會做一個會員網站的專題。

為什麼當局無法防範網民憤怒

對當局來說,這就是想不到的爆發點,防不勝防的,能防的都防了。

我們看一下這個過程,宋庚一老師講課,談到了和官方口徑不一致的南京大屠殺數字疑問,有學生舉報,這是大概率事件,過去一二十年學生舉報老師導致老師丟飯碗太普遍了。

民間對宋老師的聲援,雖然這幾年大環境惡劣,不會比以往多,但還是有,尤其網絡畢竟海外還有發聲的地方,其中就有個李田田。李有思想、有才華,雖然是鄉村教師,但並非默默無聞,她的詩,樸實、鄉土而震撼人心,讀了很少不被觸動的。她被精神病後,她的書聽說在幾個網站賣到幾乎脫銷。

這些個人特質,就是小概率事件了,作為有思想的人,被地方當局不容是常態,地方當局乘機報復也是大概率事件,所以整個事情發展到今天這一步,按照中共的治理模式幾乎是必然的,唯一的不可預測性就是李田田個人,具有被大眾同情支持聲援的全部要素,而當局是不會想到這一點的,即使想到也不會手軟。

現在這已經是一個國際關注的事件了,不僅在中文圈,西方大媒體也開始報導。

北美職業冰聯不參加北京冬奧

有的時候事情真的不是人為努力可以達到的。由於中共嚴重的人權侵犯,外交抵制北京冬奧在國際上漸成氣候。

不過,還沒有聽到運動員或球隊抵制的動靜,雖然有不少人呼籲。這也是可以預期的,很難想像有一定比例的運動員主動抵制準備了四年的奧運,對很多人來說一生只有一次的機會,當然不排除有個別人這樣做。

然而,昨天,北美職業冰球聯盟(NHL)宣布,由於COVID-19大流行,NHL不會派其球員參加2022年北京冬奧會的男子冰球比賽。這是第一個宣布改變計劃不參加北京冬奧的球隊。

雖然職冰聯盟不參加並非抵制,而是疫情導致的球賽被推遲,需要利用奧運比賽期間補上。但對北京來說,仍然不是令人鼓舞的消息。由於大陸疫情相當嚴峻,到冬奧開幕還有1個多月的時間,很難說這期間疫情會朝什麼方向發展。

對北京來說,冬奧當然是當前最重要的政治任務之一,但是確實面臨著太大的不確定性。

從西安封城看冬奧面臨的挑戰和不確定性

首先是疫情。北京至今仍然堅持零容忍政策,主要是用行政手段來對付病毒:封城、隔離、健康碼等等,但有時候問題並不出在病毒,而是人的努力上,當然這個西方國家也一樣,不過今天主要談中國。

比如西安病例突然增加,然後就在幾乎沒有什麼預警的情況下,22日突然採取近乎封城的措施,對於一個千萬人口的大城市,雖然沒有達到武漢初期的程度,但已經超出去年初第一波封城後的所有城市的嚴厲程度了。

我這裡想說的一個問題是,由行政命令引發的混亂,西安市和其它一些城市一樣,上班和進出公共交通公共場所需要掃描健康碼,以確定48小時內的核酸檢測陰性,但在封城前的20日,也許是因為突然大規模核酸檢測,導致健康碼系統出現崩潰,很多地方無法掃碼,嚴重影響市民日常出行和上班、通勤。

當局的對應居然是要民眾非必要時不要打開健康碼。所有需要打開健康碼的場合不都是政府部門要求的嗎?

我的問題是,冬奧前和期間,還會有什麼城市或什麼系統遇到這種不可預測的事件?也就是說,北京冬奧很可能要面對中共自己的嚴格管理和零容忍政策。

疫情零容忍將是冬奧最大障礙

運動員從自己健康和其它因素考慮,也會對參加北京冬奧猶豫,北美職冰拉斯維加斯金騎士隊的守門員羅賓‧雷納(Robin Lehner),12月6日在推特上宣布,因為心理健康方面的顧慮,他將不會代表瑞典隊參加北京奧運會。

他是瑞典人,正常情況應該回到瑞典隊參加冬奧。雷納在推特上寫道:「我的福祉必須放在第一位,如果檢測結果呈陽性,就要被隔離起來,不知道會發生什麼,這對我來說是個很大的風險。」

這是第一位對可能被隔離公開表達擔憂的選手。中國大陸隔離的不確定性和非人道在世界上已經是臭名昭著的了。

這個月有爆料,美國范德堡大學(Vanderbilt University)電氣工程與物理學副教授徐亞瓊到中國尋找中醫治療晚期直腸癌,卻一入境就按規定隔離,期間出示證明自己是來治療癌症的,不被理會,點個米粉,給她一包乾粉和一碗熱水,她要買個電熱杯也不允許,等到隔離結束回家2週就死了,網友表示實際上就是隔離致死了。

她的死已經被范德堡大學的悼念通知證實。這種非人道的隔離,誰不害怕?參賽者這邊還有一個問題就是Omicron新變種的快速蔓延,到時候即使不正式抵制,會有多少運動員或代表團成員因為疫情放棄或被迫不參加?

北京將如何對付外國代表隊的檢測和隔離?有的時候,真的不是人說了算的。相比較而言,奧運藍、閱兵藍還容易一些。

如果喜歡我的節目,請別忘記訂閱、點讚和轉發。我在優樂客會員網站的專題片節目,每週六晚上美東時間9點會油管播出,播完後就放到優樂客會員網站上,錯過的朋友可以到會員網站去看。會員網站上除了我的節目,還有很多其它的節目,希望大家訂閱支持。同時在YouTube上還會和大家每週做兩次節目,好,感謝大家收看,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橫河觀點》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