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領袖】耶利米:社會主義才是致命病毒

(英文大紀元資深記者Jan Jekielek採訪報導/秋生翻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2月27日訊】「社會主義者並不是不相信上帝的存在,他們並不是無神論者,而是反上帝的。」耶利米。

共產主義社會主義意識形態的核心是……

耶利米說:「消滅人們所珍視的東西,摧毀他們作為人的核心的東西——他們的家庭、他們的教堂、他們的婚姻,然後進入那個真空地帶。他們的全部目標……是為了控制孩子。」

今天,我採訪了大衛‧耶利米博士(Dr. David Jeremiah),「轉向神的契機」(Turning Point for God)的創始人兼主持人、《我們該何去何從?(:明天的預言如何預示今天的問題)》(Where Do We Go From Here?: How Tomorrow’s Prophecies Foreshadow Today’s Problems)一書的作者。我們討論了我們當前的政治時刻,從強制疫苗接種、全球化(全球主義)到取消文化。

耶利米說:(索爾仁尼琴曾説過:)「你可能無法捍衛真理,但是你可以拒絕以謊言為生。」

楊傑凱:這裡是《美國思想領袖》節目,我是楊傑凱(Jan Jekielek)。

觀看完整影片及文稿請至:https://www.youlucky.biz/atl
———————-

楊傑凱:大衛‧耶利米博士,歡迎你做客《美國思想領袖》節目!

耶利米:謝謝你邀請我!上你的節目我很榮幸。

一種致命病毒正在美國蔓延
楊傑凱:耶利米博士,我看了你最近的一本書《我們該何去何從?》,我其實想要讀一下其中的一段話,因為它立刻引起了我的注意,並促使我著手進行這次採訪。你寫道,「一種致命病毒正在我們國家悄然蔓延,它比新冠病毒要致命得多,然而大多數美國人完全沒有意識到它對我們的自由和生活方式構成的威脅。」

耶利米:我說的(這種致命病毒)是社會主義。

楊傑凱:是的。

耶利米:而這是真的。當我開始做這個項目的時候,我對其有了一些了解,我實際上花了整整一年的時間來研究社會主義。我把能找到的資料都讀了一遍,回顧了它的歷史,研究它是如何開始的,並且對馬克思做了大量的研究,研究他是一個怎樣的人。

我讀過一本名叫《魔鬼與卡爾·馬克思》(The Devil and Karl Marx)的書,真的很嚇人。這(社會主義)是今天出現在我們國家的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正如你提到的,正如我寫的,大多數人甚至不知道它。

楊傑凱:嗯,這是一個引人深思的問題。我們看到了這種思想偏狹的意識形態,有些人稱之為覺醒主義(wokeism)。有一種取消文化元素正在發展,但是正如我在過去幾年的自學過程中了解到的那樣,它也根源於馬克思主義。

耶利米:是的,的確。事實上,這本書的每一章都以某種方式追溯到了我所認識到的社會主義,而社會主義只是整個意識形態的一部分。現在讓我感到驚訝的是,因為我的思想和心靈都對這一切很敏感,因此我每天都能在新聞上看到很多活生生的事例正在發生,看到它是如何影響著我們這個國家的。

楊傑凱:你認為人們需要知道、而他們並不了解的最重要的事情是什麼?

社會主義是反上帝的

耶利米:首先,很明顯,因為我是一個牧師,很多人都驚訝地發現社會主義是反上帝的。它不是不相信,社會主義者並不是不相信上帝的存在,他們並不是無神論者,而是反上帝的。

事實上,卡爾·馬克思並非不相信上帝的存在,但他是魔鬼的支持鼓吹者,甚至接近他的人都覺得他是被魔鬼附體了,他來自一個非常黑暗的地方。我在書中一處寫道,「他是一個可怕的人,社會主義在他的思想中盛開。」

楊傑凱:這是很多人沒有聽說過的事情,比如說,你可以在他的一些詩歌中讀到,這值得琢磨。

耶利米:是的,他在某個地方說他是為上帝而生的,現在他知道他被選中去了地獄。他認為自己完全沒有任何被救贖的希望,所以他的一生都在一種滿不在乎的邪惡中度過,大多數人身上無法產生這種邪惡,這是我讀到的。

楊傑凱:這很引人深思,我從來沒有聽過這樣的說法。你說這是明確的,所以馬克思……好吧,我們可以同意馬克思是反上帝的,而且社會主義當然是從那時起演化出來的等等,你說社會主義是反上帝的,對嗎?

耶利米:是的,他的一個關鍵句就是「把上帝從天堂中抹去,把資本家從地球上抹去」,這是他的雙重計劃。

很多大學生被社會主義迷惑住

這對我來說真的很可怕,因為我在大學裡演講,我剛剛在東部的一所很大的大學裡演講,很多大學生都被這個(社會主義)迷惑住了。我在這本書中引用的一些統計數據確實證明了這一點:18到25歲的年輕人,我想他們中有大約60%的人認為社會主義很酷,是可以接受的。

最重要的是因為,在這個過程中,(社會主義)承諾給他們所有免費的東西。但是當他們明白了社會主義的根源時,他們就會停下來去思考。我不知道那些擁護社會主義的人是否真的了解社會主義賴以建立的有害的基礎。卡爾·馬克思是個邪惡的人,是個可怕的人。

楊傑凱:今天,我想回到這個話題:為什麽,有很多這樣的年輕人,就像你所說的,我想大概有60%的人,青少年等等,認為這將是一種很好的生活方式。

耶利米:沒錯。

楊傑凱:但是他們並不一定是明確地反對上帝,這些人知道他們擁護的真正是什麼嗎?

耶利米:他們不知道,因為對一個年輕人來說這相當深奧。你不能既當基督徒又當社會主義者,因為這兩者是油和水,不能混在一起。你怎麼會是一個反上帝的基督徒呢?沒有這種事情。

有時他們喜歡引用《聖經》中的段落,比如據《使徒行傳》記載(註,《使徒行 傳4:32》:當時所有信徒都同心合意,共用所有的東西,沒有人說他的財物只屬於自己。),人們把所有的東西都放在一起,但是那不是社會主義,那只是一群基督徒在艱難時期分享他們的經歷。

所以無論是在《舊約》,還是在《新約》中,社會主義都沒有任何《聖經》的基礎。那些聲稱存在基礎的人根本沒有研究過《聖經》。這是不正確的,因為社會主義完全是在光譜的另一端,不是一個敬畏上帝的人的所為。在社會主義裡面沒有上帝的位置。

事實上,他們認為教會是毒害民眾的鴉片,他們做一切事情(來消滅教會),因為如果教會進入了人們的生活中,就會奪走他們對其信徒所要求的忠誠。

什麼是最大恐懼?很多人沒有意識到危險

楊傑凱:你認為在當前潮流中你最大的恐懼是什麼,你描述了你認為將要發生的事情,你認為人們將會站起來反對這種反自由主義,但是在所有這些事情中,你最大的恐懼是什麼?

耶利米:我必須從我所做的事情的角度來看待這個問題,我認為我在這方面最大的恐懼是,當我們開始討論時我們談到了,很多人沒有意識到這整件事所引發的危險。我曾跟某人說過,這就像煙從門縫裡冒出來一樣,你是能略見端倪的,卻說「沒事兒,沒什麼大不了的。」

如果我們意識不到這一點,它的破壞性將非常大。這就是我寫這本書的原因,我想幫助人們理解。一位女士對我說,「你回答了我不知道該問誰的所有問題。」那好吧,我希望我回答了其中一些問題,因為我想做的,是幫助他們看到發生在我們身上的許多事情之間的聯繫。

例如,我寫過關於拆毀紀念碑的文章。這不是一群吵鬧的孩子試圖以推倒紀念碑為樂,這是在摧毀歷史,徹底抹殺歷史,這樣你才能寫出一個新的歷史。

這是整個事情運作的一部分,這就是社會主義的一部分。消滅人們所珍視的東西,摧毀他們作為人的核心的東西——他們的家庭、他們的教堂、他們的婚姻,然後進入真空地帶,並帶來一切名為社會主義的腐朽行為。

如果人們明白這一點,他們就會意識到,即使對我來說,這也是事實。我現在發現了一個新的新聞渠道,因為我一直在研究它,我在新聞上看到一些東西,我對我太太說,「你看到了嗎?這就是不折不扣的社會主義。」

我以前不知道這些,但是我們需要意識到這一點,因為它是致命的,它會摧毀一切。你要做的就是去古巴,去委內瑞拉,去中國看看發生了什麼,無論這種意識形態在哪裡起作用,都不會有好事。

楊傑凱:我很高興地獲悉,我們(大紀元)的《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共產主義系列書籍很有幫助,貢獻很大。

耶利米:是的,沒錯。該系列有五本書嗎?

觀看完整影片及文稿請至:https://www.youlucky.biz/atl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