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驚國民黨的湖南農民運動 到底多殘酷?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2月27日訊】中共二十年代在湖南掀起殘暴的「農民運動」。圖為毛澤東和李井泉(中)視察四川郫縣紅光農民生產合作社,1958年3月中旬。

中共二十年代在湖南掀起殘暴的「農民運動」,打破一切平靜安詳。根據中共黨史,湖南農民運動,是中共帶領湖南農民開展的「反帝國主義反封建主義的革命鬥爭」,促進了全國農民運動的迅猛發展。當時,社會上出現反對派及以毛澤東為代表的贊成派。直到今天,中共仍然稱頌這場運動「動搖了帝國主義、官僚專制主義在中國的統治基礎,在中國革命史上寫下了濃重的一筆」。這一篇文章,就讓我們回到當年的歷史情境中,去追溯湖南農運的實際情形,以進一步了解毛澤東和中共的觀點是否經得起客觀事實的檢驗。

鬥地主煽動農村「流氓無產者」

在中國的傳統鄉村裡,一般都有三種不同的社會成分:地主(或稱士紳)、忠厚老實的農民、閒雜人等。最後一類人,包括了二流子、走卒販夫等類,且大都游離在鄉村結構的主體之外,他們不參加村社治理,還通常是最為人所不齒的人物。有學者把他們叫作為鄉村中的「邊緣力量」,中共則常稱他們是「流氓無產者」。

一般情況下,這個力量沒有發言的地位。但是,共產黨盯上了他們,並利用他們掀起一場血雨腥風。1925年春天,湖南農村運動開始了。為打破傳統鄉村秩序,中共最常用的方法,是讓幾個經過培訓的農運幹部進入鄉村,以「夜校」等方式把流氓無產者聚集起來,對他們進行「思想政治教育」。

「中國共產黨新聞網」曾發文吹噓,根據毛澤東要求,夜校借識字煽動這些人對地主的仇恨。比如講「手」、「腳」兩個字,就說「人人都有手腳,可是農民的手腳一年到頭不停地勞動,卻缺衣少吃;地主有手不勞動,有腳還坐轎子,卻吃大魚大肉,穿綾羅綢緞。」很快,鄉村痞子們就被中共派來的農運幹部挑動起來,成了所謂的「革命先鋒」。

這些「革命先鋒」捆綁無辜的地主士紳遊街,衝進他們家裡打砸搶抄,占領房屋,剝奪他們的合法財產。到1926年底,湖南農村已經被搞得天翻地覆:一大批流氓無產者掌握農村大權,他們想幹什麼幹什麼,想鬥誰鬥誰,大地主、小地主、富農、富裕農民,不分等級都成了所謂的「階級敵人」,在被打倒的行列。

流氓無產者甚至在鄉村砸廟宇,燒、毀菩薩塑像。據毛澤東的《湖南農民運動考察報告》記錄,1926年,「醴陵禁迷信、打菩薩之風頗盛行。北三區農民破了木菩薩煮肉吃。南區東富寺三十幾個菩薩都給學生和農民共同燒掉了。」毛澤東認為,這是「推翻神權,破除迷信,是各處都在進行中的革命運動」。

這群地痞流氓還以暴力加利誘,唆使越來越多的普通農民加入運動。

1927年1月,湖南全省農民協會的會員暴漲到二百多萬人;5月,運動達到高峰。極端時,長沙城裡也大開殺戒,從鄉村到縣城,上演了一幕幕極度血腥、混亂和瘋狂的鬧劇。

毛澤東:「痞子運動好得很」

在這樣的形勢下,社會輿論一片咒罵,批評「農運是流氓地痞運動」、「糟糕透了」。而毛澤東作為農民運動的領導人,被邀請回鄉「指導一切」。

巡視中,農協會向毛澤東匯報說有人被打死了,怎麼辦。毛澤東說,「打死個把,還不算了。」這之後,被打死的人就更多了。毛澤東巡視前,湖南農運領導人還嘗試約束暴力,扣了些打死人的人。毛澤東命令他們放人,並在考察報告中說,「革命不是請客吃飯,不是做文章,不是繪畫繡花……每個農村都必須造成一個短時期的恐怖現象」。湖南農運領導人作了檢討,執行了毛的命令。

對於社會上的負面看法,毛澤東也在報告中反駁稱,「痞子運動」「好得很!」他毫不避諱地說,「流氓、地痞之向來為社會所唾棄之輩,實為農村革命之最勇敢、最徹底、最堅決者」,「動不動捉一個戴高帽子遊鄉」,「竟在鄉村造成一種恐怖現象」,看過後,「你必定覺到一種從來未有的痛快」。

毛澤東還格外欣賞一種凶器——梭鏢,稱這是「使一切土豪劣紳看了打顫的一種新起的『東西』」。他要求湖南當局,把梭鏢「確實普及於七十五縣二千餘萬農民之中」。

當時,國民黨內部發生寧漢分裂,中共與國民黨左派汪精衛還是「革命盟友」。汪控制的國民革命軍,百分之九十是湖南人。他們在前線與軍閥作戰,他們的家屬卻在後方受農會的迫害。

作家袁斌曾撰文稱,國民黨元老譚延闓很同情共產黨。即便如此,他的女婿因為是長沙大資本家之孫,同樣受到農會勒索。譚延闓不得不發電報向共產黨說情。

國民黨第三十五軍軍長何鍵,是國民黨左派將領唐生智的部下。1927年5月,何鍵在河南作戰,長沙總工會卻抄了他在長沙的家,並逮捕了他的父親遊街。何鍵知道後氣極了,給湖南省政府打電報,大罵總工會搗亂後方。

毛澤東的戰友柳直荀也在《馬日事變的回憶》一文中寫道,國民黨軍人熊震在衛戍長沙時,表現得很左,等他到辰州(今湖南懷化)時,聽說他岳父被捉了遊鄉,勃然大怒,從此開始反工農運動。

最叫國民黨震驚的,是農會殺害湖南大知識分子、清朝最後一名狀元葉德輝。當時,葉德輝是湖南的名士,看不慣農會的暴民作風,在農會開會時送了一幅對聯譏諷,說,「農運久長,稻梁菽麥黍稷,一班雜種;會場廣大,馬牛羊雞豖犬,都是畜生。」

中國傳統讀書人有了名,鬧點小脾氣社會一般不以為忤,統治者也不敢隨便殺他們。但1927年4月11日,他被中共判處死刑並公開處決,罪名是「封建餘孽、豪紳領袖」。

馬日事變

葉德輝被槍決後,形勢急轉直下。湖南紳界震動,紛紛投身國民黨軍隊。

當時除了掀起暴力農民運動,中共還多方面攪得社會無法安寧。比如,他們鼓動工人運動,造成赤色恐怖。同時,國共兩黨還處於第一次合作時期,大量中共黨員聽從共產國際指示,以個人身分加入國民黨。他們很快控制了國民黨的眾多要職,令國民政府出現幾乎由蘇共和中共全權把持的危險局面。

1927年4月,國民黨右派蔣介石公開宣告與蘇聯和共產黨斷絕關係,同時發布通緝令,通緝中共關鍵人物。公開資料顯示,5月,國民革命軍開始鎮壓農工運動:當月中旬,臨湘農民協會委員長李中和被殺;18日,常德近郊農協會委員長被處死;19日夜,益陽縣工會、農協會被占領,農民自衛軍及工人糾察隊被繳械;20日,常德所有革命團體都被包圍,工人糾察隊作出抵抗,遭機槍掃射,八十多人喪生。

5月21日,駐長沙國民革命軍獨立三十三團團長許克祥,在長沙鎮壓工會、農會,捉捕工農領袖人物,開槍殺共產黨人,史稱「馬日事變」。這些報復行為,正是毛澤東極端暴力思想引來的惡果。

作家蔡詠梅在《湖南農民運動揭開中共血腥序幕》一文中提到,就連中共第一任黨魁陳獨秀,都在當年6月致電共產國際,承認湖南農民運動過激,才釀成馬日事變。

7月14日晚,國民黨左派汪精衛,主持召開了沒有共產黨人參加的國民政府會議,通過分共決議。17日,國民革命軍武漢駐軍,開始圍剿共產黨人和所謂「革命群眾」。從1924年開始的第一次國共合作統一戰線,以中共的劣行而告終。

中共一手發動的農民運動,把昔日平靜自足的農村一下變成了刀光劍影、血肉橫飛的人間地獄。在不斷上演的循環仇殺中,失去生命的,不僅是成千上萬的地主士紳,更多的是大量無辜的農民,而毛澤東針對這樣一場純粹的破壞的痞子暴民運動,卻稱「好得很」!可謂殘酷至極!

(轉自看中國/責任編輯:李曉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