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哪些人在逃離藍州?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Roger L. Simon撰文/溫芳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2月30日訊】克萊‧特拉維斯-巴克‧塞克斯頓電台秀(Clay Travis-Buck Sexton Radio Show)是我住的地區——田納西州(紅州)一檔熱門節目。克萊‧特拉維斯(Clay Travis)12月22日在節目中說,藍州(譯者註:藍州是民主黨當政,紅州是共和黨當政)的人口在減少。他是這麼說的:

「2021年人口普查數據顯示,這真有意思啊,紐約州損失的人口最多。近32萬人離開了紐約。加州僅次於紐約,大約減少了25萬居民,再接下來是伊利諾伊州。把密歇根州等其它州都加起來,2021年共有大約百萬人口遷離藍州。」

特拉維斯發推文說:「一會兒我想講一下這個問題,但是這些州的人口卻增加了:德克薩斯州、佛羅里達州、亞利桑那州、北卡羅來納州、喬治亞州、南卡羅來納州、猶他州、田納西州、愛達荷州和內華達州。其中多數是紅州。美國最近在發生人口大遷移嗎?」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藍州損失人口的現象已經存在幾年了,雖然不像逃離埃及那麼糟糕,也不是聽從耶和華的旨意,但是這些人也是聽從自己的精神信仰或道德觀——想去一個和自己的價值觀一致的地方生活。

而且這個現象也有起伏的規律。現在好像只要安東尼‧福西(Anthony Fauci)或喬‧拜登(Joe Biden)一發表講話,這些藍州州長們就爭相頒布封鎖令、疫苗令、口罩令,其它什麼也不會了。

福西現在號召百姓在聖誕節期間不要邀請沒打疫苗的親友來家裡聚會。我猜這讓更多人在忙著聯繫房產中介。(我聽說很多在洛杉磯、富蘭克林、田納西州的雇主都願意出錢支持雇員搬家。在這些地區找房現在變得很難。)

前兩天我就國內人口遷移的問題寫了一篇評論文章,我還想就此寫一本書。那我必須得搞明白他們都是些什麼人。

一些讀者在我上一篇文章留言說,他們是一些趁著免稅、便宜的機會搬遷的激進主義者,會污染了紅州。如果是這樣,他們最好別去了。當然,不可否認其中不乏一些這樣的人,在一個有著3.3億人口的國家裡,什麼人都有。

但是我認為,多數人不是這樣。這些搬遷者中的多數是堅定的保守主義者,與紅州原來的居民價值觀一樣。他們不辭辛苦背井離鄉,搬到國內另一個地區去開始新的生活,正是他們價值觀的體現。

很多人一安頓下來很快就去參加、甚至協助成立支持共和黨的各種機構和組織,保護紅州免受左翼或是「偽共和黨人」(RINOS)的破壞。

這是我的看法,當然可能我帶有偏見,因為我就是他們中的一員。

一位讀者留言說,見識過共產黨鐵拳的人往往都會堅定地反對任何形式的左派,不論他們身在何地。

《大紀元時報》的很多義工都是逃離中共迫害的難民。我在布拉格為一部電影工作的九個月期間,看到了很多這樣的人。捷克人也經歷過共產黨的統治,他們想離共產黨遠遠的。

我們美國現在情況比起中國人正在經歷的、和捷克人曾經經歷的情況好多了,但是最近到加州和紐約走了一趟,我的所見讓我一點也不後悔離開了那裡,反而感到慶幸。

特拉維斯對於國人搬遷潮的看法和我一樣。他自己出生在田納西州,他在節目中說:「就拿我住的地方——納什維爾(Nashville)來說吧,一直都有新搬來的鄰居。我住的地方是田納西州的富蘭克林(Franklin)鎮,屬於威廉姆森市(Williamson County),在納什維爾以南15~20英里的地方。我們這裡的學校一直都在運營,去年一整年都在運營。」

「所以很多有孩子的家庭都搬到了這裡。我看到很多人從紐約、加州、伊利諾伊州,特別是從伊利諾伊州的芝加哥搬到這裡,我問他們為什麼搬來這裡,他們都說,因為他們受夠了那裡的政治,而新冠疫情是最直接的原因。」

聽上去他們不像是激進主義者。但是,我會去更仔細地探查一番。

作者簡介:

羅傑‧L‧西蒙(Roger L. Simon)是一位獲獎小說家、奧斯卡提名編劇、PJMedia的聯合創始人,現在是《大紀元時報》的自由編輯。他的新書包括小說《史上最偉大網球運動員》(The GOAT,註:The GOAT是the Greatest Of All Time的縮寫)和非小說《道德自戀如何摧毀我們的共和國》(I Know Best: How Moral Narcissism Is Destroying Our Republic, If It Hasn’t Already)。他在Parler的用戶名是@rogerlsimon。

本文所表達的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原文:Who Are Those People Fleeing Blue States?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