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中共清零亂象:西安封城升級 廣西遊街防疫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2月30日訊】西安嚴厲封城,病毒未清零「宿主」先餓死? 廣西惊現「遊街」防疫!中共開發人工智能檢察官,機器人要開始審判人類?| JASON 趙培 | 熱點互動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今天是12月29號星期三。馬上就要進入2022年了,在這裡先祝觀眾朋友們新年快樂,本期節目也是我們在2022年之前的最後一期直播節目。今天我們來關注一下西安封城,西安封城已經超過一週,近日更是升級,連兩天允許一人外出採購都取消,1300萬的市民除了按要求參加核酸採樣外,不得外出。許多民眾抱怨沒吃的,西安買菜難已經成為微博的熱搜詞。

有網民調侃西安現在進入了先餓死宿主的模式。而日前,廣西百色市靖西縣赫然出現了,將違反防疫規定的人遊街示眾的場景,恍如文革在現。中共這些極端的所謂防疫的措施,是要救人還是害人?另外,近日中國科學家聲稱開發出了全球首個,運用人工智能來起訴罪犯的機器人,所謂的人工智能檢察官。目前已經能夠辨認和正式起訴8種罪名,包括尋釁滋事罪。那麼機器人要開始審判人類了嗎?

那麼在介紹今晚兩位嘉賓之前,再次提醒一下觀眾朋友,請您訂閱【方菲訪談】頻道。因為不久之後,我們的直播將只在【方菲訪談】頻道播出,您可以點擊視頻下方的連結,也可以在YouTube中搜索【方菲訪談】。

好的,今晚的兩位嘉賓都線上,一位是時事評論員Jason博士,Jason博士您好。

Jason:方菲好,大家好。

主持人:謝謝。還有一位是時事評論員趙培先生,趙培先生您好。

趙培:您好,大家好。

主持人:好,謝謝。好的,那我想我們就先請二位嘉賓來談一下,我先請Jason博士談一下。其實在我們談西安疫情之前,我想先請二位很快點評一下今天最新發生的事情,其實是昨天凌晨了,就是29日清晨,也就是美東時間的28日晚上。在香港的獨立媒體立場新聞被香港的警方搜查,然後逮捕了7名的管理人員,立場新聞隨後就宣布停止營運。就在蘋果新聞被關閉之後,立場新聞也遭到這樣的重拳打擊。您怎麼看這個事情?就中共跟港府為什麼要對香港獨立媒體似乎是要趕盡殺絕。

Jason:對,是這樣子。其實香港要變成徹頭徹尾的大陸城市,所以說以後很多問題就按大陸城市的標準去看。那麼從這個角度來說的話,像立場新聞這樣子獨立媒體,應該也會是中共逐漸清理的對象。其實它總是從外圍的,覺得就是說不停地從最顯眼的,比如說蘋果砍掉以後,那麼緊接著就是一點一點往裡走,立場新聞。所以說在我看來的話,國際上的反應也是比較好像平淡。

因為基本上從今年年中以來,香港的整體的狀態就已經是大陸城市的狀態,很多人已經不把香港作為一個自由的國際都市的態度來對待。所以說中共在香港做的很多事情,是香港人自己在毀自己的未來,國際上的關注也越來越少了。

主持人:所以就說現在香港真的是進入一個黑暗的時代,就是暫時還看不到光亮,所以只能是堅持在那邊。趙培先生也請您很快點評一下,因為香港作為以前這樣一個新聞自由是排名靠前的城市,現在突然就是變成這樣一個狀態了,您有什麼樣的感受呢?

趙培:我是覺得沒有經歷過1949年之後,中共那個百花齊放反右過程的人,現在可以看一下中共真正它奪取政權之後,它怎麼做。現在等於是中共把香港幾乎是吃到嘴邊,要咽下去的過程就是跟1949年一樣。1949年之前,中國人是擁有結社自由,擁有新聞自由,我們可以上街去遊行,我們可以辦自己的報紙。那麼1949年之後,為什麼我們成了現在這個狀態,只有中宣部,只有央視,只有中共的黨媒這一系列報紙。

你看看香港怎麼做,它當時也是怎麼做,不過是省略的一個步驟,不用百花齊放,不用引蛇出洞了。它現在已經是把媒體要趕盡殺絕,我們現在看到的這個,它對中文媒體的打壓是一方面,你看看它連英文媒體它也不放過。比如說《南華早報》,它已經是,一直有傳聞是中共的央企準備收購,但是現在是一直否定當中。估計未來在處理了這些中文媒體之後,它可能會把《南華早報》也劃入它的中資控制。

這樣的話香港也跟大陸一樣,會喪失這種言論自由。其實中共一貫的赤化做法,這就是一個赤化過程,就針對香港百姓的人權的進一步的剝奪。

主持人:確實是,我之前跟一位香港的這樣的一個作家採訪的時候,他也說他覺得2020年,就是國安法通過那一年,其實就是香港的1949年,就中共在香港落實它的統治的這樣的一個年份。那我想我們會持續關注香港的狀況,不管怎麼樣,全球我覺得國際社會都應該在這個事情上發出更大的聲音。那今天我們其實就是來主要談一談,在國內的這樣的一個疫情的情況。

因為現在疫情還是很多人關注的頭等大事,這個事情我想也請Jason 博士先來談一談。西安現在封城了已經一週多一點,現在情況是越來越嚴重。反正就是我看到的網上是很多傳出來的信息,比如說有人他就是說他什麼加了8個群,在半夜弄到兩三點鐘還是沒買到菜。然後他說知道的是在鬧疫情,不知道的以為在鬧饑荒。那還看到說有9個月的孕婦到西安去辦事,結果它不讓她出。

因為西安現在好像是只能進,不能出,然後沒有人照顧她,然後醫院也不收她,她也回不去,所以她就在網上呼救。那我知道Jason你的一些親戚是在西安的,跟我們談談你的了解和你怎麼看西安這個狀況?

Jason:對,其實整體來說,西安就是剛才你談到的一個情況。從大規模的社會管理的方式來說,這是中共最拿手的。所以說宏觀上來說,中共對於這個1300萬的城市,它是有一套細緻的管理方式。人員不許出社區,這已經是大家都知道的。以前可以,最開始是允許兩天出來一次,現在就完全不願意出。而且全部每個社區專門安排醫務人員進行,有的是每天一次,有的是每兩天一次進行疫苗檢測。你的疫苗檢測的結果直接和你手機的碼。

主持人:核酸檢測。

Jason:對,檢測的結果是相對應的。你要是敢不去做這個檢查,你的手機碼可能就變成黃的。變成黃的,你就這慘了,以後你啥都幹不了了。整體來說,這個疫情就是在我看來的話,因為1300萬的城市,整個這個運作的過程中的話,它想營造出一個物質豐富的一個狀態。但是它不可能,就光派送人員,派送物資的這個人員他都雇不過來。很多地方確確實實出現了物資供應不足這樣的問題。

比例可能不是超過50%,但是確確實實有那樣的人。但是這個人群的存在,就會讓人畫一個大的問號,就是這麼折騰,1300萬人關在家裡,不能上學、不能工作、不能真正的就醫、不能真正的人員流動,很多外地人臨時被關進去,這樣子折騰這樣的事值不值得?我就是跟人聊起來的時候,我就說現在西安整個陽性檢測的人數也大概有七八百這個量數量。但是到底有多少個真正是,就是重症病人,它說現在其實就4個。

換句話說,死亡百分比是零,而重症的比例大概只有0.5%。就是在這麼一個,這個病毒其實它現在變種到現在這個型度。當然中國也不去自己分,到底現在的病毒是Omicron,還是。

主持人:Delta,其實好像是Delta,Omicron還沒到。

Jason:對,就是它不管是怎麼說,其實病毒這個危害性已經非常弱了,而整個這個防疫的措施已經完全不能成比例了。但是中共它沒有任何的選擇,某種意義上講,你可以覺得就像是宇宙,或者說是命運給中共挖了一個大坑。它們從最開始2020年的時候,以這種全人類都做不到的一種強制的,封人門,堵人家這樣的方式,把這個疫情在中國很快地遏制下來。那麼一個遏制下來以後的話,在去年下半年的時候,全世界疫情很厲害的時候,中國那邊好像成功了。

這個成功本身的話,當時給中國人本身帶來了一種所謂的民族自豪感,給習近平帶來了他執政以來的最主要的一個政績。那麼從那以後的話,這個坑就挖成了。這個坑,就是變成了一個這種嚴格的用人、用強制,用這種相對來說,某種意義上講是暴力的方式來控制人,通過控制人來控制疫情,這樣的方式就成了中共唯一能看見的,對於疫情的解決方案。但是它已經,就是人在這個坑中的話,已經看不見坑外的解決方案了。

而且政治上也不允許它去看,前一段時間,事實上網上有討論,中共現在執行的這種清零政策是不是合適的。因為這個病毒是永遠永遠在人類空間存在的,從來沒有一個病毒它可以在人類出現了以後消失的,它永遠會存在。那麼這個存在這個過程,難道你中國永遠會成為這樣的一個現象嗎?時不時一個1千萬的城市就關起來了,或者幾百萬的一個縣城就關起來了。

你難道永遠不跟世界開放,永遠把自己封閉成這樣的狀態。但是中國已經不能問這個問題,就包括這次西安這個事兒。它們最開始疫情起來的時候是慌了,什麼叫慌了呢?通常的話歷史上,比如說北京有個菜市場出事兒了,把菜市場所有人關了,就拉走。然後同時周邊的地區全部封起來,這事兒就解決了。這一次的話它就換句話說,它能看見這個傳播這個脈絡。這次西安的話,它先覺得有幾個,比如說雁塔區是它認為的高發區。

那麼他去把這個地方關起來以後,它叫做嚴控區域或者高風險區。它在高風險區做檢查,同時它也在高風險之外抽查,結果發現,高風險區的陽性比例跟我高風險之外的這個比例差不了太多。換句話說,它最開始高風險區沒定對。那麼在不斷增加高風險區的過程中,它發現整個疫情在西安市的流傳的方式已經,已經摸不清了。所以這時候它只能採用1300萬人全部關在家裡頭,用這樣的方式,就像當年武漢一樣來解決這樣的一個問題。

但是這個方式本身,就是剛才我說的,也許是中共在坑裡頭看不見真正解決方案的一個方式。就是我有的時候跟他們說,我說人類上一次疫情是將近100年前出現,而歷史上幾千年來人類就是不停地有瘟疫出現。每次瘟疫最後它都消失了,為什麼呢?因為自然界對於瘟疫有一個解決方案,從現在科學的解釋來說的話,你比如說最近有華爾街的人就分析說,現在這個Omicron這個病毒,它傳染性極高,這個病毒的危害性極低。

那麼這種方式其實就像是一個全民免疫系統一樣,就是讓你每個人都得了Omicron,其他的病毒就不得了,就像一個全體免疫的一個過程。實際上,整個這個過程本身,如果在中共現在這種強制隔離的這樣的運作方式,一個陽性,把整個城市關起來這樣的方式,它永遠達不到這個效果。換句話說,人類的方案,中共的疫苗有限性,就是有效性是非常可憐的。香港的最新研究發現,打三針中共的疫苗都不可能防止疫情的傳播。

而同時自然界產生的可能解決方案,中共用它的行政手段隔離在外頭,拒絕接受這樣子一個自然界產生的方案,那麼最終的話就出現,遙遙無期的這種可能折磨人的現象。事實上這次西安人的一個內心的很大困惑是啥呢?就是說第一,這次要關多久?他們心裡沒底。因為現在每天的人數還在增加,就是昨天150人,今天180人。整個這個每天陽性的數量還在增加,他們得要等到數量增加,然後下落,最後清零以後,還得再關兩三個星期,這才能恢復清城。

所以說每過一天增加的數量,對於每個西安人都是揪心的。特別是那些收入有限的,或者是靠餐飲業等等這種服務行業的人,他們每天都是在生命的煎熬中。但是這樣的方式,很多人在,說是什麼看著西安,其實整個中國人內心都是有這種惶恐感的。本身中國現在這種防疫的措施,這樣子的命運隨時隨刻可以落在中國每個人頭上。就我來看的話,整個疫情過程中出現的一些人的這種痛苦,個人的痛苦是一個淒慘的故事。

但是與此同時的話,中共整個防疫的政策和帶來的這種宏觀的問題,就是未來大前途、大方向的這樣的問題,其實是中共目前,就是在坑裡頭看不見出路的一個宿命的一個悲劇。

主持人:是,而且你剛才說這個人數,現在受影響人數可能還是算少數,我覺得也有可能。但是一個就是說我們從網上零星的這些例子,確實沒有辦法去判斷它實際上的這個人數的規模,因為很多信息也是被抑制的,也有很多人可能自動就不發什麼。另外一個就是隨著時間的推移,你比如說現在有些區,它說有些區還是有配送的,那當然有些區沒有。那有的時候有人說,政府機關就有人配送,那其他的可能就沒有,就是它是個不平衡、不均等的。

但如果再繼續封下去的話,會不會受影響的人和面積就更大?所以我覺得這個人群,因為西安這一次可以說是前所未有的嚴厲,是不是比武漢當時還要嚴厲?那麼如果時間再長下去的話,我覺得它會出現很多更大的問題。但這其中我覺得有一個心態是挺有意思的,也請您解讀一下。因為我們看到說網上就有人嘛,就是有人就是說他以前確實也是歌頌黨的政策,屬於小粉紅。

那這次在西安疫情中,他自己就是受到很大影響,沒吃沒喝啊什麼,他就發帖抱怨說買菜難。結果就被人說你不要再抱怨買菜難了,說你不要被境外勢力利用,不要抹黑。而且還說你這個對比人家志願軍什麼零下幾十度在那挨餓,你在房間裡暖暖和和地挨餓,你還有什麼可說的,你餓一週兩週有什麼關係。然後這個人就說買菜難是事實啊,他說我為什麼不能說,你說政府說什麼物資充裕,但是我買不到啊,說你外地人不要在這兒瞎發巴什麼的。就你可以看到這種交鋒,所以你怎麼看的這樣的現象?

Jason:對,其實這個小粉紅他是個很典型的一個,某種意義上講,被中共打醒的那種狀態,只是這個人的數量可惜的不是很多。

主持人:醒到一定程度吧,咱還不知道他醒了多少。

Jason:對,他事實上是典型的那種,就是最開始其實中共是沒有決定整個這麼嚴厲的封城的。最開始它是說你兩天可以出來一次,而且你可以有足夠的物資供應,你出來可以買東西。只是後來這個疫情不斷升溫以後的話,中共官員一拍腦瓜,決定誰都不許出來了。那麼他當時就聽了中共的話,說物資充分,你隨時可以出來,所以他也就沒買什麼東西。結果到現在發現封了以後出不去,然後網上訂又訂不到,開始餓了。

就是挨餓的這種感覺,讓他意識到信中共的話是要吃虧的。這就是一個長進,某種意義上講的話,我們說100遍,說中共的話不能信,中共的話要反著聽。但是這些年輕一代是真的聽不進去的,那麼這個事情讓他聽進去了,那麼我覺得還可能是因禍得福。當然了,就是你說了,他就是可能在這個事情上清楚了,下個事出來以後,是不是又去開始什麼,就是又開始興奮地成粉紅了,那我也不知道。

但是不管怎麼說,有的時候吃苦,就是生於憂患,死於安樂。某種意義上講,從這個角度來說的話,這個事情本身能讓一點點人清醒,可能也是個好事。但是我的感覺上中國其實現在最大的問題是啥呢?就是說我們隨著中國國內的網民討論的事情在討論。網民他能討論啥?他只能討論個別的具體案例,他不敢討論宏觀的這種防疫政策,因為那個政策本身其實就是一個中共核心的問題。

這就是為什麼我說的,我就總是問所有我認識的人,我就說如果真的800人陽性,只有4個人是重症,你覺得這個病嚴重不嚴重?沒有人能準確地回答我,我說你知道誰誰誰他現在透析不能透析,他的這個病和這個嚴重性比較是什麼?沒有人能回答我,幾乎所有人最後說一句,說沒辦法,這是人家政府規定。換句話說,你可以清楚的看到,幾乎所有的人都知道他是在為政府做這個事兒,而不是真正的所謂的為他自己的所謂的個人安全,個人生命安全在做這個事,是政府被迫要求他做這個事。

換句話說,所謂的防疫其實是一個政治運動。在我看來的話,是各級官員在認真地玩一個中央安排他們必須完成的一個遊戲。而這個遊戲是非常殘酷的,對很多老百姓是非常殘酷的一個遊戲。

主持人:就像你說的是鬧劇。那趙培先生也請您來談一談,您怎麼看西安這個如此嚴厲的封城,以及它有可能造成的更長時間的這樣一個導致的後果?

趙培:首先說西安封城就證明,中共與天鬥與地鬥的那個清零思想,它不相信大自然的規律,它覺得我能戰勝大自然,我清零,我要清零。它逼著地方官員去清零,所以造成了這個悲劇,已經失敗了,因為你清零清零不了,中國不斷的爆發。那麼一個對比案例就是南非,剛才Jason 博士講的這個奧米克戎,其實南非現在傳出來的消息,彭博社的消息是12月24號,南非是已經決定停止對感染者,甚至追蹤它也不做了,為什麼呢?因為南非80%的人已經得過一遍奧米克戎。,而且這個反應不大,他認為重症也沒增加太多,而且是這個百分之八十的人體內都有抗體了。說明百分之八十的人都感染了,所以我也不隔離等於這個事就完了。

剛才說那個華爾街包括這個醫生都認為,可能得過奧米克戎之後,那個Delta病毒它就不會再感染你了,因為它已經讓你產生過抗體。其實就是南非把這個奧米克戎啊當成疫苗用了一遍。那麼你對比來看,中共你是不是你的清零政策就錯了呢,你非要跟上天對抗,你的疫苗不管用。這個西安在今年的7月份的時候是一千萬人,他總共一千三百萬人。他一千萬人也就是95%以上的常住人口,就是十八歲以上的百95%都打過中共的疫苗,是不是證明你中共的疫苗就是不管用,要不然不至於這麼大規模的封城嘛。另外你的封城政策呢,這個清零的思想,你與天鬥失敗了。你當這個奧米克戎在全球傳染一遍之後,全球人都有抗體了,全球都過去了這個事,你中共怎麼辦?你到底辦不辦你的冬奧會?你只要辦了冬奧會按照奧米克戎的傳播速度,你全中國都封了你都解決不了這個事情,是不是就證明你與天鬥的這個思想是失敗的。

那麼再說你這個封城,因為海外當時這個中共媒體膽膽突突說封城,就說美國也封城,加拿大也封城,但是它沒有像你封的這樣,你是屬於堵門啊,是讓人絕戶的封城啊。加拿大人還是可以去買東西的,也沒搬空到那個地步。那麼你這個封城政策,剛才說就是有些人還能撐得住,因為你才封七天嘛,你看看當時武漢的那些人撐不撐得住?撐不住。當時武漢人怎麼辦呢,武漢包括下面的孝感湖北整個封城,他們組織自救啊,民眾自救啊。所以我說現在不著急,小粉紅喊疼不著急,後面還有你疼的。你到封到十多天的時候,這個家裡儲存的那點食物是跟不上這個全家消耗的,而且你光吃蘿蔔白菜你也會煩的,你怎麼辦,你還是想吃點新鮮的東西嘛,那怎麼辦,那你只能是在微信上組織自救,當然中共是會進行打壓的。比如孝感當時他就打壓民眾自救把人抓起來,那麼這種情況下,中國人應該凝結成繩去反共,這才是你的出路嘛。

就是反共不是抽象,你去上大街上打個橫幅去反對共產黨你可以去做,但是我建議你就是說自救反共,就說我們這一圈人,誰在城外有親戚能用的菜到哪個地方交接。

主持人:就別聽中共宣傳。

趙培:別聽它宣傳能供給你。你現在七八天的時候趕快去聯繫,你們一個小區的怎麼樣去把這個菜可以準備好,在哪裡地方交接,千萬不要這個群裡不要有一個共產黨員知道,誰讓共產黨員讓他老婆跟她說你趕快閉嘴,你不要參與這個事情,這樣才能夠解決你後十天的問題呀。所以現在時候不到,過了十來天之後,你就看到了中共這種政策就跟當年大饑荒,他堵著門不讓大家出去那個逃荒,去別的地方乞討一樣,他是會餓死人的。所以大家一定不要信共產黨,現在開始自救,這就是對抗中共封城政策的最好的辦法。

主持人:還有一個就是現在網上呢,就是確實我們發現,就有很多人是不太敢說,有的人說了自身的遭遇之後呢,就被人指責說什麼抹黑啊,然後說給境外勢力遞刀啊,像這個最典型的這個還又拿這個說志願軍什麼零下十幾度那麼凍著餓著,都沒說什麼,你怎麼就不能餓一點。就這些你覺得真的是有人這麼想嗎?還是說他是受命來維穩,是來封別人的口的?

趙培:我是覺得這個事呢你要是,它其實中共的這個網平原系統和五毛系統,證明還都在上班,餓他們兩頓,他們也就好了,那麼這是一個重要的方面。另外一個方面講你說的對呀,你長津湖不就是個預言片嗎?那個煤炭價格高了,東北就開始這個冬天取暖就要受凍,取暖燒不足這個煤燒不起,這個天然氣就要受凍。西安就挨餓,你長津湖是不是個預言片?那證明你現在過的還不如長津湖的戰爭狀態,那你還替它去說什麼呢。

另外你這個東西你不需要跟美國去比,美國沒有人要看你笑話,你比如說這個當時孝感,大家上街去反共就是要把這些組大家買菜的人救出來,他不是為了給美國遞刀子,真的是活不下去了,大家在他們孝感上街之前,大家不知道孝感人自救已經到一個群一個群,群主去城外偷偷把菜買進來給大家一分的這個狀態,大家不知道啊。是中共抓壞人大家才知道啊。所以從來都是中共給海外遞刀子,沒有百姓什麼事,你就偷偷地買菜,堅決不要聽這些政治宣傳也不要覺得丟人。你覺得中共的那個丟人那個面子,都是它自己丟的,老百姓為了生存不丟人,不寒蟬這個事兒。

主持人:確實是這樣的。另外就是說,還有就是現在中共這種極端清零政策,造成了很多亂象。比如說最近那個廣西百色市,他出現這種就是遊街示眾,就是據說這幾個人,好像是幫助別人從越南偷渡過來,因為它邊境也說疫情嘛,然後就誰也不讓進什麼的,可能有各種需求吧,那他就幫助別人過來,然後呢這幾個人就被遊街示眾,然後結果就網民就輿論大嘩,結果這個市政府當地還說,說我們沒有什麼不合適的,說我們就是現場懲處的方式沒有什麼不合適的,您怎麼看現在這種現象?

趙培:遊街示眾你是想人看,還是不想人看,我首先問問當地市政府。你也想人看,人群聚集感染你市政府負不負這個責任?你不負這個責任吧。那麼這個遊街示眾這種方式呢,就是中共歷來的方式,它不光說文革遊街。它歷次那個打擊的一個罪犯都遊街,你有沒有法律依據啊,你說是依法治國,那麼現在的法律依據到底在哪裡?中國古代可以。因為中國古代就是那麼個法律流程。那麼你現在中共說要按照西方的法律走,行,那你把遊街這條取消了。

第二點呢就是說它不光遊街這個事是跟這個中共一貫的這個手法,文革的這個手法,它歷來就會這麼做。你看看現在封城,它是不是跟當年那個大饑荒每個村封的不讓人出去討飯,逃荒是不是一個道理,是吧,它歷來就會這麼做。那麼你這麼做,你跟得上是你想與上天對抗,我把人制住了,就把這個上天制住了,它其實是這麼個思想。所以西安網民說把宿主殺死,他其實這個意思就是說把人都殺死了,病毒就不傳播了,他其實是這個說法,是對的。

中共你到最後,它跟老天爺對抗,它能找得到老天爺嗎?找不到,它找到的就是中國人。所以中共所有的這個政治運動,最後受損的都是中國人,甚至比那個中共的那個不讓大家逃荒,比那個飢餓本身更能餓死人,人禍、大雨、天災呀,中共歷來是這樣。所以我們不是說,沒了中共之後就沒有天災了,沒了中共之後有天災,只要這個政府能夠真正地順天應人,這個天災不會像中共這種給中國老百姓造成這麼大的傷害。

主持人:所以就是說中共這個政策,其實很多時候它並不是為了老百姓的益處,不是為了老百姓不得這個病毒,而是說它要完成它的政治目標,然後老百姓承擔多少的這個後果和損失,它是不關心的。

趙培:對,其實最重要的是它思想不對,它總是覺得我與天鬥我與地鬥,我定了大目標肯定能實現,清零肯定能實現。你等著全球,你現在據說啊,據說西安還是Delta病毒,你等全球那個奧米克戎都普及了之後,你中國怎麼辦?你中國徹底閉關鎖國,就是把中國用圍牆圍起來,不准進不准出,你才能解決奧米克戎不傳到中國的封界。但是你看看奧米克戎真的比你的疫苗好用,你就讓奧米克戎在中國傳播一下又何妨呢?所以就是說它的思想不對,才會導致每次幹事都幹的蠢事。2019年這個武漢中共病毒爆發的時候,它是一個毒性比較大的病毒,它去掩蓋,結果造成全球的這個災難,等於是它的那個掩蓋疫情的這個惡毒的這個行為暴露在世人面前,等於是被正手抽了一巴掌。那麼現在這個毒性弱到奧米克戎來了,它還在那兒清零封城,那麼等於是到最後看看全球都全民免疫了,它這邊還在感染還在封城,中國老百姓還在遭罪,是不是又被反手抽了一巴掌呢?所以中共整天幹的事都是蠢事。

主持人:好,那Jason博士很快請您點評一下,就是我們看到剛才提到這個在廣西的這個百色出現的遊街示眾這種現象,就如果說隨著這種中共清零政策的不斷的極端下去,然後它想清零又老是清不了零,您覺得會發生更多這種聳人聽聞的事情嗎?

Jason:其實我不覺得這有多聳人聽聞,在當今中國的這個社會人文大背景下,其實中國最近發生了一系列的事情,它標誌著中國已經基本上從這個人的思維,就是人文環境這個角度已經進入了文革,或者文革左右那個時期的狀態。法治已經基本上是一個可笑的東西,你就說最近這段時間多少事情發生。

主持人:是,被送精神病院啦。

Jason:對,宋庚一一個老師在課堂上只是簡單地說了一下、質疑了一下這個大屠殺30萬人這個數字,她甚至說有可能是50萬,結果已經被開除了。緊接著為她說情的一個老師就被關進精神病院,然後你看最近連《人民日報》都在批一個什麼瞇瞇眼這樣一個事情。其實整個中國就是整個人文現象,就是這種極左然後…就是不是中國沒有聰明人,中國有很多很聰明很清醒的人,但是不幸的是中國整體的政治和法制環境是真個是逆向淘汰的。你有清醒的人一說出來的話,就像是那個李田田老師,她只要清醒地說出一句話,在中國現在的政府來看就是精神病,就給你關精神病院。

然後只要有一個愚蠢的一個網民,把一個中國人瞇瞇眼這樣一個廣告出來指責一下說是侮辱華人,那麼《人民日報》都出來給你站台。這樣子一個由官方推動的一個社會向極蠢、極左的方式走的這樣一個方式,那麼地方官員做出一個遊街示眾的這樣的事情,在我看來就是基本上是沒有什麼可驚訝的地方。其實中國現在可怕,可怕在這個地方。就是說歷史上的話,你中共欺負老百姓的時候老百姓知道你在欺負他。現在是中國老百姓主動地配合中共,逮著還敢清醒的人,逮著去欺負那些人。

就是某種意義上講,我印象中好像古代有個說法就是說當時商紂王做惡很多,當時在西邊的周國,就是周朝姜太公當時就問說到底那邊怎麼樣了?據說大家現在多罵商紂王。他說那還可以,現在還不能攻,因為只要敢罵證明這個事情,他們民怨還能發出來。直到說是不敢罵的時候,那麼整個這個社會就已經到了無可救藥的程度了。其實中國現在整體是一個典型的一個末世的狀態,而且末世末到了可怕的,愚民左右整個社會的輿論導向。而真正清醒的人一聲都不敢吭,這是末世的末世的最後的表現。

就是我這個話說出來大家很多人覺得很不入耳的感覺,但是其實你說中國現在正常嗎?真正的有思想的人是精神病人,而真正的精神病人卻是《人民日報》支持的觀點。這就是整體中國的現象。所有在這樣的情況下,一個地方官員拉出來幾個人去遊行,這種事情在我看來的話只是會越來越多。這個事情報紙沒有批評吧,地方官員沒有出來道歉吧,就證明這個事情他可能還會做,認為這個事情正常。所以說在我看來的話,中國整體社會的現實是非常非常可怕。

主持人:你說這個末世,當然很多人聽了覺得是不是有點悲觀。不過我覺得反正從另外角度來看,所謂「天欲讓其滅亡 必先讓其瘋狂」,所以也可能真的是走到了一個末世的一個要結束的階段了。那我們最後再來看另外一個事情,也請您先解讀一下,就是也是一個讓人大跌眼境的事情。中國科學家說現在他世界首度發明了一個叫人工智能的檢察官,這個人它可以決定我起不起訴你。然後它現在已經學會了要用八種罪起訴人,其中一個就是尋釁滋事罪。那我想這個人工智能它用大數據,估計尋釁滋事罪這個大數據很多,所以讓它一下就學會了。就這個東西聽上去非常驚悚,您怎麼看就中共為什麼要開發這樣一個東西?這樣一個東西出來之後,它有什麼樣的危險後果?

Jason:搞錢呢,就是說其實中國現在很多事情,它都是官員做事的動力是錢。如果是那個法院怎麼樣來錢呢?那就是搞一些這樣的一個高科技項目。這種項目跟比如說一個智能研發的機構合作立個項目,然後研發出來這樣的一個所謂的人工智能的檢察官。說是你給他提供陳述了相應的案件輸到計算機裡,這個計算機就根據這個案件的一些特點,決定用什麼方式起訴你,然後甚至把起訴的一些法律依據也給你列出來。

其實歷史上類似這樣的程式的話它也是有的,好像就是說這只是一個升級版。據說是把2004年到2020年之間的,大概很多成千上萬的案例作為訓練集,人工智能的最大特點就是你得要建立一個現有的案例的一個訓練集,然後運用這個訓練集訓練出一個人工智能的一個模型。基於這個模型然後它去做未來的案例。那麼這個事情本身他聲稱是97%的準確率,一切在我看來的話都是一個忽悠錢的一個藉口、一個手段而已。他立了這個項目,他們有錢,然後合作單位有錢,這個項目成了運行過程中維護人員有錢,政府可以直接從這個項目不斷的撥款。真正這個東西到底有沒有作用?我不知道,因為他說是97%好像挺高的。但是事實上在我看來的話,其實任何一個有點腦子的人都知道,這是有很大問題的。因為這個人工智能它是從歷史的案例在學的,這個歷史案例本身我們知道中共這個案例都是充滿了各種各樣的,某種意義上講怎麼說呢?就是背後的這種手腕。

主持人:因素。

Jason:因素,這個人跟我關係好,給我錢了,我不起訴。那個人呢,我完全不認識或者說是我的仇家,他的仇家給我錢了,我就起訴他。本身這個訓練局就是混亂不堪的一個歷史上中共的這種案例。然後他說從這個案例中抽出一千個特點,基於這一千個特點做出判斷。所有這些東西其實在我看來的話,他最好別用,他把這個既以此為藉口,把這個錢塞到官員的腰包裡,這是最老百姓的最大的構陷。千萬別用這個系統,這個系統要是運出來的話,它就變成了以後你說不清的一個狀態。

因為啥呢?它知道什麼樣的特點、什麼樣的它叫feature或者特性能讓這個案子立起來。這個如果用多了,你就能摸索這個規律。那麼法院的人提供案子給這個系統,如果他知道掌握我用什麼樣的措詞,這個系統就不能怎麼樣的起訴你的話,那麼將來他起訴你各方面這樣的一個判決的過程,顯得是無比公正,沒有人介入,但事實上的話你有苦說不出。這事實上是一個非常非常可怕的,這種人工智能系統,它實際上就是在學術界叫做黑匣子系統。裡頭怎麼樣子做出了判斷你是不知道的,但是又給你一個無比公正,沒有人介入這樣的一個所謂公正的概念。這就讓冤案是永遠成為冤案,或者說是輕案重判、重案輕判等等這樣的事情可能會氾濫起來。就是在我看來的話,整個這個過程,以官員貪錢作為起點,最終如果他真的在運行過程中,是以百姓的生活命運的苦難作為終結。這是中國的一個不變的,就中共統治下不變的一個故事發展情節。

主持人:我覺得從本質上來說,你要是說你有一個工具給這個檢察官用,輔助他做決定,我覺得也可以理解。但是你說這個機器人本身就是個檢察官,我今天說起訴你,就起訴你了,這怎麼可能呢?這就相當於一個機器開始起訴人類了,這不是可笑嗎?這個怎麼能夠…

Jason:我猜它可能用的時候可能也得要按你說的方式用,它真的不敢說是樹立一個程序出來啥起訴的方案,就按這個起訴方案做。

主持人:他還不是這樣說的,他說是為了減輕檢察官的負擔,檢察官可以在更多的複雜的案子上。聽上去好像這種簡單的案子,檢察官不用管了。

Jason:可能,但是至少它感覺上還有一個人工評閱的一個過程。但是不管怎麼說吧,就剛才我說的,就是這種系統一開始運行,那麼最熟悉這個系統的,其實是檢察法院系統。那麼法院系統的人以後,他們真正的在舞弊的過程中,英語叫track系統,或者說在給這個系統使花兒味的時候、使手腕的時候,外人不知道但是他們知道。與此同時給你一個非常公正的感覺,這是事實上是中國很多事情的狀態。

你就比如說土地拍賣這樣的概念,你給人最開始說土地拍賣是為了公正,但是其實結果是啥呢?土地拍賣的結果就是房屋價格不斷上漲,中國老百姓最後付全世界最貴的平均房價去買一個隔子,就是一個高層的一個小隔間。其實整個中共所有所謂以公正、公平、先進的方式出臺了一些東西,最終你會發現老百姓都是最後,不但初期買的後期還要受罪。

主持人:好的,那趙培先生,您怎麼看中共開發這套系統的目的?真的是像Jason博士說那樣只是為了弄錢嗎?

趙培:可能是,但是你要看到它的危害就是中國到底還有沒有三權分立?就是立法、司法,中共講公檢法。那麼公安用的也是AI系統啊,人臉識別幹什麼都不是用的AI?那麼哪條法律規定檢察官也用AI?那麼這兩個AI是算一個人,是算公檢法分開的AI?還是說從本質上演算法一樣就算成一個人呢?中共對這個計算機的這些道德、機器人的法則,你有沒有一個清楚的界定呢?你沒有,你這樣的話就等於是公檢法到最後都不用人了,全都是一套系統。那麼三權分立等於中共這邊就根本沒有,當然中共確實是沒有,不過有人在的時候互相有點矛盾還能牽制一下。

你現在都用AI一套完了,就整個中國人等於上了屠宰場了一樣,你沒犯罪,AI出錯了把你定成犯罪,那邊AI起訴了,那邊AI判決了,第三天機器人把你抓進監獄了。你說你冤不冤?你還沒辦法去申訴。人家說我準確率97%,另外的這97%有很大疑問啊。你知道多倫多,它有那個攝像頭,就是拍你紅燈右轉,你知道每年有多少人能夠被提告呢?被提告率只有30%,因為大部分覺得這個不準確吧,這個拍照不清晰吧,你AI可以修改這種證據啊。你現在你用AI去人臉識別什麼東西都可以改呀,那麼你AI你怎麼保證它的程式不被污染呢?你把30%提高到97%,冤假錯案率就是67%嘛,這是很顯而易見。所以中共這套系統最後最後,對百姓的傷害是非常大的,而且它會把整個國家都不是一個警察國家了,就是一個機器人控制人的這麼一個國家。那麼人活的就跟我們現在管理那個小狗是一樣的狀態,人就沒有了獨立的人格,人就不配稱為人,在中共的這套系統之下。

主持人:而且更宏觀上來講我覺得開了這樣一個先例是非常危險的。那是不是就是意味著說,你如果有AI檢察官,你以後可能也有AI法官,從更廣義的層面上,機器慢慢的真的是開始審判人類了,不是嗎?

趙培:對,它其實就是說三權分立整個就沒有了。因為AI萬一連網兩個AI一通氣,行,咱們倆一塊把這個人抓緊監獄裡。你說你冤不冤?就這個問題。包括中共那個民主制度那個按鈕,都不用按了,反正AI判斷大概是97%,今年還同意這個議案。所以到最後那個提議案的還用AI,你是不是整個這個國家的發展整個都被這個電腦所控制。那麼人類就沒有什麼創造性可言了,人類只在舊有的規律的框架下,不斷的去重複舊有的錯誤。所以這才是人類最可悲的問題,整個把人類社會都可能消滅掉。

主持人:好的,那今天時間很快到了,感謝趙培先生和Jason博士精彩點評。好,我們也感謝觀眾朋友收看,那麼節目結束之前,還是跟大家說一聲新年快樂,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

訂閱優美客Youmaker:https://www.youmaker.com/c/0YwmjPbErBQx

訂閱 Youtube 頻道:https://bit.ly/fangfeitalk

支持方菲:https://donorbox.org/rdhd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