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十大禁聞之十】鄭州特大洪災 幾分天災 幾分人禍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2月30日訊】觀眾朋友大家好,歡迎收看中國禁聞特別節目《新唐人2021十大中國禁聞》。

節目一開始,首先來關注今年7月在鄭州發生的特大洪災

7月20號,河南鄭州突發洪水,地鐵5號線被水倒灌、京廣路隧道5分鐘被淹平,死傷人數難以估算。官方聲稱,災難原因是「千年一遇」的暴雨,但民間質疑,水庫無預警洩洪,政府應對不當,才是導致眾多民眾罹難的真正原因。

7月16號到20號,河南暴雨如注,水庫潰壩或洩洪,城鄉淪為水鄉澤國。

視頻:「車廂裡已經到腰了,過腰了。外邊看到沒?外邊水更高。」

鄭州地鐵5號線被洪水倒灌,幾百名乘客被困車廂長達3到5個小時,失溫、缺氧。儘管官方聲稱只有14人死亡。不過網友上傳的現場視頻,月台與車廂上都是屍體。

另一個受災嚴重的地點是京廣路隧道,被稱為「汽車墳場」。據大陸「澎湃新聞」說,7月20號晚上,京廣路隧道5分鐘被淹平,上千輛車被浸入水中。

現場民眾:「漂出來的車已經清理了。但是聽說裡邊還有幾百輛車沒有被救出來。」

當局最終公布,「7·20」河南暴雨導致302人遇難,50人失蹤。但民間質疑遇難人數遠遠不止這些。河南民眾在微博成立的暴雨互助平台上,陸續貼出的失蹤者有130人,遠超官方數字。

黨媒《河南日報》宣傳鄭州暴雨是「千年一遇」。河南省水利廳21號甚至發消息說,河南這次降雨量「超5000年一遇」。

但民間質疑,這次水災是政府偷偷洩洪造成的人禍。根據鄭州防災服務台21號凌晨1點發的通報,常莊水庫7月20號上午10時30分開始向下游洩洪。但當局並未事先預警,而是在洩洪14小時後才公告。

此外,鄭州市二七區郭家咀水庫在21號凌晨潰壩。其他多座水庫都喔超汛限水位,導致鄭州市區及周邊縣區受災嚴重。河南省至少150個縣(市、區)1664個鄉鎮1481.4萬人受災,農作物受災面積1620.3萬畝。

鄭州市投資500億人民幣建立所謂的「海綿城市」,遇到這次暴雨為何完全失效?

民間質疑當地的防汛準備,和應對措施根本不足。這次洪災,鄭州氣象局發了五次紅色暴雨預警,按照規定早該停工停學,但是政府不作為。在水災爆發第一時間,鄭州市指揮系統更是幾乎陷入癱瘓。

香港作家顏純鈎發文指出,這是「定於一尊」惹的禍。鄭州政府這次不作為,跟武漢疫情爆發情況類似。凡是大的社會災難事件,如非經過上級批准,當地政府不得擅自採取應急措施,以免造成社會混亂。所以官員也怕影響仕途,寧可不作為。

不過官方在控制民間輿論方面,動作非常迅速。

7月21號的中共官媒《人民日報》頭版對河南洪災隻字不提,而是在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年。社交平台曝光水災真相的貼子被大量刪除。而外媒記者在鄭州試圖採訪,也遭到一些不明人士的圍堵和謾罵。

不僅如此,7月26號,也就是鄭州洪災遇難者們的「頭七」,許多市民自發來到地鐵5號線沙口路站出口悼念遇難者。但是政府部門拉上了1.7米高的黃色擋板,阻擋人們祭奠。沒想到,黃色擋板擋不住繼續湧現的鮮花,也擋不住網絡上民憤。到了晚間,有些市民上前拆除擋板,好讓逝者早些回家。

暴雨過後,城市滿目瘡痍,民眾也開始追責,為死者討公道。

鄭州市民倪先生:「涉事的這些地方官,首先沒有第一時間去救援,然後耽誤了這個最佳時機,事後這些所謂表現的如火如荼、熱火朝天的這些行為,實際上也都在掩蓋他們的過錯。所以作為省會城市,鄭州這塊反正是網上有很多的聲音,都是民眾的這種呼聲,要求追究這些地方官的責任。」

面對民眾的強烈質疑,中共國務院8月2號成立調查組,總理李克強8月18號去鄭州視察洪災時,也強調對失職瀆職行為問責追責,但幾個月過去了,鄭州民眾等來的不是調查結果,而是淡忘。直到年底,官方對這次特大洪澇災害,都沒有再提起。

編輯/尚燕 後製/明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