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原:2021年中共的十大糗事(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2021年,中共為擺脫內外困局,毫無章法地亂折騰,搞出了不少糗事

第一大糗事:「東昇西降

2021年1月11日,習近平在省部級主要領導幹部研討班上講話,黨媒報導稱,到了「強起來」的「歷史性跨越的新階段」,「時與勢在我們一邊,這是我們定力和底氣所在」。

1月12日,新華社發表文章《論美國「燈塔」的倒掉:活該!》,稱美國「變成了一個『失敗國家』」、「美國正在失敗」,「美國已經不能領導世界」。一年來,中共黨媒唱衰美國從未間斷。

1月15日,中共政法委祕書長陳一新傳達習近平的講話,刊發文章的導讀稱,「百年變局和百年疫情疊加,世界進入動盪變革期。中國崛起是一大變量……『東昇西降』是趨勢,國際格局發展態勢對我有利」。

2月25日,中共祁連縣網站刊登縣委書記何斌「在縣級領導幹部學習貫徹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專題研討班上的發言」,也稱習近平「作出『西強東弱』是存量、是歷史,『東昇西降』是增量、是未來的政治判斷;在談到中美戰略博弈時,作出『當今世界最大的亂源在美國』、『美國是我國發展和安全最大的威脅』等重大判斷」。

這一關鍵誤判,導致中共一年來不斷高調挑釁美國。中共高層為了掩飾一系列外交失誤,應該也在用此種方式對黨內有所交代,並試圖繼續樹立權威、給下屬打氣。

然而,在「東昇西降」的思路下,中共折騰了一年,反倒逼迫拜登政府不斷做出強勢回應,中美關係陷入更大僵局,中共進一步被孤立。

12月27日至28日,中共政治局召開生活會,稱「黨面臨形勢環境的複雜性和嚴峻性、肩負任務的繁重性和艱巨性世所罕見、史所罕見」。

2021年,「東昇西降」沒有出現,中共也沒有「強起來」,「時與勢」不在中共一邊。這應該是中共2021年的第一大糗事。

第二大糗事:經濟「內循環

4月30日,中共《求是》雜誌刊登了習近平1月11日在省部級主要領導幹部研討班上的講話,文章稱,中國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第一大工業國、第一大貨物貿易國、第一大外匯儲備國」;「經濟全球化遭遇逆流,國際經濟循環格局發生深度調整」,「不少企業需要的國外原材料進不來、海外人員來不了、貨物出不去,不得不停工停産」,「大進大出的環境條件已經變化」,「去年4月,我就提出要建立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

為掩人耳目,「內循環」換成了「雙循環」,還包裝成「新發展格局」、「高質量發展」,但至今無人知道什麼是「新發展格局」,又如何「內循環」。

一年來,中共繼續編造假經濟數據、唱讚歌;然而12月10日,中共政治局七常委參加經濟工作會議,罕見承認「經濟發展面臨需求收縮、供給衝擊、預期轉弱三重壓力」,再次要求「黨政機關要堅持過緊日子」。

由此可見,2021年中共的「內循環」、「雙循環」、「新發展格局」,只是空洞的口號,成了一大糗事。

第三大糗事:「靈活就業」

3月11日,李克強在中共人大記者會上透露,「中國的靈活就業正在興起,已經涉及到兩億多人」。

「靈活就業」可以解釋為沒有固定工作,可能處於時而打零工的狀態,當然不是全職工作,也不是固定的半職工作,實際朝不保夕。

「靈活就業」人員,相關的用工企業不會為其繳納養老保險金等;一旦遭受工傷事故,也只能自認倒楣;隨時可能失去現有的工作,又無法申請社會保險。李克強曾提出,「靈活就業人員職業傷害保障試點」,但沒有下文。

5月24、25日,李克強到浙江考察,他對大學生說,「希望你們有大志向,通過大眾創業、萬眾創新創出大事業」,「你們如果有條件、有能力靈活就業,不僅可以為自己積累財富,實際上也是在積累專業經驗和人生經歷」。

2021年畢業的909萬大學生,最終有多少被「創業」或「靈活就業」,中共黨媒沒有透露,李克強也很少再提及。2022年的大學畢業生將突破1000萬,就業前景將更加慘淡。

民營企業不斷遭受打擊、被迫大量裁員,無論大學畢業生和農民工,「靈活就業」也難了。中共經濟工作會議承認「需求收縮」,反映了真實的失業率。中共9月份限電後,「靈活就業」大軍應該迅速擴大,中共也很少再提「靈活就業」這樁糗事了。

第四大糗事:減碳限電

2021年9月,中國十幾個省份忽然「拉閘限電」。

中共最初的理由是發電機組檢修,後來透露電價低,煤炭價格上漲,導致火力發電廠不願意賠錢發電,最終中共允許突破電價上浮20%的限制。

中共的第二個理由是動力煤缺乏,曾被勒令關閉的一些煤礦重啟;中共還不顧與澳大利亞鬧僵,大量進口澳大利亞的優質動力煤,甚至通過第三國轉手高價買入;各地拚命搶煤。浙江省首次從哈薩克斯坦採購13.6萬噸煤,運煤船在海上跑了30天,航行約15,700公里。

10月8日,李克強主持國務院常務會議,要求「糾正有的地方『一刀切』停産限産或『運動式』減碳,反對不作為、亂作為」。

10月24日,新華社「(受權發布)中共中央 國務院關於完整準確全面貫徹新發展理念做好碳達峰碳中和工作的意見」 。透露的新目標是,「到2025年,非化石能源消費比重達到20%左右……單位國內生産總值二氧化碳排放比2020年下降18%……到2030年,非化石能源消費比重達到25%左右,單位國內生産總值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65%以上」。

這份文件的標註日期是9月22日,與各地「『一刀切』停産限産或『運動式』減碳」的時間吻合。中共領導人缺席了11月1日的氣候峰會,最終也沒有做出新的承諾。

9月份的停電、限電,是中共製造的一個轟動中外的大糗事。

第五大糗事:防疫「清零」到「動態清零」

年初的1月13日,中共疾控中心副主任馮子健稱,「能第一時間發現、第一時間控制,應該不會出現新冠肺炎疫情的大規模流行……可以確保不發生、不出現大規模的疫情反彈」。

中共繼續編造防疫「清零」,然而病毒卻不聽中共的話。

1月31日,新華社用鐘南山的話說,「從最近發病的情況來看,60%到70%都在農村……有不舒服一定要去看醫生,不要等到病情很厲害再去看。農村地區重點需要提高認識,及時檢查、及時看醫生、及時做核酸檢查」。

中共的防疫《通知》稱,「有條件的地方可配備移動檢測車,採取下鄉巡迴檢測的方式,進一步擴大核酸檢測服務供給」。這表明,農村地區實際是檢測和防疫的盲區。

2月13日,新華社報導,吉林省「無新增確診病例和無症狀感染者」;「黑龍江省無新增新冠肺炎確診病例報告,無新增無症狀感染者……海倫市無症狀感染者清零」。

中共對各地疫情的處理方法,一是儘快封閉、全員檢測,二是直接處分地方官員了事,三是草草宣布「清零」。各地官員只能隱瞞病例,直到眼看失控、不得不封閉時,才透露少量病例。

3月27日,《人民日報》報導江西省本土病例,極力解釋確診者乘火車時,被境外輸入病例感染。整個2021年,中共不遺餘力地推責。

4月3日,新華社報導雲南瑞麗疫情。中共封閉了邊境,雲南瑞麗反覆封閉、全員檢測,以至於大量居民遷離該地,但疫情從未間斷過。雲南瑞麗相當於2021年中國大陸疫情的一個縮影。

4月21日,海南省衛健委故意稱巴拿馬籍貨輪發現12例確診、4名密切接觸者;貨輪上的20名船員,15名是中國籍船員。

5月1日假期前,中共黨媒宣傳「清零」,鼓勵居民出行。5月7日,新華社報導,《中疾控建議旅行歸來自我觀察14天》。 很快,安徽六安、遼寧營口鮁魚圈和深圳藍田曝出疫情,深圳疫情又蔓延到廣州、佛山。相應的病患曾到過北京、安徽、遼寧、山西、江蘇、湖北等地,但中共媒體迴避了後續追蹤情況。

5月14日,習近平在河南考察時戴上了口罩,真實疫情昭然若揭。

中共7月1日黨慶前10天,中共國家衛健委不再通報本土病例,中共黨媒利用鐘南山的話說,「廣州已連續6天無新增境內感染者」,「疫情已經得到了有效控制」。然而,6月26日中共政治局集體學習,一干人等都帶上了口罩。

7月11日,新華社報導《雲南10日新增新冠肺炎本土確診病例12例》。黨慶10天後,疫情按期回來了。

7月21日,南京市祿口國際機場發現17例陽性。中共黨媒迴避機場來往人員的追蹤,只報導南京市的疫情。隨後,江蘇、四川、遼寧、安徽均報告病例,雲南、廣東、北京、湖南、湖北、浙江等也未能倖免。8月12日,新華社才承認,「國內疫情多點暴發」 。

10月1日前後,中共又玩「清零」把戲;但10月3日,黑龍江、新疆、福建疫情異軍突起;10月19日,疫情波及10個省份。

11月份,疫情進一步擴大;但11月20日,中共再次稱「本輪本土疫情波及的省份中,有8個省份連續14天以上無新增本土確診病例」,「全國本輪疫情整體上進入掃尾階段」。話音未落,奧密克戎(Omicron)變種病毒來襲。

12月1日,中共國家衛健委主任馬曉偉承認,「10月中旬以來,國內疫情一度波及二十餘個省份」,被迫改口「動態清零」。

中共明知無法做到「清零」,不得不改稱「動態清零」,算是自我解嘲的一大糗事。(未完待續)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