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曉輝: 年末荒唐事 北京協和醫學院成立馬院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在2021年即將走過之際,除中共駐美大使秦剛接受美國諸多主流媒體的採訪被集體屏蔽而淪為笑柄外,12月26日,最早由美國人建立的北京協和醫學院正式成立馬克思主義學院,又為全國和世界貢獻了一個荒唐的大笑話。

據大陸媒體報導,在揭牌儀式上,國家衛健委黨組書記、主任馬曉偉作出批示,稱北京協和醫學院成立馬院是「全面貫徹習思想」的重大舉措,要「堅持正確辦學方向,堅持和加強黨的全面領導……切實發揮馬克思主義理論學科引領作用」,並要將該學院辦成學習習思想的「理論高地」、「實踐陣地」和「學術基地」。

據悉,不僅北京協和醫學院建立了馬院,大陸所有醫學院都需要成立馬院。不知這波操作是某些官員揣摩上意,還是高級黑,反正結果就是聞者無不覺得荒唐至極。難道在大陸,是所大學,就要成立什麼馬院、馬研所?

問題是:北京協和醫學院真的需要建立馬院嗎?最讓人費解的是,既然北京協和醫學院已經併入了清華大學,成為其醫學部,且清華早就成立了馬院,醫學院似乎沒什麼必要再建。而且讓學習救死扶傷的學生花費大量時間去學習馬理論、對他們提升醫術有幫助嗎?如果不是讓學醫的學生去學習馬理論,那一所醫學院招收只學習馬理論的學生又為的什麼?為中共培養醫學領域的專業黨官?

事實上,1917年成立的北京協和醫學院,一百多年來即便沒有馬理論和什麼思想的指導,其醫生和學生也一直在恪守著救死扶傷的天職,其校歌「恪守天職,健康所系,效忠祖國,富貴不移。投我木桃,報之瓊瑤,掌握本領,服務同胞」激勵著一代又一代的協和人。在中國醫學界亦有這樣的說法:「一部協和史,就是半部中國醫學史。」據悉,協和醫院保存了從1921年至今的400餘萬冊病案——無論是孫中山、梁啟超、林徽因等歷史名人,還是無數前來就醫的百姓,幾乎所有患者的醫療檔案都被盡數保留,其構成了一家獨一無二的人類醫學檔案館。

協和歷史上還出了很多著名的醫者:中國消化病學奠基人張孝騫,中國婦產科奠基人林巧稚,中國兒科奠基人諸福棠,中國普通外科奠基人、危重病醫學開創者曾憲九,中國胸心外科奠基人黃家駟、吳英愷,中國內分泌學奠基人劉士豪,中國臨床癲癇及腦電圖學奠基人馮應琨,中國風濕病學奠基人張乃崢……他們無不踐行著醫者仁心。

協和內科老主任張孝騫的名言是:「患者以生命相托,我們如何不如臨深淵,如履薄冰?」中國婦產科奠基人林巧稚醫生,一生親自接生了5萬多嬰兒,並在胎兒宮內呼吸、女性盆腔疾病等方面的研究做出了傑出貢獻,而她亦秉承著基督「愛人」的思想,對所有的病人,無論貧富,皆一視同仁。

張孝騫直到1985年88歲時才加入中共,而林巧稚在上個世紀五十年代,面對毛、周願意做入黨介紹人的邀請,林巧稚的答覆是:「我是一個信仰《聖經》敬畏上帝的基督徒,共產黨是無神論者的政黨,我是絕對不能參加的。……我青年時期就在上帝面前立志除了醫學有關團體以外,任何政治團體或組織絕對不參加。」

1981年,在80歲生日前夕,林巧稚接受了記者的採訪。她告訴記者:「我是一名醫生,經歷了太多的生死。我不怕死,《聖經》上說:『我必往他那裡(耶穌那裡)去』。」

試問,張孝騫、林巧稚等所有老一輩協和人,哪個是因為學了馬主義,貫徹了某思想,而懂得醫者仁心、而去治病救人的?顯然,沒有某主義、沒有某思想,一點也不影響醫生們治病救人。但是,如果強迫醫生、醫學院學生花大量時間去學習馬主義、學習某思想,反而會使他們減少鑽研醫術的時間,影響他們醫術的提高,讓他們忘記醫者的神聖職責,忘記何為仁心,而去利用醫術追名逐利。文革這樣的例子並不少見。這不是本末倒置嗎?

而筆者覺得此舉是高級黑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這無法不讓人聯想到文革將毛思想作為治病靈丹的荒誕事。文革中,許多被中共洗腦的國人,對毛無比崇敬,甚至覺得可以用毛思想來治病,毛像懸掛在病房就有此功用。

1969年10月24日人民日報刊登的題為《靠毛澤東思想打開聾啞「禁區」》一文中稱,中共軍隊某部毛思想醫療宣傳隊在1968年到吉林省遼源市聾啞學校宣傳毛思想,靠毛思想打開了啞門這個「禁區」,讓全校168名學生中的149人經過治療,開口說話。此後,他們還治癒了近萬名聾啞人,而這一切都歸功於毛思想。

1971年8月10日,人民日報再創奇葩,刊發《靠毛澤東思想治好精神病》一文,稱軍方一六五醫院醫療組和湖南省郴州地區精神病院的醫務人員,用毛思想教育病人,輔以中西醫結合的辦法進行治療,使許多精神病人恢復了健康。其描述之荒誕,讓人深感悲哀。

在當下洗腦加劇,政策加速左轉,各種荒誕事層出不窮之際,誰又能保證哪一天這樣的事情不會重新出現?

毫無疑問,中共大舉在包括醫學院在內的各個高校成立馬院,就在說明其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執政危機,其之前持續十幾年的通過整編統一教材的方式,推進馬克思主義在中國的宣傳和傳播的「馬工程」,顯然已滿足不了中共的洗腦要求。中共迫切要採取一切手段將中國人變成啞巴、聾子、瞎子,讓所有大學放棄尚存的自由思想。

然而,歷史絕不會是人來決定的。大紀元網站早前推出的系列評論《九評共產黨》、《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和《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已將共產黨、共產主義的真面目系統的被扒光。共產黨、共產主義是註定被神和歷史淘汰的,因此,中共再怎麼折騰也不過是覆滅前的掙扎,什麼馬克思、馬院、馬工程、中共,都將走入歷史的垃圾堆,而這應該為期並不遙遠。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