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曉輝:北京政局很詭異 發生了什麼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北京近期或許有不為外界所知的事情發生,這是從近日中共黨媒報導高層新聞的一些蹊蹺之處推斷出來的。由於黨媒對於高層的報導內容有著嚴格的格式和要求,而且審核十分嚴格,因此,黨媒的變化折射的就是北京政局的變化。

12月31日,全國政協舉行新年茶話會,在前三年一直未缺席的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栗戰書不知何種原因缺席,而此前24日他在人大常委會閉幕會和同日舉行的專題講座講話中,幾次提到「黨中央」,如「黨中央首次召開中央人大工作會議,為做好新時代人大工作指明了方向」,「一年來,在以習近平為核心的黨中央領導下」,「按照黨中央關於法治建設的決策部署」,等等。

如果與其12月2日在全國地方立法工作座談會上的講話對照,彼時講話中根本不見「黨中央」的表述,而是反覆提及習的指示要求等,如其說習的關於立法工作的重要指示要求,「是做好國家立法和地方立法工作的根本遵循」。很明顯,與其20天後的表述是矛盾的。

12月29日,李克強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針對疫情,其說辭是「要按照黨中央、國務院要求,加強科學精準防控」,未提習近平。24日,在其主持召開的國務院參事、中央文史研究館館員座談會上,其表述是「在以習近平為核心的黨中央堅強領導下,廣大參事、館員貫徹黨中央、國務院部署」,同樣強調「黨中央」,與此前一個月的表述不同。

12月28日,黨媒新華網在報導27日至2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的黨史學習教育專題民主生活會的新聞時,出現了詭異現象。第一個詭異之處是標題很長,即「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專題民主生活會強調 弘揚…… 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主持會議並發表重要講話」,足足有70多個字,而且字體大小相同,且不分層次。這麼長的標題,實在是不多見,尤其在習近平名字前冠上「總書記」的頭銜更是奇怪。如果再與2020年、2019年和2018年中共政治局同期召開的民主生活會的新聞對照,就會發現不同實在是明顯。

2020年的新聞標題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民主生活會 習近平主持會議並發表重要講話」,2019年的標題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專題民主生活會 習近平主持會議並發表重要講話」,2018年的標題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民主生活會 習近平主持會議並發表重要講話」,而這三年生活會政治局強調的內容均在標題下、正文前,以彩色且遠較標題字體小的文字體現,且每次都要再次強調習主持會議並發表重要講話。

第二個詭異之處是報導措辭與以往不同。最新的報導中出現「中央政治局」的頻率比以往高,而且是從政治局的角度對習的地位和成績做了評價,如「中央政治局的同志一致認為,黨確立習近平同志黨中央的核心、全黨的核心地位,確立習近平……的指導地位,反映了……」,「中央政治局的同志必須深刻認識、深刻理解,增強『四個意識』、堅定『四個自信』、做到『兩個維護』……」。

而2020年和2019年的並無類似的表述,措辭都是直接突出習的核心地位,突出習的重要作用。

第三個詭異之處是今年習在政治局成員發言後,「進行了總結」,「提出了要求」,認為「大家的意見和建議對改進中央政治局的工作很有幫助」。而2020年的報導中則是習對政治局成員發言「作了點評,肯定成績,提出要求,進行了總結」,認為「對中央政治局增進團結、改進工作很有幫助」。

2019年的報導中雖然沒有習「點評」的字樣,但通過習「大家事先作了充分準備,談認識和體會很深刻、很實在,擺問題和不足不諱言、不遮掩,抓整改落實直奔問題」之語,可以明顯感覺到習在點評大家。

此外,習的總結雖然意有敲打,但不再像以往幾年對政治局成員提要求,要求他們站好隊,維護自己的權威,而是突出強調了「團結」。不過,在會議中,習座位與其他常委的疏遠距離並未發生改變。

12月29日,人民網在報導同一個新聞時,在標題中把政治局和習近平都改為小字,而是突出強調內容,這個做法在這兩年中也是很少見的。如果回看這兩年關於中共高層的新聞,習近平一直都居於標題中的重要和中心地位。

12月26日,央視在報導25日至26日在北京召開的中央農村工作會議時,屏幕打出的是「李克強對做好『三農』工作提出要求」,而沒有打出習對其作出重要指示。

12月25日鎮壓新疆維族的新疆書記陳全國突然被撤換,時機很蹊蹺。

12月24日,全國政協主席汪洋在主持協商座談會時,稱「要以習近平法治思想為指引,全面貫徹落實黨中央關於加強未成年人保護工作的決策部署」。21日,汪洋在主持召開全國政協主席會議時,其表述是「落實好以習近平為核心的中共中央決策部署」。表述與李克強、栗戰書略有不同。

12月24日,中央書記處書記王滬寧在黨史學習教育總結會議上,雖仍突出習的重要指示,但亦提到「以習近平為核心的黨中央」、「各級黨組織認真貫徹黨中央決策部署和習近平總書記重要指示精神」。其與汪洋的表述相近,即突出習之際亦不忘「黨中央」。

與王滬寧、汪洋採取近似態度的還有國務院副總理韓正,他在12月23日主持召開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領導小組全體會議時,仍強調要「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重要講話和指示批示精神」,之後才提到「黨中央、國務院決策部署」。

12月22日,李克強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23日,人民日報在其頭版轉發了新華社文章,報導中只提了「黨中央」,沒提習近平。詭異的是,中共中央黨校主辦的《學習時報》12月24日在其頭版的評論員文章中,也沒有一個地方提及習近平。

而此前上海市委機關報曾高調提鄧的改革開放,幾大黨媒刊登或堅持鄧的政策或挺習的擂台文章,都在表明中共內部發生了不尋常的事情。

無疑,種種跡象表明,北京的政局現在十分詭異,政治局常委均有各自想法,而「黨中央」一詞的再次浮現,表明習近平與反習力量的博弈似乎處於某種膠著狀態,雙方各有妥協,但內部暫時的妥協並不代表博弈的結束,未來北京高層變數依舊難料。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