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維持美國軍隊的專業精神

(大紀元專欄作家Bradley A. Thayer撰文/曲志卓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美國的安全、盟國的安全,以及國際政治的穩定,這一切的基石是美國軍隊

在軍方-文職關係因拜登政府的政策、美國社會內部更深層的緊張關係以及中共威脅而變得緊張之際,我們很有必要回顧專業精神的重要性,及其在美國軍隊中的歷史。

政治學家塞繆爾‧亨廷頓(Samuel Huntington)在研究軍方-文職關係時提出了「客觀文官控制」的概念(objective civilian control),即軍隊由專業人士組成,而這些專業人士服從文職領導。反過來,文職官員也承認軍方在適當的軍事領域的自主權。如果允許軍官團發展成為一個高度專業的機構,文職官員控制就會得到保證。通過客觀控制,軍官在他們專長的行動中享有必要的自主權。

美軍在冷戰時期的歷史證明了客觀文官控制是有效的,並成為當今美軍的典範。

在冷戰期間,軍方-文職關係經受了幾次深刻考驗,越南戰爭是其中最大的一次。在美國軍事介入越南之初,約翰遜政府(文職)和參謀長聯席會議(軍方,the Joint Chiefs of Staff)在贏得戰爭所需的兵力問題上發生了衝突。

美國陸軍參謀長哈羅德‧約翰遜將軍(Harold Johnson)在越南戰爭期間考慮辭職,但他選擇繼續留任。海軍陸戰隊司令華萊士‧格林(Wallace Greene)和美國陸軍上將厄爾‧惠勒(Earle Wheeler)也是如此。約翰遜將軍和格林將軍的決策在進行陸戰期間極其重要。因此,他們的影響是最大的,惠勒作為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同樣重要。

格林、約翰遜和惠勒將軍繼續留任,並忠實執行命令也是正確的決定,並凸顯了客觀文官控制的重要性。約翰遜和格林曾經提交了他們關於戰爭所需的部隊人數的建議。它被拒絕了。總統發布了他的命令,約翰遜和格林忠實地遵循了這些命令。考慮到美國在越戰中的表現,特別是美國陸軍在1970年代從越戰中的恢復,總統的命令造成了可悲的後果。但從客觀控制的標準來衡量,它是成功的。

1975年5月5日發布的一張照片。在越南戰爭結束時,一名美國士兵看著南越難民擠在越南海岸附近的一艘美國海軍船隻上。(AFP via Getty Images)

事實上,如果我們比較美軍在越戰的艱難環境和相當大的軍隊-文職壓力下的客觀控制和法國軍隊在阿爾及利亞戰爭(the Algerian War, 1954-1962)期間嚴重違反客觀控制的行為,就能明顯地看到美軍的專業精神。阿爾及利亞戰爭對法國軍隊的壓力與越南美軍的壓力類似。然而,法國人違反客觀控制的行為引發了三次重大的軍方-文職危機。

首先,1958年法國軍方對民選文職領導層發動政變,結束了第四共和國,戴高樂將軍作為第五共和國的總統上台。

第二,在1961年4月,戰爭期間發生過阿爾及爾將軍政變(Putsch d’Algier)。為了挽救法國在阿爾及利亞的殖民地位,以及歐洲共同體和法國支持穆斯林的最後一次努力,四名退役的法國將軍在現役軍官的支持下,試圖扭轉法國從阿爾及利亞撤軍的承諾。政變在四天後崩潰,因為軍方不支持它。

第三,1962年8月22日,一名在職法國軍官與另一名準軍事集團的軍官和議會中的文職官員結盟,試圖暗殺戴高樂及其妻子,因其作出了授予阿爾及利亞獨立的最終決定。暗殺以失敗告終。

與公開蔑視文職領導層,甚至是第二次世界大戰英雄戴高樂,以及法國軍方試圖發動軍事政變和暗殺文職領導層的行徑相比,美國軍方在越南的專業精神受到推崇。

在越戰的後期,專業精神還遇到過其它挑戰,這些問題包括種族事件和吸毒。偽造飛行記錄和其他記錄也是一個問題,戰術飛機和B-52轟炸機祕密轟炸柬埔寨時就證明了這一點。這發生在約翰遜政府期間,後來發生在1969-1970年的MENU行動中,該行動被泄露給媒體,並成為尼克松政府和空軍的醜聞。

每一次軍事行動或重大國家安全決定都受到大量批評,但很少有公開的批評。兩個例子值得注意。

首先,美國陸軍少將約翰‧辛格勞布(John Singlaub)1977年公開批評卡特政府(文職)考慮縮小美國對大韓民國的承諾規模。

其次,冷戰結束時,國防部長迪克‧切尼(Dick Cheney,文職)於1990年9月解僱了空軍參謀長邁克爾‧杜根將軍(Michael Dugan),因為杜根將軍在沙漠風暴行動(Desert Storm)開始後不久與記者討論了針對薩達姆·侯賽因和其他伊拉克領導人的斬首戰略計劃。

冷戰時期的美國軍隊是客觀控制的典範。客觀控制的精神是強大的。這應該歸功於在其原則指導下的訓練,以及這些原則被軍官和士官接納。因此,文職領導層允許軍隊在自己的領域內行動。這種互動的結果是打造了一支能夠推進和捍衛美國全球利益的軍隊。這支部隊滿足了對強大敵人進行廣泛威懾的戰略、戰場和戰術要求,並推進了美國國家安全利益所需的戰爭和干預。

與其主要民主盟友的軍方-文職關係相反,美國是客觀控制的典範。美國和法國在冷戰期間經歷了重大的反叛亂的戰爭。美國保持了客觀的文官控制。法國軍隊在法屬印度支那戰爭期間(French Indochina 1946-1954)維持了這一局面,但在阿爾及利亞則放棄了專業精神,其部分領導層成為反民主力量,並對共和國構成威脅。

在對抗中共的同時,美國軍方在美國國內經歷了一段時期的意識形態動盪。文職和軍事領導層必須理解客觀文官控制的必要性。反過來,這要求每個人都了解各自的角色,以及承認軍方自主權的必要性。

在與中共的持續競爭中,美國軍隊必須像冷戰期間一樣專業。為了保持文官對軍隊的控制,美國軍方必須擁有自主權,這必須得到文職領導層的尊重。

作者簡介:

布拉德利‧A‧塞耶(Bradley A. Thayer)是「當前危機中國委員會」(Committee on Current Danger China)的創始成員之一,也是《中國如何看待世界:國際政治中的大漢族主義與權力平衡》(How China See the World: Han-Centrism and the Balance of Power in International Politics)一書的合著者。

原文「Sustaining the Professionalism of the US Military」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立場。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