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強制「清零」 民眾害怕:清零到讓人生不如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1月04日訊】西安市封城已進入第13天,確診患者仍持續增多,陝西省委書記日前聲稱,必須在1月4日實現「社會全面清零」,將相關人員全部轉運隔離,引發輿論質疑。網友說,「他們清零清到讓人生不如死,就是為了一頂烏紗帽。」

陝西省委書記:西安1月4日必須「清零」

陝西省委書記劉國中1月1日聲稱,西安「元月4日必須實現社會全面清零的目標」,「B類人員管控轉運工作要做到快速、堅決、全到位,必須實現當日清零!」

1月3日,「#西安4號清零」、「#社會面清零」等詞條引發網絡熱議,所謂的「社會面清零」是指所有核酸檢測排查不再出現確診病例。

但很多網友對此感到害怕,質疑西安當局玩數字遊戲,以達到「帳面上的防疫成功」。有網民說:「他們清零清到讓人生不如死,就是為了一頂烏紗帽。」

也有網民直言:「所有的西安染疫風險者都被抓到管控區隔離,剩下的社區就不會再出現篩檢陽性者,進而達到西安城內的『社會面清零』。」

有推特網民評論說,「還剩三天,病毒不會那麼聽話的,把西安人都轉移到外地隔離,有病例不算西安的,就實現清零目標了。也可能和上海一樣,拿到了尚方寶劍,有病例隱瞞不報,那也可以瞬間清零。」

2021年12月30日,西安市民做核酸檢測。(STR/AFP via Getty Images)

網友吳文行發出一段強制隔離視頻:「西安兩個城中村的人全部集中隔離,賣不出去的房子成為安置點!所謂集中安置,就是變相拘留,沒自由了,有病都不一定管。」

西安市民封女士对新唐人說:「發現有疑似病人,他就要拉到外地隔離,有的是整棟樓都拉走了,有在渭南的、有在漢中的、安康的、好多地方呢,而且隔離的條件特別差,都是那種安置樓吧,也沒有暖氣,不像在家裡頭什麼都有,環境很艱苦的。」

網民「萌柴家的大豆豆」披露:「我閨蜜在位於市中心的雁塔區,親身體驗政府不作為。1.政策朝令夕改。2.不顧民生,發菜分配不均。3.為達到三天內社會面清零的目標,執行一家感染全樓拉到郊區和縣城隔離的沒人性措施。4.檢測只顧快速完成完全不管社交距離。」

網上還紛傳,西安開始強制撲殺遭隔離居民家的寵物。一位網民說:「我朋友所在的那個寵物群已經哭倒一片,但是無能無力。」「長豐園,明德八英里那邊,今天已經上門開始給寵物做安樂死。」

維權網報導說:「這是中國式抗疫。大陸西安抗疫混亂不堪,已演化成人為的人道主義危機。西安人民最害怕的是這樣的生死隔離,而不是新冠病毒。」

作家慕容雪村引用的一段對話可謂一針見血:「這麼下去,那些重病在家的,那些孤獨無依的,那些有身體障礙的······是會活活餓死的。」「是啊,也應該知道,他們並非死於病毒,也不是死於匱乏,而是死於統治。」

網上流傳一段話:「有網友給西安的朋友打電話,問西安的疫情控制住了沒有。西安的朋友答,疫情控沒控制住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人是真被控制住了!」

《華爾街日報》日前報導,北京中央政府的一些官員參考國外經驗,建議拋棄「動態清零」,與病毒共存。知情人士稱,「習近平當時很生氣」,質問官員們的思想是否變得鬆懈麻痺?要求繼續貫徹清零政策。

西安民眾鬧飢荒 機關單位:兩天送一次菜

西安12月27日突發升級「全城禁足令」後,很多區域開始鬧飢荒。不少市民披露「當地菜價飆漲,買不到菜,幾乎斷糧」。

一些從外地到西安工作的人或租屋者,沒有管道採購食物,在網絡上怨聲載道,「租客都快餓死了政府也不管」、「不給送食物也不提供購買渠道」、「飢荒已經七天買不到一根菜了」。

網上傳出的一段視頻顯示,一名身穿白衣的少年因飢餓出去買饅頭,回來時不讓進小區,還被幾名防疫人員攔截到一邊拳打腳踢,饅頭散落一地。事件引起群情激憤。

2021年12月23日,在中國陝西省西安市,一名保安在一個住宅區的入口處檢查居民的信息,該住宅區在最近的中共病毒(COVID-19)疫情爆發後受到限制。(STR/AFP via Getty Images)

與此同時,西安政府官員家屬小區卻物資充足。現居美國加州灣區的中國民主教育基金會理事鄭雲是西安人。西安封城後,她一直與家鄉親友保持聯繫。

她表示,當地企事業單位目前的食品供應可以得到保障:「像企事業單位,都會免費地給他們每天送餐。然後居民小區,現在是每兩天送一次菜。據說有的地方,現在也開始收費。」

近日微博上流傳一張網絡聊天截圖,圖片顯示,西安的永松路3號院的住戶稱,「我們並沒有買不到菜」,小區的物業送來了一車菜。但有網友發現,這個小區是市級機關家屬院,嘲諷說「再餓不能餓領導」。

除了物質短缺,分配不公,西安的嚴苛管治,也引發許多悲劇。一位西安居民在「小紅書」平台上以《西安救命!!!》為題求援,說自己的父親心臟病發,但因為社區封閉無法出門,打電話給醫院也被以「中高風險區」為由拒收,折騰許久之後終於送醫搶救,但結果卻是「耽擱太久,搶救失敗,我沒有爸爸了」。

時評人長平描述說,上千萬人居住的城市「瞬間變成大小牢籠」。

(記者羅婷婷綜合報導/責任編輯:范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