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三位打工者為何冒險逃離西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西安封城後,三名打工者冒著違法和喪命的風險,不顧封城禁令,逃出西安,或徒步越秦嶺,或單車赴淳化,或寒冬渡渭河,但最終都因被發現而抓獲。

消息傳出後,有人把這三位出逃者戲謔的稱之為「西安鐵三項」,把他們的故事當笑話看。殊不知,在笑話的背後,卻是一把辛酸淚!是外鄉人背井離鄉謀生的不容易!當你搞清楚他們背後的故事,就不覺得好笑了。

各位發現沒,這三人出逃的方式雖然不同,路線也大相逕庭,但他們做的其實是同一件事,那就是回家!

為什麼要拚命逃回家?因為西安的隔離政策,更因為窮。

根據來自網絡的信息,西安這次密接人群的隔離費用,住宿每天278元起,餐費80元/天,14天隔離費用至少5000元——網上有人吐槽4760元,大抵吻合。最重要的是,政府規定,這筆錢都的隔離者自己掏腰包。

對於有錢人來說,五千塊當然不算什麼,也就一頓比較像樣的飯而已,但對於在城裡打工的普通人來說,那就完全是另一回事了。這些底層人沒有五險一金,吃10塊錢的麵,租個小單間,省吃儉用,就為了存些錢。五千塊對於他們就是一筆巨款,可能是孩子的學費,是一家人生活來源,是老屋改造的費用,是來年地裡的莊稼。如果被隔離,相當於半年存下的收入都灰飛煙滅了。所以,拼著命了,他們也要回家。回家了,錢就省下了。不幸的是,這出逃的三個人都是這樣的窮人。

以徒步翻越秦嶺的那名男子為例。據悉,小伙子租住在咸陽機場附近的城中村,以擺攤賣衣服為業。今年因為疫情生意特別差,沒有積蓄。12月16日聽說要封城,考慮到自己在西安無房無錢,隔離費據說要5000元,感覺還是回老家隔離好一點。於是從西安咸陽機場徒步經鄠邑區步行進入秦嶺山區。在環境惡劣的秦嶺山區,他足足行走了八天八夜。這段路程走高速是三百多裡,但他走的都是一些羊腸小道,沒有後勤補給,沒有地圖導航,翻過茫茫大山,趟過冰冷河水,不僅從黃河流域走到長江流域,還翻越了中國南北分界線——秦嶺。

據說,這名男子在鄠邑區時找了小旅館睡了一夜,之後核酸檢測已過期,只能露天睡覺,找各種橋墩或遮蔽物,晚上太冷睡不著,白天在陽光下睡,其他時間一直在走。他夜間曾在公路涵洞橋墩處休息,奈何天氣寒冷無法睡眠,秦嶺山間的溫度在零下10度啊!後改為在白天陽光充足的午間,揀無人的荒涼偏僻之處睡覺休息,其餘時間皆不停行進,最後在寧陝廣貨街蒿溝村境內被村民發現。

有自媒體報導說,這位步行哥家在安康農村,從地圖行程來判斷,他至少還得6天才能回老家。秦嶺山區的冬天,天氣變化莫測,前幾天還下過雪,徒步可想有多艱苦,然而他這麼做,也是因為他想過,即便冒死穿越秦嶺,也比留在西安要好。

對無數普通人來說,封城就意味著日常生活的突然中斷,由此進入一種「極限生存模式」。試想,被封在這樣的西安城裡,包括所謂「鐵人三項」在內的那些無房無錢,從農村來到城市打工,然而在疫情的影響下,工地停工,商店關門,沒有活干,甚至吃不上一口熱飯的農民工們應該怎麼辦?城市居民尚且叫天不應叫地不靈,除了逃走他們還有什麼辦法?而那些沒有逃離的農民工大,冬天甚至只能遊蕩在護城河邊,靠回民街一些善良老闆提供的饅頭度日。

這會再想想三位出逃者的故事,你還笑得出來嗎?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作者提供/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