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虹護守的土地 為什麼世界不能失去台灣

夏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今天,世界上正發生著關乎人類未來的一件事。世人把視線聚焦在一座太平洋上的島嶼。有人把她叫做今天世界上最危險的地方。對岸的戰鬥機飛來,在島嶼上空轟轟作響,數日內多達百架。同時,美英法荷德日各國航空母艦、驅逐艦、戰艦駛來,在海峽巡弋,打造一座海上堡壘,如天降神兵,守護這座島嶼。

今天,人類文明的命脈懸在這座島嶼上。七十年前,麥克阿瑟說:失去這座島嶼,就失去太平洋。今天,人們說的更徹底:失去這座島嶼,我們就失去了世界。

2017年雙十節清晨,一道雙彩虹——上帝的誓言,在中華民國總統府上空橫過天穹,宛若神以無聲的言語應許守護這人類最後一個文明古國的後裔,人類文明的根苗。

為遏制中共軍機擾台,2021年10月2日至3日美英三航母在沖繩海域軍演。荷蘭、加拿大和新西蘭的軍艦也參加了這次軍演。(日本海上自衛隊圖片)

台灣,不只身居太平洋第一島鏈戰略位置,更重要的是她在人類文明中的特殊地位。在歷史的這一時刻,這一地位更形突出,不容忽視。

1949年,在蘇聯的主導入侵下,中國大陸淪陷。那時,蔣宋美齡正在美國奮力奔走救國。1950年1月,宋美齡黯然離美。離開前,她發表《在紐約向全美廣播演說》。與她1943年在美國國會呼籲美國採取行動,加入對抗日本的震撼演說相比,這一次的演說沉鬱感人。

1950年1月,宋美齡藉NBC向紐約的美國電視觀眾致辭。她向聽眾保證,中國不會屈服於共產黨的入侵。(Keystone / Getty Images)

再一次,讓我們聆聽中國在失去自己的國土後發出的沉痛的聲音。

我們給人看見的,可能是各種似已失敗的外貌。那些貪生怕死不顧道義的人們,可能認為無可救藥而要將中國予以注銷了。

我希望無論我的聲音傳到世界哪一個自由角落,都能喚起愛好自由的人民,讓他們認識被遺棄而孤獨的中國,現正荷著唯一保衛自由的槍枝。世界已被分為自由與共產兩大壁壘,在不太久的將來,總還有其它千千萬萬的人民,非在兩者之問作一個抉擇不可,究竟他們要為自由奮鬥?抑系要(向共產)奴役屈膝?

中國當前的鬥爭,乃是善惡展開龐大衝突的初期,也就是自由與共產主義搏鬥的開始。……

在這樣一個時期,懇求而又要能保持尊嚴是不可能的。你們愛我們或者已經拋棄我們,你們的心裡知道。

你們援助中國爭取自由,抑或業已拋棄自由,悉憑你們的意志決定。……

我們伸著空無一物而願接受援助的雙手站立著,我們謙卑而又疲睏的站立著。我們要求和平與休息的心情,甚至比要求食米和麵包更為迫切,但我們不能放棄爭取自由的鬥爭,我們絕不放棄爭取自由的鬥爭。不論有無援助,中國決為自由而戰。

在這聲音傳出紐約上空的那一刻,很少有人知道,人類歷史發生了不可逆轉的變化。歷經了一場翻天覆地的動亂,古老而幅員廣闊的文明古國:中國,已經淪陷。她的淪陷,正如這位第一夫人所說,是出於蘇聯之手。我們需要留意,她說的是蘇聯,而不是毛或中國共產黨。比所有人都清楚,中國的第一夫人知道自己的國土是被共產主義者篡奪的。正如她的丈夫蔣介石,她比所有的人都清楚,共產主義的本質是什麼。被它占據意味著什麼。

在今天,我們更能體會她這幾句話的睿智。剛剛失去國土的中國第一夫人說:這不僅僅是「屬於我們的鬥爭。中國當前的鬥爭,乃是善惡展開龐大衝突的初期,也就是自由與共產主義搏鬥的開始。」

善與惡的龐大衝突從失去中國開始。在這之前,世界失去了篤信東正教的古羅斯,這是共產主義鐵蹄蹂躪世界的開始。此後,從芬蘭、波蘭、波羅的海三小國開始,前蘇聯的鐵蹄踐踏了它周邊的國家,把她們吞併。然而直到蘇聯入侵古老的文明古國中國,中國共產黨以種種的謊言、暴力改造了她,自由世界與共產陣營的搏鬥正式開始。

領土廣大,人口眾多,文明悠久的中國淪陷,是一件撼動天地的事。「被遺棄而孤獨的中國,現正荷著唯一保衛自由的槍枝。」1950年,蔣宋美齡演講的這一年,世界並不知道為了這文明古國,更為了他們自己,守護中國是他們不能逃避的責任,卻袖手讓中國淪入共產主義的手中。

文明古國中國被赤化對於世界的真意,一直要到70年後的今天我們才明白。

雪地上的人海戰術

剛剛失去了國土的中國第一夫人的預言很快成真。告別美國演說後兩年後,韓戰爆發。才成立不久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揮軍入朝鮮,以人海戰術圍堵以美軍為首,深入北韓的聯合國軍隊。在那冰天雪地,零下40度、50度的北韓,雙方死亡人數超過百萬。被作為人海戰術炮灰的平民人數多達200到300萬。雪地上,志願軍以人海戰術,在美軍猛烈的槍炮中踏著陣亡同袍的屍體前進。屍體不是一層,而是人疊人,層層相疊。

這些志願軍多是1949年投降、投誠或被解放軍俘虜的中國國軍,紅色「新中國」建政不久,他們被督戰隊拿機關槍押著,驅趕上戰場。《長津湖》中被拿來賺人熱淚的冰雕連,正是這些「志願軍」。

韓戰是人類近代史的一個分水嶺。在這裡,歷史的大河可能向左,也可能向右流去。那時,率領聯軍的麥克阿瑟計畫越過鴨綠江,揮鞭入中國,收復中華民國。他親自拜訪撤退至台灣的蔣介石,邀請他派遣國軍入朝鮮參戰。然而,美國政府沒有與共產主義做一決戰的打算。不久,麥帥被撤職,美軍撤離朝鮮。

表面上,韓戰沒有改變什麼,南北韓依舊以38線為界,冰火分明。然而世界格局從此改變。此後,紅色中國正式成為共產陣營的一面旗子。它開始在亞洲輸出革命。同時,美國擔起了世界警察的角色。此後數十年,自由世界與共產陣營陷入長期冷戰。

在這裡,我們要強調並牢記:赤色中國在世界大展身手,揮刀一戰,正是以韓戰中這極端殘忍,可恥的人海戰術開始的。從一開始,共產中國就是以最卑鄙的姿態,躍上了與自由世界肉搏的戰場。事實上,它與中華民國國軍的戰鬥同樣是以這人海戰術為先導,以老百姓為炮灰的。

共產中國的開始,和它現在正在進行中的結尾是一模一樣,一模一樣的。唯一的區別就是現在,它是以整個世界為戰場,進行一場拿生化武器進行的超限戰。然而它的反人性是一樣的。它的無所不用其極是一樣的。還有一點相同的是:它使用的肉盾依舊是原始的人體——那就是被集體綁架的中華民族、到今天死亡數字不明,最早成為病毒載體的武漢人。這就是它最新的人海戰術。

唯一的不同就是現在,「崛起」的中共是以整個世界為目標。它使用的武器是尖端科技研發出來,致命的生化武器。

這是善惡對決的開始。前所未有的,共產主義根源甚深的惡在人間全幅展現,超過了蘇聯的古拉格群島。

文明古國的後裔 人類文明的根苗

1950年,在失去中國之後,蔣宋美齡在演講中說:「中國當前的鬥爭,乃是善惡展開龐大衝突的初期,也就是自由與共產主義搏鬥的開始。」

中國被共產主義吞併,是一件我們需要重新評估的歷史事件。無論向前追溯到文明的緣起,或是延伸到險像環生的現在,這都是需要我們重新審視的事件。

對於西方文明,早在西元初羅馬帝國時代,位於絲路最東端的神祕絲綢之國就有一種特殊的吸引力。半透明,柔軟發光的絲綢成為各國人覬覦的布匹,她的來源一直是一個祕密,接近於神話。在遙遠的歐洲,一直要到六世紀,也就是中國人開始穿絲綢大約三千六百年之後,東羅馬帝國才偷到了養蠶取絲的技術,開始製造絲綢。

絲綢之外,從中國傳遍世界的造紙術、印刷術、羅盤、火藥,都是塑造人類文明不可或缺的發明,是中國得天獨厚的技術。

中國人相信中華文明是神傳文化,上古的聖人、聖王半神半人,具有天賦異稟,超凡的大能。中國人相信自己書寫的像形文字來自天上,與楔形文字、拼音文字有天壤之別。古老的河圖、洛書,傳說中由神獸龍馬、神龜負載著浮出水面,啟迪了伏羲創造八卦。「河圖、洛書,皆天神之言語,所以教告王者也。」(鄭玄《六藝論》)

中華文明是神傳文化,上古的聖人、聖王半神半人,具有天賦異稟,超凡的大能。圖為〈軒轅問道圖〉(局部),描繪黃帝在崆峒山向廣成子問道。(台灣國立故宮博物院)

這些來自神的言語,賦予了漢字神祕的來自天的源頭。

穿越人類歷史,中華文化多次形成波瀾壯闊的熱潮,成為東西方文明仰慕學習的對象。在七世紀,唐朝是亞洲的文化政治中心,深遠的影響了東亞、東南亞文明。在十三、十四世紀元朝,這東方古國牽引了西方人熱烈的想像力,是遙遠東方的一個奇妙帝國。而在十七世紀太陽王時代,她掀起了以巴黎為中心,狂熱的歐洲中國熱,通過器物、哲學、文化、道德美學、教育,和西方世界有著更深的交融。

南京大報恩寺琉璃寶塔,1665年約翰.紐霍夫繪畫。當時,這塔的圖像傳遍歐洲,歐洲人以去中國一觀此塔為願望。(公有領域)

穿越人類歷史,中國古老文明深刻在人類文明,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痕。

進入現代,陷入科技文明的西方更有一群智者,他們深知古老的東方文明才是人類心靈真正的歸宿。這些人包括著名的海德格爾(Martin Heidegger),心理學家榮格(Carl Jung)。德國漢學家衛禮賢(Richard Wilhelm)翻譯的老子《道德經》在德國深受歡迎。李耳在四千年前寫下的簡約而深不可測的智慧在思辨性強烈的歐洲人心靈慧光一閃,猶如打開一扇天門。

西方人對於中國古老哲學的熱愛並非一時之好。進入二十世紀,存在主義哲學家海德格爾、心理學家榮格這些對西方哲學影響甚深的學者深刻的認識到,東方人來自於天的深邃智慧,其與自然的物我合一是西方科技文明的解藥。是西方人掙脫現代文明束縛不可少的,另一種文明的生命風格。

進入近代,神奇而古老的中國飽受科技文明的嘲弄輕視,在西方列強的船堅炮利下力圖更新以求生存。在孫文帶領的十次艱苦革命後,老大的文明古國經歷一場蛻變,年輕的中華民國在苦難中浴火而生。

不幸,來自內外的災難接踵而至。中華民國在1912年誕生。1920年,在來自莫斯科共產國際的代表策劃下,中國共產黨在上海成立。在蘇聯多方的籌謀下,在兇猛的火炮、地下特工日積月累的滲透下,古老的中國被共產主義吞沒。她的嫡傳後裔:誕生不久的中華民國屈身在一座亞熱帶島嶼上,被放逐到世界的邊緣。

1912年1月1日,上海為慶祝辛亥革命成功而在街頭掛上五色旗。(公有領域)

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我們知道,是摧毀人類和人類的文明、道德、家庭。這些早已寫在馬克思《共產主義宣言》中。在今天,我們回溯這一段歷史,終於明白佔有、摧毀以天為依歸,古老的中華文明,對於馬克思主義者來説是多麽重要的一件事。那是從根部摧毀人類文明,把人類的根砍斷。這正是它的最終目的。

正因為如此,失去國土的中國第一夫人痛切的說:「中國當前的鬥爭,乃是善惡展開龐大衝突的初期。」

摧毀世界的工程

這場善惡之間的衝突歷經幾回合,直到東歐共產陣營、前蘇聯先後垮台,我們以為自由已經得勝。直到最後一個共產主義極權大國:紅色帝國躍上舞台,悄悄開始了蠶食世界的巨大工程。它在短短的五十年內幾近完成這一工程。透過欺騙、賄賂、腐化、色誘、無所不在的共諜,加上這臨門一腳的新冠病毒,紅色帝國幾近完成了它摧毀世界的工程。

我們需要強調,中共摧毀人類是由腐蝕人心、道德為前提而逐步完成的。在金幣、權力、色慾面前,人心是如此脆弱,輕易投降,在這一回共產主義的進攻中,這一切展現的淋漓盡致。

我們還需強調一點:人心的脆弱是在半個多世紀以來,各國馬克思主義者高舉旗幟,推動了文化馬克思主義旗幟下的各種時髦虛無的風潮:性解放、現代主義、女性主義、自由主義、後現代主義,長期的腐蝕、改造人類意識而形成的一種道德真空。也就是說,人類今天所抵達的道德困境不是歷史必然的發展,而是馬克思主義者半個多世紀以來精心籌謀、設計而結出來的一個惡果。是一股看不見的黑暗力量為人類設下的陷阱。

以超過半世紀的時間,馬克思主義者為人類心靈挖掘了一座巨大的墳墓。人們無辜地,一無所知地走入這座墳墓。

馬克思主義者何以有如此頑強的意志力,長久以來堅持邁向這毀滅的目標而從不放棄?何以即使在柏林圍牆倒塌、蘇聯垮台之後,他們卻更頑固地反撲,捲土重來?要回答這問題,我們得探向馬克思主義的根源。在羅馬尼亞牧師溫布蘭特1976年在獄中完成的《馬克思與撒旦》中,描繪了青年馬克思叛逆生命的系譜。這一系譜筆直向下,探向他黑暗心靈的最終根源:撒旦。

在人類文明的這一時刻,我們終將明白:唯有追溯到黑暗天使長撒旦,那嫉恨人類,背叛上帝,墮落人間的黑天使,《聖經》上所說的「人間的掌權者」,人類才能徹底明白我們生活在地球上的軌道,我們命運的來龍去脈。

即使這些時髦的主義,即使這隱形的生化武器不足以摧毀生命力頑強的人類,紅色帝國還有它正在超限發展的核子武器、太空衛星武器、被運用在戰場上的人工智慧。還有更大規模,更冷血非人的殺戮在後面等待著銷毀無辜的人類。

在《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明確的說出了共產中國在社會主義陣營中扮演了主角。不是蘇聯,而是蘇聯一手扶植起來的中共,將帶領共產陣營完成它的終極任務。蘇聯發生的一切只是預演,等到中共登場,大戲正式開始。

「中華傳統文化是創世主為了最後救度眾生,而在中國親自奠定的文化。毀掉中華傳統文化是共產邪靈的首要目標。」(《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國篇,第三章)

為了完成這既定的藍圖,竊奪中華民國是社會主義革命核心的一環。善惡的對決從這裡正式開始。為了摧毀這神傳給人類的文化,為了摧毀人類,共產主義終極的惡綁架了善,腐蝕了善,企圖把她毀滅。

現在,七十年後,紅色帝國把炮火再度瞄準了中華民國台灣。它十分清楚,中華民國是文明古國中國的根苗,而中國是人類文明最初與最終的家園。為了摧毀人類,斬草必須除根。

我們正在承受的這一場大瘟疫致命而殘酷。那是因為它背後的根源,它真正的,不可告人的目的致命而殘酷。

一切已經發生。我們需要的,是對正在發生和早已發生的許多事情有一個正確的理解。我們需要的,是對這些事情獲得一個明確的解釋。然後,我們從新出發。

被消失了的國旗國歌

讓我們回到1950年,痛失國土的中國第一夫人告別美國紐約那一年。

演講中,宋美齡告訴紐約人:「幾天之後,我就要回到中國去了。我不是回到南京、重慶、上海或廣州,我不是回到我們的大陸上去,我要回到我的人民所在地的台灣島去,台灣是我們一切希望的堡壘,是反抗一個異族(共黨)蹂躪我國的基地。」

就這樣,默默無名的小島台灣進入世界的視線。然而,她有一個美麗的名字:福爾摩沙,美麗之島。和中華民國一樣,她是一座年輕,充滿活力的島嶼。

1950年,麥克阿瑟來到了台灣會晤蔣介石。在這兒,讓我們一起來追溯一段插曲。

傳奇英雄麥克阿瑟熱愛中華文化。(公有領域)

在一張著名的照片中,麥帥俯身,深深的吻蔣宋美齡戴白手套的手。這張照片在美國政界引起軒然大波。然而我們當能知道,這是一名驍勇高貴的將軍對另一名勇敢美麗的將軍發自肺腑的敬愛。他們正在同一場艱苦的戰爭中奮鬥。熱愛自由的人本能地知道,頑強、堅毅地對抗共產主義,是他們天賦的使命。面露愁容的麥帥如何能夠不明白蔣宋美齡守護古老中國那一顆勇敢熱烈的心?於是,他深深的俯身下去,近乎虔誠地親吻那隻手。

1950年8月1日,在參加完蔣介石的國民政府會議之後,麥克阿瑟將軍親吻蔣宋美齡戴白手套的手,致以崇高的敬意。(公有領域)

善惡的對決此消彼長,詭譎多變。不久,麥帥被杜魯門撤職,離開亞洲。失去了韓戰這天賜的良機,中華民國守住台灣。小島上寫遍了「毋忘在莒」、「還我河山」的大書法。韓戰戰俘老兵身上刺滿了「反攻大陸」、「光復山河」的刺青。島嶼的首都是一條條以大陸省分、城市命名的街道,有如把大陸地圖覆蓋在台北城上。

金門國家公園「毋忘在莒」碑。(阿仁/維基百科)

在世人沉浸在對共產黨的幻想時,蔣介石一語道破了中共的本質。在《蘇俄在中國》、《耶穌受難節證道詞》等著作中,他睿智地指出了中共的真相,直到今天,他的洞見超出了許多猶在夢中的人。

屈身島嶼的中華民國沒有再返回大陸。1971年,台灣退出聯合國,她的位置被竊國的偽中華人民共和國占據。世界局勢丕變,偽人民共和國以金錢收買了許多國家,共產陣營聯手把它推入聯合國。更主要的,為了聯中抗俄,美國伸手把紅色中國迎入了自由世界。

聯合國創始國之一:中華民國失去了她的席位。從此,中華民國的合法席位被竊國的共匪所取代。二戰時犧牲奮鬥,贏得世界尊敬的中華民國被盟友背叛、拋棄。

逐漸的,中國第一夫人演講中所說的「中國」一寸寸縮聚在台灣島上,變成了人們今天所熟知的「台灣」。同時,「中國」這一名詞被赤色中國霸佔為它的專利,直到人們遺忘了台灣是中華民國安身立命的地方。直到人們忘記了,中華民國才是真正的中國。

台灣「中華民國」這一身分被遺忘得如此徹底,人們把視線移到從鐵幕後走出來,改革開放的共產中國,直到它躍上世界舞台,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系。在它無情的打壓下,台灣一步步失去了政治的空間,失去了一個個邦交國。她退出了聯合國、世貿、世衛,遊走在世界的邊緣。她的國慶慶典上只有冷清的幾面友邦旗幟點綴。

逐漸的,生活在台灣的大陸人對祖國的依戀,他們重返故土的盼望落空。到最後,「反攻大陸」成為一個太沉重的夢,提起來惹人笑話。

被美國背叛、被對岸汙衊的蔣介石,始終堅守使命。在鐵幕後如火如荼的進行文革時,蔣介石在台灣推行三民主義,把孫中山先生的建國理念實踐。蔣介石同時推展新生活運動,把台灣打造成復興中華文化基地。教化民風、推行國民教育,以重現中華文明禮儀之邦的傳統。

在婆娑之洋、美麗之島,台灣成為文明古國中國的命脈。

在蔣經國時代,隨著本土爭取自由的力量勃發,美麗島事件中台灣人爭取民主的熱情衝擊著社會,也衝擊著當時的威權政府。在台灣人前僕後繼的努力下,1987年,台灣解除長達近40年的戒嚴,同時解除報禁、黨禁。中華帝國的後裔:台灣走上了民主自由之路,沒有辜負「中華民主共和國」這一名稱,成為亞洲一座自由燈塔。

同時,國庫越來越豐肥的偽人民共和國加大力度打壓,直到中華民國失去了在國際活動中升自己的國旗、唱自己的國歌的權利。失去了稱呼自己國號的權利。只有當中華民國運動選手們贏得了冠軍,青天滿地紅國旗才能升起,肅穆的國歌才能響起。這時,為自己的國家贏得了冠軍的選手會激動莫名,淚流滿面。

這一面青天白日滿地紅是孫中山先生推翻滿清建立民國時,親自修定的旗幟。現在,這面驕傲的旗幟不能升上世界的旗杆。人們甚至不能說出「中華民國」(Republic of China)。紅色帝國畏懼這幾個字,如同畏懼自己見不得天日的罪行。

最後一個文明古國:中國的後裔被消失,被毀滅人類倫理的紅色帝國所取代。人類文明陷入了深淵。

赤色中國有一個百年大夢:稱霸世界,取代美國。而奪回台灣是這個夢的必然組成部分。必須全體殲滅中華民國,極權中國才能放心。只要中華民國存在一天,它的非法性就如白日一般昭著。猶如一名強盜,除非把金銀財寶的主人殺了,它奪來的東西隨時會被收回。它的罪名隨時會被人指出,它的真實面目曝光。

因此,島嶼上的中華民國是它的肉中釘眼中刺,是它罪行的證據,它暴政的反面。

如此,紅色帝國一步步逼近中華民國台灣,全方位蠶食她。兩千枚飛彈對準她。五千名共諜駐入。2019年起,一架架戰鬥機每天在台灣上空盤旋。2020年,紅色欽點的議員入駐立法院。

彩虹守護的土地

2017年,雙十節清晨,中華民國總統府背後出現了一道雙彩虹。11月,陽明山再度出現了一道雙彩虹,從上午到下午在天上懸掛了九小時,進入了金氏世界紀錄。

2017年10月10日雙十節清晨,中華民國總統府上空出現一道亮麗的彩虹,為國慶活動拉開序幕。(陳柏州/大紀元)

古代中國人相信天象。雷雨、地震、日食、祥雲,都是重要的天象。彩虹在古代被稱為虹霓。「夫虹霓天使也。降於邪則為戾,降於正則為祥,理則昭然。」(宋黃休復,《茅亭客話》)。在現代,彩虹出現天邊,多被視為吉兆和老天的嘉許、祝福。

在《聖經.創世紀》中,洪水後,上帝指著天上彩雲中的彩虹告訴諾亞:「我與你們立約,凡有血肉的,不再被洪水滅絕,也不再有洪水毀壞地了。」(創9:11-13)

彩虹是上帝對人類立下的神聖誓約。在被世人遺忘的中華民國土地上,出現了長達九小時的彩虹。在古代,神透過河圖洛書、鳳文向半神半人的聖王說話。現在,在人類文明的根苗之地,在備受欺淩輕忽的中華民國,神在天邊放了一道長久,長久的彩虹。中國人知道,非凡的天象預示了非凡的事件。神說話如此長久、慎重,有一個重要的原因。

在這之後,中華民國一步步重回世界舞台。

同時,2019年起,神祕多變的新冠病毒悄悄侵蝕各民族,到今天為止,奪取了至少510萬條人命。2021年8月,美國議員共和黨議員發表了900頁報告,眾多證據顯示病毒來自武漢病毒研究所P4實驗室。

報告發表後,各國結成更強的抗共聯盟,德法荷日等國加入了太平洋上的軍事演習,威武的艦艇聲勢浩大,猶如海上移動的堡壘,穿梭在青藍海波上,彷佛人類正義的盟誓。

在致命的疫情中,各國回憶起來被自己背叛的中華民國,二戰中忠實英勇的盟友。追憶起自己如何陷落在紅色帝國的黃金藍陷阱中,背信忘義、手腳被縛、利益蒙心,一步步陷落這場危險的大瘟疫中。而這紅色帝國,卻是半個多世紀前各國拋棄忠實堅毅,獨負重軛的中華民國,引狼入室,迎接入自由世界的。

1943年,中國第一夫人在鼓動美國加入抗戰時向美眾院說:「個人之品德,於困厄中驗之,亦於成功中驗之。以言一國之精神,倍加真確。」(1943年向美眾院演說)

麥克阿瑟則準確地預言:「美國現在對華戰略的失策,會引起一連串災難,這將是美國百年來政治的最大敗筆。姑息赤禍,我們未來幾代人要為此付出沉重代價,或許要一百年之久。」

七十年後,在付出了重大代價,幾乎要集體覆亡後,各國回轉身來,向被忽視了多年的台灣伸出了友誼的手。在頻頻飛過台灣海峽上空的戰鬥機轟轟雷鳴炸響中,來自美英德法荷日的戰艦、護衛艦一艘艘巡弋台灣海峽,打造一座壯麗的海上壁壘。

經歷了人類集體的敗德、投降和背叛,經歷了中共病毒不知何時結束的噩夢,世人已醒來,看到了懸在自己頭上的一柄利劍。這是我們並肩自救的最後時刻。這是人類最後的救贖,我們最後的一次機會。

人類正在通過一場重生的陣痛。像是通過一條黑暗的甬道,若是我們能集體洗淨自己、重尋道德、傳統,我們瀕臨險境的生命將要復活。

為了這神聖的復活,那道雙彩虹——上帝的誓言,提前在雲彩中橫過天穹。是在人類文明的根苗:中華民主共和國的山巔,雙彩虹長久的停駐,宛若神無聲的言語。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新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