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連八旬老漢死於冤獄 英國人譴責中共暴行

邵燕報導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1月05日訊】「悲慘。絕對的悲劇。願上帝保佑他和他的家人。」

「一個人因為修煉而入獄?這太荒謬了。」

「我無法理解當權者的冷酷、殘忍和濫用權力的程度。對犯下這種殘忍行為的人必須追究責任並受到懲罰。」

「自由世界政府有責任對中共『政府』施加最大的政治壓力。」

近日,一位80歲老人在中共監獄中被害致死的故事在海外「支持法輪功 終結22年殘酷迫害」的電子請願書徵簽平台上被揭露,來自英國的徵簽支持者們紛紛表達對這位老人的同情,譴責中共暴行。

大連市金州區石河村80高齡的劉希永老人,僅僅因為修煉法輪功,被中共非法勞教和冤判超過十年。他在獄中長期受到毒打虐待,命危時仍不被允許回家,2021年12月29日在大連市中心醫院離世。

劉希永出生於1941年,在1997年修煉法輪大法以前,身患多種疾病,用各種方法醫治也不見好轉,到後來無法幹活、日常生活都不能自理,全靠妻子照顧。長期病痛的折磨,加上平日與鄰居的矛盾,使他曾產生輕生的念頭。

1997年8月,劉希永開始修煉法輪功——一個以「真、善、忍」為標準的性命雙修的功法。他的心性很快得到提高,主動化解了與鄰居之間多年的矛盾;而且通過煉功治癒了頑疾,身體很快恢復了健康狀態。修煉後,他主動去幫助生產隊和村民解決生產上的問題,為他人著想,默默地義務奉獻。村民們都稱他是一個好人。

1999年7月20日,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劉希永也因此遭到金州石河派出所和石河鎮政府的迫害。2002年被非法勞教兩年;2008年7月24日再遭抓捕,被非法判刑三年半;2017年10月24日被非法判刑三年。

在牢獄期間,劉希永遭到種種非人的迫害,包括多種酷刑,被中共惡警毒打折磨得不成人樣,導致生活不能自理。

2021年4月9日,是80歲的劉希永三年冤獄期滿、重獲自由的日子。然而,這天,家人沒有接到劉希永,他被大連市金州公安分局石河子派出所警察從瀋陽東陵監獄劫走了。警察對他強行體檢後,直接把他非法關押在大連金州三里看守所。

接下來的連續114天,劉希永杳無音訊,家人心急如焚。直到2021年9月3日,家人收到看守所讓存錢的消息,才見到已被送到大連金州中醫醫院的劉希永。這時的他躺在病床上,還被戴著手銬、腳鐐,身體虛弱。家屬被告知他胸內積水、患上了糖尿病。

9月28日,在劉希永和家人都不知情的情況下,中共再次無視法律,給他判刑四年,把奄奄一息的他送入大連市第三監獄。據悉,他是因為堅信法輪大法是正法而遭到再次冤判。

12月9日,當大連市第三監獄通知劉希永家人去看人時,家人看到病重的他坐在輪椅上,關在警車裡的一個鐵籠子裡,被警察送入醫院。

此時,家人看到劉希永的臉、手和腳都是腫的,被四個警察看管著。他已不能自理,言語表達不清。警察不僅不讓家人靠近他,而且還要求家人支付一切醫療費用。醫院檢查出劉希永胸積水,並出現腦血栓等症狀。大連第三監獄對此完全撇清關係,而且稱只要劉有一口氣就不能讓他回家。

12月29日,劉希永含冤離世。

中國《憲法》賦予公民信仰自由的權利,而中國沒有任何一條現行法律證明法輪功違法。從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集團下令鎮壓法輪功至今,這個慘無人道的迫害已經持續22年,大量法輪功學員因為信仰被監禁、酷刑乃至迫害致死。

根據中國的《憲法》、《刑法》和《刑事訴訟法》的規定,中共警察長期以來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涉嫌濫用職權罪、非法剝奪公民信仰罪,非法拘禁罪、綁架罪、故意傷害罪、誹謗罪、侮辱罪、誣告陷害罪、虐待被監管人員罪、強迫勞動罪、超期關押罪等等多項嚴重罪行。

至今,中共當局不允許法輪功學員擁有法律權利,也從未依照其現行法律來懲罰中共惡警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然而,施暴者現在不被法律追究,並不代表將來不被追究。法輪功學員22年來一直在中國海內外堅持尋求法律公義。

英國人嚴詞譴責中共的迫害

2022年1月3日,劉希永的遭遇在中國境外一個名為「支持法輪功 終結22年殘酷迫害」的電子請願書徵簽平台上被曝光。來自英國的徵簽支持者們紛紛留言,表達對劉和家人的同情,譴責中共暴行。

來自蘭迪蘇爾的Libby Davies說:「為什麼中國(中共)這麼無情?他們聽起來好像害怕任何一種宗教或者任何使人們快樂的東西。多麼可悲的國家!」

來自拉德洛的J Woodall說:「我為劉先生和他的家人感到難過。我無法理解當權者的冷酷、殘忍和濫用權力的程度。這肯定不能持續太久,對嗎?對犯下這種殘忍行為的人必須追究責任並受到懲罰。修煉法輪功/法輪大法的人是世界上最勇敢的人。」

來自北安普敦的Catgrrine De Vere Burt說:「我為劉先生和他的家人感到難過。我能理解習和其他當權者的冷酷、殘忍和濫用權力的程度。他們是這樣的惡魔,真是羞恥,我祈禱業力輪報將以痛苦和折磨獎勵這些『領導者』,這種欺凌會被人們拿掉。」

來自斯洛的Filza Chaudhry說:「這種虐待需要立即停止,所有對死亡負責的各方都將被起訴!!!」

來自德福的Lynda Arnold說:「一個非常殘酷的政權,就像納粹一樣。我敢說士兵們只是在他們自己或家人的生命受威脅下工作。再次像納粹一樣被恐懼統治。這些天我們生活在一個悲傷的世界。我為居住在那裡的任何人感到難過。」

來自奧斯威斯特的Janet Norwood說:「中共當局為何如此懼怕法輪功學員?他們對真相、寬容與同情顯然是不屑一顧。折磨一個無助的老人是多麼殘忍!」

來自霍頓樂泉的Lynne Plows說:「多麼可怕的政權。沒有對老年人的同情或尊重,或者對任何人都會這樣做。我的心與這位可憐的紳士和他飽受摧殘的家人同在。還有多少我們沒有聽到或永遠不會聽到的事情?」

來自倫敦的David Lench說:「一個人因為修煉而入獄?這太荒謬了,你真的需要一勞永逸地擺脫中國的這些共產黨人,如果不是現在就必須在某個時候完成,否則你會永遠像這樣糟糕透頂……我只是看到這一點,這樣對待任何人都令人作嘔,更不用說一個老人了,只會發生在血腥的共產主義中國,是時候推翻一個只考慮自己的可怕政權了。」

來自米德爾頓的John Stapleford說:「多麼悲慘的故事。不幸的是,這個無情的政權沒有道德良知。自由世界政府有責任對中共『政府』施加最大的政治壓力。內部抗議幾乎無濟於事,因為這總是會遭到殘酷的極權主義回應。這個請願書對於說服我們的政府採取行動至關重要。」

目前,這個由「支持法輪功」發起的電子請願書已獲得來自多個國家的超過10萬個支持者的聯署簽名。徵簽鏈接:

change.org/supportfalungong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