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看點】18人擠一室隔離 西安頻現人道慘劇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1月05日訊】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今天是美東時間2022年1月4日(星期二),亞洲時間是1月5日(星期三)。

今天焦點:美日增百萬病例,寧波萬人隔離;鄭州2區管控,禹州全面封城;西安男跳樓,失獨老人危險;18人擠一監室,看守所變隔離點;染疫申請隔離不批,全家6口感染;2金融虎落馬,習開鍘金融系。

60秒新聞

土耳其一個律師團4日召開記者會,聲明要替包括9位土耳其公民在內的19名維吾爾族委託人狀告中共政府。將被刑事起訴的中共官員包括習近平在內共有112人,這是第一樁將習近平告上法庭的案子。

全球最大動力煤出口國印尼日前宣布,1月份禁止煤炭出口,以確保國內的電力供應。有分析認為,印尼禁止出口煤炭,中國受影響可能是最大的。中國很可能會再次出現煤炭價格升高和電荒的情況。

美國司法部賓州辦公室3日聲明表示,44歲的露西‧習承認陰謀竊取葛蘭素史克公司醫藥研究成果,提供給中國任諾藥業公司。而任諾藥業公司是露西‧習與其他三位被告薛宇、李濤和嚴梅共同成立,這家公司得到了中共的財務支持和補貼。

特斯拉去年底宣布,要在新疆開設新展廳,為此美國最大的穆斯林維權組織美國-伊斯蘭關係協會4日批評特斯拉「支持種族滅絕」。資深共和黨參議員盧比奧也表示,特斯拉正在幫助中共掩蓋新疆的種族滅絕和奴役勞動。

香港前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4日被香港當局再次判囚15個月,當局指控她煽惑他人參與未經批准集結。在新的刑期中,有10個月與上月被裁定的六四集會案刑期分期執行,這樣鄒幸彤的總刑期已經達到了22個月。在法庭上鄒幸彤表示,這個判決就是在洗刷歷史,以後仍然繼續說應說的話。

截止到美東時間1月4日下午2點,全球新增確診中共病毒(武漢病毒、新冠病毒)人數178萬1,125人,總確診人數達到了2億9,281萬3,307人;單日死亡4,859人,累積死亡總數是546萬5,484人。

下面進入今天的話題。西安的疫情依然非常嚴重,封城和隔離帶來的次生災害仍然在加重。與此同時,河南禹州全市和鄭州的2個區已經封城了,浙江寧波的一個大型工廠也有上萬人被隔離。但當局這麼做,真的是要控制疫情嗎?

美單日病例破百萬 奧密克戎是罪魁

早就有人著急了,問我為什麼不說美國的疫情。我理解這種心情,但我不想點破,現在我就先說一點美國的疫情,然後再說中國大陸的情況。

今天(4日)下午2點,拜登聽取了中共病毒響應小組的匯報,隨後做了一個簡短講話。拜登在講話中提到了美國新增病例情況,因為美國昨天單日新增病例數已經創下了世界各國有史以來的最高峰。

《華盛頓郵報》的數據顯示,美國昨天有103萬人因為感染中共病毒住院。造成美國病例激增的原因,主要是中共病毒變異株奧密克戎的快速侵襲。

就美國本身而言,103萬病例已經是4天前單日病例數字59萬的近兩倍,是上一週單日病例數字的近4倍。而且可以肯定地說,103萬之外,還有已經感染的人沒有被檢測到。

需要指出的是,儘管103萬這個數字已經相當龐大,但未必就是最頂峰。這可能是《華盛頓郵報》預計每天100萬病例的開始,因為奧密克戎的傳染性非常強。

隨著美國全國的病例激增,紐約昨天(3日)的感染病例和住院人數也超過了2021年的峰值高達9,500多人。

說真的,也許大家不相信。我就在紐約,但是我並不覺得疫情有多可怕。倒不是說感染的病例少,恰恰相反,美國已經創下了全球感染紀錄,而且紐約的疫情也非常嚴重。

其實不只是美國,英國、法國、澳大利亞等等,整個世界都因為奧密克戎的肆虐,病例數字在接連攀升。看那些老外們,好像他們也沒有那麼恐懼。有人可能認為,原因在於奧密克戎的症狀輕。

世衛組織官員今天(4日)表示,奧密克戎的症狀「比以前的變體更輕」。因為症狀輕,對人生命的威脅可能會小一點。

這或許算是一個原因,但我覺得老外們不害怕,最主要還是沒有對政權的恐懼。外國政府儘管有時也封城,但國外的封城與中共的封城完全是兩種概念。外國政府即使封城,它也是講人性的,而中共封城則是毫無人性,這是最可怕的。

當然,儘管奧密克戎的症狀輕,我更要提醒大家要謹慎以對,不能掉以輕心,因為症狀輕的病毒也會發生變異。事實上,法國感染研究中心在去年12月29日,已經發現了新的變異株,命名為「IHU」。所以請大家務必小心,不要著了道。

如果您或身邊人出現一些症狀,比如喉嚨痛、聲音沙啞、鼻塞、流鼻涕、打噴嚏、頭痛、肌肉酸痛、盜汗、食慾不振等等,那最好做一做篩檢。

另外有句話,也必須要對中國大陸的民眾說了。即使有「粉紅同學」說我唯恐天下不亂,我也有必要說了。無論身在中國什麼地方,現在都應該動手,儲備一些糧食等生活必需品了。

因為中國大陸的疫情傳播非常快,而且非常嚴重。雖然中共一直不承認是奧密克戎,但是以病毒傳播的速度來看,中共的說法很值得懷疑。而且我懷疑,疫情可能正在全國蔓延。

鄭州2區管控 禹州全面封城

今天(4日)凌晨1點43分,鄭州疫控指揮部發布了2022年1號通告,對管城回族區和二七區部分區域施行分類管理。分類管理,指的是「封控管理」、「管控管理」和「防範管理」。

被「封控管理」的區域,當局要求所有人員「足不出戶」,並進行核酸檢測。包括管城回族區的菁苗幼兒園和紫荊山南路街道辦事處奧蘭和園小區、二七區的西工房社區和淮河路街道崑崙樂居酒店施行。

被「管控管理」的區域,當局要求「人不出區、嚴禁聚集」,並進行核酸篩檢和健康監測。每戶家庭每2天由1人外出採購。

被「防範管理」的區域,單據要求「嚴格限制人員聚集」,進行核酸篩檢和健康監測。持有48小時內的核酸陰性證明,可以按規定進入商超農貿購物等。

鄭州當局通報,截止到今天晚上6點,共確診2例患者,無症狀感染9例。確診病例症狀都是「輕型」,病情相對平穩。

當局初步流調,查出三條傳播鏈,分別是牌友、喪宴和家庭。涉及密切接觸者161人,次密接觸335人。

鄭州市也是一座千萬人口的大城市,截止到2019年,鄭州的常住人口高達1,035萬。如果僅看通報情況,這幾個病例數字相對千萬人口來說算不上什麼,但鄭州的動作卻不小。

不過河南縣級市禹州市的動作更大,僅僅是通報稱發現了3名無症狀感染者,禹州市昨天(3日)就封城了。當局要求近120萬市民全部居家隔離、足不出戶,任何人未經授權不能離開禹州。

當局在官方微博警告,市內各地「將設置障礙,嚴格執行預防措施」,所有車輛在路上行駛。同時禁止停止所有商業活動,以阻遏病毒的傳播。

3例無症狀感染,就讓一座120萬人口的縣級市封城,是荒唐,還是當局在隱瞞真相?

事實上,河南的周口市、洛陽市等地區也出現了疫情。當地一名酒店服務人員向新唐人透露,新安縣整個縣城已經被封了。

一位新安縣政府工作人員證實,「高速,現在所有路都封了,現在所有的公交,所有的交通都暫停了。」

周口市太康縣今天(4日)要求所有小區、企業和單位實行封閉式管理,除大型商超、醫院、銀行、加油站等等在實行疫控措施情況下正常營業外,其它經營性場所一律暫停營業,全縣禁止一切聚集性活動。

我不確定河南當局對疫情真實情況是否有隱瞞,因為中共太不透明,所以它通報的數字很讓人懷疑。而且它的疫情傳播也很奇怪,當局並沒有說明疫情源頭是哪裡。同樣說不清的還有浙江寧波的「申洲國際」。

上萬人被隔離 寧波有些危險?

昨天(3日)晚上8點半,寧波市通報表示,從1月1日以來,寧波市北侖區累計確診了23例病患,集中在北侖區申洲國際公司製衣三部車間。當天早些時候,申洲國際公告表示,位於北侖區的部分生產區域已經實施了封控。

今天(4日)一位申洲國際女工向大紀元透露,1日放假那天,有個人身體不適,去醫院檢查。結果感染了中共病毒,現在整個申洲公司的人全部都被隔離了。

這位女工說,「整個申洲公司幾萬人,全部隔離,正常的就居家和在宿舍隔離,染上的一個宿舍幾千人全部拉走隔離。」但是那個人「怎麼傳染的,不太清楚」。

一位住在申洲國際成衣車間附近的男子介紹,在申洲國際發現疫情的當天,周邊還沒強制居家隔離或停業,但是2日就採取強制措施了。周邊一定範圍內的企業和店舖全部關掉,居民不許出屋。

這名男子介紹,「廠子的工人到過周邊的一些早餐店去吃飯,工人還去過其它的店。這次寧波有些危險,居家隔離至少得20多天,已經做了四輪核酸了,這個工廠人太多了。」

根據前面那位女工的介紹,第一個通報的患者感染病毒是很奇怪的。此前寧波地區並沒有通報病例,換句話說,寧波地區好像是沒有疫情。那麼那個申洲國際的工人是怎麼感染的呢?這怎麼解釋呢?

從寧波的情況可以看出,當局通報的疫情水分太大。很可能是在中共「清零政策」的壓力下,各地政府官員為了保住烏紗帽,在拚命地隱瞞真相。或者隱瞞不報,或者縮減數字。也正因為如此,那位寧波男子才擔心「寧波有些危險」。

寧波與河南的情況我們也需要繼續關注,如果當地有知情網友,可以向我們提供信息。我們目前的關注重點還是在西安這邊,在當局「社會面清零」的邪惡政策下,西安百姓的慘況令人揪心。

男子絕望跳樓 失獨老人恐危險

今天(4日)一大早,孫春蘭和劉國中等人去了長豐園。雖然網友沒有說明這些人做了什麼,但也可以想到他們是去「督戰」了。

郭德綱在相聲裡面曾有段嘲諷,說于謙的父親是個有錢的大善人,看見世上有窮人就心裡難受,於是就將方圓二十公里範圍的窮人全都趕走了。《新聞看點

官方數據顯示,西安有近4萬人被集中隔離。在網友轉來的一份聊天截圖中顯示,在西安市灞橋區向陽溝小區,有一名被隔離男子,因為受不了,從18樓跳下去了。

有推特網友介紹,西安市有很多小區的人被轉移到了向陽溝小區隔離。不過在這張聊天截圖中,並沒有顯示那名男子跳樓的原因。另外有一張網絡截圖,似乎能反映出一些問題。

這是在向陽溝廉租房小區租住的一名男子發出的求救微博,從23日封城到現在,這裡「幾乎買不到任何新鮮蔬菜」。

男子自稱有些凍貨,還能撐幾天。但是那裡「許許多多失獨老人大爺大媽們,眼睜睜看著麵缸見底,待米做炊。他們不會智能手機,沒有收入,只怕真的會活生生餓死在廉租房裡面」。

這名男子哀求,廉租房裡面住的是最需要幫助的最脆弱的人們,「不要輕易地拋棄我們」。

前幾天我就說,武漢封城引發的次生災害,用不了多久就會在西安出現。現在傳出的這些消息,已經證實西安百姓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了。但當局的封控措施並沒有就此收手,還在變本加厲地封控,手段一天比一天嚴厲。

看守所變隔離點 隔離房成集體宿舍

今天(4日)已經是西安封城的第13天了。網友在爆料郵件中透露,今天新城區的長纓路與萬年路小區被「一鍋端」了。原因是那邊可能發現了陽性。

網絡上有一段視頻,在西安的某個村子,當局正在用電焊焊死住戶的鐵門。這一幕在武漢出現過,在哈爾濱出現過,在其它地區都出現過,只能說是昨日重現。不過西安當局不斷有新的隔離措施,也不斷刷新著人們的思維底線。

一位退休的公務員劉女士對自由亞洲表示,「這些領導簡直是把事情弄得一塌糊塗,當時武漢(封城)那麼困難,也平安度過了。前一段揚州也是,沒有像西安這樣搞得這麼緊張,這麼狼狽。隔離點一個房間四個上下床,一床被子,什麼叫隔離?這都弄成集體宿舍了。不交叉感染就不錯了,胡鬧嘛。」

4個上下床,也就是8個人住在一個房間。你見過這種奇葩隔離嗎?8個人隔離成集體宿舍,只要有一個感染,那麼其它7個人誰都跑不掉。

在網友轉來的一張某小區業主群裡,有網友透露,一位同事全家人被帶到了渭南看守所進行隔離。網友表示「18個人」擠在一個房間,「被子是軍用被,其它都沒有。一整天吃了一桶泡麵。」

看守所是關犯人的地方,但是現在被當局用來關隔離人員。但它們是真的要隔離嗎?如果隔離會要求18個人擠在一個房間嗎?你不懷疑當局這種做法,究竟是隔離還是關押犯人呢?

我提出這些疑問是有原因的,真正需要隔離的,連續幾天向有關部門申請,當局就是不允許隔離。

申請隔離不批准 全家6口都染疫

一位化名叫孫輝的男子,在封城前的21日,出現了發熱、頭痛、咽喉痛等等症狀。22日凌晨2點,聽說了公司同事確診,於是密切接觸者孫輝收拾行李準備被接走隔離。

沒想到,當局一直把他當成次密接觸,要求居家隔離。他的家門被貼上了封條,整個樓棟也被封了。孫輝不斷給相關部門打電話,說明自己的情況,請求被帶走隔離,但卻遭到了「踢皮球」。

21日到24日,他怕傳染給自己的5位家人,孫輝就自己關在小房間隔離,沒有得到任何救治。直到孫輝的症狀嚴重了,在他強烈要求下,防疫人員才上門將他的家人全部帶走隔離。

但已經太晚了,24日晚上,孫輝的妻子被確診了。過了幾天,其他4名家人也相繼確診了。

孫輝把這些情況發在了微信上,也接受了大陸媒體的採訪。不過當局的反應很迅速,開始刪帖和刪除媒體的相關報導。在控制了人之後,當局又開始控網了。

昨天(3日),馬化騰的微信團隊給「所有微信群」發了「重要通知」,從4日零點開始,不允許發各種疫情期間小道消息、馬路新聞、小程序、鏈接,以及疫情視頻,尤其是負面新聞。如果傳播,就會封群。

開年炮打雙燈 習近平開鍘金融系

關於疫情的情況,我們先說到這,下面來看看中共的打鬥情況。今天(4日),中紀委網站通報了兩個情況。中央金幣總公司總經理、黨委書記、董事長牟善剛和光大銀行原黨委副書記、副行長張華宇分別涉嫌嚴重違法,正在接受當局的處理。

通報顯示,牟善剛落馬前,也就是2017年11月至2021年12月,他曾經任職中央金幣總公司總經理、黨委書記、董事長這一串職務。金幣總公司是中共央行直屬、中國唯一經營貴金屬紀念幣的行業性公司。

不過有一個情況值得注意。按正常情況,對嫌疑人的通報,一般會使用現任職務。但中紀委這次有點奇怪,標題上使用的是牟善剛以前的職務,中共央行機關服務中心黨委書記、主任。

中紀委的這波操作是什麼用意呢?難道是要有意降低人們對牟善剛案件的關注度?是不是怕人們引起聯想,想到中共的金融腐敗窩案呢?

大家是否還記得,前不久我們曾提到過一樁案子,就是中共印鈔造幣總公司董事長陳耀明「主動投案」的事。說是「主動投案」,如果不是被抓到把柄,不是自己感覺到懸了,誰會去「投案」?

網絡傳聞表示,陳耀明落馬與私印2萬億「同號鈔」有關聯。這個消息傳出後,中共曾緊急闢謠。但後來在推特上,確實看到過三張「同號鈔」的一段視頻。

從這個角度來看,中紀委在標題中使用牟善剛以前的職務通報,很容易讓人產生聯想。牟善剛和陳耀明之間,有沒有什麼瓜葛牽連呢?這兩人是不是屬於窩案呢?他們的案件背後,還會不會有更多的老虎被牽出來呢?

就在人們還在猜測階段,僅僅過了幾個小時,中紀委又通報了另一隻金融虎張華宇涉嫌違法的情況。張華宇落馬前是光大銀行原黨委副書記、副行長,光大金融租賃股份有限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

不過這個張華宇的情況挺有意思,他是從2018年4月開始任職光大黨委副書記、副行長的職務,但是2018年9月辭職了。

我們知道中共官員為了往上爬,常常不惜一切。除了送禮之外,有的甚至把自己的老婆、女兒都貢獻出去。就說中共官員為了爬上高位,可以不擇手段,爬上了高位,就輕易不會下來。但是張華宇上任只有4、5個月,卻「辭職」了,總覺得有些不對勁。

張華宇自稱是因年齡原因辭職,但這個理由真的很侮辱人的智商。根據公開資料顯示,張華宇1958年10月出生,辭職的時候已經快60歲了。

以張華宇的職務來說,60歲正好是船到碼頭車到站,可以正常退休。但是張華宇卻「辭職」了,最後幾個月都等不了嗎?是張華宇等不了,還是被習近平當局給拿下了呢?這是明擺著的事。

我沒有查到牟善剛和張華宇兩人有什麼背景,但聯繫前不久多名金融系統官員落馬的情況,顯然這兩人的落馬不太可能是孤立的事件,很可能牽涉到中共的內鬥。

中共的金融系統長期把持在江派人馬手中。2015年爆發的股災,外界認為是江曾系統發動的「金融政變」。從那以後,習近平當局對金融系統的整肅就一直持續不斷,先後打掉了賴小民、肖建華、姚鋼、徐翔等江派官員。

但北京當局也清楚,江派官員在金融系統樹大根深,打掉這些人,並沒有真正撼動他們背後的勢力。習近平要想在20大順利連任,只能繼續向各個領域的江派人馬動刀。

今年下半年,中共要召開二十大,習近平一直在謀求連任,甚至終身執政。而要想達到這個目的,金融系統的障礙就是習近平必須清掃的。從這個角度分析,牟善剛、張華宇在開年階段落馬,很可能習近平把他們當成了祭旗。

如果從這個角度來想,在二十大到來之前,我們很可能會看到更多落馬官員,甚至更高級別的落馬官員。雙方必定還有一番你死我活的惡鬥。

以上就是今天的節目內容。如果您喜歡《新聞看點》,請別忘記點讚並訂閱。也希望您在視頻下方留言,與我們進行互動。更希望您能夠幫我們把這個頻道轉發出去,讓更多有緣人接觸到我們。感謝您的收看,也感謝您的支持和幫助,我們明年再會。
******************

哈佛大學知名教授利伯原本在業界有著很高的聲望,甚至有望獲得諾貝爾獎。但隨著六項重罪指控全部成立,一切都離他而去,利伯真的栽了。

在今天的紅朝看點,我們通過晚節不保的利伯,看看中共禍害世界的千人計劃。歡迎大家到優樂客會員區了解更多。我們的會員網站網址是http://muyangshow.com,還有一個是http://youlucky.biz

加入會員觀察獨家:https://ept.ms/3wsLpkk
沐陽會員網站:http://muyangshow.com
支持沐陽:https://www.youlucky.biz/mu-yang-about
歡迎訂閱+按小鈴鐺:bit.ly/SubscribeNewsInsight

【免費下載電子書】:https://www.youlucky.biz/ebook

新聞看點》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