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案驚奇】栗戰書被紀委官員舉報了嗎?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1月06日訊】大家好,歡迎收看《新聞拍案驚奇》,我是大宇。

今日焦點:栗戰書或陪習近平連任!遭派系打擊?貴州「盜採煤礦案」舉報高層;河南多市亦遭疫情嚴控!西安4日拉走隔離幾十萬人,9萬多人參與封鎖;趙克志與公安部和習家軍的關係;遼寧號被日艦跟監。

栗戰書缺席重要例行新年會議 身體健康問題嗎?】

2022年,中共內部局勢是一大看點,正值20大之前,現在經濟也不行了,疫病持續,民間叫苦不迭,長年積累的內部矛盾堆積如山。習近平要打破長年的黨內規矩,連任第三個任期,各派存在分贓不均,所以今年他們一定會有事,這方面,大家可以盯緊點。

習近平身邊就有個人,最近的動向吸引了不少媒體的注意,他可以被視為習近平的鐵桿,也是現在中共的第三號人物,就是人大委員長「栗戰書」,他缺席了12月31日中共政協的「新年茶話會」。這一活動每年年底都有,按照慣例,中共政治局常委都必須出席。今年習近平等6名政治局常委和國家副主席王岐山都出席「新年茶話會」,獨缺栗戰書,中共官方也未作任何解釋。

就在幾天前的12月27至28日,栗戰書還參加了中共中央政治局的「民主生活會」,12月28日也出現在了央視晚間新聞聯播的畫面。可是剛過兩三天,31日的活動便沒了蹤影。

目前有人推測,栗戰書可能是身體健康出了問題,這是往單純了想。

【紀檢官員舉報貴州「盜採煤礦案」 指向「省委原主要負責人」】

說來也巧,就在栗戰書缺席31日的活動後不久,1月2日,大陸網紅紀檢官員陸群,在自己的微博帳號「御史在途」上,發表長文,矛頭直指所謂的「貴州省委原主要負責人」。這一「原」字非常傳神,說明是之前在貴州任職過的高官,那是誰呢?

我們從這篇微博文章本身來找答案。

這篇長文的標題是「為一個被貴州官員逼上絕路的企業家『辦實事』的經歷」,文章後還附上調查報告。

文中說,一位湖南煤礦老闆曾盛國,2010年在貴州安順市關嶺縣投資煤礦生意,投進去2億元人民幣,5年後他發覺相鄰的「坪子地煤礦」從自己的煤礦中盜採了17萬餘噸的煤炭,然而官方地質隊勘察的最終結論是,只盜採了6,000噸。於是曾盛國開始上訪,可到現在都沒有討到說法。

現年50歲的陸群,在文章中說,自己2021年5月介入了曾盛國煤礦被盜採之事。當時他向時任安順市委領導張某發了3條簡訊,沒有得到回應,而曾盛國舉報說,張某是「坪子地煤礦」的保護傘,曾盛國還透露,貴州省委原主要負責人的「舅子」長期在安順一帶搞項目,涉嫌背後幫助「坪子地煤礦」運作。這個「舅子」是中國的一種對親屬的稱呼,是指妻子的兄弟,通常會說大舅子、小舅子,都這麼說。

那接著,寫微博文章的陸群說,如果曾盛國舉報的這一情況屬實,會嚴重影響原省委領導的所謂「光輝形象,甚至帶來廉政污點」。

陸群提到,自己曾給貴州省委「原主要負責人」寫信,反映曾盛國煤礦被盜的事件,並且給這名主要負責人的祕書發了簡訊提醒,但都沒收到回應。陸群因此斷定,此事應直接涉及這名主要負責人,而這名負責人的「舅子」很可能確實涉嫌參與其中,並且不排除主要負責人還幫著出過面、打過招呼等等。

【「原主要負責人」到底指誰?栗戰書趙克志都是「候選」】

那重點來了,「貴州省委原主要負責人」到底是誰呢?大紀元專欄作者「岳山」在自己的相關文章中分析說,這種說法,在中共體制的語境下,其實指的就是「原貴州省委書記」。

這位岳山還提到,貴州走出過至少四名中共高官:胡錦濤,上世紀80年代在貴州幹過;趙克志,2012年到2015年在貴州做過;重慶書記陳敏爾,在2015到2017年也在貴州做事;還有一個就是栗戰書,2010年到2012年主政貴州。他們都做過貴州省委書記,但到底誰才是陸群所指的那個人呢?

陸群說,煤礦老闆曾國盛的案子,是2010年到2015年之間發生的,2010年開始投資煤礦,2015年發現存在盜採,關鍵是「盜採」事件何時發生,這個陸群沒有交待。那從整個這個時間段來看,涉及兩個人,一個是栗戰書,一個是趙克志。

【栗戰書是習「鐵子」 控訴老江遇阻 遭派系報復?】

我們先來看看前者的可能性。像我們節目一開始說的,栗戰書12月31日缺席了例行的新年茶話會,沒有特別要緊的事,這是不應該缺席的,這本身就是個懸念。

而栗戰書歷來被視為習近平的鐵桿,1980年代,習近平主政河北正定縣期間,栗戰書就在相鄰的無極縣任縣委書記,有人說習、栗二人經常在一起喝酒。

直到習近平掌握大權,2013年12月,栗戰書當時就已經做到了中央辦公廳主任,當時他親自帶領中央警衛局特別行動小組去抓的周永康。

後來習近平想無限期連任,在人大修憲,正式刪除了國家正副主席連任不得超過兩屆規定的,也是原先的「鐵哥們」栗戰書,他被認為是修憲的實際操盤手。

再說最近的,按旅澳學者袁紅冰透露的消息,去年11月的六中全會前夕,中共黨內在探討「第三份歷史決議」時,習近平原想在其中公開點名批評江澤民主政時期的政治腐敗,封江澤民是「腐敗總司令」,並且打算讓栗戰書提出這一條。但遭遇張高麗帶頭反對,最終沒有達到目的。

所以,彭帥11月發帖指控張高麗性侵,袁紅冰就說這背後其實有人支持,事關六中全會的路線鬥爭,有人想公開張高麗的醜聞,警告江派。或者說,做某種內部利益交換。

而如今,如果剛才我們說的陸群,在微博文章中所指的貴州省委原主要負責人是「栗戰書」,現在的中共第三把手,還是習近平身邊的「大紅人」,針對這麼高級別的官員進行舉報,那陸群也應該不是個人行為,是背後有一個派系在安排和布局。

陸群是中共「紀委系統」的,現在的負責人是中紀委書記趙樂際,他曾是江澤民的軍師曾慶紅在擔任中組部長時,在1999年提拔起來的當時全國最年輕省長,是青海省長。不過,按說現在趙樂際就在習近平的眼皮底下,而且中紀委往下拿人,高一點級別的都是習近平親自過問,多數是江派,而這直接把槍口對準習近平的身邊人,還是從微博爆料,這種操作,還真是有點讓人意外。

其實栗戰書等習家軍的人,曾多次被江派媒體爆料,指控他們在海外有資產或者斂財。比如2017年7月19日,有江派曾慶紅背景的《南華早報》爆料說栗戰書家人「斂財」,只不過隔天就刪了報導。之所以出現這種事,可不是偶發的「烏龍事件」,而一定是有人故意放料,因為當時正值中共十九大前夕,栗戰書即將入列中共政治局的「七常委」,黨內權鬥激烈。那是江派媒體,而這個陸群是習近平死死盯著的紀委系統的人,還是有區別,所以陸群爆料是否直接針對栗戰書,這點還有待觀察。

【趙克志與彭帥事件有關!他與公安部和習家軍的關係】

現在來看趙克志。趙克志是2017年11月,從河北省委書記的任上,被意外地任命為中共公安部黨委書記,很快也擔任了部長,部長之職一直到現在,黨委書記的職務前段時間已經卸掉了,現在由習近平親信王小洪擔任,很有可能在接下來某一時刻,也接過趙克志的部長之職。

而趙克志,其實算不上習家軍,跟習近平過去也沒什麼工作上的交集。按說公安部是敏感部門,中共黨魁歷來都會找心腹之人來擔綱,可趙克志並非如此,他怎麼當上了公安部的頭頭呢?時事評論員劉銳紹的觀點是,當年武警由中央軍委和公安部共同領導,後來習近平把武警的管轄權,全都收到中央軍委,實際是削了公安部的權,沒了武警的公安部,對上威脅也沒那麼大。

此外,趙克志也可能沒有太強的派系色彩,各派都能接受,又臨近退休年齡,所以當年讓他臨時上來做一做,做幾年,習近平再找親信把他換掉。最近王小洪接了公安部黨委書記,可能就是這個趨勢。

而且趙克志在任內,該向習表忠的時候表忠,該帶著公安部在政治風向中表態的時候,也表態,比如此前孫力軍、傅政華落馬,趙克志就帶頭批判。從表面上看,對習近平來說,似乎是沒有「公害」的人。

可是說到這,我們又要說說袁紅冰,他曾直言不諱地透露,趙克志其實是胡錦濤提拔起來的,而彭帥能把微博發出來,是趙克志安排的這件事,目的確實是想打擊江派的張高麗,令彭帥的舉報還能在微博上短暫停留。可趙克志是否受到更高層的指使呢?這個目前就不得而知了。而彭帥事件引發的國際巨大迴響,是高層沒想到的。但現在還沒有跡象表明,趙克志是因為這件事丟了公安部黨委書記的職務。

而且目前,看上去,趙克志和新來的這位公安部黨委書記,相安無事。兩人職務交錯,官職大小也不絕對。在公安部,王小洪作為書記,地位是高一點,但同時王小洪又是公安部的常務副部長,行政職務在趙克誌之下,而且在政法委層面,趙克志還是副書記,王小洪只是委員,所以,趙克志的地位,還是在王小洪之上,年齡也比王小洪大四歲。所以目前習當局對公安部的安排,像是「一老帶一新」,由主管公安部四年的趙克志,先交接工作,等到之後某一時段,趙克志再退下去,或許由王小洪全權接管公安部。現年68歲的趙克志,早晚會退去主要領導職務,對習近平也沒顯出什麼野心,所以沒必要通過民間「舉報」這種操作,針對他做什麼。《新聞拍案驚奇

【栗戰書或陪習連任 「盜採煤礦案」更像針對栗戰書】

現在話説回來,那位陸群想舉報的貴州省委原高級領導,到底是針對栗戰書還是趙克志呢?如果一定是在這二人間選擇,如果兩人的可能性不是五五分,那便是「栗戰書」的可能性稍微大一些。栗戰書雖然年齡已經很大,但早有觀點認為,習近平自己打破「七上八下」的政治規矩繼續連任,在常委裡有點「孤單」,太「顯眼」,所以得找人陪。現年71歲,年齡大習近平3年的栗戰書,則是有可能陪著習近平繼續在常委一級做事,栗戰書的仕途,還沒結束,還可能繼續做習近平的左右手。所以說,從這一點上來講,「栗戰書」的可能性稍微大一些。

而紀委系統的陸群,曾擔任湖南省紀委預防腐敗室副主任,以前他就幹過類似的事情。中共食品藥品監管總局曾將「金銀花」更名為「山銀花」,2014年8月12日,陸群就在微博上公開挑戰這一決定,說更名「導致南方上千萬花農血本無歸」,更名事件「是學術之爭,更涉及腐敗」。為此,陸群還被上級約談和批評。2015年,陸群辭去了紀委的職務,改往一家中共的黨辦企業,即所謂的「國有企業」任紀委書記。

難道本次陸群的舉報,是他單純的個人行為嗎?這可能性不大。因為他指向的對象級別非常高,他本人也是中共體制內的人,知道這裡面的是非,不可能這麼輕易地在20大前隨便放炮,所以,這次陸群在微博上發文,指控貴州省委原主要領導的親戚,參與包庇「盜採」煤礦一案,應該有更多「故事」,可以深挖下去。

【西安9萬多人參與精細封鎖 4日清走隔離幾十萬人】

現在中共的定時炸彈有好多顆,持續不斷的疫情,也是如此。最近西安的嚴酷封城,已經使得當地不少居民,叫苦不迭。

新年元月4號下午,中共陝西政府發布官方確診數據,說1月3日—24時,陝西新增報告本土確診病例95例,都在西安市。而自2021年12月9日以來,陝西省累計1,785例,西安占到1,758例。這是官方數據。

目前,西安市所有小區、村子,等等,都實行單位封閉式管理,劃出了封控區、管控區和防範區;又根據區域特點,再進行所謂網格化、分級別、精細化管控。為此,西安市各級機關,抽調了9萬2千多人員,去實施當局嚴厲的封城措施。

中共副總理孫春蘭去年12月29號到西安市視察,聲稱「要加強核酸篩查的組織」,「加快流調、快速鎖定風險人員,多備隔離房間,加強社區、轉運、隔離點的銜接,第一時間把密接者管控到位」,還要「態度堅決」、「處置高效」、「不折不扣做到應檢盡檢、應隔盡隔」,等等。儼然在推動一場政治風暴。

1月1日,西安市疫情防控指揮部召開視頻會議,傳達孫春蘭指示,要求「1月4日必須實現社會全面清零的目標」。

【西安隧道都成隔離點 網上求救被公安批「不良影響」】

為了完成所謂「清零」的政治任務,1月1日開始,數以十萬計的西安居民被強迫離家集體隔離。一些簡陋的安置房、甚至隧道,都成了隔離點。

1月4日,推特上傳出一段視頻,顯示在西安的一個隧道內,工作人員正在擺放鐵床,隧道兩邊擺放的鐵床很多。

一位網友發推文寫道,中央下了死命令,要求3天清零,一人感染,全樓多人都拉走隔離,有人還嚷嚷說餓死不負責。

一位被拉去集體隔離的女士找到隔離區工作人員,告訴他自己沒有早飯吃,還來例假了,沒有衛生巾,她說:「打了12345市長熱線,沒有人能處理這件事情。報警,也沒人過來管。打疾控防疫辦的電話,沒有人接聽。」她還問那位工作人員,衛生巾能解決嗎?還是讓她因為沒有衛生巾而血流成河?

還有一位網友拍下了他們所在隔離中心的住宿環境。短片顯示,隔離只有鐵床和單薄的被褥,沒有取暖設備。網友說:「沒有暖氣,什麼都沒有。上面都落了很多灰,已經很久沒有人住。」被拉到這個地方的,還有只幾個月大的嬰兒。

另外一則西安傳出的短片則顯示,警察當街抓「違規」的人多麼野蠻,西安警察野蠻抓捕跟他們辯理的女性,多名警察把一位女性壓住,強行帶走。

當地時間1月2日中午,一位西安市居民在微博發帖說,鄰居有一些是老年人的,他們不會使用智能手機,無法與外界溝通,都斷炊了,可能遭遇生命危險。然而,一個小時後,這位西安居民再次發文,說西安灞橋區公安局給他打電話,指責他的帖文「造成不良影響」,要求他自己從網上撤下有關帖文。這位網友聲明,自己之前發帖講述的一切情況全都是事實,小區內的便利店,已經停業一週,不存在公安所說的「誹謗造謠」,他希望當局能夠更多地關注困難群眾,而不是「關注」誰發的帖。

【英媒:中共只會「清零」沒有B計劃 河南浙江也傳嚴控】

英國的中國問題專家查爾斯‧帕頓(Charles Parton)在《每日電訊報》撰文說,中共的所謂「清零政策」,是建立在通過極權主義管控,封鎖和對人口監視基礎上的。「清零政策」是行不通的。但是中共黨不能承認,也不能允許中國的專家承認。因為中共企圖讓人民相信中共的「清零政策」顯示了其所謂的「全過程民主」。

帕頓認為,中共嚴格的封鎖和監視說明,他們的疫苗不夠有效,他們擔心一旦解除嚴格的封鎖和監視,病毒就會快速傳播。而且中共難以出台任何B計劃,因為這等於承認錯誤,他們也不敢大量進口外國疫苗。而Omicron變種毒株的出現,令中共的封鎖也很吃力,「清零」難度再加大。而我們也看到了,這個克服「難度」所造成的壓力,已經轉嫁到老百姓的身上。

現在大陸不僅西安出現嚴重的封鎖,受西安影響,目前河南的洛陽、安陽、鄭州、南陽、禹州,也都出現嚴控。

1月4號,一位推特網友發文說,禹州市2日核酸檢測發現2名無症狀感染者,禹州因此連夜封城,所有中心城區的人員不能進不能出,全市所有小區和村子都設點防控。

另外,浙江寧波的「申洲國際」紡織品公司,1月1日有1人感染,整個公司上萬人全都隔離,現在感染人數已經上升到23人。

就在這樣的景況下,中共媒體在軍事議題上,最近還擺出一個烏龍,鬧了一個「笑話」。

【中共遼寧號被日本出雲號「跟監」 黨媒自曝其短】

12月31日,中共官媒報導稱,遼寧號航母在30號結束了「遠海實戰化訓練,安全順利返回青島港」。

遼寧號12月9日就開始在黃海、東海等多個海域進行所謂實戰化演習,可是在演習期間中共一直沒透露任何相關信息。

但新華社報導聲稱,「訓練期間,外軍艦機對我航母編隊多次抵近偵察和跟蹤監視」,遼寧號「多次組織艦載戰鬥機戰鬥起飛、有效應對」等等。

中共媒體說的「外軍艦機」是指日本海上自衛隊的出雲號直升機護衛艦,中共遼寧號一出動,就被出雲號貼身跟監;出雲號甚至還跑到了中共054A型護衛艦日照艦的前面,如果不仔細看拍攝的照片,出雲號會被誤認為是中共航母護衛艦隊的成員呢。

實際上,中共的航母艦載機並沒有進行中共媒體所聲稱的「有效應對」。大家知道,要應對出雲號直升機護衛艦,反艦導彈或重力炸彈是必須的,而中共航母上的殲-15,僅攜帶空對空導彈,沒有掛載反艦導彈或重力炸彈。

殲-15能力有限,而且中共航母也沒有起飛彈射裝置。因此,遼寧號很少出海,目前出海也只掛載了空對空導彈,達不到「實戰化訓練」的要求,這種航母艦載機不能對敵艦發動有效空襲。因為對方也是在全方位防禦。

日本自衛隊應該是掌握了遼寧號的特點,因此故意貼身跟監。中共媒體的報導,無意間卻揭了自己的「短處」。

好,那今天我們就先說到這。我在Telegram上的官方公告群是t.me/dayunews,觀眾討論群是t.me/xwpajq_us,節目信箱是xwpajq@gmail.com,還有我的會員網站,網址是dayuus.com。也歡迎您訂閱本頻道,並點擊小鈴鐺,獲得節目發布通知。那感謝您的收看,我們下期再會!《新聞拍案驚奇》

《新聞拍案驚奇》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